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 > 第370章 新宠
    “面对你这样的绝色美人儿,是个男人都无法冷静……”郭凤嵚说着,就朝何依依扑过去。

    何依依迅速闪身,然后抬脚踹在了郭凤嵚的屁股上。

    郭凤嵚本来就没想到何依依能躲开,想收手已经来不及,屁股上又被狠狠地踹了一脚,整个人猛地朝下栽,连续翻了几个跟头,顺着楼梯一路滚到了下一层。

    何依依没有没有跟进下去,而是笑了笑转身离开。

    但郭凤嵚并没有因此而摆脱噩梦。他的痛苦才刚刚开始。

    在他蜷缩在楼梯拐角处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双穿着军靴的脚出现在他的眼前。

    “你……额!”郭凤嵚一句质疑尚未出口,腹部就挨了狠狠地一脚。

    随后,一脚接一脚。

    每一脚都往他柔软脆弱的腹部招呼。

    知道他痛到昏厥,都没看清那个人的脸。

    留在他记忆里的,只有一双穿着军靴的大脚。

    ·

    停车场,海铭跟陈栩东看着明景昕护着何依依上了车,招手道别后也上了他们自己的车。

    陈栩东轻轻地叹了口气,说:“这个伊殿可是比传闻中的还要狂。你在娱乐圈这么多年了,也没像她这样过。”

    海铭笑了笑,说:“人跟人是不一样的,她有这个资本。”

    “不就是周氏吗?何家也就是在音乐界有些地位而已,财力方面却没什么可顾忌的。”陈栩东有点不服气地说。

    “你没看见明景昕对她的态度吗?”海铭给了陈栩东一个白眼,“听说,宋睿宬回国了。”

    “宋睿宬是谁?”陈栩东纳闷地问。

    “明溪的前夫,明景昕的父亲。米国宋氏的董事长。”

    “就是那个宋家?!”陈栩东这次不淡定了。

    海铭淡定地微笑:“对,就是那个宋家。”

    “那么说,明景昕的背后是明氏和宋氏两大财阀?”

    “何依依的背后也不仅仅只有周氏,别忘了盛华裳已经回来了。”

    陈栩东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自嘲地摇了摇头:“如此说来,这两个人的确是惹不起。”

    “其实他们两个人还是很好相处的。只要不算计他们,他们都是很好合作的人。栩东,你今晚做的有点过了。”海铭不悦地扫了陈栩东一眼。

    “铭铭,我只是想试探一下这个何依依。你知道她跟孙凌赌石的那段视频我看了无数次,我怎么都想不明白,她这种玉石小白,怎么会赢孙凌呢?!”陈栩东不甘心地说。

    海铭眉头微皱,看着陈栩东说:“栩东,我们这样挺好的,我不奢望更多的财富,我们年纪都不小了,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不好吗?”

    “好,我知道了。”陈栩东单手握方向盘,右手握住海铭的手,“我只是心中有些不平衡,以后不会这样了。”

    “嗯。”海铭靠在椅背上长长的叹了口气,半晌又问:“你邀请何依依去缅甸,为什么?”

    “如果她真的对玉石有不同于常人的判断力,我想跟她合作。”

    海铭嗤笑摇头:“你是网络小说看多了吧?”

    “我就是对她识玉的本事很好奇。”

    “好奇心害死猫。你把那份好奇收起来吧。”海铭劝道。

    ·

    在海铭劝说陈栩东的时候,明景昕也在跟何依依聊天。

    “依宝儿,玩得开心吗?”明景昕微笑着问。

    “还行吧。”何依依兴致缺缺的样子。

    “如果不解气,咱们可以想办法让姓郭的倾家荡产,滚出商界。”明景昕一想到郭凤嵚瞄着何依依时,那猥琐的目光,他就想揍死那个混蛋。

    “哥哥你太跋扈了。”何依依笑着靠在明景昕的肩上。

    “你的意思是留着他?”明景昕皱了皱眉头,他是真不想留着那个混蛋。

    “做人要善良,不能总想着赶尽杀绝。”何依依笑道。

    “行,听你的。只要他这次吃了亏知道收敛,那就放过他。”明景昕歪头,枕在何依依的脑袋上。

    两个人脑袋压着脑袋,各自微笑。

    他的眼神太深,太柔,瞳孔内眼波流转,清风一样,让人心驰神往。

    她的笑容很美,如繁花,似锦缎,刹那间,漫天妖娆绽放。

    ·

    飞机在漠北机场降落的那一刻,何依依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空姐温婉的声音播报着当地的气温,提醒大家把厚衣服穿好。

