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第122章 奶爸卷重出江湖
    在很多人眼里,突然崛起的灵囿动物园显得有几分神秘色彩,而在灵囿员工眼中,陆压陆哥才是最神秘的。

    有关于这位高冷的大帅哥和园长的关系,私底下流传了很多八卦,不过有一点可以统一,那就是陆哥不但自己白吃园长的,还带着亲戚一起,自己屁事不干,可以说是抱大腿的极致了。

    以前还只是八卦一下,没有真凭实据,园长这句话,可真是证实了好多传闻啊。

    看来,陆哥也不是什么事都不干的嘛……

    看上去冷峻帅气,没想到背地里那么贤惠?

    园长发狗粮啦……

    员工们心中闪过无数念头,表情全都诡异了起来。

    段佳泽:“…………我走了,再见。”

    在众人迷之目光中,段佳泽差点同手同脚地走开了。

    ……

    陆压迈步踏进食堂,一眼就看到了格外鲜艳的段佳泽,得意洋洋地看了半天,却发现大家都盯着这自己看。

    陆压走到哪都是很引人瞩目的,但是在灵囿这么久了,也不至于这么多人还一起死盯着他啊,陆压忍不住扫了回去。但是往常不敢和他对视的员工们,今天却是胆大包天,全都不退缩地回看。

    陆压:“??”

    黄芪忍不住开口调侃,“陆哥,园长毛衣挺漂亮的啊。”

    灵囿离市区远,员工们平时娱乐也没那么多,就园长毛衣的八卦,不到半小时就能传遍全园,到这时候,连黄芪都知道了。他算是早中期来灵囿的,早就(自己觉得)对两人关系心里有数,地位也比较高,换了别人可能不敢开这个玩笑。

    陆压莫名其妙:“谢谢……?”

    黄芪:“……”

    段佳泽:“………………”

    段佳泽差点吐血,只见那些听到陆压回答的人果然全都一脸暧昧的笑意。

    众员工一看陆压居然一点儿隐瞒的意思都没有,加上园长还坦白这是陆哥织的,心中大呼,这是要公开的节奏吗?

    灵囿的员工大多数是年轻人,接受能力比较高,而且段佳泽是他们**oss,因此现场没什么响应的声音,但却有一片祝福的目光。

    段佳泽还没法说你们别这么看着我,扶着额头默默把血咽回去。

    陆压坐到段佳泽对面,这里本来坐的是有苏,陆压站在旁边说了句:“走开。”

    当时,段佳泽就看到有苏一脸要辩解的样子,看了看他身上的毛衣,又抱着饭碗乖乖挪开了。

    段佳泽就很无语,这什么意思?

    陆压坐下来,看着自己的杰作,眼角眉梢都透出得意两个字。

    段佳泽嘴角抽了一下,小声道:“你把我衣服都弄哪去了!”

    陆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段佳泽:“……”

    段佳泽:“还他妈装呢,哥,你能不能实在一点?我要曝光你了!”

    实际上段佳泽已经曝光陆压一次了,但是没用啊,这家伙不要脸的,没看还对黄芪说谢谢么,而且人家怎么看他都能脑补成自己心里的效果。

    陆压“哼”了一声,“谁让你老是不穿。”

    “这也要看气温的好吗?二十多度穿毛衣,我是奔着中暑去啊。”段佳泽抱怨道,“谁,谁说我不穿了……”

    他心中嘀咕,今天早上还犹豫要不要穿呢。

    不过他就是要穿,大概也会穿个薄外套压一压,这颜色真的太鲜艳了,红的耀眼,虽然温暖柔软,单穿一件也够了。

    陆压竟然还学会了顺杆爬,“那你拿出诚意来,先穿五天,说不定衣服就回来了。”

    段佳泽:“……”

    段佳泽:“你在上边儿也五天不换衣服吗?你们那儿都这么不讲究?”

