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第70章 桶装杨枝甘露
    “6月15日,两名游客在东海市九湾河景区的沙滩上发现一条搁浅的海豚,立刻通知了渔政部门,经确认,这是一条珍贵的中华白海豚,属于我国海洋鲸豚中唯一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由于情况危急,渔政局立刻组织东海市动物园、灵囿动物园等单位进行紧急援救。海豚被迅速运送到东海市动物园抢救……

    “在动物专家们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治疗、照料下,海豚已脱离险境,这也是我国首例非外伤搁浅中华白海豚救助成功的案例……

    “6月25日,这条中华白海豚将被放归于东海海豚保护区……”

    段佳泽看到新闻报道里还出现了自己和徐新的身影,把链接发给了小苏,“来,小苏,把新闻转到我们官博去。”

    小苏在微信上回复:“园长厉害了,一言不合就跑去救海豚。”

    包主任和段佳泽约好了,让他放归的时候一起去送送白海豚,保护区距离这里有段路程,他可以跟市动物园的车一起过去。

    不过这就需要出去一段时间了,段佳泽放下手机便对陆压道:“道君,我后天要出门一趟,到时候你帮我照顾一下企鹅蛋可以吗?”

    陆压冷漠脸,不说话。

    段佳泽逗他:“可以吗?孩子他干爹?”

    陆压:“……”

    陆压:“……最后一次,再来烧死你。”

    段佳泽在心中欢呼一声,果然套路道君是对的,他都不好意思拒绝了。

    至于后半句威胁已经被段佳泽无视了,陆压威胁要烧人的频率实在太高了。

    ……

    25日这天,段佳泽和徐新一起跑到市动物园,跟着他们的车一起去海豚保护区。

    这是一辆很大的运输车,平时市动物园用来运送动物的,白海豚在上面一个简易充气救护池里。

    段佳泽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手扶着池边,那条白海豚就抬起脑袋,亲昵地用吻部蹭了蹭段佳泽的手。

    段佳泽摸了摸它的脑袋,“么么哒。”

    徐新羡慕地道:“园长,这海豚怎么这么亲你啊,不对,应该是鱼都挺喜欢你的。”

    就算海豚一向对人类友好,但是这条野生白海豚对段佳泽的亲近度也太高了,他们相处可没有多久。

    而作为灵囿的工作人员,徐新更知道段佳泽和那些水族多亲近。

    包主任说道:“有些人啊,还真就是容易和动物亲近,有的是和特定的动物。我有个同学,就特别有猫缘,再高傲的猫,在他面前总是千方百计靠近他,甚至钻进他怀里。”

    另一个工作人员:“啊,说起来,我的哥哥也是,他非常有蛇缘,经常莫名其妙有蛇到他住的地方来,在宾馆都发现过。”

    众人露出了难以言喻的神情,“……这个好像不算什么好事。”

    话题被歪到了那些奇怪的动物缘上,段佳泽不用说什么,大家就帮他找到理由了。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车辆抵达了东海市海豚保护区管理中心,在这里,他们和管理中心的人会和,一起将白海豚用担架搬到一艘小船上。

    这是一个大晴天,东海在阳光下波光粼粼,大海与蔚蓝的天空连成一线,不时可以看到海鸟起落的身影。

    徐新是外地人,还没来过保护区,这里比景区人少,但是景色毫不逊色,而且不存在人制造的垃圾。

    “这里真漂亮啊,东海真是人杰地灵,哎,不是说三坛海会大神李哪吒就曾在此闹海?”

