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第100章 世界第一大熊猫专家
    树懒、美洲鹫、美洲豹、蜜熊……

    这些都是美洲动物,在灵囿动物园新开放的美洲动物展区内展出,它们中有的漂洋过海而来,有的则是国内其他动物园繁育的。

    地球上的陆地,分了六大动物地理分布区域,澳洲界、新热带界、东洋界等等,像华夏因为地广,跨了两个界,东洋界和古北界。

    美洲就是新热带界的一部分,这个界,拥有最多的热带雨林,也是物种最丰富的一个地理区域,其中很多还特别独特。

    “比如我们耳熟能详的树懒,它最大的特点就是行动迟缓,可能几个小时才会动弹一下。”解说员给游客们讲解着树懒的生活习性。

    曲鑫趴在玻璃上,惊叹道:“哇,它真的都不动的——”

    就像凝固了一样,如果不是偶然在大家的招呼下,稍微转动一下脑袋,曲鑫正要以为这只是一只高仿真的毛绒玩具了。

    曲水玉站在他身后,面带微笑。

    自从小鑫拜了邵道长为师后,真是眼见着一天比一天好了,阴沉的气息褪去,听孙老师说在学校也开朗了很多。

    曲鑫每周都会去临水观上课,除此之外也会经常来灵囿动物园,他暂时还是更喜欢和动物们做朋友,不止一次提到,长大后想研究动物。

    对了,还有一个让曲水玉有点意想不到的,就是邵道长在东海市的能量未免也太大了吧,她都万万没想到。

    因为邵无星公开认了曲鑫这个记名弟子,曲水玉都不知道怎的,突然发现好多合作企业的高层、打交道的政府部门,一下子都冒出来和她熟络的样子。全都声称既然是邵道长弟子的母亲,那肯定要交个朋友……

    曲水玉的工作瞬间顺利了好多,领导看她有这个关系,也特别倚重。曲水玉都有些不安了,试探着问邵无星,邵无星却早就料到的样子,让她不必往心里去。

    曲水玉暂且安下心,又看到临水观大肆做慈善,心中也安心不少,觉得儿子在哪里肯定能学好。

    再看曲鑫,他已经对树懒着迷了,盯着树懒看它动作,自己也跟树懒似的了。

    这只树懒毛发长长的,头部和颈部的毛发颜色有些发绿,这是它们毛发上的藻类,有助于让它们隐蔽在丛林间。

    曲鑫看了半天,忽然开始回头看曲水玉,看一眼曲水玉再看一眼树懒,好像有些疑问一般。

    曲水玉温声问道:“怎么了,小鑫?”

    曲鑫抓抓脑袋,有点不解地道:“它到底在想什么呀?”

    曲水玉噎了一下,她也不知道啊。自从曲鑫拜师之后,她也知道曲鑫六感很强,包括能感知到一些动物的想法。但是其中具体规律和原理,她也不明白。

    曲鑫进灵囿时,就会把平时上课期间佩戴的符给摘掉,放在曲水玉包里,以免影响他和动物交流,但是这只树懒让曲鑫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戴符了。

    又或者,是因为这只树懒是新来的?

    曲水玉无奈,她也很想做一个无所不知的家长,她转头想找解说员,也许能从科学的角度里阐述一下树懒不动弹时一般在想什么,但是解说员正被一群游客围着。

    不过巧的是,曲水玉看到了灵囿动物园的园长段佳泽。

    上次她和邵无星一起来灵囿时,和这位段园长吃了一餐饭,从邵无星的态度上看,就知道他很敬重段园长。后来发现邵无星能量那么大后,曲水玉就更不敢看轻这位动物园园长了。

    段佳泽是来看新开放展区的接待情况,看到曲水玉和自己打招呼,一开始没认出来,但是看到曲鑫后就想起来了,也和颜悦色地和她打了个招呼,“小鑫最近怎么样啦?”

