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第72章 21岁以下禁止参观
    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建,灵囿动物园的科普教育馆也接近落成,馆内将模拟现实环境,以仿真模型、全息投影为主,展示生物的外观、习性,各种动物知识,也将会有一些标本展示,前者都是自带的,不用花钱。

    标本主要是昆虫标本,尤其是蝴蝶标本,段佳泽预计会购入总数超过五百,不过特别珍稀的就没有了,那种一只能卖出几十上百万。

    其实这也是为了照顾灵囿的资金,要是模型、投影都换成标本,那灵囿肯定承担不起。

    科教馆不会另外收费,而且这里还将是东海市及周边最大、最先进的动物科教馆,段佳泽看着进度差不多,还抽空去各个学校跑动了一下,希望拉点生意。

    这是第一步,等这些学校的反馈出来后,有了口碑,段佳泽还想举办科教夏令营、冬令营什么的,组织学生在科教馆、海洋馆搭帐篷。

    这不,马上就是暑假了,这样除了本市的学生,还能招揽周边县市的儿童。

    早前灵囿就和一部分学校有合作,都是看在段佳泽的面子上,不然大家一般还是会选择市动物园。毕竟市动物园是老牌动物园,事业单位,又在城区。

    但是随着这一年来灵囿的强势崛起,越来越多学校也注意到了,当他们带学生去市动物园时,学生多少会表达不满,讨论起灵囿。

    而且,灵囿的火热程度也是有目共睹的。

    今年市里大力发展旅游业,外地游客越来越多,灵囿都被列入他们的路线。

    而且,很多本地市民在外地人问起时,也会推荐一下灵囿,证明认可度已经很高了,而这些改变都是在一年左右内发生的。

    所以,这一次段佳泽去毛遂自荐,待遇很不错。当他展示完科教馆的资料后,更是获得了大多数学校的认同。

    如果灵囿科教馆真如资料上所说,那么这不止放在东海市够看,放在全华夏也很不错了。

    带有专业科教馆的动物园,比起其他动物园,对于学校来说当然更有吸引力。

    加上段佳泽最近还接收了教育局一位领导家的宠物,请他帮忙说了些话,人家看在各方面因素上也的确说了,段佳泽跑得非常成功。

    孙颖所在的学校早就和灵囿合作过,按理说电话联系也可以,其他合作过的学校都是如此。只是当初来参观,发生了绑架未遂的案子。虽然后来没出事,但是当时学校是暂停了后续的参观。

    段佳泽这一次也是特意跑去他们学校,以示诚意,希望把合作再续起来。

    段佳泽和学校领导聊完之后,又顺路去找孙颖,准备和她打个招呼。

    结果走到她们办公室,就看到几个女老师站在外面,一脸八卦地讨论些什么,倒是没看到孙颖的身影。

    段佳泽一走过来,那些老师都站直了身体,有几个带学生去过灵囿,认识段佳泽,还和他打了个招呼,就是声音不由自主降得很低。

    段佳泽一脸莫名其妙,也降低了些声音:“我来找颖姐,她去上课了吗?”

    女老师们对视了几眼,说道,指了指里面,小声道:“在里头呢,和她男朋友吵架了。”

    段佳泽惊讶了,孙颖和白海波吵架了?

    一个女老师把段佳泽拉到一边,说道:“小孙今天没课了,一开始还开开心心地说让男朋友来接她呢,结果她男朋友小白来了后,小孙一说要去吃河豚,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就吵了起来,要单独谈谈,但是听动静好像又吵起来了。”

    段佳泽:“……”

    女老师:“很奇怪是吧?唉,谈恋爱的人就是这样子啦,尤其是热恋期过了之后,大家互相磨合。你是等等,还是先走?”