    包主任笑呵呵地道:“是在东海,不过不在这一块儿,而是在这条白海豚搁浅的地方,九湾河,传说当年李哪吒就是在九湾河洗澡,惊动了龙宫。不过这个地方也很了不起,老人说以前精卫填海就是往返西山与此处。”

    徐新连连点头,“原来如此,这些神话传说真有意思。”

    段佳泽听得嘴角抽了一抽,有意思是吧,哪吒就算了,你要是知道其实你昨天还和精卫一起吃过食堂岂不是更有意思……

    小船开离码头,驶向保护区深处。

    白海豚仿佛知道了自己快要回家,显得十分兴奋。

    包主任在一旁摄影记录,这不但是他最成功的一次救助,也是历程最短的一次,仅仅十天,这条海豚就神速恢复到了可以下水的状态,他以前最长可是花过八个月时间才治疗好一条搁浅的海豚,并完成放归前的适应。

    还有很多海豚,幸运保住性命,却已经无法再回到大海生存,只能留在动物园的鲸豚馆。

    约莫半个小时后,船才停下,段佳泽等人将白海豚用垫子托起来,放入海水中,然后收回垫子。

    白海豚一入水,就迅速潜入水底深处,身形灵活,完全看不出曾经奄奄一息的样子,在透明度极高的海水中还能隐隐看到它的身影穿梭。

    白海豚从水底游过船只,并在另一边跃出水面,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拍起水花。

    它粉红色的身体在小船周围不断跳跃,宣泄心中的喜悦。

    这场景,虽然不如徐新想象中很多条中华白海豚一起跳跃的场景,但是也很美好了。保护区的工作人员给他们和身后的海豚拍了几张合影,纪念今天的放归。

    他们又在这里逗留了半个小时,才不舍地离去,而白海豚竟然还跟在他们的船侧。

    段佳泽把手放到海水里,白海豚就追上来用吻部碰了碰他的手掌,段佳泽忍俊不禁,“别跟着我们啦,以后有缘再见吧。”

    白海豚依依不舍又追了几百米,才回身向相反的方向游去,粉色的身体消失在碧波中。

    包主任唏嘘道:“它还是认识我们的。”

    从事这一行这么多年,他经常能够体会到动物人性化的一面,甚至比真正的人类还要单纯善良。

    “是啊……”段佳泽也想抒情一番,眼角却瞥见一只黑色、白嘴的鸟闪过天空,抛下一枚石子。

    按理说段佳泽是看不清它的眼睛的,但是这一瞬间他却有种一人一鸟对视上的感觉。

    鸟:“……”

    段佳泽:“……”

    靠,是不是他看错了?他怎么觉得那只鸟很像精卫啊?

    精卫仿佛也僵了一下,又若无其事地拍着翅膀飞走了。

    段佳泽:“…………”

    这时徐新好像也看到了精卫,指着精卫的背影道:“嗯……那好像不是水鸟啊,是乌鸦?等等,长得很像我们动物园一只鸟呢,园长,你看是不是?”

    段佳泽滴汗道:“是哦,很像,大概是同类吧。”

    徐新丝毫没有想到,那只鸟就是他在灵囿动物园看到的那只。

    待会儿回动物园,估摸着人家也早到了。

    段佳泽此时摸出手机看了看,很好,十二点三十分,精卫殿下这是连午休的时间也要拿来填海啊,这是什么样的精神!

    段佳泽很想回去后送精卫一个条幅:我只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填海上了——精卫。

    ——

    ——

    “薮猫、羚羊、斑马、懒猴、陆龟、鸵鸟……”段佳泽翻了一遍黄芪交上来的资料,这些是他和引进方面的新员工们做的,数据翔实,图文并茂。

    段佳泽看完后觉得没问题,就在上面签了个字,同意引进,财政那边就可以拨款了。

    除此之外,还有个周边的报告,是商品部的两位交上来的,他们拟定了几种周边设计,一种是像手机壳、卡贴、笔记本、吊坠、纸胶带这些基本款,找了画师绘制图案,比较有人气的动物都有。

    另一种,则更加具有趣味性,比如“蝠鲼形风筝”“北极狐形颈枕”“白蛇形自拍杆”和“金乌形抱枕”等等。

    ——注意,这个金乌形抱枕不能从上下塞手进去,那个方案早就被段佳泽毙了。

    段佳泽批了报告,心中有点担忧,倒不是怕卖得不好,就是怕陆压和有苏其中一人的周边卖得好过另外一人,会出什么血案……

    这段时间,灵囿也在逐渐进行改革,重组新部门,明确职责,扩充人员,现在已经成了长期招募新员工,现有的员工也重新进行了职责划分。

    最早跟着段佳泽的一些老员工都得到了升职,像小苏因为在宣传运营方面做得很不错,已经不再担任财务方面的职务,而是专门管理外宣了。

    签完后,段佳泽的手机响了一下,他掏出来一看,是凌霄希望工程APP推送的新消息。

    您有新的派遣动物即将抵达(数量:2;状态:在途中)