    因为旁边都坐了人,所以段佳泽即使说话声音放低,也注意了一下措辞。

    本来装作没事人一样的有苏把脑袋伸过来,说道:“园长,这我就得解释一下了。我们和麻瓜不一样,不换也没事的。”

    段佳泽:“……”

    神tm麻瓜……

    陆压别扭地道:“你要是每天穿,可以每天洗了,我给你烘干。”

    那有什么用?他要真每天都穿那件毛衣,员工该被闪瞎了。段佳泽小声道:“别说了,全给我还回来再说。”

    陆压低着头。

    段佳泽灵光乍现,有点不好意思地道:“不许偷留几件……”

    陆压的脸顿时爆红了,恼羞成怒地道:“放肆,本尊会做那种事吗?!”

    段佳泽干笑不语,对一个半夜总是幽幽坐在自己床头,差点把他吓出心脏病的人,他还能说什么呢。

    路过的小苏听到陆压最后那句话,心中想,陆哥的中二病还没有好啊,又是挑染又是本尊的,园长真是不容易!

    ……

    今天灵囿和海角公园一起办活动嘛,选在周末,虽然非年非节,但是因为宣传做得好,从上午起就陆续有情侣入场。先去佳佳抢一下今天专门为活动推出的洛迦系列特价套餐,再玩玩游戏,看看鹊桥。

    这里风景好,本来小情侣们周末也要出去约会,既然有活动,何不来呢,说不定还能抢到特价套餐。

    段佳泽在园里一走,只见到处都是情侣,充满了恋爱的酸臭味。

    吉光今天没什么工作,本来会骑马的,都是年轻人,对小孩来说太刺激了。这天都是些结伴来的情侣,又不能同时骑,所以吉光生意大大减少。

    看到段佳泽的身影后,吉光就凑了上来,用马头蹭了蹭段佳泽,踢踢踏踏几下。

    段佳泽摸了摸吉光的脖子,“想活动一下啊?”

    吉光想走动走动,段佳泽一看反正也没什么生意,索性牵着吉光一起在园里溜达巡视。平时他在园里走,老有人以为是员工或者游客,今天牵着马,回头率倒是高了一些。

    他们一人一马走在那么多情侣中,段佳泽不由得产生一点异样的情绪,摸了摸自己的卷毛。

    唉,好好工作也要吃狗粮啊,还真有点孤单……

    段佳泽不禁产生了一个念头,要是陆压在的话?

    然后他也被自己这个念头吓到了,搂着吉光道:“完了完了,真的中降头了。”

    陆压那混蛋是不是给毛衣上下了什么咒啊!

    这时候,只听一阵游客们的喧哗,段佳泽抬头一看,一只熟悉的大鸟低空飞过人们头顶,最后一个急停,从天而降,准确地落在段佳泽肩上。

    段佳泽一呆:还真翘班出来了?

    陆压在段佳泽肩上梳理了一下羽毛,其实他倒不知道今天有什么活动,单纯是想来看下段佳泽穿着红色毛衣享受众人艳羡目光的样子。

    段佳泽有点不好意思。

    ……

    过了五分钟后,段佳泽就想明白了,陆压在有屁用啊,在群众眼里他就是从一个“牵着马的单身狗”变成了“牵着马遛着鸟的单身狗”。

    ——

    小苏举着自拍杆,拍了一圈,“没错,今天园里都是情侣,我们和隔壁的海角公园一起办活动,欢迎年轻男女过来参加游戏。其实不是情侣也行,因为还有那种相亲结缘活动,可以通过游戏认识一下彼此。有本地的小伙伴感兴趣的话,可以来参加哦!”