    赵晋和鹿霏雨早就把二位老大的羽绒服拿了出来。

    这是子不语今年最新的情侣款羽绒服,但并不是常见的黑白配,而是靓丽的克莱因蓝色搭配传统刺绣。

    刺绣图案里加了金线,雍容华贵,特别吸睛。

    明景昕看着,满意的点点头,说:“来,把羽绒服穿上。”

    “机场里是有暖气的,现在穿太热了。”

    “乖。”明景昕不由分说,把羽绒服给何依依穿上了。

    何依依忙把口罩和帽子戴上,然后把墨镜也戴好,拎着自己随身的包下飞机。

    明景昕紧紧地跟在她身后,随后是鹿霏雨赵晋二人拎着登机箱紧紧跟随。何必则先一步走在二人的前面。

    一行人从机场的VIP通道出去,就看见杜悦带着人等在出口。

    “哈喽!悦姐!”何依依开心地跟杜悦打招呼。

    “冷不冷?这衣服真好看。”杜悦看着明景昕跟何依依的情侣装,满意的笑道:“秦大设计师真是有才,能把羽绒服这种衣服做得这么有设计感。”

    何依依对这一系列的羽绒服也很满意,笑问:“其他嘉宾的衣服早就送到了。他们都还满意吗?”

    “彭芃跟程橙的那组紫色非常抢眼。至于另一对……我还没见到。”杜悦笑着挽住何依依的手臂,“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你们这组克莱因蓝。”

    何依依笑道:“那我跟晓月说,给悦姐和姐夫定制一套,过年的时候穿?”

    “非常感谢。”杜悦引着大家上了一辆商务车。

    “我们这次还住民宿吗?”何依依问。

    “这次住的地方特别有意思。我保证你会喜欢。”杜悦卖了个关子。

    何依依也没多问,她猜测所谓特别有意思,应该就是特色民居,比如大雪下的小木屋那种。

    车子一路穿过雪林,进了一个山坳,入目都是玉树琼枝的世界。

    端的是,千峰笋石千株玉,万树松萝万朵云。

    何依依伏在车窗上欣赏北国美景,感慨道:“节目录制结束后,我们在这里多住两天吧?我想去看冰灯。”

    “好。”明景昕答应着。

    杜悦立刻泼了一瓢凉水:“好什么好?陈导那边的开机仪式就定在两天后。我们这边录制结束你们俩立刻赶飞机去影视城。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机票都给你们订好了。”

    “哎呦,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何依依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鹿霏雨撅着嘴巴叹道:“因为陈导那边《末世风流》的开机仪式,咱们的《故乡的味道》都没办法参加了呢。”

    “你怎么对《故乡的味道》情有独钟呢?”赵晋纳闷地问。

    “你傻啊?《故乡的味道》是一档美食节目!能吃到很多很多正宗的地方美食!”鹿霏雨说着,狠狠地剜了赵晋一眼。

    “放心,这次咱们的《爱就向前冲》也准备了很多很多好吃的。”杜悦笑道。

    鹿霏雨扁了扁嘴巴:“杜总你可拉倒吧!这档恋爱节目,做饭的都是剧组的人。连个厨师都不请,也就能吃饱。可比不上《故乡的味道》里那些专业大厨做的饭菜好吃。”

    “行,这次我们请个厨师来给大家做饭。”杜悦笑道。

    “那最好了!”鹿霏雨笑嘻嘻的说。

    一行人说说笑笑,时间过得也快。

    车子沿着缓坡行驶,进了一个山坳,然后在路边停了下来。

    何依依看看前后并没有房屋,纳闷地问:“怎么停这里了?”