    她不知道段佳泽心中狂汗,是,磨合,这听起来是人和豚之间的磨合啊。

    之前白海波要和孙颖坦白,后来还来给段佳泽报喜,说孙颖接受了,当时他还为这俩人高兴。谁知道这么大的考验俩人都经过了,反而出现了这样的摩擦。

    段佳泽刚想说什么,白海波就气冲冲地开门出来了,一阵风一样冲走,都没看到段佳泽。

    大家一起看看办公室里面,发现孙颖正捂着脸在里面哭。

    “我去劝劝她。”段佳泽当机立断,进去把门给关上了。

    孙颖一抬头看到段佳泽,红着眼睛道:“你怎么在这儿?”

    段佳泽说道:“我来谈事情,顺便看看你,姐,这是怎么了?”

    “我和他分手了,刚刚。”孙颖郁闷地道,“我和他真是过不下去。”

    孙颖不知道段佳泽其实清楚白海波的身份,所以斟酌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请他一起去吃饭,我想吃河豚,但是他说他爸爸无意中被河豚救过,所以全家都不吃河豚,还希望我也不吃。我真是……河豚那么好吃,我他妈不要男朋友也要吃河豚!”

    段佳泽:“…………”

    这还真是一个清新脱俗的分手理由啊,孙颖看上去真是很激动,都爆粗口了。

    他们要是因为别的事情吵架,段佳泽还能劝一下,偏偏是这么个理由,生活习惯嘛,怎么劝。一瞬间段佳泽也无语了,不知道怎么开口。

    孙颖还嘀咕了一句:“又不是吃白鱀豚……”

    白鱀豚和河豚不同类,但是问题是人家有河豚朋友……

    段佳泽假装没听清,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姐,你是不是一时情绪上头啊,河豚这个……是不是还可以再商量。”

    孙颖拿纸巾擦了擦脸,说道:“没得商量,我们就是商量崩了才分手的,这是原则问题,我爱吃什么就吃什么,绝对不妥协。我还爱吃蛇肉,吃牛肉,吃鸭肉,爱吃的多了去了,但是河豚肉也不能少,哼。”

    段佳泽也不好掺和进人家的感情事,毕竟孙颖认为这是原则问题,那大家种族不一样,确实很难解决,索性转移话题:“那我请你吃饭吧,不要生气了。”

    “行!”孙颖本来就打算出去吃饭的,这会儿拎上包就挽着段佳泽出去了。有些不知情的老师一看,还以为段佳泽是备胎呢。

    不过这些老师的误会,倒是让孙颖多了一个念头,她闷闷地道:“弟,你快给我介绍新男朋友,据说忘掉一段恋情的最好方法,就是开始一段新的。”

    段佳泽还觉得说不定他们之间有挽回余地呢,他不插手,那当然是两边都不插手,于是弱弱地道:“我也没什么资源啊,我比较优秀的同学都有女朋友了。”

    孙颖随口说道:“哦,你们园里那个阿青还有小牛,不是都挺好的,而且没有女朋友吗?姐弟恋我也可以的啊。”

    段佳泽:“……”

    段佳泽黑线道:“可能不行,因为阿青家里不吃蛇肉,小牛家里不吃牛肉。”

    孙颖:“……”

    孙颖捶了他一下,“去你的,你还开我玩笑。”

    段佳泽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干笑,“……呵呵。”

    孙颖也就随口一说,段佳泽这么一打岔,她也就不提了,把段佳泽带去吃河豚,本来还想拍照发朋友圈,想了想又把手机放下了。

    吃完饭后孙颖跟着段佳泽一起回灵囿,说去散散心,那里风景好,又可以住宿。孙颖好几次欲言又止,都是因为没法倾诉真相,她怎么好告诉段佳泽,其实她男朋友是一条白鱀豚。

    回了灵囿后,孙颖说一个人溜达一下,正是傍晚时分,园里只有工作人员了,孙颖看到一个小男孩抱着一只猫,她记得这小男孩好像叫小鹏,走过去坐了下来。

    小鹏头也没抬,低头给猫顺毛。

    俩人呆坐了一会儿,小鹏站起来把猫放下去离开了一会儿。

    孙颖对着小孩都不敢说话,因为她觉得灵囿的小孩,像小鹏和小苏,其实都很聪明懂事的样子,所以并没有和小鹏说些什么。

    现在旁边趴了只猫,她便郁闷地说:“早知道当初,我知道他是白鱀豚,我就不该接受……不对,再早一点,根本不应该和他在一起,否则也不会这样了。”

