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第53章 室宿主什么知道吗
    段佳泽脑海中闪过大写的“坑爹”两个,这位室火星君应该是在报复他刚错认了吧?

    段佳泽有点悲伤地道:“那你刚刚说她在玩水,不会是在……”

    朱烽道:“你们这里面是不是有个湖啊。”

    没错,水禽湖,段佳泽猜也是那里。亏他还以为精卫是水族,要么也是亲水的,知道真相后想哭,这哪里是亲水啊。

    “我先去找找精卫殿下,快下班了,待会儿带你们见同事。”段佳泽也不认识精卫,所以麻烦朱烽陪自己一起去找。

    不过一到水禽湖边,段佳泽不用朱烽指也认出精卫来了。

    只见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女,抱膝坐在湖边,她穿着白色的长袖开衫,黑色连衣裙,一双暗红色皮靴,头发内层有些浅灰、灰绿、灰红等多种渐变色,绑着头发时便露了出来。

    从后面看不到她的样貌,只能看到她的手边堆了一些石头,正在一块一块往水里砸,石头咻咻咻在水面能蹿七八下。

    旁边路过的游客看了都说:“嘿,那小姑娘水漂打得真不错!”

    段佳泽:“……”

    可不是吗,练了多少年了……

    段佳泽走过去,讪讪道:“是精卫殿下吗?”

    精卫抬头看了段佳泽一眼,手上动作还没停,就算不看那石头也在水面蹿出去老远,“是的,你好。”

    她那头仿佛染了内层渐变的头发虽然和陆压一样,有点像美发爱好者,但是面容却是富有古典美,柳眉微蹙,仿佛总有愁云笼罩心头。

    “我是段佳泽,这里的园长。”段佳泽伸出手,和精卫握了一下,“听说你来了,我真是……蓬荜生辉,待会儿各位派遣员工就要下班了,我想邀请你和大家会个面。”

    精卫倒是没有像段佳泽想象中那样,非要继续在这里丢石头,而是站了起来,淡淡道:“好的,那就去吧。”

    段佳泽小心地和精卫搭讪,这女孩看上去是十四五岁,但实际年龄可比东海市存在的时间还长,你想想东海市当年还是一片汪洋大海,人家精卫填的搞不好还就是这片海域,大家现在踩的地就有人当年扔的土石……

    “殿下,现在业余还是一直在玩儿打水漂吗?”段佳泽问。

    精卫听到打水漂,愣了一下后反应过来段佳泽是在委婉地说填海。

    她带着淡淡忧愁道:“自三界分离后,我在仙界便每日填填天河,虽然不是东海,但是也聊胜于无,被投诉了数次,便只能强行戒掉这个爱好了。”

    朱烽在旁边笑呵呵地道:“所以这次是下来过过瘾?”

    精卫:“是啊。”

    段佳泽:“……”

    ……

    朱烽告诉段佳泽,精卫的存在有点复杂,她是炎帝女儿女娃溺亡在东海后,仇怨不散而化鸟填海,然后她又在她爹帮助下从鸟化形。

    可以说她整个存在的意义就是报仇,具体直接的表现便是填海,和以前的女娃其实不能算完全同一个人了。

    人家为填海而生,打水漂都不让,当然郁闷了,不是什么开解放下仇恨就有用的,这属于她的天性。

    段佳泽越听越耳熟,忍不住道:“炎帝陛下要是学学动物丰容就好了……”

    比如在家弄个超大型丰容玩具,直接模拟一个类似东海的环境给精卫填,那精卫也不会因为长期压抑天性,这么忧郁了。得亏人家心理坚强,没有憋得跟寻常动物一样自残。

    精卫好奇地道:“动物丰容是什么?”

    段佳泽给精卫解释了一下,还拿乐乐、初果举了例子,然后说道:“你们仙界的法术应该很多,可以在家弄个假的东海出来,模拟你以前的环境。要是没有,你可以从人间界带点儿全息设备回去……”

    精卫大感新奇,决定学习一下这个丰容,回去给自己设置一下。

    段佳泽又带着两个人来了,看到这一幕的黄芪问道:“这位小妹妹和陆压没关系吧?”

