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第101章 帝企鹅反哺!
    潘旋风,原名黑旋风,熊猫精一头,山里住了几百年,不提他自身,就他年轻那会儿,熊猫还不是濒危物种呢,所以他刚出来时还纳闷,怎么他们待遇那么高了?

    这么多年下来,要说他看过的熊猫比狗还多,绝对不是段佳泽在夸张。

    相比之下,这青鸟动物园所谓的专家能见过几头熊猫啊,就算是熊猫基地的工作人员,也没潘旋风见过的多。

    以潘旋风见过的熊猫之多,和自身的体验,还有这段时间学习到的现代知识,他只要两相印证,基本上就无敌了……

    ——有苏他们知道段佳泽培养潘旋风时,还说过园长真是越来越鸡贼了呢,让熊猫来养熊猫。

    因此,青鸟动物园的专家看潘旋风和段佳泽这么嚣张,憋着劲儿问了几个问题,都被潘旋风一一解答,那回答,不但正确,而且比他们所知的更加详细!

    潘旋风又不是普通人族,他是妖怪,你问他救护熊猫的食物,他能把配方中各种成分的百分比范围也一一背出来,顺便再评价一下各种配方因为含有哪种成分所以熊猫会更加喜欢或者讨厌。

    青鸟的人都震惊了,成分表不算什么,很浅显,但是越是简单问题越能体现出水平差距。他们甚至想不通,为什么潘专家连熊猫喜欢哪种食物什么样的口感也能说出来。

    但是一回想一下,虽然他们也不知道熊猫觉得什么口感好,可那微妙的偏向确实如此。

    他们问的问题,潘专家全都能说到最细微处,仿佛他就是熊猫本熊。

    就这些细节,绝对不是没养过熊猫的人能够编出来的。纵然有些专业术语用得不是特别顺,但一开口就知道,老江湖了。

    别说敢质疑潘旋风的人,就是吴园长都不禁老脸一红,倍感丢人。要不是当着段园长的面,他早就想骂他们傻了。看看灵囿这个条件就知道资金多充裕了,能请不起一个专家?

    人家规模还不是特别大,没有熊猫,那是因为建园日子不长啊,他们青鸟动物园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大的。还真的敢问问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当然了,这位潘专家,也真的是不拘小节了一点……

    至于段佳泽,他全程慈祥地看着潘旋风,看着他,就仿佛看到了灵囿熊猫满地爬,游客满坑满谷的盛况,半晌才慢慢地道:“大家交流一下,各位不用太放在心上,我们潘专家也不会在意的。”

    吴园长看了涨红着脸不好意思说话的下属们,叹了口气,“段园长说得好,咱们本来就是来交流的,你们多向潘专家学习。”

    真的,这潘专家说得多好,一番话说下来,大家受益匪浅。

    青鸟的人都不好意思了,低头给潘旋风认错,要向他好好学习。

    潘旋风拍着自己圆圆的肚皮,大大咧咧地道:“算了,也好叫你们好好养熊猫,这几天能学多少学多少吧。”

    他知道自己的同类们现在不是很多,所以想想这些人在养熊猫,而且待遇很好,就不和他们计较了。

    吴园长大为感慨,不愧是高人,居然这么大方,自己的宝贵经验愿意不计前嫌地教授给他们,这灵囿动物园真的值得结交。

    他握住段佳泽的手道:“感谢段园长,感谢潘专家,不吝赐教。小王啊,你听到没有,有什么问题这两天多问问潘专家。”

    就是青鸟的王老师,这时候也佩服了,这位潘专家看起来不修边幅,乍看很嚣张,但是现在看来,素质真的高,业务水平高超,为人真诚耿直。

    ……

    段佳泽领着这些态度一转,开始大力夸奖潘旋风的交流人员去了极地展区,青鸟动物园的特色动物之一正是帝企鹅,他们有八十多只帝企鹅,是国内最早人工繁育帝企鹅的动物园之一。