    段佳泽的内心已经毫无波动,顺手就把通知给叉了。又去孵化室花两分钟时间做了一下凉蛋工作,接着就进行每天的惯例,在园内巡查一周。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夏天的到来,水禽湖盛开了大片莲花。这些来自落迦山莲池的莲花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重瓣,大而艳红,在湖面上挨挨挤挤,将湖水都映红了。

    东海市很多本地网媒都把这里也归纳入了夏日赏花景点,导致又多了一波为了赏花来的游客。

    而且天气渐热,很多人都会被灵囿的油纸伞周边吸引,买上一把,撑着油纸伞在莲池边合影,倒是也很漂亮。

    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来赏花的人多了,不免有个别没素质的市民,有私自采花的行为。灵感投诉过好几回了,那天有个游客被工作人员劝开了还不罢休,等人一走,又过去摘花,屡教不改。

    灵感气死了,没憋住,从水里跃出来一下将尾巴甩那人脸上,他收着力也都甩出红印来,把人都给拍懵了。

    当时游客特别多,这人被鱼扇了一巴掌的事情被无数双眼睛看到,一时引为笑谈。

    不过灵感总不能给每个摘花的游客都来一下吧,也就出了这么一次气,最后还是段佳泽安排了个戴红袖章的义工在旁维护。

    这“文明督导员”对和尚义工来说可是个美差,现如今灵囿大力支持创文工作,叫他们这些义工轮流戴着红袖章在园内发传单、搞卫生。

    而这莲花,不知是否大德加持过,在旁修行也有极好的功效,若是在这一带当值,不比在紫竹边差。

    段佳泽在水禽湖转了转,便去海洋馆,着重看触摸池。

    触摸池的游客们有种微妙的感觉,好像突然之间,这里的水族就更加的……活泼了?但仔细琢磨,又觉得应该是自己的错觉吧,这些水族无缘无故兴奋做什么。

    全动物园,就数触摸池的水族工作热情最饱满了。

    有几次游客们还拍到几十只各种水族聚在海底隧道一角,而非像平时一样同类和同类待着,但是它们也不像要打架的样子,导致游客们讨论了很久,还发到微博上去问。

    这问下来,别说管着官博的小苏不懂,就是一些专家也没法解释这是在干什么啊。

    段佳泽都是问了白海波才知道,这是轮休中的触摸池水族们正在自发召开总结会,互相交流摸人的经验……

    ……

    从海洋馆出来,段佳泽还去看陆压了,正巧遇到小苏在直播。

    小苏现在专门负责宣传,在黄芪的授意下,有事没事就给网友们直播动物园的日常,稳固人气。

    段佳泽一入镜就被认了出来。

    “啊啊啊啊园长!好久没看到园长出现了,甚是想念!”

    “想念加一,我们卷干啥去了?”

    “动物园园长也不能整天喂鸟哒,应该是忙管理去了吧。”

    段佳泽凑过去和网友打了个招呼,“聊什么呢?”

    小苏:“我之前正在透露新周边制作的事,大家都想要陆压抱枕呢。还说我这件衣服也想要。”她拉了拉自己身上的员工服,今天穿的是陆压那一套。

    段佳泽笑说:“我刚刚批了商品部的报告呢,抱枕很快就会出来啦。”

    这时,他看到有个网友连刷了二十个最贵的礼物,并呼吁:求园长把陆压抱出来,带我装逼带我飞。

    后面跟着一溜的附议弹幕。要说会玩还是园长,以前段佳泽策划的那一手高空直播可是让大家念念不忘。后来还曾有主播想学,让家里的鸟玩儿来着,手机直接就阵亡了。

    “本园长富有一整个动物园,难道会为了礼物而折腰吗?”段佳泽义正言辞地说道,“小苏,麻烦把钥匙给我拿来。”

    小苏:“……”

    网友们:“……”

    陆压站在枝头,不屑地看着段佳泽,为了更加生动地表达自己的不屑,他还往上飞,落在了更高处的栖木上。

    段佳泽傻了,这他怎么把陆压弄下来啊,平时一伸手就能把陆压抱下来的。

    段佳泽踮着脚往上伸手,还蹦了一下,试图捞到陆压。

    网友: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陆压大大是故意的吧!”