    “恢复得很好。”曲水玉笑吟吟地道,“多谢段园长关心。”

    曲鑫可没想那么多,他年纪还小,邵无星不会和他将那些复杂的事情,他心里段园长就是动物园园长,在小孩子的概念里,动物园的园长,应该就是最了解动物的了,比饲养员、讲解员还要了解。

    所以,曲鑫怯怯问了段佳泽一句:“园长,你知道树懒发呆时都在想什么吗?”

    段佳泽被问倒了,养鱼他有一手,养鸟也被盖过章,这个树懒他就真不了解了。这树懒来了灵囿后,都是饲养员照料。

    不过,这童言还真让段佳泽有了点好奇之心,对啊,树懒老不动弹,心里想的都是些什么,也不无聊么?

    段佳泽忍不住对着树懒用了一个兽心通,然后便听到一个憨厚的声音响起。

    “这些两脚兽生活节奏太他妈快了……”

    段佳泽:“……”

    段佳泽囧了一下,隔着玻璃可没有哪个游客跑动,都是慢慢参观,不过对于树懒来说,他们大概都是在光速活动吧。

    于是,段佳泽换了个角度解释,对曲鑫说道:“树懒能活到现在,其实不傻,只是动作慢,但是思想还是很正常的,看到什么都能反应过来。”

    曲鑫好奇地道,“那它们聪明吗?我给它们放电影看会怎么样?”

    段佳泽也不知道,“你可以试试。”

    曲鑫还真把手机掏出来,把《动物世界》调出来,对着树懒播放,恰好是狮子捕猎的一段。

    树懒的脸本是对着这边的,看了十秒钟,却是缓缓地把头扭开了,心中声音:“变态。”

    段佳泽:“……”

    曲鑫放的这段,对树懒来说大概相当于人类的血腥恐怖片吧,什么电锯杀人狂系列之类的。段佳泽咳了两声吗,“小鑫,不是说放电影吗?”

    曲鑫也有些逻辑,“我只下了这个,而且放人类的电影它也看不懂吧。”

    他现在鉴定完毕了,不是因为自己符带没带,而是这只树懒和狐狸、驴子它们不一样。这只树懒来到灵囿还没有多久,灵智还没有多发达呢。

    ……

    今天开放的不止是美洲动物展区,还有澳洲动物展区,段佳泽索性邀请曲鑫和自己一起逛逛,他也能直接看看曲鑫这个小游客的第一反应。

    提到澳洲动物,当然少不了袋鼠,灵囿这次一共引进了两种袋鼠。

    一种是最出名的红大袋鼠,它们体型高大,足足有一米六。还有一种圆盾大袋鼠,则是另一个极端,它们是体型的大袋鼠,平均只有五十厘米高而已。

    袋鼠们的笼舍都是带了室外活动场的,最近刚刚雨后放晴,袋鼠们都在室外晒太阳。

    游客们站在场外,就可以看到两种体型对比明显的袋鼠,特别有趣。那圆盾大袋鼠太小了,不小心都找不到,还有可能会看成老鼠或者松鼠。

    红大袋鼠有好几只,以公的为多,虽然它们是食草动物,但还挺好斗,也是世界知名的拳击高手。

    这一批红大袋鼠里有只最强壮的,就非常猛,不知道是不是在前一个动物园养成的习惯,居然还跳到场边,对着场外的游客隔空挥拳挑衅。

    那正对着袋鼠的游客看着大袋鼠对自己挥拳,惊愕了一秒,随即听到旁边的人都笑起来,他的朋友推推他,“这是下挑战书呢。”

    其他游客都哄笑起来,“这袋鼠还会邀约决斗。”

    “我看过有袋鼠和饲养员打拳击的,嚯,那叫一个猛,左勾拳,右勾拳,一个飞踹——饲养员就进医院了。”

    反正吹牛不要钱,这个被袋鼠挑衅的游客大声道:“我是爬不进去,不然啊,和它练练!”