    而灵囿呢,目前只有一只帝企鹅。

    但是单单这一只,就秒杀青鸟动物园的了。

    青鸟动物园的人来之前就知道这只帝企鹅了,连名字都知道,叫奇迹嘛,在东海市这样纬度降生,刷新了国内帝企鹅人工繁育的一项纪录。

    而且,在网上人气也很高,比他们所有帝企鹅加起来人气都高,灵囿还做了玩偶,卖得不错,挺让人羡慕嫉妒恨的。

    现在亲眼看到奇迹后,他们更是惊讶不已,这只帝企鹅总该有一米五了吧!

    青鸟的八十多只帝企鹅,普遍身高都在一米左右,最高的也就一米二,毕竟不是在原栖息地。

    见他们感兴趣,段佳泽叫大家都穿上防寒服,带他们进到里头近距离接触。

    奇迹一看到段佳泽,就欢叫着冲过来,幸好这次没滑过来,不然,就凭段佳泽旁边还紧挨着这么多人,还不得跟保龄球瓶一样全倒下。

    青鸟动物园交流团里有位女同志个头十分娇小,大约一米五五,大家对奇迹的身高啧啧称奇的同时,也不约而同想到了她。

    “来来,小叶,你跟帝企鹅站一块比比看。”

    “哈哈这个可以有,这样很直观。”

    小叶红着脸站到了奇迹旁边,大家给他们俩拍了张照。

    小叶心中也好奇,凑过去一看,差点喷了,“我看着怎么跟侏儒似的啊!”

    主要是奇迹太壮了,仰起头来看上去还比小叶高了那么一点儿,还胖胖的,小叶却是苗条纤细,从照片上看,就显得小叶更加娇小了。

    众人都是好一阵笑,又兴致勃勃地和这只他们见过最高大的帝企鹅合影一张。

    吴园长感慨:“大,真的是大,据发生的化石看,很久以前的企鹅有两米高,看来这只帝企鹅的基因也很不错啊。”

    还有人问到奇迹的健康问题,身体健康不用问了,一看就倍儿棒,但是心理健康会不会出现问题呢?

    “人工繁育,且单独居住,肯定是会有的。一开始它都不会游泳嘛,还得我们教,从小没有和同类接触,就跟人类中的狼孩一样。”段佳泽在心中想,也幸好是他和陆压养大的,“我们会引进帝企鹅群,到时候还得花时间让它学会和同类交流。”

    在场都是专业人士,全都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吴园长更是说道:“我们今年成功孵化了十多只小企鹅,段园长咱们回头可以详谈这个问题,我对你们的鸟类是很感兴趣的。”

    这个意思就是要交换了,这也是很多动物园获得动物的途径之一,和其他动物园互换特色动物,方便,省钱。

    段佳泽正有此意,自然满口答应。

    奇迹听得懂他们的话,在旁听到会来企鹅,还挺不高兴的,从后面用脑袋拱了段佳泽一下。

    段佳泽被顶得往前走了两步,奇迹又拱他一下,他赶紧跨了几步再转身,“干什么呢?”

    奇迹摇摇摆摆走到他面前,把脑袋弯下来靠着他胸口。

    段佳泽愣了一下。

    其他人都笑道:“撒娇呢吧?是不是听懂了我们的话啊。”

    “段园长说有新的企鹅来陪它玩儿的呀。”

    养动物养久了都知道,有些动物是有灵性的,尤其是在动物园长大,和人类接触多的,或者智商比较高的动物。

    段佳泽失笑道:“好吧好吧,来再多我也只爱你……怎么这么像你干爹啊。”

    他忍不住嘀咕了后半句,这个德性还真是有些像陆压。

    奇迹撒娇地一拧脑袋,段佳泽脚下一滑,直接摔了个屁墩儿。

    其他人齐齐喊了一声,来不及伸手扶他,眼看着段园长被企鹅顶得坐下了,“段园长没事吧?”

