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 > 第371章 狗粮吃多了
    趁着洗手的功夫,何依依小声问明景昕:“还有一对嘉宾是谁?”

    “我也不知道。是杜悦安排的。”

    “你不是老板吗?钱花到谁的身上你会不知道?”

    “我的全部心思都在你身上。其他的事情都是可有可无的。”

    “明哥哥~”何依依直起腰,似笑非笑的看着明景昕,妩媚一笑,然后忽然弹指把冰冷的水珠弹到明景昕的脸上,“你越来越油腻了。”

    “……”明景昕抬手抹了一把脸,宠溺一笑。

    旁边的固定摄像头把刚才的一幕完整的记录下来,转发到直播间里。

    左晨看着直播间暴涨的人气,笑眯眯的喝了一口热咖啡,对助理说:“哎呀!这种感觉终于又回来了。”

    “左老师,这是咱们最后一期收官之作了。不整点刺激的吗?”

    左晨摆摆手,说:“别瞎整了。收官之作就是要甜蜜!甜蜜你知道吗?我们这是恋爱综艺,最后必须是甜蜜的。”

    “好嘞!”

    “对了,在神秘嘉宾到来之前,直播间的镜头锁定明景昕跟伊殿这一对就行了。”左晨说完,又拿起对讲机跟前面的工作人员说:“让程橙喝彭芃两个人尽量跟伊殿两个人在一起。”

    “明白。”前面的调度人员答应了一声。

    调度人员的这一句明白,结果就是,原本简单隔断的通铺大火炕之间的隔断被拆了。

    神秘嘉宾还没来。

    明景昕跟何依依,彭芃跟程橙两队嘉宾四个人凑在一起研究晚饭吃啥。

    “我看见那儿有一扇排骨!咱们直接用大锅炖一锅呗。来漠北了,不吃一顿猪肉炖粉条,就是白来。”何依依笑道。

    “伊少,猪肉炖粉条跟排骨不是一回事儿吧?”程橙剥了一个果冻橙,掰了一半递给何依依,“我们不如把排骨腌一下,再上火烤。烤的外焦里嫩地,一根根儿的啃。想想就带劲。”

    “让你这么一说,我也馋了。”何依依笑道。

    “烤着吃的那是羊排。”明景昕剥了一颗松子儿,却没吃,而是把松子仁放到一个保鲜盒里。

    “这倒是。”何依依点点头,一想起在西北吃的烤全羊,又忍不住流口水,“啊啊啊——我饿了!必须得弄点什么吃!”

    明景昕把自己手边的保鲜盒放到她手里:“先吃着。”

    程橙看着保鲜盒里刚剥好的半盒松子仁儿,夸张的拍了拍胃部,感叹道:“额!我饱了!被强行喂了好大一碗狗粮!”

    “额,我出去遛一圈,消消食。”彭芃也摸着肚子妆模作样的出去。

    “你们两个还真是少有的默契啊!”何依依笑着挑了挑眉,捏起一把松子仁儿直接捂进嘴里。

    “大家都这么觉得而已。”程橙把手里最后一个橘子瓣丢进嘴里,又笑眯眯的说:“我还是觉得那只兔子不错!野兔是养不活的,与其让它生病病死,还不如把它烤了……”

    “程小姐!”何依依瞪着大眼睛看着程橙。

    程橙立刻举起双手,刚要说算了,我只是开个玩笑。

    何依依忽然笑了:“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不过,你敢杀兔子吗?而且还要剥皮哦~”

    “……还是算了吧。”程橙一想到要吃烤兔子不但要杀,还得剥皮,决定放弃。

    “唉!你不敢,那我只好找别人去了。”何依依把保鲜盒里最后一撮松子仁儿倒进嘴里,起身出去找明景昕去了。

    程橙扭头对摄像大哥说:“我没听错吧?她同意宰了那只野兔了?那不是她的新宠吗?”