    “夭寿哦园长的鸟造反啦,不听话啦。”

    “谁让园长最近陪陆压陪得少了,官博都没有放日常。陆压:我还是不是你最疼爱的鸟。”

    “我的妈233333我能看园长抓鸟看一天。”

    段佳泽黑线,小声道:“道君别闹啦,难道要我爬上来吗?”

    在段佳泽的恳求(并没有)下,陆压这才矜持地飞下枝头,落在了段佳泽肩上。

    段佳泽这才抱着陆压出来,他也不好告诉大家最近在孵帝企鹅蛋,否则失败了反而让人希望落空;或者虽然没出镜,但是和陆压的互动并不少,不过不是人形,只是打哈哈道:“我们陆压傲娇了。下次周边样品出来,专门给大家直播一下,这段时间我研究一下新玩法。”

    段佳泽又回答了一些网友们的问题,正聊着呢,忽然接到服务中心的电话,段佳泽接起来问什么事。

    那头的员工问道:“园长,这边有位先生找你,说是凌霄先生让他来的。”

    什么凌霄先生,凌霄希望工程啦。段佳泽一听心里就懂,还确认了一下,目前只有一位先生。不过,这次这位好像来得格外快,距离他收到消息也没多久呢。

    但是想想也就明白了,像陆压他们,过来做服务的,自然心不甘情不愿。后面这些一部分都是来度假的,谁度假不是撒了欢地跑啊,自然快了。

    段佳泽赶紧在大家的惋惜中,挥手告别,一松手,陆压就自己飞回了笼舍中。

    等他跑到会客室却没有看到来客,只有一个扛着桶装水的大男孩在这儿,大概是来送水的。

    长得倒是很帅气,但还有些稚嫩,估计也就不到二十岁,一米七出头的样子,一身黑色的T恤和深色牛仔裤,唯有左手戴着两只素面手镯是亮色的。

    看到段佳泽进来,这送水的小兄弟就盯着他看。

    段佳泽有点囧地对他点了点头,“你忙你的。”

    不想,小兄弟下一刻便放下水桶,问道:“忙什么?你是段园长吧?”

    段佳泽眼睛睁大了点,“你不是送水的啊?”

    这小帅哥笑了一下,左边脸颊就露出一个深深的酒窝,说道:“当然,不是你让在这里等的吗?我是新来的派遣动物。”

    “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我给弄错了。”段佳泽懊恼地一拍脑门,歉意地说道,“没请教您高姓大名?”

    小帅哥羞涩地道:“俗家的姓名便不说了,园长可以叫我善财。”

    “……”段佳泽有点窒息地问道:“是打落迦山来的吗?”

    段佳泽现在还抱了点希望,万一是同名呢?

    毕竟他知道的那个善财童子,好像是个脾气不太好的形象啊。

    善财点头:“是呀……哎,园长你做什么?”

    段佳泽刚低头把手机摸出来了,头也不抬地道:“我准备订做一个‘落迦山驻人间分舵’的牌子。”

    善财笑了起来,“你真幽默,是因为熊思谦和灵感都在此处吗?”

    段佳泽:“==嗯。”

    再这么下去,段佳泽怕最后观音大士都无人可用了!

    段佳泽的眼神不经意放到善财那个饮水桶上,忽然觉得不对,善财不是送水的,那这个桶装水是哪来的,他问道:“你这个是……?”

    善财一脸纯真地道:“杨枝甘露啊。”

    段佳泽:“…………”

    ……我去,过分了吧!

    这算不算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熊思谦和灵感也就带了顶多一杯的量下来,大哥你这一整桶,到底趁观音不注意拿着人家的瓶子倒了多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