    “没事……衣服还算厚。”饶是如此,段佳泽也龇了下牙,拉着吴园长的站起来,无常无奈,这是他儿子啊,他能怎么样呢,顺势碰瓷么。

    奇迹一看犯错了,赶紧对着段园长叫了几声,一低头,竟是在段佳泽面前反刍,吐出来一滩还没消化完全的鱼肉。

    段佳泽:“…………”

    大家都知道段园长亲自孵育的这只帝企鹅,一口一个儿子,这会儿忍不住笑道:“帝企鹅反哺,很孝顺啊。”

    “真的很有灵性,居然还知道道歉。”

    “孝顺,孝顺,反哺父亲!”

    段佳泽:“………………”

    段佳泽非常崩溃地捂了捂脸,当着大家的面都想教育奇迹了。和谁学不好你和鲲鹏老师学,反刍出来的东西好随便送吗?

    奇迹看段佳泽不吃,还急了,觉得他不原谅自己,胖鸟围着段佳泽和那些鱼肉转,想让段佳泽吃了。那鱼肉在零下环境,一会儿就冻了起来。

    “我不吃我不吃。”段佳泽面如菜色,“儿子啊,我不怪你,我吃饱了,就不吃了。”

    这份孝心,爸爸真的受不起……

    奇迹不懂地看着段佳泽,但是知道爸爸不怪他就好了,于是又蹭了段佳泽一下,不过这回很小心没把人给蹭倒。

    从极地展区出来后,段佳泽还带他们看了下海洋馆。

    灵囿一只世界第一大的蝠鲼是很出名的,但是他们真不知道,触摸池也有那么多大型水族。

    青鸟也有海洋馆,吴园长摸着那巨大的海星,半晌才说出话来:“这海星,真的大。段园长,看来你们这里就是以大为特色啊。”

    从帝企鹅、蝠鲼到这些水族,乃至很多鸟类、哺乳动物,大部分都比外面的动物园大上一点儿,剩下一部分则是大上很多。

    段佳泽嘿嘿笑道:“没有特色,谁来看我们嘛,这年头动物园不好做。”

    吴园长深以为然,“我们不得不增加很多附加产业,否则,时代发展,那么多娱乐项目,人们不乐意来动物园了啊。”

    要是没有特别之处,人家宁愿去其他游乐项目,单调的动物园,慢慢被淘汰了。

    说到附加产业呢,那就不得不提起灵囿动物园的餐厅了。

    佳佳餐厅有多红?早期段佳泽还要靠餐厅来养动物园呢。

    本来潘旋风就让那些有点不服气的人栽了一半,在餐厅吃过饭后,他们直接心服口服了。

    ……

    除了谈合作之外,段佳泽还一尽地主之谊,留出半天带他们在东海市玩了一下,灵囿地方偏僻,好歹留出时间让大家买点纪念品。

    青鸟在内陆,难得见到海,有两个交流团成员还从没看过海呢,段佳泽把他们带到九湾河海滩上去玩儿了。

    因为近两年旅游业发展,所以海滩上很热闹,还有不少游乐项目。大家都没带泳衣,段佳泽租了船,带他们在海上玩一圈。

    段佳泽是看惯了海的,但青鸟的人都很兴奋,夸了半天。

    段佳泽忍不住道:“其实以前东海的海滩更漂亮,现在已经和我小时候不一样了,都是环境污染造成的。唉,不过东海还算好了,小地方,临海大城市污染更严重。”

    吴园长说道:“那倒是,我去过,海滩上很多垃圾,水也没有这里蓝。”

    “嗯,九湾河以前海洋生物多了去了。对了,前几个月我们还在这里救过一条中华白海豚,好在救活了,有些海豚摄入有毒物质,体内器官病变,无法定位,根本救不了。”段佳泽又想到自己南柯一梦,梦到的那片海洋,深深叹息。