    “哈哈哈吹牛逼呢你!”

    段佳泽和曲水玉母子站在一旁,曲鑫问道:“园长叔叔,饲养员不行,那你打得赢袋鼠吗?”

    曲鑫这个概念和现实差得太远了,段佳泽不是动物园最了解动物的,也不是最能打的,不过有地位就行了,段佳泽想了想说道:“我不用打,袋鼠应该会蹲下来让我打,毕竟我是园长。”

    曲鑫被逗得咯咯笑。

    连曲水玉脸上也浮现了淡淡的笑容,心想园长到底是年轻人,说话真俏皮,小孩子还挺喜欢的。

    那袋鼠也是搞笑,虽然没有人能和它拳击,但是其他几只公袋鼠却是跃跃欲试。

    但是这只袋鼠特别强,其他袋鼠排着队上来,它一拳一个地打歪到一边,面对最后一个时更是直接跃起,用强壮的后肢一脚将其踹翻,又稳稳落地。

    ——虽然拳击很厉害,但是飞踹才是袋鼠的必杀技。

    这利落的动作令游客们众口一致地称赞,有时候看视频、图片和看现场是完全不一样的,视频很难感受到那种速度和力量,一拳打过去,这要是漫画大概空气都扭曲了,拳头边上几条黑线。

    沉闷的撞击声让人清楚知道,这一击下去的力量总得有一两百斤。这场一VS多的比赛,看得大家有点儿热血沸腾。

    把其他公袋鼠都击败后的拳击王袋鼠再次冲着外边的人类们挥了挥拳,这下子即使有隔离,大家也忍不住往旁边闪了一点。

    看到它这般表现,曲鑫都对园长质疑了,“园长叔叔,你真的比它厉害吗?”

    “我的原话不是比它厉害哦,我是说它不会打我。”段佳泽说着,把手贴到铁丝网上。

    那头公袋鼠看了一眼,竟是慢慢把脑袋伸了过来。

    其他游客跃跃欲试,没别的,特想给袋鼠喂东西吃。这灵囿也不开放动物喂食,管理得严格也就罢了,他们偷带食物都没动物吃(可能人家吃的饲料是饲料中的佳佳餐厅),唯一允许喂食的儿童游乐动物园又是限量提供。

    现在看到袋鼠凑过来,有人特想再试试,说不定这次会成功呢。

    但是那袋鼠看都不看他们,直接隔着铁丝网把脑袋怼段佳泽手心了,蹭了好几下,两只竖起来的耳朵一只摁在铁丝网上,另一只还动了动。

    看着刚才凶残的拳击王露出如此“铁汉柔情”的一幕,其他游客都露出了好奇、羡慕等等情绪,这袋鼠看起来野性十足,他们可不敢主动去碰。

    曲鑫都不敢离得太近,刚才这只袋鼠迅猛有力的飞踹太可怕了,他看得尤其清楚,因为他这个高度脑袋刚好和袋鼠的腿平行……

    ……

    段佳泽看着这些袋鼠,非常满足,灵囿动物园从一开始的十几种动物,到现在各大展区上百种动物,还有海洋馆那么多水族,总算是小有规模了。

    其实最近还有一个好事,之前灵囿的企鹅繁育在国内动物园业界引发了一些关注,而在一段时间后的现在,竟然有外地动物园向灵囿伸出了友谊的小手。

    这间动物叫青鸟动物园,园内也养了帝企鹅,他们对灵囿的繁育经验,还有动物饲养很感兴趣,前不久联系了灵囿,希望派出团队过来交流。

    段佳泽当然是大为欢迎,像这种同行交流,除了双方技术人员能互相学习,更重要的是大家交换一下动物资源。

    他们在不同的地域,不存在很大的竞争关系,应该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并且,这也象征着灵囿的地位无形中又提高了,已经有同行对他们非常认可了。

    在对曲鑫进行了简单的“观后感访问”后,段佳泽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没多久,黄芪又找过来了,“园长,这边有个邀约啊。”

    段佳泽喝了口水,一时没想通,“什么邀约?”

