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第76章 灵囿夏令营
    随着奇迹平安度过出生后最危险的时段,且各种在微博上秀动态,灵囿动物园在国内一些比较大的动物园中开始有了些名气。

    一开始大家都是一种“这谁?”的心态,还没有和之前上热搜的动物对上号,毕竟信息时代每天接收的资讯都太多了,只是好奇哪里突然冒出来的一个有独立繁育帝企鹅实力的动物园。

    尤其是段佳泽联系过发资料的那个动物园,他们还以为段佳泽的那个蛋肯定会死呢。

    没想到,这都孵化出来了,就算是之后向其他动物园求助过,这个成功率也太高了吧,一次性孵化成功啊?

    单从官博分享的视频和图片来看,这只雏鸟还非常强壮呢。

    倒是有动物园对灵囿有印象,但是建立在灵囿其他方面的知名度,或者和灵囿有过动物引进的合作,所以知晓。

    大家互相打听了一下,却发现好像没哪家国内有繁育实力的动物园提供过帮助,全国一共就那么几家,数得上数的。不过倒也没多想,因为也可能是从国外引进的技术。

    不管如何,都能证明灵囿的实力,它位于的东海市可是海滨城市。

    这时候再顺藤摸瓜,就发现灵囿的技术真的不错,还参与过成功救助中华白海豚。在业界,有时候一个动物园的规模不是唯一被重视的,还有学术、技术上的实力。

    再加上发现灵囿此前的网红事迹,对上了号,知道就是灵囿干出来的,这个迅速崛起的、还不算大的动物园算是进入了一众老牌动物园的视野。

    还有同行联系过来,想要和灵囿交流帝企鹅繁育经验了,毕竟这项技术在国内发展年头不长。

    段佳泽哪有什么技术,都是靠陆压那个太阳能。但是他心里的确有了点想法,相比起以前,希望工程给提供什么计划,段佳泽就乖乖照着做,现在他自己琢磨的也越来越多了。

    引进干的一多了,就觉得,做繁育还真的是很划算,尤其是比较珍稀的动物,动物保护方面的成就且不提了。

    你繁育的珍稀动物,自己园里养不下的,可以卖给别的动物园,价格视珍稀程度而定,高的像那些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都是几十万起价。

    包括提供技术咨询,也可以收费。还有就是,和其他国内外动物园,尤其是国外的动物园,进行一个交换,大家换一换自己没有的动物。

    段佳泽也想弄个繁育中心,最好是鸟类的,以帝企鹅为主,不止是因为有了一次成功繁育的经验。

    帝企鹅还是比较难繁育的,价格也不低,知名度高,很受各大动物园欢迎。

    当然,肯定不能光靠陆压,只是有这么一个可以倚仗的,加上段佳泽的动物医疗术法和即将得到的兽心通,想来想去,不能浪费。

    他可以再从其他动物园多引进一些成年帝企鹅,当做极地馆的招牌。此间帮助提高极低的孵化率,帝企鹅性成熟需要四年,一年孵化一次,过上几年,就能收获更多企鹅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受欢迎鸟类,也可以照此计划实施。

    这是一个长期性的规划,需要时间来实现,还有很多的技术人员。所以段佳泽也不急于一时,先将其列入自己的计划之中,慢慢发展,就算最后做不成繁育中心,企鹅买回来肯定也不会亏。

    ……

    在这种蒸蒸日上的氛围中,灵囿的动物园的科普教育馆盛大开馆,并迎接了本市及周边县市区许多中小学生客人,为此,灵囿还招聘了一批解说员。

    在看到新员工们的合同时,段佳泽还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黄芪那一年的合同马上就要到期了。

    去年夏天,黄芪因为冤魂缠身,精神恍惚地来到灵囿,因为在这里可以找到宁静,就强行倒贴留了下来。后来在段佳泽说清之后,则是选择在这里度假与报恩。

    这个期间,黄芪可以说帮了段佳泽非常多忙,还给他带出了一批骨干,不说能独当一面,也能支撑灵囿运转,不需要段佳泽一个园长事事当先了。

    段佳泽对黄芪是非常感激的,他察觉合同快到期后,就找到黄芪深谈了一番。黄芪正当年,还有大好的前程可以去奋斗,在他这里度假或者说义务服务了一年,也该回去了。

    听到段佳泽提起合同,黄芪露出了恍惚的神情。园长要是不说,他还真不记得自己合同快到期了,一年时光居然这么快就过去了,好像做了场美梦一样。

    这个时候,黄芪好像也没有必要再留下来了,虽然他心中充满了不舍。

    昨天他还在想着学生夏令营的操办,还有给段佳泽的繁育中心计划提意见呢,一点儿也没意识到自己的期限到了,从此不会再参与灵囿的成长建设了。

    “时光过得真是太快了……”黄芪感慨道,“这一年要多谢园长关照了。”

    “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段佳泽说道,“要不是你,我们绝对不可能发展得这么顺利。”

    两人互诉一番衷肠,但是都保持着笑容,毕竟这对黄芪来说是回到正常轨道的好事,也不是什么诀别,不想显得太伤感。

    段佳泽拍拍黄芪的肩膀,半开玩笑地道:“放心,灵囿以后绝对把酒店也开起来的,你过来随便玩儿。”

    很多新员工不知道其中的约定,只知道灵囿的顶梁柱之一要走了,这个时候好多人才听说黄芪以前有多厉害,心说难怪这么溜,那他要离开也是没办法的,在动物园哪比得上他老本行有前途。

    大家为黄芪举办了盛大的欢送会,席间不断有人敬黄芪酒,各种真情表达。

    黄芪一个大男人,都哭得眼睛肿了,没法再维持之前的笑容,拉着段佳泽的手醉醺醺地说心里话:“园长,其实我特别不想走!”