    他们十几个人分了两艘船,段佳泽和吴园长一艘船,年轻点的人就往另一艘船上钻,在船上嬉笑玩闹。

    段佳泽和吴园长在这边谈些严肃的环保、海洋生物,他们在旁边船上玩儿,段佳泽听到一声尖叫,原来是一个男成员被其他人推了下去。

    众人都穿了救生衣,这人在水里浮沉几下,漂在了海面上。两艘船都停了下来,大家回头看他。

    吴园长看了一眼,无奈地道:“年轻人太活泼了。你们小心点,快把人拉上来,这样不安全,导游都说过了不要这样玩。”

    年轻人有句话叫什么来着?不作不死啊。

    段佳泽一看,被推下那个好像叫小郝,不会游泳,这会儿靠着救生衣浮在水上,往这边缓慢游着,嚷道:“快拉我上去!”

    船上有系了绳子的救生圈,但是他们不肯放下去,而是用手机拍下小郝狼狈的一幕。

    小郝:“我靠,你们也太坏了吧!”

    他只好自己往船那边刨水,刨了没几下,脸上忽然露出恐惧的神色,又急又快地道:“卧槽,卧槽,有东西顶了一下我的脚,不会是鲨鱼吧?”

    他的同事们都笑,“演技可以啊你!”

    “装,你再装?”

    小郝急道:“真他妈有东西!也不知道什么玩意儿,快拉我上去!”

    他一下子脑补了很多恐怖片,用力刨水。

    大家一看他慌了,也不敢再吓,把游泳圈丢了出去,准备拉他上来。

    小郝凄惨地道:“真的有东西啊!又来了!”

    吴园长扶了扶自己的眼镜,认真地道:“这会儿知道怕了吧,水下确实有阴影。”

    小郝一副快晕倒的样子。

    近海有防鲨网,这里虽然没有,但是吴园长和段佳泽都是一看那形状就知道绝对不是鲨鱼。

    段佳泽甚至心中一动,趴着把手伸到了水下。

    那抹阴影立刻朝着段佳泽这边来了,然后,众人便看到一条淡粉色的海豚跃出水面!

    “我靠——”他们齐齐惊叹一声,好歹也在动物园工作,好几个人都认了出来,“中华白海豚?”

    这么珍贵的海豚,居然给他们遇上了,不是都说,遇到粉色海豚会有好运气吗?

    小郝也是懵了,没想到刚才是这条调皮的海豚在逗自己,他这会儿也被拉到了船上,挠着头道:“早知道是海豚我就多玩会儿了,它刚才是以为我溺水了吗?”

    但是接下来才更有趣呢,那条中华白海豚跃出水面后,竟是浮游到段佳泽手边,用脑袋蹭了蹭他的手掌,一副十分亲昵的样子。

    “我去,段园长你认识它?”

    段佳泽这下更加确定了,这就是他们此前救助的中华白海豚,之前被放归在海豚保护区,估计是自己又游回栖息海域来了。

    段佳泽说道:“算是认识吧,老朋友,之前它搁浅在那边海滩,我们和市动物园一起抢救回来,放归了,看来它还记得我。”

    吴园长感兴趣地道:“海豚的记忆力非同寻常,能认出多年前的老朋友,堪比人类。你对它有救命之恩,看来它是牢记你了。”

    其他人都为之动容,“好感人啊。”

    他们把船再次开动,这条中华白海豚还跟着他们游,不一会儿,段佳泽看到它潜入水底,然后,便有三条海豚一起跃出水面,划了三道漂亮的弧度。

    “还有同伴?”大家惊喜地道,另外两条也是白海豚,也不知道和它有没有血缘关系。

    段佳泽叫人给他拍照,把他摸海豚,还有三条海豚一起跃起的样子都拍下来了。

    三条海豚一起围着游船嬉戏了一番,途中还有其他游船经过,看到海豚的游客全都惊喜地拍照,隐隐还能听到他们的声音:“粉红色海豚,快点许愿!”

