ABC小说 > 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 > 第330章 有光的地方就有阴影
    查霍秉琛的事情,有了KK的强势加入,让何依依如虎添翼。心里也有了底。

    次日一早,她起床后把自己收拾利索,在酒店打包了吃的去医院看望盛芷。看见盛宴开坐在病房门外,一脸胡子拉碴的憔悴样子,心疼的劝道:“舅舅,你先回酒店去,洗个澡,吃点饭。然后好好地睡一觉。这里交给我,好不好?”

    盛偃开看了一眼病房门,摇摇头不愿离开。

    何依依蹲下身去,按着盛宴开的膝头,低声劝道:“舅舅,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是你的身体如果垮了,谁替姐姐报仇呢?难道你还指望舅母?”

    “你说的是。”盛宴开点点头。

    “舅舅,我让何必送您去酒店,酒店里我已经安排好了,你回去先吃点东西,再好好地睡一觉。你放心,我会一直在这里守着姐姐,在您回来之前绝不离开。”

    “好孩子,辛苦你了。”

    何依依扶着盛宴开起身,叫了何必过来,又叮嘱了几句。看他带人送盛宴开离开后,方进了病房。

    病房里,Lumos靠在看护床上闭目养神,他的衣袖还被盛芷紧紧地攥着。

    何依依见状,无奈地叹了口气。

    Lumos早就听见何依依在门外说话了,只是懒得睁眼——他太累了。

    跟在何依依身边的斯黛拉轻声一笑,说:“Lumos,你可真是辛苦了。”

    Lumos一个激灵,立刻从陪护床上跳了起来。

    他的衣袖从盛芷的手里扯出来,盛芷立刻睁开眼睛,慌张的喊:“救命!救我……救命!”

    何依依想上前去安慰她,她却尖叫着挥舞着双手嘶喊:“不要碰我!不要过来!啊啊——走开!你走开!滚!不要碰我……”

    何依依吓得赶紧后退,Lumos则赶紧上前抓住了盛芷的手,笨嘴笨舌地安慰道:“好了,别怕,没事了!你安全了。”

    盛芷躲进Lumos的怀里瑟缩着,被护士注射了一针镇定剂之后,渐渐地安静下来。

    “呼——”何依依无奈地揉了揉眉心,问旁边的医生:“她这种情况,需要多久才能缓过来?”

    医生无奈地说:“她这是心理问题,需要心理医生。等身上的伤口治愈之后,你们就可以把她接回去慢慢疏导了。至于多久能治愈,我就说不好了。”

    “看来,Lumos暂时是不能离开了。”何依依无奈地看着斯黛拉。

    斯黛拉挑眉道:“没问题,反正他目前也没什么任务,就当时陪盛家大小姐度假了。”

    “Queen,这可是您说的。King那边您得帮我说话。”Lumos赶紧把这事儿定死。

    斯黛拉笑道:“我说过的话,他什么时候反驳过?”

    “对,是属下昏头了。”Lumos嘿嘿一笑,在盛芷身边坐了下来。

    医生劝何依依先出去,暂时不要刺激病人。

    何依依跟斯黛拉只好去病房外间坐着。

    明景昕跟王磬东没有来医院——王磬东就是KK的King。斯黛拉这次正式把这位大神介绍给何依依,何依依听说他是华人,就多问了一句有没有中文名字。

    King居然好脾气的把自己三十年没往外说的名字告诉了何依依。

    明景昕调用一切可用的力量查霍秉琛,王磬东也没闲着。

    很快,那幅《春之幻想》油画的鉴定结果出来了。从油画里一共提取了四个人的NAN。除了一个人的没有查到身份之外,另外三个人的通过比对都找到了曾经报案的失踪女子。

    原来这幅画的脸部和手臂皮肤分别属于两个女子,头发又是另一个人的;还有一份DNA则是从梦幻的背景色里提取出来的,属于骨骼组织。

    饶是何依依早就有心理准备,在听到这个结果的时候也出了一身冷汗。

    “他之前说这个画是四幅,我胡乱猜了一下,还说是不是杀了四个人……没想到这一幅画里就有四条人命。”何依依喝了一口咖啡,压着心里的不适。

    “四幅画?那其他三幅呢?”斯黛拉皱眉问。

    “有一幅他带去龙都拍卖过,我拍到手了,他又花一百万欧给买回去了。到现在没见到呢。”

    “多了,你不是有个表姐被他害死了嘛?这画里的DNA没有她的吗?”