    段佳泽深深看了他一眼,“你都不问这男的。”

    朱烽:“??”

    黄芪:“……”

    经过有苏等人的轰炸后,员工们一致认可陆压家亲戚的颜值水平,所以黄芪下意识也觉得朱烽这种身材管理比较失败的人应该不会是陆压的亲戚。

    段佳泽真想说人家在他们这种族里都算身材好的了……

    “咳,”段佳泽搭着精卫的肩膀说道,“这个和陆压没关系,是我干妹妹,她爸妈老不在家,到我这里住,叫她小卫就行了。”

    黄芪和精卫打了个招呼,“小卫应该还在上初中吧,这儿还有个小妹妹,你可以带她一起玩。”

    他看段佳泽这妹妹年纪小小,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忧郁,说不定就是因为父母总不在身边,还是要和有苏那样活泼的孩子多玩玩。

    “会的,会的。”段佳泽打了个哈哈,岔开话题,“这位是朱烽朱大哥,我朋友,借住在这里。”

    住着住着就不会走了……

    黄芪又和朱烽握手打招呼,心想园长的朋友也是不容易,可能以为园长这里老牛逼了,于是过来投奔,也不知道发现园长住得还不如动物后是什么心情。

    ……

    黄芪下班走了后,段佳泽带精卫和朱烽到休息室里等着。

    段佳泽用手机查了半天猪的资料,大部分搜索都是类似母猪产后护理,好不容易才查到了,还有有动物园养猪的,不过是野猪,那也属于猛兽。

    野猪虽然不是保护动物,但是属于三有野生动物,也就是“有益、有重要经济价值和科研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

    很多大家熟悉的动物都在此列,例如中华蟾蜍——俗称癞蛤蟆,以及麻雀、壁虎、野兔等等都是,私自捕捉是违法,甚至超过一定数量还会构成犯罪。

    只不过,华夏在这方面管理还不够严格,很多人别说被抓了,连不能这么做都不知道。

    段佳泽给朱烽看了一下华南野猪的图片,朱烽就照着变了一只出来,体型很大,得有七八百斤,一身深褐色的毛发,嘴边还露出了长长的犬齿,看上去野性十足,和家猪可完全不一样。

    “不错,就这个样子,您再看下野猪的习性。”段佳泽又对精卫道,“殿下啊,那到时候我就把你安排在水禽湖吧,外形你变到这么大就差不多了。”

    海洋馆就别想了,那是段佳泽的心头肉。

    段佳泽比划了一下大小给精卫看,精卫倒是不必改动。

    她原本的样貌就是形如乌鸦,只不过头上多了些纹路,叫声也不像乌鸦那样是呱呱的(对道君无恶意!),而是“精卫”“精卫”的自鸣。

    精卫看了一眼,没有意见地点点头。

    “石头隔壁的工地多得是,您尽管用。”既然这是精卫的本能,段佳泽就尽量让她过得舒适一点,大不了定期把石头捞上来。

    这时候有苏等人也回来了,和朱烽、精卫打了个照面。

    朱烽变回人形,他早知这里有哪些人,虽然大家平时不是一个路子的,但既然是来度假,没有必要和大家把关系搞僵,他客气地拱手向每一个人都问了好,似乎都认识的样子。

    精卫就看不出来与谁相识了,她只是淡淡同所有人行了个礼。

    这里几位都挺精明,脑子一转就发现了,室火星君和精卫,一个天庭老油条公务员,一个二代,怎么看也不是被罚的阵容。

    那么真相就很明显了。

    朱烽将仙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们,几个因为犯了错被罚下来学雷锋的人听了神情各异。

    陆压是不屑,有苏的表情有些玩味,白素贞和小青坦然无谓,熊思谦甚至颇有点仿佛占到便宜的喜悦。

    朱烽一副接下来几十年大家做个好邻居的样子。

    有苏眼睛转了转,笑嘻嘻地对段佳泽道:“园长,你可知道室火星君的‘室’字作何解?”

