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第48章 和尚来了(上)
    “太惊喜,太刺激了!”

    “我被园长帅到了QAQ”

    “最刺激的观看体验……”

    “直播上天什么的太刺激了!”

    “园长你不要走,我们继续飞啊!”

    “继续飞加一!”

    ……

    “请大家继续关注我们,以后还会有各种福利的。”小苏和段佳泽挥手作别,对网友们说道,“接下来带大家去其他地方。”

    网友们都脑洞大开,各种福利指的是?

    “还会有猴子带我们直播跑酷吗……”

    “我觉得天鹅不错,主要是可以近距离观察孔雀飞行啊。”

    “已经爱上了陆压,一只鸟怎么会那么帅?还是想让它带我上天。”

    “求小编以后每天都开直播,也不用说什么,把手机架在白狐大仙笼舍里就行了,我可以看一整天。”

    小苏笑了笑,“我做不了主,我到时候给园长看,让他决定。”

    小苏看了一下打赏,就陆压刚刚直播那一会儿,涨了特别多,现在总共已经有快三万了,估计园长会很开心。

    ……

    小苏走了后,段佳泽就把陆压放回枝头,然后双手合十对着他拜了拜:“哥,你太牛逼了,感谢你的配合,看把人类给征服的,我跟你说弹幕上全是夸你的。”

    自从那个广告导演说了大实话之后,陆压就……更加需要夸奖了!还多了层次,他会先拒绝承认自己爱听好话!

    陆压:“哼,别以为你说点好话,本尊就什么都给你做了,告诉你,这次是看你求得太可怜。”

    “是的是的,多亏道君救我于水火之中。”段佳泽眼睛也不眨,熟练地道,“不过我说的都是实话啊,就像我之前说的,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玩儿,其他人哪能有我这个优越条件,所以我说的都是真心话。还有我直播时说的那些胡话,您也大人大量没和我计较,真是太有风度了。”

    陆压仰着头,哼唧道:“你知道就好。”

    ——

    灵囿的直播效果非常成功,尤其是陆压的高空直播让这次直播人气达到了一个高峰,在线观看直播的网友就有十多万人次,后来的回看次数也特别高。

    其中高空直播那一整段还被单独截了出来,冠以各种吸人眼球的标题转发到其他网站,进而再次吸引人关注灵囿。讨论度是很高的,毕竟这种事也没人做过。

    小苏这个临时客串的主播也功不可没,陆压当时吸引来的人,在他离开后也有很多留下来听小苏解说其他动物。

    段佳泽那种直播方式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因此也为他又赢得了一个“最会玩鸟的男人”的称号,段佳泽知道后黑线连连,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状况就是,除了段佳泽、陆压再次被膜拜了之外,东海这个在全国范围来说不是特别起眼的城市也获得了许多好评。

    这里有山有海有古观,生活节奏慢,又没有被开发得充满了商业气息,虽然没有飞机场,但是通了高铁,俨然是一个度假的好去处。

    东海市的本地媒体很快反应过来,拟了一些类似“这段视频让东海火了你知道吗?”的文章标题,在本地朋友圈热转。很多人看了后发现,又是灵囿那只鸟在搞事情导致的,还真有点喜闻乐见。

    陆压早就为全国人民展示了自己的风采,所以没人为他这种行为惊讶,就是惊喜于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得,之前没去过灵囿的这回真想去了。

    于是,灵囿刚刚开放新园区,又引来了一波观光高/潮。

    林业局保护站的赵主任就是其中之一,他的外地老同学来东海玩儿了,按照往常待客的惯例,赵主任肯定是把人带去临水观参观一番,再去爬爬海角山,除此之外,东海也没什么著名景点了。

    但是这一次,他的老同学居然主动说:“你们这里有个灵囿动物园是吧?最近很火啊,能去那里看看吗?”

    赵主任倒是和灵囿打过很多交道,毕竟现在全局都知道,灵囿的段园长和孙局关系很铁,包局似乎也很欣赏他,吩咐过有什么政策要主动关照。

    但是赵主任不是经常上网啊,朋友圈最多给领导点个赞,并不热衷观看,所以他不知道灵囿最近直播又火了,这会儿愣愣点头,“行啊,就在海角山下面呢。”

    老同学说:“这动物园你去过吗?真的太牛逼了!”