    “卧槽海豚为什么不和我们玩儿!”

    “喂喂,有没有吃的,丢点儿鱼把海豚吸引过来吧。”

    可惜呢,三条白海豚压根不会被吸引。

    一个小时后,大家依依惜别。

    “我们要走啦,知道你住在这里,我下次再来看你和你的小伙伴。”段佳泽摸了摸那海豚的脑袋,它好像听懂了一番,没有像上次那样追出去很远,而是带着另外两条海豚向相反方向游走了。

    ……

    青鸟动物园的人回去路上还一直在讨论这件事,没想到今天出来一趟还能见证这样的事例,多愁善感的年轻人尤其感动。

    段佳泽还把照片传给了小苏,告诉她今天在九湾河遇到那条白海豚了。

    小苏发了个好多个暴哭的表情过来,“呜呜呜呜,园长!你以后一定要常去看它们啊!它还记得你!!”

    于是灵囿的官博也发布了新消息,将当初段佳泽在海豚保护区放归的照片和今天的照片都放出来。

    灵囿野生动物园:

    6月15日,九湾河发现搁浅中华白海豚,东海市动物园联合灵囿动物园进行抢救,6月25日放归于海豚保护区。今日,我园园长在九湾河游览时,再次遇到这条中华白海豚和它的朋友,记忆力绝佳的白海豚还记得自己的老朋友……

    [图][图][图]

    评论:

    啊啊啊这条海豚我还记得,当时说救得很不容易,天啊,居然还记得帮过自己的人!

    真棒,海洋那么大,又遇到了。

    我也像摸摸粉红色海豚,好感人QAQ

    卧槽,我朋友今天在九湾河玩,也说看到了粉红色海豚,他们一直想吸引那条海豚过来,但是海豚只围着别的船转,找了下照片,真的是园长啊!

    楼上!卧槽,真的是认出了园长!

    我卷好棒棒啊……

    ……

    ……

    回去之后,灵囿的人还围着段佳泽问了一通中华白海豚的事,申请下次带他们也去看看。相比起其他海洋馆,灵囿没有海豚,没有虎鲸……

    不过呢,好像有个海豚之友的园长也不错,生活在海里的海豚不是更美吗?

    晚上,在休息室,段佳泽站在一旁看有苏他们打麻将的时候,有苏还问起了这件事。

    段佳泽说:“是啊,就玩了一会儿,不过这次没遇到精卫。”

    他看了精卫一眼。

    精卫捧着脸,“我不太去那块儿填海,我看挺多人丢垃圾,应该比我填得快。”

    段佳泽:“……”

    段佳泽很心痛,这简直是黑色幽默。连精卫都这么说了,可见更应该加强环保,他决定和市里投诉,旅游业做起来了,环保也不能丢啊。

    小青被有苏赢了个彻底,这下哀叹着站起来,“园长你来打吧,我输惨了。”

    就有苏的牌技,灵囿没谁赢得过,也就陆压是有苏不敢赢。她那个脑子,把小青和段佳泽捆一块儿也打不过啊,换段佳泽也没用的。

    段佳泽:“不了……”

    小青把段佳泽给摁下来,“我看有苏前辈也不好意思赢园长!”

    不管小青说的对不对,段佳泽却是痛叫了一声,稍微抬起屁股。他前两天被奇迹蹭得摔那一下,还是有些痛的,现在没好全,小青给他摁椅子上可不是有些不舒服。

    一屋子的妖怪都什么眼力,谁还能看不出这是屁股不舒服。

    小青:“哎呀,园长你们怎么了??”

    段佳泽白了他一眼,“你也太关心我了吧,才发现,我屁股都疼好几天了!”

    他说完之后,突然发现屋子里寂静得很可怕,这些人沉默地去看陆压。

    段佳泽:…………??

    陆压被看得烦躁,恶声恶气地道:“你们看本尊做什么!又不是我揍的他!”

    众人:“………………”

    段佳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