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 > 第384章 挨揍了……
    飞机在凤岺市落地的时候,是晚上八点多。

    按照计划,何依依跟明景昕二人依旧是从VIP通道出去,悄悄地去停车场离开。

    然而事与愿违,VIP通道至停车场的过道里,站着五六个娱记。

    当然,他们是事先得到消息,想办法等在这里堵景昕二人的。

    看到这几个人后,何依依立刻停住了脚步。明景昕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景昕!听说这次在漠北录节目出了些事故,是真的吗?”一个男记者率先发问。

    “伊殿,请问是你把程橙推下冰窟的吗?”

    “伊殿,你是为了唐氏大小姐出气,才把程橙推下水吗?”

    “在节目录制的时候你跟彭芃跳的那段街舞很燃很炸,你是什么时候练的街舞?”

    “景昕,星耀娱乐对程橙落水这件事情给出相应的补偿了吗?”

    ……

    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像是连环炸弹一样,把一排排的坑炸好,等着明景昕和伊殿往里跳。

    “诸位,星耀娱乐明天上午十点在星云大酒店开记者招待会,你们所有的问题,都可以在那里找到答案。现在,请大家散开,我们忙了好几天,已经很累了。”明景昕平静地说。

    “明景昕,你是在回避这些问题吗?请问这是不是说明你已经心虚了?”

    明景昕淡然一笑,反问:“我有什么好心虚的呢?如果心虚,怎么会有明天的记者招待会呢?如果你不是因为拿了别人的钱着急栽赃,又为何不能多等一个晚上呢?反正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几十个小时了,再多等几个小时又能怎么样?”

    那人被问得无话可说。

    何必带着人上前把众人隔开。

    明景昕护着何依依离开,在经过那个记者的时候,给了她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

    上车之后,何依依皱眉说:“他们还真是无耻,这就已经花钱买了人来恶心我们了。”

    “意料之中的事情。不然咱们也不会晚回来半天,去见韩明德。”

    何依依皱眉问:“但是,面对这些没有下限的人,我们的准备是不是够啊?”

    “宝儿,你要相信,这个世界终究是邪不压正的。”

    何依依勾了勾唇角,没有反驳。但心里也不怎么赞成这话。

    如果真的相信天道,这世上那么多冤假错案又怎么说?

    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

    “不要想太多,这件事情不会掀起什么波澜的。”明景昕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就算有什么波澜,也是我们掀起来的。”

    何依依笑了笑:“好吧,那我就不瞎操心了。”

    回市区后,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两个人没有去明珠天阙打扰老人们,而是回自己的小公寓去休息。

    明景昕以为,自己三天不在家,宋睿宬已经离开了。

    却没想到一进门,就看见宋睿宬正慵懒的靠在沙发里看电视呢,手里还捏着一杯红酒,那样子,要多清闲,有多清闲。

    “你怎么还没走?”明景昕抬手把行李箱推了一把,转身在门口换鞋子。

    “额,宋董,您好。”随后,推着一个大行李箱跟进来的赵晋,朝着宋睿宬弯腰问好。

    宋睿宬笑得和蔼可亲:“你们回来啦?我让小罗煲了汤,在厨房里热着呢。着大冷的天,都喝碗热汤在睡觉。”

    “谢谢宋董。我……就不喝了,我先回去了。”赵晋把行李箱推进衣帽间,就急匆匆的出来告辞。

    宋睿宬已经起身去了厨房,很快就盛了两碗汤出来。

    “咦?怎么就你一个人?”宋睿宬问明景昕。

    “赵晋回去了,这么晚了,大家都累了。”明景昕去衣帽间找了一套换洗的衣服,就要往对面去。

    “依依呢?”宋睿宬问。

    “你找她干什么?”明景昕皱眉问。

    “喝汤啊!快把她叫过来!这是小罗炖的羊肉汤,最适合冬天进补的。你们两个再漠北冷冷哈哈的录了两天节目,又赶飞机什么的,太辛苦了。喝点汤好好睡一觉嘛!不是我说你,对女孩子你要体贴!要细致!要用心!”

    明景昕轻声一笑,反问宋睿宬:“你这么明白,怎么到现在还单身?”

    “你个臭小子!就你这样的,人家依依怎么看得上你?!”

    “你到底什么时候回米国?你总在这里住,我很多不方便的!”

    “养儿防老!我养了两个儿子,一个365x24小时在实验室待着,我这个孤寡老人就只能指望另一个了!”

    “但是法律判定,我没有义务给你养老!”

    “可是出于道德层面,你也不能对我不闻不问吧?”