    弹幕全都是一片【猝不及防,来看动物园只能也能被塞狗粮】。

    小苏笑了几声,坏坏地道:“那接下来我们再去看看一些情比金坚的动物吧。”

    小苏现在知识储备也很丰富了,而且其实早做过准备,她把大家带去看了看鸟,“只羡鸳鸯不羡仙大家都听过吧,不过其实鸳鸯并非总是成双成对,而且也会更换配偶,不是从一而终。”

    “建议大家看看那边的信天翁和天鹅,它们才是情比金坚。信天翁雄鸟对雌鸟非常好,会帮助雌鸟一起孵蛋,轮流分担,还会一起养鱼。比起一些交配后就不管了的雄鸟要负责多了,而且通常不会离婚,一旦在一起,关系可能会持续到有一方去世。”

    “天鹅也是终生伴侣,一夫一妻,甚至往年的后代还会帮它们一起照顾后来的孩子,家庭是不是很美满呀。”

    随着小苏的讲解,信天翁还互相梳理羽毛,一副恩爱情深的样子,天鹅们更是脖子弯起来相对挨着,脖子之间形成了心形。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信天翁!】

    【天鹅我知道,没想到信天翁感情也这么好。】

    【_(:з」∠)_什么,连动物也发狗粮?】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巧合,还是动物们都知道今天办活动,小苏也觉得自己走到哪里都有动物情侣秀恩爱。

    水禽湖中,喜鹊们组成鹊桥的时间都比往常要久。

    天鹅们成双成对在水面休憩,而且几乎都用脖子比心,火烈鸟的脖子也交缠在一起,惹得情侣纷纷合影。

    再看其他馆,企鹅双双对对,挤在一起带小企鹅玩;母猴子甜甜蜜蜜地给猴王捉虱子;连大熊猫都在秀恩爱,粽宝都四脚朝天躺在黑旋风肚皮上好久了!

    小苏本来还挺乐呵,看久了也不禁悲从中来,“小编我也是单身啊!”

    说着,她忽然看到前面有个熟悉的身影。

    网友们也发现了。

    【咦,前面有个卷毛出没!】

    【好孤寂的背影啊,那是园长吗?怎么在一群情侣中间走马遛鸟,看起来好孤单。】

    【古道西风壮马,夕阳西下,单身狗在天涯】

    【想抱抱园长安慰他!心疼!】

    【咦,我们园长不是有个好基友吗?难道分手了?】

    虽然平时很多人都带园长和陆压鸟的节奏,但是不可能真觉得人和鸟能有什么,还有那个出现过一次的大帅哥好基友,也是开玩笑居多,所以这时候大家还调侃起了园长的单身。

    小苏看了弹幕,心说你们就别可怜了,不知道园长还穿着爱心毛衣吧。

    她刚想扯开话题,就看前边园长突然歪头对着陆压鸟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陆压鸟一歪脑袋,居然亲了上去,鸟嘴斜着贴在园长嘴上,还停留了好久,然后园长才红着脸把鸟抓下来。

    【………………】

    【????】

    【人类秀恩爱,动物秀恩爱,连人兽也秀?不活了!】

    事实证明,人和鸟不管到底能不能有些什么,反正发起狗粮来不逊于别的搭档,并不需要广大网友怜爱。

    ——

    ——

    “呸,呸……”段佳泽往外吐羽毛,说孤寂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孤寂,但说甜蜜也不是那么甜蜜,陆压那尖嘴毛脸往他脸上一怼,情绪还特别激动,当时段佳泽就抿掉了它几根绒毛……

    把嘴里糊的绒毛吐干净了,段佳泽仍是哭笑不得。

    陆压盯着他,心里就非常气,怎么就把它抓下来,然后吐毛了呢。

    段佳泽把陆压母鸡似的揣着,“得了得了,唧唧都没有还惦记耍流氓呢。”

    陆压:“…………”

    虽说陆压的道体和人族是一般无二的,但是鸟形的时候,构造自然不同,除了鸵鸟之类的特例,大多数鸟类是没有唧唧的,只有泄殖腔。这也是为什么企鹅交配的时候,会用那种奇怪姿势。