    “前面路不好走,车没办法往里开了。咱们步行进去。”杜悦说着,挥手招呼大家:“下车下车!大家下车啦!”

    “啊?这……还要走多远啊?”鹿霏雨看着四面忙忙的雪地,“连个路都没有啊!”

    “有路有路,就是路太窄,车子过不去。”杜悦下车后,又招呼司机把行李箱拿下来。

    何依依倒是没在乎,倒是觉得走雪路也挺好玩的。

    “走啊!”何依依从鹿霏雨手里接过自己的包背在肩上。

    “老大,包我来背吧。”鹿霏雨忙说。

    “你背你自己的。”何依依说着,又拎起自己的行李箱,直接踩着雪中的一条小道往山林里走去。

    “我来。”明景昕身上已经背着一个包,但还是快步走到何依依身后,把她肩上的包摘了下来。

    “不用的,我没那么娇气。”何依依说。

    “这跟娇气不娇气没关系。”明景昕把何依依的背包放在自己的行李箱上,一块拖着走。

    何必等人随后跟上来,把何依依和明景昕的行李箱都接走。

    “这个包我来吧。”明景昕把何依依的背包挎在了肩上。

    “景昕,知道你体力好,不过前面有段路不好走。你一会儿还是要照顾好依宝。”杜悦在旁边提醒道。

    “没事!我不需要照顾。”何依依说着,弯腰抓起一把雪,攥成雪球朝着赵晋的脑袋砸过去。

    雪球散开,雪沫子钻进赵晋的脖子里,赵晋惨叫一声,“何总!你就只敢欺负我啊?”

    “不是啊!我会挨个儿的欺负的!”何依依说着,又抓起一把雪攥成雪球,挥手砸在明景昕的头上,然后笑着跑远。

    明景昕抬手把头发上的雪拂掉,活动了一下脖子:“好哇!既然你已经出手了,就别怪我不客气咯!”

    “哈哈哈!来啊!”何依依说着,又朝着明景昕砸了一个雪球。

    这次因为距离远,雪球砸在了明景昕的肩膀上。明艳的蓝色丝缎羽绒服上留下些许雪沫,宛如白梅映着晴空,干净明亮。

    “老大!加油!收了这个妖女!”赵晋唯恐天下不乱地举起拳头。

    “你说什么?!”鹿霏雨一拳砸在赵晋的胳膊上,“你说谁是妖女?”

    赵晋赶紧狗头保命:“啊……哈哈哈,我这嘴一秃噜,没把住门儿……我胡说的,胡说的。”

    “哼!”鹿霏雨把自己的背包塞进赵晋的怀里,“我看你是太闲了!”

    “我……”赵晋无奈地看了看杜悦。

    杜悦笑道:“自作自受——不过你应该庆幸,你那句‘妖女’没有让明总听见,否则……”

    “我知道错了!”赵晋哀求地看着杜悦,“悦姐你千万别告状啊!”

    杜悦想了想,把自己手里的一个行李箱交给赵晋,说:“好好干活,我可以考虑不告状。”

    “……”赵晋无语望天,欲哭无泪。

    何依依开心地在雪地里奔跑,还时不时地朝身后的明景昕丢一个雪球挑衅。

    明景昕始终保持着追的上又追不上的距离,也攥了雪球砸她,却始终砸不准。

    两个人一路笑着闹着把其他人都甩在身后。

    何依依跑累了,干脆躺在厚厚的雪地上喘气。

    明景昕见状,三步并作两步追上来,喊一声:“我来啦!”就朝着雪地上那一汪艳蓝色扑过去。

    “啊!讨厌!”何依依就地翻滚逃过一劫,但却被明景昕扣住了胳膊。

    “还跑!”明景昕手上用力,把她拉到怀里,死死地扣住。

    “这儿真好。”何依依枕在他的肩上,眯起眼睛看着玉树琼枝。

    “听说过冬捕没?想不想去捉鱼?”明景昕低声怂恿道。

    何依依忽的一下坐起来,高兴地说:“想啊!我还想在冰天雪地里烤鱼吃!明总,安排上呗!”