    “我知道也许他们家里真的有这样的规定,也把我视为一家人,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放弃我喜欢吃的东西啊。也许之前我真是热恋昏头了吧,其实人和白鱀豚,就算没有这件事,也会有很多分歧吧。”

    “与其以后长痛,不如现在短痛,对不对……”

    这时候小鹏走回来了,孙颖赶紧闭嘴,不自然地起身走开了。

    没走多远,孙颖还听到小鹏对猫咪冷冷说了句“她跟你说什么?”,不禁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真是个孩子啊。

    ……

    段佳泽为了安慰孙颖,特意叫厨房多做了几个好菜,期间还接到了白海波的电话,他好像回过神来当时段佳泽也在学校了,支支吾吾问他见没见到孙颖。

    段佳泽:“她就在我这儿呢,你要过来吗?”

    “我还是不过去了,过去也解决不了问题,唉,先冷静几天吧。”白海波说道,又有点忐忑地地问,“你不会因为这件事弄我吧……”

    “我不掺和你们这件事哦,你还是我们特聘的HR呢。”段佳泽笑着说道。

    白海波在那头松了口气,“我就怕你不分青红皂白把我烧一顿……”

    “我去,什么意思,我是普通人,不会放火啊。”段佳泽正说着,听到黄芪在外面狂叫,探头出去道,“干什么,干什么?”

    黄芪:“园长——外面有匹马——”

    有匹马?段佳泽不懂,这什么意思啊。他先挂了电话,出去道:“什么马?我们的斑马还没有运过来啊。”

    黄芪说道:“不是啊,监控里显示,有匹马在外面踹门。”

    段佳泽跑去一看,还真是,监控里显示大门外有匹高大的骏马,路灯照得清清楚楚,它不时人立起来,蹄子踏在门上,发出敲击声。

    段佳泽心中感觉不对,说起来,这个动作说是踹门,其实也很像是在……敲门。

    这时,过来看热闹的善财看到了那匹马,说道:“咦,这不是吉光吗?”

    黄芪:“你认识?”

    段佳泽一听就知道这是凌霄的派遣动物,赶紧道:“原来是你的马——小牛家养了马,哎呀,居然找过来了,这马真是太感人了。”

    黄芪晕头转向,都说老马识途,怎么这马还能跟狗一样找人?

    但是既然小牛说这是他的马,大家当然没话说。

    段佳泽带着善财去开门,把马给放进来。距离近了这么一看才发现,这匹马实在是高大强壮,即使段佳泽这个不懂马的人,看了也觉得很威武。

    这马生着白毛、红鬃,睫毛长长的,看起来竟有几分英俊。

    段佳泽心有余悸地问道:“这位大仙贵姓?怎么以原形过来,幸好是马,不然肯定被发觉不对劲。”

    比如要是像花虫那样,一头老虎在外面敲门,黄芪可能直接报警,通报都不敢了。所以说,是马也有些奇怪,但是好歹能搪塞过去。

    善财说道:“园长,它就长这样的,没什么人形。”

    在段佳泽疑惑的目光下,善财解释道:“吉光片羽您没听过吗?它就是神兽吉光,生于大泽,天生的皮毛入水不沉,入火不焦,奔跑如风。这次这么慢才到,我看是在城市里不熟悉吧。”

    段佳泽不可思议地道:“所以这是……终于来了个真动物?”