    摄像大哥神回复了一句:“宠不过三秒。”

    直播间里的粉丝们纷纷为摄像大哥这句话点赞,一片23333和6666……

    何依依已经找到明景昕,直言自己想吃烤兔子。

    明景昕看了一眼“关押”野兔的菜筐子,为难地说:“虽然说大雪天逮兔子比较容易,但这里的野兔也不至于多到想逮就有的。”

    “我知道。我不是逮了一只嘛。”何依依笑呵呵地说。

    “所以?”明景昕心想是上帝听见我的祈祷了嘛?横在我们之间的那只死兔子终于要变成一盘肉了?

    “我之前看你杀鸡杀鱼手法都挺熟练的。那你杀只兔子应该也没那么难吧?”何依依指了指那个菜筐子,“不过,你要杀它,就拎远点去杀。别叫我看见了心疼。”

    明景昕笑了笑,点头说好。

    何依依抬头看看被夕阳染成橘色的雪林,又看了一眼旁边大土灶膛里燃烧的木柴,忽然想起一事:“对了,这儿只有这么个大通间,我们晚上睡哪儿?”

    “不知道啊。”明景昕看看前后左右,除了剧组搭建的防寒帐篷之外,就是这间大木屋了。

    “总不能睡帐篷吧?”何依依错愕的问。

    旁边的摄像大哥说:“不会的。屋里不是有个大火炕嘛。火炕可是关外民族冬天的享受。”

    “可是……只有一个火炕啊!”

    何依依咧了咧嘴,看了一眼正在洗白菜的彭芃,心想今晚不会四个人……不对,六个人睡在一个大炕上吧?

    这不就成了传说中的大被同眠……啊呸!大炕同眠了?

    越想,觉得这个事儿越是荒唐,何依依直接去找左晨去了。

    左晨一听说前面调度的人没把大炕的隔断按上,顿时就明白了这些人的意思。

    再一想,这事儿也没什么。人越多,说明越没啥见不得人的事儿。

    “没事没事。咱们的神秘嘉宾是一对真夫妻。到时候他们两口子睡中间,你跟大橙子睡一边,景昕跟彭芃睡另一边。绝对保证你们的清白之身。”

    “你这是什么屁话?这多不方便啊?”何依依气得跺脚。

    “你是觉得人多不方便?”左晨别有深意地笑着。

    何依依从这家伙神秘的眼神里解读出了一点什么,摆摆手说:“行,明白了!告辞。”

    看着何依依这么痛快的走了,旁边的工作人员小声问:“左老师,这位大小姐不会出幺蛾子吧?”

    左晨捏着下巴说:“她不出幺蛾子,咱这节目就不好看了。等等看,见招拆招吧。”

    “哎呀,这位大小姐在,咱们节目人气是高。可也比较难伺候。”

    左晨倒是不在意,笑道:“难伺候怕什么?这才是人气的保证。如果所有人都规规矩矩的按照剧本录节目,谁爱看呢?”

    “嗯,这倒是。”

    “对了,赵茜老师跟傅先生应该快到了吧?派工作人员去接一下。”

    “已经去接了。我打个电话问问。”助理说着,拿出手机打电话。

    赵茜,一级演员。国内各种影视奖项大满贯,目前在龙都艺术学院任职,在演艺圈里地位斐然,跟何嘉庸有的一拼。

    傅伯锦,著名的剧作家,词作家。已经拍摄的剧本二十多部,先后五次拿到过编剧奖;歌词过百首。其中很多都是脍炙人口的影视金曲。

    这一对夫妻是影视圈里的模范夫妻。

    这次的收官之作,杜悦把这对娱乐圈里泰斗级的人物请过来,也是费劲了心思,也花了大把的钞票。

    就在明景昕把那只野兔烤的外焦里嫩,香飘八里的时候。

    赵茜挽着傅伯锦的胳膊,优雅地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这是……赵老师吗?”程橙揉了揉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

    彭芃忙迎上去接过傅伯锦手里的背包,乖巧地弯腰问好:“傅老师,赵老师,你们好。”

    “啊——真的是赵老师啊!”程橙这才相信自己看到的,把手里的东西一丢就冲了过来,“赵妈妈!我好想你啊!”

    赵茜抱着程橙笑道:“橙子!咱们这才多久没见啊?你好像胖了哎!”

    程橙腻在赵茜的怀里撒娇:“哎呀!您可真是我亲妈!今晚他们炖了排骨烤了兔子!你这一句话说出来,我是吃呢还是吃呢还是吃呢?!”

