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第102章 得了便宜还卖乖
    青鸟动物园除了企鹅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极地动物,段佳泽和吴园长就交换动物谈了许久,灵囿动物园可以用一部分动物来代替引进费用,由于灵囿所需的动物多一些,肯定无法完全等价。

    吴园长和段佳泽聊了那么久,可以确定,段佳泽现在虽然做管理工作,但是在专业上水平也很高。他虽然没有潘专家那么嚣张,但是对水族、鸟类都很了解。

    如此一来,青鸟对灵囿的技术特别感兴趣,双方还要建立远程合作,到时候他们有什么疑问,通过网络向灵囿求助。尤其是熊猫的。

    这部分的合作,也能让灵囿获得一些优惠。

    总体,这次交流双方都很满意,段佳泽最后亲自把吴园长一行送到了高铁站,“欢迎你们以后常来东海做客。”

    吴园长也殷切地道:“一定,也希望有机会段园长能来我园做客。”

    送走吴园长后,段佳泽由园里的司机开车送回去,他们自己开了两辆车把人送到高铁站,现在原路返回。

    路上,他手机一震,掏出来看了看,不出意料,是任务完成的提示声。这个任务是要开放美洲动物展区和澳洲动物展区,各自都得引进15种、40只以上。

    此前虽然已开放两个展区,但其实动物还没引进完毕,还剩了些零碎。这两日已经收尾,这不,任务完成的提示就来了。

    可领取一年份的饲料,还有放养区的各种设施。

    更为重要的,则是新任务。

    任务内容: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请在六年内成为华夏顶尖的动物园吧!

    任务奖励:任务顺利完成后,呕心沥血的你可以得到一粒兜率宫出品的仙丹,服用后又可以再战啦!

    段佳泽:“……”

    这个任务奖励,还真是看得人想翻白眼啊……

    不过也很坦率,要在六年内把灵囿做到那个水平,做完可不是得嗑药了么。

    段佳泽深深吸了口气,这个任务内容给的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简略,甚至连描述也没有,也就是任何辅助都没了,你都不知道顶尖的标准是什么。

    这也是给被扶助人的一种自由,要往哪个方向发展。

    虽然没有了紧凑的任务,但是段佳泽反而更加紧张了,决定回去就赶紧自己做个任务表,督促自己完成目标好了。

    ——

    《关山月》是一部正在拍摄的现代玄幻电影,原著是一部经典网络小说,投资不算特别大,找了个很靠谱的,一直拍正剧的导演,大部分演员都是他亲自选的。

    与之相对,男主演是投资方为了票房考虑,请的一位偶像派人气演员。

    最近《关山月》正在拍一个镜头,里面有一群动物演员,天鹅,是从动物园借来的,人家还专门配了一位饲养员。

    大家都知道,拍真实动物的镜头很麻烦,可能要拍很多遍,即使是狗这样比较聪明的动物也是如此,它们不是人,很难一次性达到导演的要求。

    这个场景其实很简单,就是从女主角的视角看,男主角乘小船而来,淡定自若,他身后,女主角喂养了很久的天鹅则跟着他的节奏飞在上空。设定男主角是凤凰,所以这些鸟会听他的。

    这是第一个动用到这些天鹅的镜头,剧组人员的都有心理准备了,可能拍比较久的时间。

    他们看看湖边,那个动物园的饲养员正低头摸着天鹅们,给它们喂吃的,嘴里还念叨着些什么,就好像天鹅们真的能听懂一样。

    不过要说起来,这些天鹅长得还真是漂亮。很多动物园都有天鹅,但是这一群,尤其漂亮,没有一丝杂毛,洁白无比,体态优雅,还没剪过羽,飞翔的姿态很是好看。难怪,导演会借这群天鹅。

    然而,待到开拍的时候,剧组成员无语了。

    从监视器中可以看到,随着男主角乘舟而来,他的身后,一群天鹅也起飞,呈放射状四散,飞翔在天空,长长的脖颈舒展开,翅展宽大,宛如护卫着男主角。

    水面清澈地倒影出天空与飞鸟,以及男主角的身影,这个仰拍的镜头显得特别有张力。

    这些天鹅,匀速飞翔,竟然都没有出画,方位看上去堪称完美,几乎和导演画的分镜一模一样!