    他滔滔不绝讲起了灵囿的牛逼之处,如数家珍,毕竟有一次他转了白狐,一回头就中了两千块彩票。

    赵主任听了竟也有些与有荣焉,“那是,他们那里有些动物还是我们保护站送过去的呢,要不是实力强劲,我们怎么会送到一家私人动物园去。”

    赵主任将老同学带到了灵囿动物园,现场参观了一下老同学夸奖的动物们。

    他还带老同学去和园长段佳泽见了面,段佳泽和林业局的人,尤其是保护站的人关系还是比较紧密的,和赵主任也打过不少交道,所以段佳泽还留了赵主任和他那位老同学吃中饭。

    赵主任说:“不是我说,段园长你们灵囿动物园什么都好,就是现在游客这么多了,怎么连个食堂也没有,只有一个卖面包的小卖部,那面包还是用来喂麻雀的,这可满足不了游客的需求。我们还能到你这里混一餐,那些游客怎么解决?”

    目前动物园的游客多是本地市民,一般只会在动物园解决一餐,他们要么在小饭店解决,要么就干脆去海角公园烧烤,或者野餐。

    赵主任说的对,随着动物园的面积越来越大,游客越来越多,在园内停留观光时间变长,确实可以考虑更多的游客服务了,首先便是将餐饮做起来。

    段佳泽无奈地道,“我们人手本来就不多,新招了十个员工都忙得四脚朝天,哪有空闲去做餐厅。也想过找人承包,可是一般都会有住宿要求,我自己一时半会儿都没法盖员工宿舍呢。”

    餐厅工作都得起早,动物园离得这么远,不可能不要求住宿,而且餐厅还有采购问题。灵囿的采购可是一个秘密,万一因此被撞破就尴尬了。

    赵主任失笑道:“那是,段园长自己还住二层小白楼呢,这地都得用来安置动物。”

    “……”段佳泽提起办公楼,心中就一痛。

    但是说实在话,他也觉得应该弄一个餐厅,不过得招自己的人。这样不但多了一笔收益,还能给动物食物打个马虎眼,以防日后做大了真有人想起来去打听这事儿,才发现灵囿根本没在谁家采购过。

    ……

    因为中午是徐成功下厨,没来得及炒个竹笋,赵主任和他同学走的时候,段佳泽还一人塞了几颗紫竹笋。

    赵主任他们离开后,他同学都乐了,“这不就是园子里种那竹子长出来的,园长可真有意思,拿来当伴手礼了。”

    赵主任也无奈地笑了笑,“你就知足吧,够客气了,难道要人家送你动物吗?”

    这是动物园,又不是什么礼品店。

    老同学大笑道:“我就是觉得有趣罢了。”

    ——

    赵主任这老同学在东海市玩了一个周末才回去,走的时候赵主任把笋也给他装上了,连带自己的那份。

    老同学都无语了:“你留着吃呗,我还大老远带回去啊。”

    赵主任无奈地道:“你嫂子上班忙,我和女儿都是吃外卖,留着我也没法弄啊。”这几天,他带着老同学也都是在各个馆子吃的。

    老同学一听,得,那就带回去吧。

    于是,老同学就千里迢迢从东海市带了一袋竹笋回家。

    到家后,老婆接过来说:“这是东海市的特产吗?”