    “应该还没来得及呢吧,又或者,被他用去做别的作品了?”何依依脑子里闪过当初拍卖会上的那幅画,又给燕小北打电话,让他想办法审问霍秉琛的管家,找到那幅画拿去化验,看有没有李蕾的。

    燕小北正愁着没有突破口呢,听了何依依的建议立刻去办。

    到了晚饭的时候就有了结果——那幅画里少女的身体皮肤是李蕾的,还有少女的眼睛虹膜也属于李蕾。

    何依依听到这些,立刻跑去洗手间,把刚吃下去的饭菜都吐了出来。

    明景昕对着开免提的手机问:“这下,这个大慈善家的杀人罪可以定了吧?”

    “还不能,因为我们没有他直接杀人的证据。只要他不招供认罪,杀人罪就定不下来。”

    旁边的盛宴开忍不住了,拍着桌子朝手机吼道:“你们是怎么办案的?这还不算有证据?那什么样的证据才算是证据?非要我女儿死在他家里才算吗?!”

    燕小北沉默了片刻,方说:“盛先生,您的心情我能理解。但这件事情我们也很着急。你放心,即便定不了他杀人罪,仅凭这些,也足以把他按在牢里了。”

    明景昕皱眉说:“燕小北,依依说过,像霍秉琛庄园里这样的密室肯定还有。你们要继续找,应该会有发现的!另外,还有那个叫面具的人,我这边已经发了悬赏令。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他的下落。等这两件事情都落实了,霍秉琛的罪名就应该定了吧?”

    “你说的没错。但这两件事情都不是那么好办的。我这边很多事情做起来都不方便……”

    “我明白。”明景昕也知道燕小北身上穿着制服,肩上担着责任,做起事请来受的约束也多。于是说:“我这边有消息就通知你,你保持电话畅通就行了。”

    ·

    这几天最为上火的是宁凡熙。

    霍秉琛出事,就意味着节目要开天窗。

    即便有明氏这个资本方加入,他也顶不住这样的压力。

    《非常会客厅》从开播到现在一直是零事故,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现在倒好,还想着跑到国外来录制会把节目热度再拔一个高度呢,谁知道搞砸了!

    该死的霍秉琛!简直坑爹!

    宁凡熙在酒店的房间里撕扯着自己头发。

    房门被敲响,宁凡熙没好气的吼了一嗓子:“进来!”

    何依依推门进来,身后跟着一个端着咖啡点心的鹿霏雨。

    “伊殿?你来啦!快来快来!”宁凡熙看见何依依像是看见救星一样。

    “宁总,一个人在这里撞墙呢?”何依依在沙发上落座。

    鹿霏雨把托盘放在茶几上,把两杯咖啡分别放在二人面前,然后把四样小蛋糕放下,方说:“宁总,老大,你们聊,我先出去了。”

    何依依点点头,看鹿霏雨出门并把房门关好之后,又问宁凡熙:“宁总,出了这种事情,节目组有什么打算吗?”

    “这话问到我心坎里了!我正要问你呢,你打算怎么办呢?咱们节目可从来没开过天窗!”

    “我在想,咱们这一期的节目本来就是采访霍秉琛,现在霍秉琛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如果放弃他,就亏大了啊!”

    宁凡熙好笑地反问:“他都进牢房了,难不成你要节目组都跟着你去牢房做访谈?”