    即使在旁边围观,也令人大呼精彩,可想而知在镜头中会是如何惊艳。

    但是,唯一的败笔就在男主角。

    这个时候的他应该表现得非常高冷,作为画面的中心,全力装逼。

    但是这位男主演是偶像出身,站在那儿,举手投足之间,耍帅是到位了,但是在这样的画面中显得格外油腻,破坏了整个画面的逼格。

    这么说吧,百鸟之王凤凰,愣是给演成了搔首弄姿的山鸡。尤其是,那些天鹅把气氛烘托得都特别好了。

    导演看到天鹅时是非常惊喜的,他看过天鹅们在饲养员的指挥下动作,但是没想到实景拍摄效果还要出奇的好。然而那男主角的表演,又让他很不满意了,捏着鼻子把男主演叫来又讲了一下戏。

    于是又拍了一遍,然而男主角还是镇不住,其实他根本就演不了这种气场强大的角色,包袱重,总忍不住耍帅,演霸道总裁就罢了,演百鸟之王不够格啊。

    一连七八条,都找不到那种感觉,导演都无语了。

    但是令大家吃惊的是,天鹅们的表现却出奇地稳定,从头到尾都是那样,没有添一点儿麻烦。

    又试了几次还不行之后,导演怒了,“怎么回事,演技还不如鸟啊!”

    男主角一脸憋屈:“……”

    他不敢和导演顶嘴,而且心里更是不得不承认,他刚才可能真不如鸟。

    剧组的人听到后都憋笑,其实他们也觉得,那些天鹅倒是“演”出了仙气飘飘的感觉,男主角却仿佛还活在偶像剧里面。

    导演无奈地叹了口气,“先拍别的镜头吧,你再揣摩一下角色。”

    男主角的经纪人为了让他转型,接了这部制作班底很不错的电影,但是以他的演技来说,这真的是个折磨。本以为和自己以前拍的东西也差不多的男主角,现在蔫了,心中焦急,要是还找不到感觉,也太丢人了。

    ……

    剧组人多嘴杂,虽然签了协议,但是,导演训男主角那几句话还是传了出去,在业内转了几道弯,竟然在微博上传开了,一些八卦博主都提起了这个事情。

    有某几项特征的某某偶像派在剧组被导演斥:演技还不如鸟!PS:剧组有鸟类演员。

    码打得不厚,很快被人给认了出来,热转嘲笑了一番。

    “哈哈哈哈笑死,真的假的,导演这么耿直?”

    “如果真的是解码那位,他最近待的剧组导演真的很毒舌,以前把我本命骂到哭。”

    “这位演技是真的很一般啦,在电影里更加会被放大,不过这骂得真的好搞笑,不如鸟233333”

    “求演员心理阴影面积!”

    “原著粉在此,有点心塞,鸟的戏份很重的,最多的是天鹅,演技还不如鸟,我简直眼前一黑。”

    眼看风言风语传出去了,男主角的经纪人也很烦,赶紧发了通稿,往回掰一掰。吃瓜群众围观一番,还以为从头到尾都是炒作。不过,倒的确提起了些兴趣。

    经纪人转头更是教育男主角,一定要好好拍,打脸嘲笑他的人。

    男主角看着那群正在饲养员照顾下,在剧组游荡的天鹅,心中酸酸的。

    这些天鹅,在剧组住下来之后,待遇可好了。因为乖巧,人人都喜欢它们,它们在剧组也不会乱飞起来弄乱道具,拍着翅膀走来走去,连导演不时也抱一抱,夸奖几句。

    不行,比不过其他资深演员出演的配角,但至少,至少要超过这些天鹅才是!不然也太丢人了吧!