    “你需要多少赡养费,我可以转账给你。”

    “臭小子!你不能太过分啊。”

    “我现在真的很累,不想跟您掰扯这些。如果您愿意住这里就住吧。想吃什么就找罗尚礼,其他的事情,我相信你有能力自己处理。”明景昕喝了一碗汤,又端着另一碗出门,去对面找何依依。

    何依依洗了个澡,换了衣服出来,就看见茶几上放着一碗羊肉汤。

    “哪儿来的?”何依依在沙发上坐下。

    明景昕很自然的把她手里的毛巾接过来给她擦头发。

    何依依端起羊肉汤喝了一口,点头说:“这是老罗的手艺啊。”

    “是不是有点凉了?”明景昕问。

    “不凉,整好。”何依依大口把汤喝完,然后伸了个懒腰,“好累!你明天不是还有媒体见面会吗?”

    “不需要我出面,杜悦姐会把事情安排好的。”明景昕拿来吹风机把何依依的头发吹干,说:“赶紧去睡觉,明天可以睡个懒觉。然后又要去龙都,录制《超级练习生》,回来就该进组了。接下来的时间会很忙,你要学会利用一切时间休息。”

    “明白。时候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何依依伸了个懒腰,往卧室走。

    “老宋霸占了我的家,我只能在这里求收留。”

    “……”何依依无语的看了一眼沙发,然后进卧室,把房门关上。

    明景昕挑了挑眉,转身回沙发上躺好。

    两分钟后,何依依抱着一床被子和枕头出来,丢到明景昕的怀里。

    十分钟后,明景昕抱着枕头推开了卧室的门。

    成功的爬上床,抱着香香软软的人儿安心的进入梦乡。

    第二天何依依一觉睡醒,发现自己胸口压着一只胳膊,于是一抬脚把某人踹开,然后下床去了洗手间。

    “唔……”明景昕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缓了好一会儿才从床上坐起来。

    有人敲门。

    明景昕以为是赵晋或者鹿霏雨,于是迷迷瞪瞪的下床去开门。

    “景昕?”门外的何嘉庸看着只穿着一条睡裤的明景昕,又退回去看门牌号。

    非常巧的是,后面的屋门被人打开,宋睿宬从里面出来,笑着跟何嘉庸打招呼:“哟,何教授,早啊~”

    何嘉庸扭头看着宋睿宬,再回头看看明景昕,皱眉问:“这是怎么回事?”

    何依依从洗手间出来,嘴里含着牙刷,看着门口的三个人,忽然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好奇。

    何嘉庸在看见穿睡裙的何依依时,整个人就炸了。

    “明景昕!你个混账东西!你干什么了?!”随着呵斥的声音落下,何嘉庸的拳头也到了。

    这一拳,何嘉庸丝毫没留着力气。

    明景昕也丝毫没有防备,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下,一个趔趄之后站直了身体,抬手抹了一下嘴角的血渍。

    “何教授!你这是干嘛?景昕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教育他就是了嘛!”宋睿宬忙上前来拉住了何嘉庸。

    何嘉庸不跟宋睿宬说话,只问着明景昕:“你自己说!这是怎么回事儿?!”

    “何叔叔,我……”

    “什么怎么回事?!你不是有眼睛嘛?就是你看到的那么回事儿。”何依依瞪了何嘉庸一眼,拉着明景昕进了洗手间。

    “依依!你干什么?!”何嘉庸简直要疯了。

    “何教授,老何!别着急,孩子嘛都是好孩子,有什么话咱们坐下来慢慢说。”宋睿宬拉着何嘉庸去沙发上坐下,又极其体贴地倒了一杯水递给他。

    “你为什么在这里?”何嘉庸缓了一口气,冷冷的扫了宋睿宬一眼。

    “一言难尽啊!”宋睿宬长叹一声,在旁边落座。

    “那就长话短说!”

    “我是来找景昕的。”

    “那就去对面等你儿子。这里是我女儿的地方,你别在这儿搅和了。”

    “老何你这是怎么说话呢?这怎么是搅和呢!现在俩孩子在一起了,身为男方的父亲,我必须站出来表个态啊!依依这个孩子我非常喜欢,这桩婚事我举双手赞成……”

    “你闭嘴!你赞成有什么用?我赞成了吗?我赞成了吗?!”

    “那你凭什么不赞成嘛!现在都是自由恋爱!这俩孩子互相喜欢,互相爱慕,想要后半生一起生活,这是好事情啊!你为什么不赞成?”宋睿宬在何嘉庸耳边喋喋不休。

    “宋睿宬!”何嘉庸气得站了起来。

    “干嘛呢?一大早起来,能不能消停一下?”何依依已经漱好口出来。

    明景昕跟在她身后,嘴角的血渍已经不见了,只显现出淡淡的淤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