    有了陆压这么闹的一通,段佳泽自然没有什么别的情绪了,他还接到了之前乐乐去相亲那个动物园的电话。

    乐乐在动物园相亲成功,已经回来了,在那边停留的一个月期间,据说和三头母狮都那啥了。公狮和母狮要交配多次才能成功受孕,一天能几十次,回来后他们还给乐乐好好补了补。

    然后呢,三头母狮都受孕了,三个月左右的孕期到,近日陆续生产。母狮每次能生两到四只小狮子,这三头母狮有两头已经生产了,一共六只,剩下一头也快生了。

    按照当初的约定,有一半独立后要送到灵囿来。

    母狮生产完,段佳泽就看过他们发过来的小视频,两家动物园还在官博上互动庆祝了一番。

    现在接到他们的电话,段佳泽一时没想到是小狮子的问题,还问是不是孔雀的问题呢。上次金尾和翠翠也去那边“打工”了嘛。

    “没有,小孔雀非常健康,漂亮!”那边赶紧说道,“这次是要问一下您那边,有没有经验比较丰富的狮子饲养人员,我们三头母狮中的小妹妹也生产了,生了两只小狮子。但是,它是第一次做母亲,对小狮子非常的……排斥!”

    段佳泽一听也急了,“怎么会这样呢?吃上奶了吗?”

    无论在动物园还是在野外,都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很多动物母亲因为种种原因,遗弃孩子,包括但不限于孩子体弱。像他说的,因为第一次做母亲而选择遗弃,也是有的。

    “我们取了其他母狮的狮子喂给小狮子,它妈一直不愿意喂奶。”那边的人苦笑道,“段园长,不瞒你说,我们内部有点人事变动,技术总工带人跳槽了,时间太巧,出现了断层……这个喂养方案还是几个小年轻制定出来的,心里比较忐忑。所以,希望和您寻求一下帮助。”

    因为双方合作,这狮子又有一半属于灵囿,他们就近向灵囿询问了。

    如果放在别的动物园,可能就是让这边的技术人员给定个方案,远程帮助一下。但是段佳泽却是毫不犹豫地道:“既然母狮已经遗弃了,你干脆送到我这边来吧!”

    段佳泽他们这边的员工不说经验有多么丰富,但是段佳泽有外挂啊。现在距离希望工程停止供给饲料还有一段时间,绝对能撑到小狮子断奶。

    毕竟希望工程的饲料发放全都是根据动物情况来的,自动安排变化,不止是口味符合,段佳泽就是根据这个学习了好多动物不同情况该怎么喂。只要小狮子过来,入了灵囿的籍,那希望工程立马也就安排怎么喂它了。

    加上段佳泽还有医疗术法和兽心通,不怕喂不好小狮子。

    那动物园没想到,段佳泽居然直接提出要接走幼狮,顿时呆住了,“这合适吗?它还小……”

    “路程反正也不远,我会亲自去接的。”段佳泽再次强调,“母狮已经遗弃了,你们也有人员问题,反正以后都是要分的,那我现在接走,就当提前分了。”

    在段佳泽的强烈要求下,对方动物园商量了一下,觉得他要责任自负的话,那也只能随他了。这只小狮子对他们来说,暂时还真有点棘手。要是这时候不随了段佳泽,以后万一出个意外,多不好。

    段佳泽也不是第一次做奶爸了,之前有喂大奇迹的经验,这次虽然是不同的动物,但也为他带来一定信心。

    段佳泽亲自跑到对方动物园,把两只幼狮接上,用婴儿箱装着,带到了灵囿。

    其他两头母狮本来也要喂自己的小狮子,乐乐的基因太好了,小狮子们身体强壮,吃的奶就多。所以能够取到的奶水也不多,饲养人员自己调配了奶粉喂小狮子。

    刚出生没多久的两只小狮子,和其他两头母狮的孩子俨然有了差距,显得要瘦弱一些,毕竟不是母亲喂养的。

    段佳泽把它们带回来后,园里的饲养员都冲过来围观了,还有人自告奋勇要养小狮子,自称在别的动物园有过帮忙照顾小狮子的经验。

    但是这种经验并非完全代替母狮照顾小狮子,所以段佳泽选了两个人之余,也告诉他们自己会参与人工饲养。

    “园长还真是……多面手!”员工感慨,“怎么啥都能养一养。”