    男主角暗暗下了个决心。

    ——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听说当时白世乔的脸都绿掉了!我就等他电影上映怎么丢人啦!”

    肖荣尴尬地把手机音量调小,他的经纪人发来微信,谁知道他点开就是一连串震天的爆笑,搞得房里的人都看了过来。

    肖荣又来灵囿了。

    他最近没有通告就往东海跑,以他的身份和距离,来得真是够频繁了。

    肖荣悄悄看了一眼旁边的小青,小青好像没有被他刚才的微信惊扰到,抱着一杯蓝莓果汁正在专心地喝着,这是肖荣千里迢迢从外地带来的。

    因为他来之前,看到小青在朋友圈提起,很喜欢吃各种草莓、蓝莓、树莓,肖荣就专程去当地比较有名的店买了,再带到东海来。

    “白世乔,这名字好耳熟啊。”小青不在意,段佳泽却是喃喃道。

    有苏眨眨眼,“最近网上不是在嘲么,就咱们借天鹅那个剧组,他演凤凰,被导演说演技还不如鸟。我问过小胡了,他就在现场,说是有这么回事。”

    “哦哦,对,好像是这样的。”段佳泽点头。

    “嗤。”有人不屑地笑了一声。

    肖荣看了过去,这人好像也是段佳泽的朋友——不知道为什么段佳泽的朋友都长得特别好,他在这里都感觉不到自己有多突出了。

    这人他好像看过几次,但是不记得名字了,只依稀记得可能是陆压的亲戚,因为俩人还挺像的。

    肖荣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讨厌白世乔啊?”

    白世乔和肖荣是竞争对手,两人出道时间,外貌类型都差不多,天然就是对立的。肖荣倒是无所谓,他混圈是兴趣居多,但是白世乔每次看到他都没好脸色,他当然也没什么好感。

    这也是为什么肖荣的经纪人刚才会发微信过来嘲笑,其实《关山月》这个剧本也到过肖荣手里呢,不过他行程冲突,没有进一步追求。

    “凭他也配演凤凰。”此人冷冷道。

    “莫生气啊,陵光。”段佳泽安慰道,“我们都知道,那人演的肯定不对。”

    朱雀乃是赤色凤凰,这件事陵光也有所耳闻,自然不屑至极。

    肖荣一震,这个叫陵光的,头上有几片红色的头发,相貌清冷孤傲。要肖荣来看,他觉得此人倒是和《关山月》的男主角有几分相似。

    他和白世乔只是因为人气高,长得也不错,才被列入考虑,但是陵光却是自身外貌、气质都很贴剧本。

    肖荣忍不住道:“你是原著粉吗?其实,我觉得你倒挺适合演男主角,只可惜你没出道。”

    也不是人人都稀罕当明星的,像灵囿这些俊男美女,好像就没有一个有这种意愿。

    陵光依然高冷地没说话。

    段佳泽心说,这位虽然不是原著粉,但是属于角色原型啊……演凤凰,被陵光看到了,没打砸一番就算不错了。

    谁叫三界分离已久,凤凰成了传说,人族便自由自在编排起来了。

    陵光都不说话,让肖荣也有点尴尬。

    段佳泽看出来了,连忙说道:“陵光太生气了,这乱接戏啊,是吧。”

    “嗯……还是要看看在不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或者符不符合的,不过我们暂时还没有那个整容级的演技。”肖荣再看看还是没什么反应的小青,内心很想引起他的注意,忍不住说道,“话说,我经纪人最近在给我看一个本子,有可能会接,是翻拍古典名著《白蛇传》……”

    “……”他一说,屋内的人大多都脸色古怪了起来。

    小青更是放下果汁,睁大眼睛看着肖荣。

    段佳泽:“……白蛇传?”