    吉光发出唏律律的叫声,仿佛在应和段佳泽的话,虽然无法变成人形,但是他的智商还是很高的。

    善财先下来几天,已经摸清楚一些事情了,他笑哈哈地道:“园长,真动物也没用啊,吉光又不是珍稀野生动物,强行展出也没什么稀罕的,又没法做马术表演。你都有斑马了,还不如把它放在园里给游客收钱合影啊。”

    很多公园、动物园都有这个套路,只是大概没哪个动物园能大气到用吉光来做这项目。

    段佳泽:“……”

    善财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浇在段佳泽身上,他想了半天,不得不承认,善财说的话是对的。

    唉,这是什么世道,真动物在动物园反而没有钱途了。

    大不了,就跟有苏骑羊驼似的,以后园区越来越大,他还可以用吉光代步,也算过把瘾。

    这么想着,段佳泽还从口袋里掏出一粒糖,这是他自己吃剩下的零食,这会儿剥开喂到吉光嘴里。

    吉光舌头一卷,把糖吃了下去,然后马脑袋在段佳泽身上蹭了一下,大概对这个上道的园长还挺满意。

    ……

    “……就是这样,我把它安置在哪里好呢?”段佳泽宣布了一下吉光的到来,然后问道。

    之前他跟人族员工说的是善财家把这马送给他了,否则没法解释他为什么可以随意处置吉光。

    虽然吉光没有人形,但段佳泽还是在宿舍楼的一楼安排了一间房给吉光,就说小牛非要吉光住这边,甩锅到小孩子身上,不过这房间就不需要家具之类的了。

    结果大家都哈哈大笑,说吉光又不能变形,根本不稀罕,都跟善财似的,建议拿去合影。

    段佳泽:“唉,总感觉有点糟践了。”

    他摸了摸吉光,吉光也看他一眼,低头从水果篮里咬了一颗苹果来吃,然后看电视,不是很在意自己要做些什么。

    陆压冷笑道:“你看看我们,哪个不是糟践了。”

    段佳泽:“……”

    段佳泽无言以对,陆压说得真有道理……

    有苏笑道:“园长,儿童游乐区还有段时间才能开建,加些互动性强的项目其实也好,我们的互动项目一直很少,游客们不是建议很多么。”

    “哦,那我要不要再开放一下骑马呢?比如十块合影,二十块绕园区骑五分钟?”段佳泽想想也是,既然都要拉出来合影了,那不如把骑马也开放了。

    “你不是觉得糟蹋了吗?”有苏冷静地道,“那就限制一下,二十一岁以下游客不允许骑马吧。也别五分钟了,吉光一圈顶多三秒,游客付出二十块,得到比过山车还刺激的体验。你算算它一天能给你挣多少钱。”

    众人:“……”

    有苏粲然一笑:“我开玩笑的,我们场地也不允许这么玩呀。”

    有苏这个思路实在是太牛逼了,段佳泽想了好一会儿,竟然觉得可行。这二十一禁的规定非常哗众取宠,应该能吸引到一些游客。绕着园区不行,绕着水禽湖倒是能开条道。

    也不需要三秒那么夸张,以吉光的能耐,随随便便也能带给游客惊喜体验了。就是这样的话,可能还需要一个骑师,否则让游客单独骑,怕出什么问题。

    于是段佳泽把想法说了一下,“所以我觉得有苏这个主意,根据实际情况调整之后确实可以实施。”

    这时,陆压却露出了“总有刁狐想害本尊”的神情,警惕地道:“凭什么它二十一禁,我只是十八禁?”

    段佳泽:“……”

    众人:“……”

    一时间,大家心里都有种“这个你也争?”的错愕感。

    之前因为陆压的凶残,所以灵囿宣称未成年人最好不要参观陆压,还把他单独放到一个展馆去了,也就是十八禁。

    不过唯有段佳泽大概可以明白陆压怎么想的,应该是:难道参观我还不如一匹马来得刺激?

    ——其实这个主意要是别人首倡的也就罢了,偏偏是有苏。

    灵囿center之争都没结果,最近因为周边快发售渐渐白热化,陆压这个多疑鬼,自然疑心有苏拿这个打压他。

    段佳泽:“那要不,我把吉光的等级也降到十八禁……?”

    再低那就没有一个吸引眼球的最佳效果了啊。

    陆压淡淡道:“你的意思是我和它平起平坐?”

    本来置身事外的吉光忽然狂摇头,表达自己的态度:不敢,不敢。

    ……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呢?

    段佳泽纳闷地想,老实道:“好吧……我改一下,十八岁以下不能乘坐吉光,二十一岁以下不能参观三足金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