    段佳泽抱着黄芪的肩,看他掉眼泪,也动容地道:“黄芪!我知道!”

    黄芪嚎啕大哭,痛彻心扉地道:“不,你知道什么啊!你每天吃佳佳餐厅,我回去以后该吃什么啊!!”

    段佳泽:“……”

    黄芪一想到自己以后又要过上压力山大的上班生活,再也不能像这样随时呼吸海角山的新鲜空气,和可爱的动物相处……

    最惨的是,每顿只能吃那些比不上神农系列和洛迦系列菜色十分之一的菜,他顿时觉得生无可恋!

    他的神农五谷饭,他的洛迦藕夹,他的清炒紫竹笋啊!!

    段佳泽嘴角抽了一下:没毛病,最不舍灵囿美食。换了他自己可能也是这样,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朋友三四联络起来不知道多方便,但是佳佳餐厅的菜吃起来可就没那么方便了。

    对此,段佳泽只能给予安慰,“走的时候给你多装点儿笋,学着自己做菜……”

    ——

    ——

    送走大功臣黄芪,灵囿动物园又迎来了暑期夏令营的学生们。

    夏令营会开设大半个月,每期三天两夜,招收营员50人,要求是6到12岁的儿童,收费是680元一人。这个价格真不算贵,毕竟每餐吃的都是佳佳餐厅,完了还包括营服,会送周边纪念品。

    鉴于灵囿在本地和周边的号召力已经非常强了,所以还真不愁报名的。不少家庭都愿意送孩子去待两三天,好些还是亲戚朋友间的孩子组团去的。

    夏令营活动除了科普教育之外,还有给动物喂食、亲密接触,夜宿海洋馆、科教馆等项目。如果有不愿意睡帐篷的,也可以睡在宿舍楼,不过小朋友们基本都是愿意睡帐篷的。

    这夏令营的第一批孩子,也将是第一批有幸见识夜晚的灵囿的游客。

    此前除了员工基本只有来捣乱的见识过,现在都在医院了。

    赵博一家作为灵囿的忠实粉丝,赵博和自己的表弟张顺当然不但报名,而且报上了第一期,开营日的早晨,便开开心心背着包上灵囿去了。

    对于一个月至少来一次灵囿的赵博来说,在这里已经是轻车熟路,他也算是看着灵囿发展起来的了。也因为每段时间都有惊喜,这才能吸引他经常来。

    今年已经五年级的赵博和张顺算是夏令营里比较大的孩子,又性格活泼,所以很快成为了带头的人物,和新认识的营员们介绍自己曾经在还很破旧的灵囿动物园参观的经历。

    他俩可都是有图有真相,掏出手机给大家一看,当初可不是在小鸟伴游下参观过这里,顿时莫名更加有威信了。

    因为是第一期开办,所以段佳泽也过来跟了一段时间,看看情况。

    看到段佳泽,赵博还指着他(自以为)小声对大家说:“知道吗?那个是园长!以前带我们参观过,那时候他头发还不是卷的呢!”

    小朋友们:“哇——”

    段佳泽:“……”

    这个赵博,还有他弟弟张顺,段佳泽还真有点印象,毕竟是早期的粉丝之一。

    但是认得这么久,为什么提起他只有卷毛?还有其他小朋友为什么要哇?!

    ……

    这第一个白天,夏令营的老师先是带小朋友们去科教馆逛了一圈,下午做两个游戏,就去兽医室参观。

    一般来说,动物园夏令营小孩可以参观兽医给小动物治病。但是在灵囿,因为生病的动物实在太罕见,所以他们只能看到徐新给怀孕的猴子做检查。

    还有特别福利,观看给一个月左右大的帝企鹅宝宝喂食——这一项是园长亲自来的。

    几十个小朋友,围在全玻璃制的墙外围观,七嘴八舌讨论个不停。

    段佳泽戴着口罩,坐在治疗台旁边,用针管给奇迹喂鱼浆。奇迹的体重已经从三百多克,增长到了两斤多,两只手都抱不过来,身体圆圆的,不知道多可爱,这会儿正高昂着脖子吃鱼浆。

    作为一个傻大胆到刚出生几天时就敢冲着蟒蛇叫嚣的帝企鹅,奇迹完全无视了玻璃墙外的人类小孩们,一点儿惧怕陌生生物的心情都没有。

    这点也可以理解,毕竟它爹是灵囿最大的,在这里它基本上可以横着走。要是把干爹也算上,那在仙界横着走也未尝不可……

    徐新看得非常羡慕,他已经给母猴做完了检查,这只母猴正在他怀里,手还搭在他脖子上,非常亲近的模样。

    但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徐新看到毛茸茸的小帝企鹅,就特别想和段佳泽换一下。

    “园长……”徐新羞涩地道,“能不能给我喂一下啊。”