    肖荣看他们反应那么大,也有点吓到了,“是啊,怎么了?”

    段佳泽干笑道:“没什么,这个,老版我们大家都很喜欢嘛。”

    肖荣看到小青神色古怪地道:“白蛇传?你想演什么角色?”

    肖荣羞涩地道:“应该会是许仙。”

    众人:“……”

    白素贞不在,所以大家都看着小青了。

    小青盯着肖荣看了半晌,撇嘴道:“你不像许仙。”

    肖荣盲从道:“我也觉得可能演不好,正纠结着要不要接呢。”

    “还是不要接了,”小青皱了皱鼻子,小声道,“不然我看着你也太别扭了……”

    肖荣没听到他后面说的什么,但是小青给了他建议,他还是很愿意听的,而且小青总算不发呆愿意和他聊天了,“嗯……那我们聊聊白蛇传吧?”

    肖荣羞怯地申请和小青聊天去了。

    段佳泽看不下去了,就这还敢辟谣自己不是gay呢??他是管不了这俩人了!

    出去时段佳泽遇到了熊思谦,熊思谦问了一句:“园长,你有没有看到小青兄弟?他在干啥,约好了和我一起聊聊修炼功法啊。”

    段佳泽头也不回地道:“里面,和人聊白蛇传呢。”

    熊思谦:“……”

    ——

    233亩散养区和度假酒店都已经开始动工了,其中散养区是由系统出人,酒店则是灵囿自己找的设计师和施工队。

    散养区半在平地半在山,将有一共三种参观方式。一是参观车;二是缆车,缆车直通山上;三是游船,到时会挖条环绕的人工河道。三种并不是完全重叠,可以自由选择或者搭配。

    与此同时,灵囿从青鸟引进的第一批动物也抵达了,那就是十只青年帝企鹅,五公五母,刚好五对。

    合笼的时候陆压班也不上了,跟在旁边。

    段佳泽有点无奈,“你下班再来看吧,没事的。”

    陆压紧张,“不行,它们欺负我儿子怎么办。”

    段佳泽:“……你醒醒啊,没有企鹅欺负得了奇迹吧!”

    帝企鹅就已经是企鹅里最大的了,而奇迹可能也是现有帝企鹅里体型最大最强壮的,都能把他爹顶个屁墩儿了,还能怕别的企鹅?

    陆压家长心态,奇迹长再胖,在他心里也是那只湿漉漉的雏鸟,十分不服气地道:“你怎么做家长的,一点儿也不心疼。我早就知道,当初孵化的时候你就不上心!”

    段佳泽:“……”

    听着陆压怨妇一般的口吻,段佳泽绝望地道:“不是,道君,你要讲道理啊,你自己看看事实好吗?”

    他拉着陆压去看展馆里的情形,五对帝企鹅已经送过来了,工作人员把它们放进去后,奇迹在中间大摇大摆,这五对就缩到了角落里,瑟瑟发抖。

    奇迹摇摇晃晃地走了过去,从后面用身体推这些帝企鹅,它们都排排站着,被奇迹一推,就一连串地倒了下来。

    奇迹就像个恶霸一样,在旁边扇动着翅膀仰天叫唤。这可是它的地盘。

    段佳泽:“看清楚没有?现在是我们儿子在欺负别的鸟!”

    陆压:“……”

    段佳泽:“我说你就别瞎操心了,我来看着也是怕奇迹欺负它们,融入不进去,你可以回去了。哎,你听到没有啊?”