    段佳泽愣了一下,他不止不知道,想都没想过,这室字还有特别含义的?

    有苏说道:“室乃‘营室’,也就是建造屋子,室宿主营造、修筑、堡垒、刀兵等事,但最主要的,还是落在‘室’上,小到一家一室,大到宫殿楼阁,从建造顺利,到宜居程度。

    “而且这是星辰之力,天生自然,希望工程的系统也约束不到,唉,真是可惜了,园长你经营的不是房地产业,否则想不发都难。”

    ——简单地说,朱烽不但能让建筑盖得又快又好,还能让它无限发挥自己的长处,适合它的用途。住宅更加宜居,楼阁更加精巧。

    段佳泽听完也郁闷了,恨不得捶胸顿足:“对啊,为什么我不是做房地产的啊!”

    世上难买早知道,差点儿园长就是房地产大亨了!

    朱烽本来还有些心塞段佳泽不认识自己,现在看他悔恨的样子,倒是开心了不少,暗暗得意:“呵呵,真是可惜了,可惜了啊。”

    朱烽作为动物好像有点可有可无,不像其他几位,要么如有苏、陆压这样是流量担当,要么像青白、小熊,多少也能吸引到游客,而且小熊带来的紫竹可帮了大忙。

    而野猪,似乎就不那么可爱了,精卫鸟也一样。段佳泽都已经接受他们就是走后门来度假,别指望有什么大作用的事实了。

    有苏一启发段佳泽才恍然,哪有真正无用的派遣动物啊!就算关系户,人家也是仙界下来的!

    朱烽小则可以让他们现在的地方住起来更舒服,大则还能……

    “不行,我不甘心啊!我要开酒店!”段佳泽斗志昂扬地道,“我们是要走出东海,冲向全国的,到时候外地游客涌来,我们可以在园区内开个度假酒店,有室火星君在,我们的酒店的客人一定会满坑满谷的!”

    做不成房地产大亨,也不想白白浪费室火星君的能力,这不是暴殄天物吗?别的不说,宿舍楼必须改建一下……

    朱烽哪知道人间界还能这样玩儿,真以为有苏方才是在给他吹嘘呢。

    有苏带头给段佳泽鼓掌,“非常高兴你有这样的志向,园长,我们都支持你。”

    她看了朱烽和精卫一眼。既然来了,那就别想悠闲,她九尾狐有那么好心吗?

    有苏又笑对精卫说:“精卫殿下是农皇之女,此番下界,农皇没有给什么傍身之物吗?”

    这话中之意展露的,比刚才还要**裸。

    精卫怔了怔,慢吞吞地从开衫口袋里拿出一个锦囊,说道:“只是给了一些农作物的种子,父亲怕我在下界吃不惯给我的,只是,这些恐怕只够我一个人偶尔吃吃的。”

    段佳泽心道差点忘了,精卫看起来专心打水漂,但是这位仙二代还有个神农氏的爹。

    “这不是巧了?”陆压从精卫手里拿过了锦囊,在手里掂量了一下,顺手放到了段佳泽手中,少有的和有苏站在了同一边,“我们这儿还剩了些杨枝甘露,还够催生不少。”

    这杨枝甘露救活人参果都只要一点,灵囿那些紫竹也是用稀释很多倍的杨枝甘露栽培而成,何况是农作物。

    ——朱烽和精卫算是明白了,陆压道君和九尾狐都摆明了要挺这个人类,他们这些人要来度假,不是不惹事就够了,还得做贡献。

    朱烽不禁再次深深看了段佳泽一眼,看来他还是低估了此人啊。

    精卫对此无所谓,她甚至对段佳泽颇有好感,因为段佳泽给她科普了丰容。也可以说精卫天生有点一根筋,主要心思都扑在了想填海上,对外物不太在意。

    而朱烽,单单有陆压在他也不敢反对了,这位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刺头一个。

    所以正当段佳泽还对陆压把人锦囊强行拿走有点不好意思的时候,精卫已经轻飘飘地说:“那就给你们种吧。”