    “牢房那么晦气的地方,咱能不去就不去。”

    “还是啊!”宁凡熙烦躁地撸了一把头发。

    “但这个话题我们可以揪出不放啊!我们可以请跟这个案子有关的人都接受我们的访谈,把这个恶魔的真面目告诉全世界。而且,因为我们之前签了合约,这个访谈报道我们还能拿个独家。”

    “可以吗?”宁凡熙有点不敢相信,他的节目这就走向全世界了?

    何依依颇为自信的说:“有我舅舅帮忙,欧洲这边的媒体转播不成问题,另外,M国那边,我哥哥也愿意帮忙。”

    “这……能行吗?”宁凡熙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为什么不行?难道《非常会客厅》的嘉宾只能是披着神袍的人?可霍秉琛之前不也是披着神袍吗?这种亦神亦鬼的嘉宾,不是更能向世界揭露人性吗?”何依依目光灼灼,盯着宁凡熙说。

    “也对啊!”宁凡熙一拍大腿,随即又犹豫着摇头:“可是,这样做节目,咱们没有先例啊。”

    “没有先例的事情难道就不能做吗?”何依依反问。

    宁凡熙犹犹豫豫地说:“倒也不是不能做。就是……怎么着也要开个会商量一下吧?这么大的事儿咱们不能搞独裁不是?”

    何依依笑道:“那就开个民主大会,按照惯例,等大家商量完了,节目的播出时间也过去了。”

    “伊殿,你这张嘴啊!真是比刀子还厉害!”宁凡熙无奈地喝了口咖啡,然后拿出手机给导演编剧打电话,叫他们两个人过来开会。

    一个小时之后,一份新的访谈大纲新鲜出炉。

    编剧跟导演都摩拳擦掌,对这一期节目充满了期待。

    何依依则抄起手机给明景昕打电话:“哥哥,我跟宁总商量好了。你帮我联系燕小北,我们明天一早就要去霍秉琛的庄园现场拍摄。”

    “没问题,这事儿交给我。”明景昕也没废话,挂掉电话就找燕小北。

    这桩案子的进度也需要舆论的跟进,只有把事情公开化,才更有利于推进执法力度。燕小北帮忙也不完全是私心。

    ·

    第二天一早,节目的车碾着晨光开进了霍氏庄园。

    只不过一天的时间,庄园里的一切似乎都是老样子,但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

    没有了随处可见忙碌的仆人,只有负责看守的警方人员,庄园里一片肃穆之气。

    工作人员下车,各种设备都就位,网络直播打开,一身蓝色职业装的何依依进入画面。

    “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网络直播间的粉丝朋友们,大家早上好。这里是位于塞浦路斯的霍氏庄园。前天的节目录制因为停电而中断,我代表节目组向观看直播的粉丝们道歉,我们表示深深的歉意,而且,对于当天发生的事情,我们今天都会给大家一个解释。大家请跟我来——”

    “今天阳光明媚,庄园里鲜花依旧盛开,似乎一切还如昨天。但是,有光的地方就有阴影。我们总是喜欢看见闪光的地方,却忽视了角落里的阴暗。今天,我就带着大家去看一看那些阴暗里的真相。”何依依手里拿着话筒,一边走一边说,镜头跟进,很快在花田旁边停下来。

    “大家看这里——这里曾经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屋子,里面放着各种农具,还有一些花肥,其实它原本的功能是整个庄园的配电室。但是现在大家看到的只是一片废墟。”

    何依依无奈地叹了口气,接着说:“很遗憾,它因为电路故障而爆炸,当时我就在小屋的旁边,幸好我足够灵活,跑得不慢,所以并没有受伤。至于爆炸的具体原因,警方正在调查中。而我今天要跟大家说的是从这起小小的爆炸事故引发出来的另一件大事。”