    老同学笑了:“算是吧。”

    “那我晚上煮了吧,”他老婆说道,“你去看看妈吧,中午都没吃什么。”

    老人年纪一大,毛病就多,老同学的妈妈已经八十高龄,高血压、高血糖、消化不良……各种问题都出现了,胃口也容易不好。

    老同学连忙去房间关心了一下老母亲,直到妻子说饭菜好了,才扶着老人家去餐厅。

    妻子说:“妈,做了些鸡汤豆腐,你吃点儿吧。”

    “我不想吃豆腐……”老人慢悠悠地坐下来,一脸苦色,“唉,嘴里没味道啊。”

    豆腐不想吃,肉也不想吃,蔬菜还是不想吃,老人如今每餐几乎都只能勉强吃下半碗饭,味如嚼蜡。

    她嘴里没味道,但是各种毛病在身,妻子也不能做些重油重盐的菜啊。

    老同学和妻子对视一眼,都有些无奈,“您好歹吃点儿吧。”

    妻子这时候去厨房把笋汤端了出来,“要不喝点笋汤?别说,这个笋真的香,又嫩,我闻着都流口水。”

    老人鼻子动了动,竟然真的说了一声:“我尝尝。”

    妻子给她装了一碗笋汤,白嫩的笋片看上去鲜嫩可爱,老人喝了一口汤后,夹着笋片一吃,咬起来一点儿也不费劲,而且长久以来发干发苦、味觉减退的口中流过笋汤后,仿佛一下子又恢复了生机。胃也开始咕咕作响,叫嚣着要进食。

    “……好鲜啊。”老人甚至是有些贪婪地继续把笋片拨入口中,体会这久违的生机。

    老同学听到母亲的感慨,愣住了,这笋难道这么好吃吗?

    他和妻子也装了一些吃起来,果然非常鲜美。但是他们二人身体还算健康,所以吃起来只是特别美味,比老人家少了几分从身体内部自然产生的急切。

    妻子不停道:“早知道你多带些回来了,没想到东海还有这么个特产。”

    看到母亲难得胃口这么好,老同学心情也特别好,挠挠头,不知道怎么说这个特产的事。

    饭后,老同学又给母亲例行量了一下血压,这血压居然降下来不少,他更是乐了,“不错,妈,继续保持,血压降了。”

    妻子探头道:“不是吧,昨天量还是老样子呢,这就降了?”

    “不信你来看。”老同学展示了一下。

    妻子想了想,“我听说竹笋有降血压、促消化的作用,还对糖尿病有好处,会不会和这个有关啊?”

    老同学无语道:“它就是再有这个功效,也不至于半个小时就出效果吧?你以为这是观音菩萨种的啊?我看还是妈吃好喝好了,心情不错,加上平时一直在吃降压药,厚积薄发,血压这就降低了。”

    妻子说道:“那不还是因为竹笋,妈就吃这个开胃啊,吃不好哪能开心。”

    两人这下算是达成了共识。

    “你联系一下你同学,再买点儿竹笋吧,家里这些也不够吃几餐的,妈喜欢,也的确好吃,咱就多准备些。”

    老同学一时间有点烦恼,他就是顺口一打趣,这竹笋啥时候成了东海的特产,难道让老赵给他上动物园买?也不知道人家做不做这个生意。

    等等,既然动物园的竹笋好吃,那旁边的应该也差不了啊。老同学心想,气候土壤一样的,品种不也都差不多。老同学决定给,上网找一找有没有当地卖笋的农民,买些回来,味道应该差不多。