    段佳泽为难地看着徐新,他其实是很想同意,但是陆压知道了肯定会发疯的。即便陆压不在这里,但是段佳泽只要敢让徐新来喂,陆压也能知道。

    为了徐新的生命安全,段佳泽最后还是婉拒道:“你就帮我调一下鱼浆吧。”

    小帝企鹅的食量与日俱增,现在每天要喂约等于身体五分之一重量的食物,一个大针管已经远远不够了。

    徐新落寞地转身,够心塞的。

    这么一会儿,段佳泽喂完了一管鱼浆,等徐新拿新的来,奇迹就冲着段佳泽不停叫,用脑袋顶他的手,它的脑袋灵活地上下摆动,让外头的孩子们笑声连连。

    段佳泽捏了捏奇迹毛茸茸的扁翅膀,把头凑近了。

    奇迹迈着大脚丫,把脸一下怼段佳泽脸上去了,隔着口罩蹭他。

    “哇——”夏令营的小朋友们全都贴在玻璃墙上,艳羡地看着段佳泽。

    “我以后也想开动物园,好棒哦,可以喂企鹅宝宝。”有小女孩天真地说,愿望非常的单纯。

    “它叫奇迹哦!”赵博转头对小女孩炫耀自己的知识,“是因为它的出生是奇迹,帝企鹅都是生活在南极的,南极你知道吗?特别特别冷,有零下四十多度。”

    这个小女孩才七岁,一脸懵懂地说:“哇,可是东海好热呢,企鹅宝宝是不是在冰箱里出生的?”

    赵博也拿不准了,挠着头道:“应该有人造的冰吧……”

    夏令营的老师听到了这讨论,笑呵呵地科普道:“赵博真不错,还知道南极气温。不过不需要到冰箱里去,也暂时不需要造冰哦。小企鹅刚出生时也是怕冷的,所以身上的绒毛厚密,它们大部分时间都躲在父母的育儿袋里,那里面的温度有三十多度。等小企鹅长大后,搬到模仿它们生存环境的极地馆去,我们才会将那里的气温变低。”

    但是大多数动物园没法模拟到和南极一模一样,也就是零下二十度的样子,因此很多帝企鹅不会进行繁育。这一点放在灵囿倒是好解决,随便哪位大仙也有办法降温。

    张顺问道:“老师,那我们今天能看到小企鹅游泳吗?”

    企鹅虽然不会飞,但是它短小的翅膀在水里倒是非常给力,帮助它在水下觅食。

    夏令营的老师“呃”了一声,说道:“没有办法哦,小企鹅需要向父母学习如何游泳。我们奇迹没有父母,所以到时要饲养员叔叔来教它游泳。以后等奇迹学会了游泳,你们再来看它吧。”

    “哇……好棒!”小女孩更加坚定了自己想开动物园的心,毕竟饲养员叔叔不但能喂企鹅,还能教企鹅游泳。

    正在喂儿子的段佳泽想说,何止,你们要是够幸运说不定还能看到企鹅在天上飞。

    我们奇迹,以后可能是海陆空全能鹅呢……

    不过,对小朋友们来说更大的冲击还在晚上。

    ……

    晚餐时分,大家一起在佳佳餐厅吃饭,这里晚上本来是不营业的,只是接待夏令营。

    正在等待上菜的时候,段佳泽就坐在一旁和小孩们聊天,征询一些反馈意见。这些小孩都可喜欢段佳泽了,因为他喂过企鹅,刚才还给大家展示了一下和一匹听话的大白马亲近。

    这时候,餐厅一下子嘈杂起来,转头一看,竟是有苏骑着一只白色的羊驼出现在园中大道上……

    一个长得极其可爱的小女孩,本来就够引人注目了,何况她还骑着羊驼。

    “哇——”

    “我靠!羊驼!”

    “那个小妹妹好漂亮啊……”

    不管是小男生还是小女生,全都一脸艳羡。

    段佳泽汗了一下,这个反应可比他和吉光得到的要热烈多了。

    有苏指挥羊驼,停在了门口,然后利落地翻身下来,稳稳落地。她拍了拍羊驼,羊驼便趴跪在门口休息,顺便等有苏。

    在一干小朋友眼里,有苏是他们的同龄人,甚至以为有苏也是来参加夏令营的,全都期盼地看着她。

    可惜,小萝莉直接走到了段佳泽边上,于是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过来。

    段佳泽:“怎么了?”

    有苏半真半假地道:“你不在,食堂好难吃,道君一直在怼人。”

    段佳泽:“……”

    有苏顺势坐到了段佳泽旁边,看来是准备在这一块儿吃了。

    段佳泽黑线道:“道君又疯啦?”

    有苏学陆压讲话,有点阴阳怪气,“自己儿子就不喂,跑去和人族崽子吃饭。”

    段佳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