    黄芪说道:“有个电影剧组,需要找动物演员,前几天看到有人放到网上的,咱们园里捉天鹅的片段,希望能借一批天鹅,连同陆压一起。”

    这电影是小说改编的,原著中有需要天鹅的场景,而且是会飞的那种。但是呢,不管是养殖场的天鹅,还是动物园的天鹅,都会进行剪羽或者断翅,能飞的他们又控制不了。

    导演有点完美主义,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他不想用那种很假的劣质特效,都在思考是不是换成鸽子了。

    偏偏这个时候,他们一个工作人员看到了网上的天鹅暴动视频,于是发给了导演。

    导演看了后,又去刷了刷灵囿的微博,觉得这地方的天鹅很适合借,还有那只训练有素的猛禽,好像也能够帮助引导天鹅拍摄。

    毕竟灵囿也是参加过好几次拍摄了,段佳泽这次没有以前那么激动了,他还想了一下呢,说道:“陆压不借,天鹅可以租借,还可以再借个饲养员给他们,也可以指挥。”

    他准备把胡大为或者潘旋风借出去,作为妖怪,他们沟通起来有优势,还不怕露馅。

    黄芪感慨道:“园长对陆压鸟正好,都不舍得借出去。”

    段佳泽干笑了两声。

    把陆压借出去?陆压发疯谁搞得定?

    还是那句话,这年头他可找不到后羿。

    ——

    ——

    来自青鸟动物园的十三人团队,由他们的副园长带队,抵达了东海市灵囿动物园。

    灵囿的员工把人从高铁站接到了动物园,段佳泽等在外面,上前和他们那位姓吴的副园长握了握手。

    吴园长此前和他通过电话了,这位已经五十多岁的副园长以前是技术人员,而且是专门研究鸟类繁育的。

    几乎每个和段佳泽初次见面的人,都难免夸一夸他年轻,这位吴园长也不例外。

    两人寒暄了一下,双方自我介绍一番,便向园中走。现在刚过中午,他们都在高铁上吃过饭了,段佳泽就请他们去餐厅喝了杯茶,大家休息一下。

    虽然只聊了寥寥几句,段佳泽就觉得,除了吴园长,他们青鸟动物园的团队里好像有几个人对灵囿言谈之间总像带着偏见,也许是他的错觉吧。

    吴园长很有兴致,喝了茶后就想在灵囿内看看,参观他们的动物饲养情况。

    段佳泽领着他们在各个展馆内穿梭,然后就发现自己的想法真的没错,有几个人在参观时就很喜欢挑刺。

    灵囿的场地设施、动物健康全都没问题,唯一的短板在哪,那就是丰容。

    东海市毕竟是小城市,招到的饲养员水平不会特别高,而青鸟动物园开设已经十多年,属于国内的老牌野生动物园了,他们的动物丰容专家有点优越感,对灵囿的丰容颇多挑剔。

    因为对方的态度,段佳泽也不是很开心,但是因为他们说的也是实话,段佳泽只好咽下去。

    好在吴园长态度还是很端正的,一直在夸奖他们的动物非常健康。丰容什么的,只要动物没有出现刻板行为,也没什么可指摘的嘛。

    其实大家心里也清楚,灵囿崛起太突然,总有几个人心态不太对,再看到这里的条件、状态,就更是有点逆反心理了,他们就不信了,还能没毛病?

    没办法,再没竞争关系,也是同行。

    这不,确实挑出了些无伤大雅的小毛病。

    一行人走在路上,本来双方带头的侃侃而谈彼此之间的合作,忽然发现前方的草坪上,竹丛下,躺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大汉。

    这大汉穿着汗衫短裤,席地而躺,跷着脚,露出一点肚皮,大摇大摆地晒太阳。

    大家路过的时候,隔着一段距离就看到他,纷纷侧目。

    “哎,不好意思,失礼了。”段佳泽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小跑过去,推了推这汉子,“旋风啊,晒太阳呢?”