    段佳泽发现陆压没声息,转头看过去,发现这货不知何故又满面红霞了。

    段佳泽:“………………”

    陆压横了他一眼,“你,你要说清楚呀,是我干儿子和你养鹅子。”

    段佳泽震惊地看着他道:“……快别他妈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陆压:“……”

    ……

    十只刚来的帝企鹅面朝墙,背朝外,就像抵御极地寒风一样,不过现在它们要抵御的,其实是流氓奇迹。

    在其他动物园,刚刚来的帝企鹅通常要一段时间才会被群体接纳,那些人工繁育出来的小企鹅,更是要小心被欺负到受伤。有时候,还得放个防护栏,以免出现事故。

    但是在它们之间,却是有点相反了,它们虽然是外来的,但是它们才是一个群体呀。

    奇迹就像个痞子一样,从左晃到右,虎视眈眈,不时用嘴叨一下人家,或者用身体撞一下。

    那十只帝企鹅比奇迹矮了不少,和它一比就像营养不良一样,埋着脑袋不敢抬起来。它们和奇迹交流有点障碍,所以即使奇迹欺负它们,它们也没法沟通。

    十比一,都打不过,可见奇迹有多强壮。

    段佳泽也不是没有担心过面对那么多帝企鹅奇迹会处于下风,但也就一点点,现在更是证明了他的想法,就奇迹那个身板,真的很难吃亏。

    看到奇迹还在欺负人家,段佳泽怕这帝企鹅要有应激反应了,索性穿上防寒服进去。

    他怕说话重了奇迹会有逆反心理,所以柔声道:“来,儿子。”

    奇迹挪到段佳泽旁边,柔顺状撒娇。

    “……”段佳泽揉了揉奇迹的毛,“这些都是你小弟啊,你别欺负它们了,好吗?”

    奇迹扭了扭身体,好像接受了这个说法。

    陆压也随后进来了,他没有穿防寒服,这个温度对他来说还不算什么。陆压走近后,也拍了拍奇迹的脑袋,说道:“如果受委屈了,一定要说,我看这些鹅胆敢欺负你,便炖了。”

    “开什么玩笑!帝企鹅那么贵!”段佳泽推了他一下,“你不要教坏奇迹了,来,奇迹,你再去和它们玩一下。”

    奇迹一步三回头,走到那些帝企鹅后面,它们还是背对着奇迹的。

    奇迹叫了好几声,然后推它们,不过这回不是挑衅的那种推法了,几只帝企鹅小心翼翼地转过来,跟在奇迹后面向另一边走去,排成一条长队。

    在奇迹的许可之下,这十只帝企鹅才敢吃东西。

    眼看相处还不错,段佳泽这才松了口气,一边转身一边道:“放心吧,我们可以出去了……”

    段佳泽穿得厚厚的,难免不方便,又是在这样的模拟极地环境,这会儿脚下突然一滑,往前扑到了陆压身上。

    陆压把段佳泽而接住了,他和段佳泽可不一样,段佳泽被他一扑会倒,被奇迹一顶也会倒,但是他却屹立不倒。

    “小心一点!”陆压低头道。

    “不好意思……”段佳泽忙不迭站稳了抬头说道,然而两人离得太近,身高差距又过于微妙,段佳泽一抬头,嘴巴就贴到了陆压的上面。

    段佳泽:“………”

    ……又来了,怎么老有这种事,比上次还惨,上次只是啃了下脸而已。

    他可以看到陆压近在咫尺的眼睛睁得非常大,无比震惊。

    两人温软的嘴唇贴在一起,带起阵阵酥麻的感觉,好像头皮都要炸起来一样。

    就算段佳泽自诩笔笔直,也阻止不了身体上的感受。

    亲吻这件事本身,没有接吻后居然不反感甚至享受来得让人震惊,也许是在寒冷的环境下陆压比常人温度更高的肌肤让人觉得格外舒服。

    到底接吻是非常亲密的举动,有时候比其他身体部分的接触更加私密。

    段佳泽都呆了一会儿才赶紧退了两步,面红耳赤,“那个……”

    陆压摸了摸嘴,眼神闪烁,“太,太过分了!怎么会这么巧,你故意的吧!”

    段佳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