    朱烽也笑眯眯地说:“这些活儿虽然交给手下星官很久了,但是我还忘不了,但凭园长差遣。”

    ——

    段佳泽得到朱烽的承诺,和精卫的锦囊一个,那锦囊里头空间好似更大,饶是如此,倒出来的五谷种子也不过能装满一个桶而已,精卫还真没夸张,这就够她偶尔解个馋的。

    “也没什么菜的种子,只有五谷吗?”段佳泽翻看着,他还指望有蔬菜水果呢。

    “有五谷还不够?”陆压翻了个白眼,“神农氏手植出来的,你们人间的品种再改良一千年也不如这个好吃。”

    段佳泽说:“你别看不起我们现代人族啊,我们研究了那么多年怎么吃东西,不止是改良五谷品种,还有很多你们都没见过的蔬菜、水果和衍生品。

    “薯片你知道吗?辣条你知道吗?对现在的我们来说,单纯的五谷再好吃,也得拿菜下饭,或是制作成别的形式。”

    而制作成别的形式,就有点麻烦了,如果开餐厅、酒店,还多几道工序。

    陆压不屑地道:“你对神农的力量一无所知。”

    段佳泽:“……”

    段佳泽从书架上拿了一本书,这些是以前主人留下的,“我哪里一无所知了?看到没有,《中国传统神话故事》!还有你们家的故事呢,吓死你!”

    陆压:“……”

    “好了,就不要互相斗嘴了。”白素贞打了个圆场,“园长,咱们先开餐厅吗?”

    “当然,现在广告效果还没有出来,而且酒店也要有餐饮服务,所以优先选择开餐厅。”

    段佳泽想了想,他这段时间对周边了解了很多,说起来也比较流畅,“旁边好几个村子都有不少耕地,也有比较偏的,在荒山上,地不肥,也没什么人种。我们可以承包下来种五谷,把杨枝甘露稀释比例根据需求放大,注意一下隐蔽就行,不是有什么障眼法吗?用上。”

    无论前期还是后期,这些五谷都不可能足量供应,跟食堂大米饭似的随便打,仅能是限量餐品,只是说后期杨枝甘露没了生长速度变慢所以供应得更少罢了。

    毕竟他们主业还是动物园,没必要承包太多土地狂种五谷。不过既然要种田了,就顺便把小熊的紫竹也多种一些,竹笋拿来加菜。

    现在人手多了,无论是种地还是开餐厅,一下子变得简单了起来。

    种地有快捷方式,开餐厅有和尚们搭把手——有个和尚还在新X方学习过呢。

    这次倒是要自己盖房子,没有任务奖励了,但是有室火星君坐镇,不怕盖不好,室火星君还能给餐厅加光环让这里无形中更适合用餐。要盖,顺便把宿舍把办公楼也盖一下。

    所以,其他不用担心,尽管去跑跑程序把相关手续都办了再出钱就行,钱不够就借,赚了再还。

    段佳泽心情大好,拿了个笔记本来记录:“那么,前期海洋馆正在建设,鱼类引进我交给黄芪,我抽身去办理土地种植、开设餐厅等事情,事成后我再搞定海洋馆余下的活。”

    “这个餐厅也和展馆一样生态风格,名字嘛,以后可能还会多开几个主题,就不和动物园重名了,还是叫作——”

    所有人都看向了段佳泽。

    段佳泽一下子压力巨大,总感觉有苏和陆压的眼神都充满了压迫感,两人仿若无意间的对视也充满了火花。

    T恤可以做两款,餐厅总不能起两个名字了吧。

    到底,谁才是灵囿动物园的TOP呢?

    ……

    “就叫佳佳餐厅,”段佳泽说,“本园长才是最棒的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