    何依依心里和暗暗地吃惊节目组这次的大手笔。并把手里的松子儿放下,很有礼貌的上前来弯腰问好:

    “傅先生,赵老师。二位前辈好,我是伊殿。”

    “哎呀,这就是伊殿!一直在屏幕上看见你,这还是头一次见真人呢。”赵茜温和地笑着攥住何依依的手,“何教授真是好福气啊!有你这样漂亮的女儿,睡觉都要笑醒了!”

    何依依笑道:“赵老师我一定把您这话转告给我爸爸。尤其是在他骂我的时候。”

    明景昕带着围裙端着烤好的兔子进来,也跟二人打招呼:“赵教授,傅老师,欢迎欢迎!你们到了,咱们就可以开饭喽!”

    “景昕啊!你还有这一手!厉害厉害!”傅伯锦把手里的包递给彭芃,又把外套脱下来,问:“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排骨已经炖好了。对了,有酒吗?”明景昕问身边的摄像大哥。

    “……”摄像大哥假装不在。

    “有!我带了!”傅伯锦说着,就找自己的行李箱,“我箱子呢?”

    工作人员忙把一个大行李箱推过来。

    傅伯锦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六个拳头大小的瓶子。

    “二锅头?!”彭芃拿着两个瓶子,一脸的惊讶:“傅老师,你带这么多酒,怎么上飞机的?”

    “嗨!这是我下飞机后买的。”傅伯锦把酒分给大家:“一人一瓶啊!喝完了还有!”

    程橙看着手里的二锅头,咧嘴苦笑:“傅老师,喝不了可以找外援吗?”

    “只能找自己男朋友!”傅伯锦笑道。

    “啊?”程橙扭头看向赵茜。

    “别理他!手里一有酒,就开始胡说八道。”赵茜笑着把程橙手里的酒拿走。

    “人都全了,咱们可以开吃了哈!”何依依招呼着大家围着火炉坐下,拿起大铁勺何青花大碗,说:“先给赵老师和傅老师盛一碗排骨白菜汤,再喝两口小酒去去寒气。”

    赵茜忙接了一碗,感慨道:“哎呦喂!这个排骨炖的真香!我上次吃这种大铁锅炖的肉,得是五六年前了吧?”

    “这是我们景昕老师的手艺。还别说,想不到景昕老师居然是个十项全能好男人。”程橙说着,又瞥了一眼何依依,“将来谁嫁给他,可真是赚大了!”

    “怎么,你想当我嫂子?”何依依朝着程橙做了个鬼脸。

    “额……”正在兔子肉的程橙差点咬到自己的手指头,“这事儿我可不敢想,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哈哈哈,求生欲这么强?”何依依盛了一碗骨头汤给程橙。

    “这不是求生欲。”程橙已经恢复了战斗力,“这是原则。”

    “什么原则?”赵茜好奇地问。

    程橙笑道:“男人们都说,朋友妻,不可欺。那么换到咱们女孩子这儿——傅老师,您是大作家,您说这话应该怎么说?”

    “哈哈哈!这是你们女孩子之间的话题,我不适合参与。”傅伯锦笑着摆摆手,又举起酒瓶子招呼明景昕和彭芃,“来,咱们喝。”

    当下,六个人围坐在一口大铁锅四周,吃肉喝酒,划拳猜令,特别热闹。

    明景昕细心地照顾着身边的何依依,而赵茜则监督着傅伯锦不许多喝酒。

    彭芃跟程橙两个假扮的情侣互动少一些,但两个人是这档综艺的常驻嘉宾,他们的CP大旗早就扯起来了,也不差这点事儿。

    程橙看傅伯锦已经喝完一瓶酒,觉得这样喝下去很快就醉了,忙说:“我们这样猜拳喝酒有点无聊,不如玩个游戏?”

    “玩什么游戏?太复杂的不行啊!我们家这位已经喝得有点多了。这脑子转不过来,输了又被你们灌酒。”赵茜笑道。

    “哎呦呦!这一大碗狗粮给我塞的!谁有健胃消食片?赶紧给我一个!今儿狗粮吃太多了!”程橙夸张的按了按胃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