    这正是午后晒太阳的潘旋风,他都舒服得打盹了,被段佳泽推醒了,一抹脸,“园长。”

    “嗯,待会儿可能有小雨,我怕你睡着给淋着了。”段佳泽和蔼地道。

    “谢谢园长。”潘旋风憨憨地爬了起来,“园长你干嘛呢?我跟你一起啊。”

    看着段园长和那他们初看还以为是流浪汉的人聊了两句,竟是认识的样子,还把人带了过来,给大家介绍道:“这些是青鸟动物园来交流的同志们。这是小潘,也是我们园里的专家。”

    他挺抬潘旋风的,安了个专家的帽子。不过,要说潘旋风是普通员工,大概大家会想为什么不开除,是不是关系户吧。

    其实倒也不算吹牛,潘旋风随便没有正经资历,但实力绝对没问题,主要人家自己就做了几百年熊猫……

    更别提,段佳泽想到以后可能不止养一头熊猫,还叫潘旋风学习了一下现代熊猫知识,人家小潘都说毫无压力!

    有人嘀咕了一句:“什么专家啊?”

    潘旋风懒洋洋道:“熊猫。”

    那人立时哈哈笑了两声,隐隐有点不屑的意思,“你们有熊猫吗?”

    灵囿没有,青鸟动物园却是前两年就申请到一对熊猫的,他听潘旋风说熊猫专家,当然想笑。

    “……”段佳泽怕潘旋风冲动,赶紧道,“没有,做准备呢哈,想申请来着。”

    青鸟那几个态度微妙的,神情都十分古怪。他们内心评估过,觉得现在的灵囿动物园,要申请到熊猫难度绝对是非常大的。

    潘旋风在山里是做山大王的,横行霸道,来了灵囿后又被段佳泽罩着,哪里是受气的主,听段佳泽这么说,又回了一句:“没有熊猫不能养专家啊?你们叫青鸟动物园,你们有青鸟吗?”

    那人:“……”

    那人有点醉了,“这,这能是一个意思吗?青鸟那是传说里的生物,而且我们叫青鸟动物园,是因为本市的青鸟山!”

    潘旋风:“反正就是没青鸟。”

    那人:“……”

    看着俩人都快掐起来了,吴园长赶紧打了两句圆场,“相信灵囿很快就能申请到的,呵呵,这养熊猫也是麻烦,我们园自从养了,全园上下那是不知道多少人围着它们转啊,就怕伺候坏了。”

    段佳泽确实是打算养熊猫的,事实上熊猫已经在这儿了,只差手续,所以也顺着吴园长的话题,聊了下熊猫的申请。

    青鸟那几个人则是暗暗看着潘旋风,觉得这灵囿的什么熊猫专家,简直粗鄙,而且手头都没专家呢,就那范儿,给谁看呢。

    他们互相看看,也是为了怄潘旋风,故意在吴园长和段佳泽头前热聊时,也装模作样开始聊熊猫的饲养,还要感慨:“唉,熊猫真的是难伺候,成活率低啊,也就咱们华夏能繁育。”

    潘旋风适时地翻了个白眼,倒是没说话。

    一人忍不住道:“这位……潘专家?你既然是专家,有什么相关饲养或者繁育经验呢?多长时间?多少案例?咱们可以交流一下。”

    旁边还有人给捧哏,“我们王老师,经验很丰富,川玉动物园还请他去坐镇过。”

    段佳泽在前面其实听了一耳朵,他没忍住,对吴园长歉意地笑了笑,回头道:“我们潘专家见识过的熊猫,可能比诸位见过的狗还多。”

    众人:“……”

    什么鬼,这园长疯了吗?牛有这么吹的?小心吹破了啊!

    潘旋风也一摊手,大方地道:“尽管交流,答不上算我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