    至于妻子怎么在本地主妇圈里大力宣扬美味的东海特产竹笋,又是另一出了。

    ……

    ……

    穿着淡青色僧衣的僧人在月光下跋涉,手中的手机泛着光。

    这正是徒步苦行的无量寺首座照行法师,他已经靠双脚走过了上千公里,每天用这个智能手机计步在朋友圈晒出来都是第一名。

    方丈给照行手机的时候,把什么都设置好了,照行摸索着学会了,还能每天和弟子们视频一会儿,说一下自己的状况。

    除了这个手机,照行一分钱也没带,徒步行走,吃饭、睡觉、充电都靠化缘,要是没人布施,照行就自己在野外摘果子吃,露天睡觉,手机电量倒是费不了多少,总有地方能充的。

    这一路走来,照行一面修行,一面有机会就给遇到的有缘人讲佛法,做些力所能及的善事。

    今夜,照行就抵达了东海市,这里是临水观所在之地,所以照行不打算久留。

    虽说不久留,但照行还是会去临水观打个招呼,毕竟大家同是修行者,虽然不同路,但也素有往来,在宗教协会都老能碰面,他经过东海市,也该问候一声。

    不过那也该是明日的事情了,现在已经晚上八点多,借宿得去城区。

    此处距离城区还有一些距离,以照行的目力能轻松看清前方的灯牌,写的是海角公园和灵囿动物园。

    照行一想,也许可以在公园借宿一晚,清早再进城,否则现在走到市区时间又有些晚了,不太好借宿。

    于是照行往公园的方向走去,经过那灵囿动物园时,只见动物园大门口蹲着一个穿长袍的汉子,手里拿着竹笋正在啃,此人一见到照行,便热情地站起来:“法师从哪里来,要去哪里?”

    看此人态度,竟像是位信徒,照行当即停下来回答:“我是无量寺僧人,正在游历四方修行中,途径此地。”

    “可有住处?”熊思谦热情地说,“不如进来吃顿斋饭。”

    这是什么?这就是有缘人啊!

    照行立刻合十一礼,答应了,他决定去吃了招待的斋饭,然后给这位施主讲讲佛经,也算是这位施主的缘法。

    熊思谦将人带到新园区的石桌旁,又去取了些晚上剩下的素菜和米饭来,“我与法师月下论经,岂不美哉。”

    熊思谦一腔文艺心,照行却领略不了,他已经沉浸在竹叶沙沙作响的声音中,仿若听到了诸天罗汉在耳边低语,又好像听到了不疾不徐的木鱼声。

    半晌,照行就地结跏趺坐,面露微笑,竟是在竹声中顿悟了。

    熊思谦见照行顿悟,还非常好心地给他护法,待照行醒来,境界已然跃升,提前达到了此次苦行的目标。

    照行恢复意识后,哪里还顾得上吃什么斋饭,拜在熊思谦面前,口称“大德”。

    照行万万没想到,这并非这位居士的缘,而是自己的缘。此处竹声都带了佛性,使人开悟,定然是有大德修行多年浸染的。

    这位大德假作信徒,邀请他进来用斋饭,倘若他没有进来,就没有这般缘法了!

    熊思谦慌忙道:“我哪里是什么大德!”

    熊思谦压根没想到人间和尚弱到这个地步了,他在这些和尚面前肯定算是“大德”,但他自己是不好意思认的。

    这位不是吗?照行一愣,“那敢问大德在何处?”

    熊思谦一挠头,“在办公楼里吧?”

    怎么想,这里能称之为大德的,也只有陆压了吧。虽然这位最后没有入佛门,但可是天生做佛的料啊。

    此时,不远处二楼的段佳泽站在窗口大喊:“老熊!哪来的和尚啊!!”

    他原本是在和白素贞、小青玩斗地主的,忽然听白素贞说,附近好像有修行者境界提升了,他还琢磨呢,“道士还敢上门啊?”

    “顿悟乃禅宗法门,与道士何干?”白素贞说道,“外边好像有人把和尚带进来了。”

    段佳泽愣住了,然后跑去开窗一看,下边还真有个光头,月光下闪闪发亮,别提多醒目了。旁边还站着熊思谦,不用说,就是他把人带进来的。

    白素贞也走了过来,在段佳泽身边悠悠道:“这就是了,当时咱们只提醒熊兄在道士面前注意些。”

    因为东海市没有和尚啊,这里可是道士的地盘。

    段佳泽万万没想到,有这么一天,会有一个和尚修行经过东海市,那么巧经过此处。而熊思谦好歹做了观音那么多年护山大神,对和尚有一定好感,他竟然主动搭讪,邀请人家进来了。

    进来也就罢了,这和尚还在这儿顿悟了!

    照行遥遥行礼,“贫僧无量寺僧人照行,前来谒见佛门大德。”

    从顿悟的那一刻起,照行就不认为自己出门要四处修行了,他认为一定是佛祖指引他,前来此处闻法。

    ——看起来,和尚知道这里有居士了,听听,还大德。

    段佳泽咽了口口水,他想到道士们见了陆压这个前辈都顶礼膜拜,要是和尚见了,还不得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