    “嗯哼?”明景昕点了点自己的脸颊。

    何依依毫不犹豫的俯身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行不?”

    明景昕眯起眼睛,悠悠地说:“感觉这么敷衍呢?”

    何依依再次俯身,直接捧着他的脸,在他唇上狠狠地一吻,然后笑问:“这样呢?”

    “唔……还不够。”明景昕迷了眯眼睛,忽然抬手按住她的后脑勺,把人压下来,吻住。

    呼吸越来越紧。

    当原本的戏谑之心渐渐点燃了欲火,何依依忙按着明景昕的肩膀挣扎着起身。

    明景昕郁闷的闭了闭眼睛,叹道:“我不想录节目了!宝儿,我们私奔吧?”

    何依依没有应声,因为她的心思被不远处的一只兔子给勾住了。

    “依宝?”没得到回应的明景昕又喊了一声。

    “嘘——”何依依伸手压住了他的嘴,小声说:“有只兔子在偷窥我们。你说,我们该怎么收拾它呢?”

    “逮住它?”明景昕对这个偷窥自己的兔子也很感兴趣。

    “抓活的!”何依依说着,已经缓缓地站起身来。

    “我从那边绕过去堵它,你别着急。”明景昕指了指野兔背靠的草垛子,缓缓地起身。

    “好。”何依依点点头。

    明景昕起身后,先把身上的羽绒服脱下来放在地上。然后轻手轻脚的往一旁绕。

    何依依原地没动,等着明景昕绕到另一边后再行动。

    然而野兔似乎感觉到了危险,一扭头就跑。

    何依依见状也来不及等明景昕了,拔腿就追。

    雪很厚,一脚踩下去能到膝盖。

    这种情况下兔子跑不了太快。

    何依依全力追赶,很快就追上了。她集中精力盯紧了兔子,忽然一纵身扑上前去。

    野兔尚未反应过来,就被何依依捂在了怀里。

    明景昕追过来时,看见何依依捏着兔子耳朵站起来,宠溺地笑着摇头。

    “我捉住它了!”何依依显摆着自己的胜利果实。

    “太棒了!”明景昕揉了揉何依依的脑袋。

    “快去穿上衣服!别感冒了!”何依依催促道。

    “好!晚上可以炖兔子肉了!”明景昕开心地说。

    何依依立刻瞪眼:“说什么呢!这么可爱的兔子怎么能炖了呢?!”

    “……行,不炖。”明景昕摇了摇头,回去把羽绒服捡起来,拍了拍雪花重新穿上。

    “我要养着它!”何依依抱着兔子说。

    明景昕笑着点头:“行。等会儿我给你弄个笼子。”

    “那快走吧。你知道路不?这兔子应该饿了,我们赶紧去给它弄点菜叶子吃。”

    明景昕瞬间觉得自己的地位下降了不少,盯着那只窝在何依依怀里的兔子,真的很想现在就剥了它的皮!

    敢窝在小爷我心爱的女人怀里,可不是活腻了么!

    杜悦带着一行人先一步到了拍摄场地。

    众人看见何依依抱着一只灰乎乎毛茸茸的兔子进屋时,都好奇地围了上来。

    “哪儿来的兔子啊?!”程橙好奇地用手拨拉了一下兔子耳朵。

    “我抓的。”何依依笑道。

    “那我们晚上是不是有兔子肉吃了?”彭芃笑问。

    “NO。这个不能吃,这是伊殿老师的新宠。”明景昕笑着拿了一个装蔬菜的筐子来,对何依依说:“大小姐,把你的宝贝放下来吧?”

    “这样放进去,它会跑的。”何依依抱着兔子不肯撒手。

    “这里面有吃的。它不会跑的。”明景昕指了指筐子里的一根胡萝卜。

    “你放进去,我们用这个板子把口压住。”鹿霏雨手里拿着一块木板。

    何依依这才放心的把兔子放进筐子里。

    “赶紧去洗手。野兔身上不知道多少细菌呢。”明景昕说着,拉了何依依就奔洗手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