    直播间的人气很快就飙升过万。

    弹幕大军汹涌而来——

    【爆炸是怎么回事?小殿下没事吧?】

    【卧槽,没想到外国也有豆腐渣工程!】

    【还是我们的祖国伟大!】

    【小殿下还好吧?千万要保重身体啊!不然明哥哥会伤心死的!】

    【都别吵!听听殿下说另外一件大事!】

    【还有什么比爆炸更大的事?!】

    【这年头,爆炸都不是大事了?还有什么是大事?】

    随着镜头Ⅰ转,画面里出现霍氏庄园的主楼,何依依指着主楼说:“请大家跟我一起去这座庄园主人的卧室去看看——”

    【什么什么?卧室?】

    【卧室是闹哪样?】

    【这难道不是一个正经的访谈节目吗?】

    在大家都纷纷为了“卧室”这个词闹个不休的时候,主楼门口两个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一不小心”入了画面。

    【等等!那是谁?!】

    【我看见了什么?我眼睛出问题了吗?怎么会有JC?】

    【前面的,哥给你普及一下,那是国际XJ的制服!这里到底出什么事了?】

    【前面的脑子进水了吗?发生了爆炸,警方肯定要介入啊!】

    【你特么的脑子才进水!就算是发生了爆炸,也是当地的警方来调查好吧!国际XJ出现肯定不单纯事爆炸事件了吧?!】

    【都TM别吵了!小殿下不是说了还有别的大事儿嘛!都给老子安静点,搬好板凳,拿好瓜子准备吃瓜!】

    在弹幕的争吵中,何依依带着镜头登上二楼,进了霍秉琛的卧室。

    镜头在这间豪华大卧室里随便扫了一圈,就定格在超大的洗手间里。

    弹幕再次疯了——

    【卧槽!有钱人的世界太可怕了!就这洗手间,我还误以为进了皇宫呢……】

    【大慈善家就是不一样啊!果然有钱!】

    【自己有钱才能去做慈善啊!】

    【没钱做个毛线的慈善?捐两块钱给动物园门口的大爷吗?】

    【前面的你闭嘴!我们伟大的祖国已经脱贫了!你看见哪个动物园的门口还有大爷要钱的?!】

    【行行行,你爱国!你高尚!】

    ……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直播间的粉丝朋友们,这个洗浴间可不同寻常,大家请看——”说着,何依依抬手在一面大镜子旁边按了一下,大镜子缓缓地上升,露出一道可容两个人并肩而入的门。

    “这里有一道暗门,门里面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现在,我带大家去堪一眼。请跟我来。”何依依说着,握紧话筒进了那道门。

    摄像师随后跟上,直播间的画面一暗,随后镜头的拍摄数据自动调整,两秒钟之后画面清晰了许多。

    【卧槽!沃了个大草!好恐怖啊!这是哪儿?】

    【这节目什么时候改恐怖片了?!】

    【玛德!吓得我瓜子掉了一地!】

    【啊啊啊——这是什么地方?我好像看到了一滩血!】

    即便到了现在,何依依站在这里依旧压制不住心中的恐惧。她开口说话,声音有些颤抖:“各位观众朋友们,直播间的粉丝朋友们,就在外面的配电室爆炸的那天,因为这座庄园的电路故障,洗浴间的暗门莫名其妙的打开,这个密室被无意间发现。然后,一桩惊天大案浮出了水面……”

    摄像师调整镜头,给密室拍了个全貌,然后镜头缓缓地锁定之前盛芷瑟缩的角落。

    何依依走过去,指着角落说:“就在这里——就是这个角落!盛世财阀董事长盛宴开的女儿盛芷瑟缩着,绝望地,度过了二十四天地噩梦。有熟悉我的粉丝们知道,盛宴开是我的舅舅,盛芷,是我的表姐。现在,我的表姐因为身心受创,在医院里接受治疗。她依旧沉浸在被伤害,被虐打的噩梦里,不让亲人靠近。而施暴者,那个披着大慈善家外衣的恶魔霍秉琛,也已经被警方看押,等待接受正义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