    帝企鹅能孵化,平时老帮领导给鱼啊鸟的治个病,现在连狮子也能喂了哈。

    段佳泽还带乐乐去看了一下它的两个宝宝,乐乐辨认出了这应该是自己的孩子,但是它也是个新手爸爸,毫无帮助,只能冲着段佳泽嗷呜叫,请园长多多帮忙。

    ……

    因为两只幼狮有爹,又是被母亲遗弃,还有两个饲养员照顾,段佳泽只是参与,陆压这次倒是没酸段佳泽什么。

    陆压过来看段佳泽喂小狮子的时候,段佳泽警告他:“你不要告诉奇迹。”

    陆压现在能懂事,奇迹就不一定了,这小胖子脾气坏得很呢,被宠上天了。

    陆压无所谓地撇了撇嘴,“你自己多去看它就行了,最近要开始教奇迹筑基了,苦得很呢。对了,这两个小崽子叫什么名字?”

    段佳泽拿着两只奶瓶,刚刚喂饱了两只小狮子,它们正打着奶嗝,肚子也鼓了起来。两只都是公狮,吃了几顿好的后,身体迅速就强壮起来了,动物就是这样,一顿饱饿都很明显。

    它们身上淡黄色的绒毛短短的,因为脸小小的,显得耳朵比较大,脸是比较圆润的倒三角形,眼睛圆圆大大,乌溜溜的。

    “名字要等向外征集呢,现在为了区别叫它们大宝和小宝,左边的是大宝。”段佳泽疼爱地点了点小狮子湿润的鼻头,小狮子立刻两只爪子抱着他的手指,张嘴吮起来。狮子的犬齿要九个月才开始发育,现在一点痛感也没有,软软的。

    大宝就着抱着段佳泽手指的动作,站起来走了好几步,还挺稳的,憨态可掬。

    段佳泽不禁夸道:“看我们大宝,还真是虎头虎脑。”

    陆压:“……?”

    段佳泽:“……呃,狮头狮脑。”

    虽然有三个人一起喂小狮子,但是因为段佳泽有兽心通,所以大宝和小宝都比较亲近他一些,有时候晚上睡醒了,就从婴儿箱往外爬,想要找段佳泽到他怀里撒娇,让段佳泽想起奇迹小时候。

    奇迹现在已经是大胖子了,一下子扑过来段佳泽都扛不住。大宝和小宝过几年,也会是庞然大物了,经过奇迹,段佳泽更知道要珍惜现在了!

    陆压现在因为自诩“管理层”,所以也时常帮段佳泽一起喂个奶什么的,段佳泽还夸了他。

    到了两只小狮子满月的时候,灵囿的直播也第一次让它们露面了,而且要正式开始征集两只小狮子的大名了。

    段佳泽穿着防护服,一手一个抱着两只小狮子,展示给大家看。大宝和小宝乖巧羞涩地趴在段佳泽怀里。

    【哦哦哦,奶爸卷!】

    【哇,小狮子巨可爱!不如一个叫瑞星一个叫卡卡吧?】

    【好怀念的,当初也是这么喂奇迹的……】

    【提议两只小狮子叫小乐和小小乐】

    段佳泽一看时间到了,把大宝抓起来,“到排泄时间了哦,接下来给大家表演,狮子拉屎。”

    这个年纪的小狮子还不会自己排泄,段佳泽揉着大宝的肚子,帮助它拉粑粑。

    本来一直安安静静的大宝,在用力拉粑粑的时候,就从嗓子里挤出了些许叫声:“唧唧……唧……”

    【小狮子叫声好可爱哦!】

    【可爱是可爱,和我在动物园听到过的好像有点不一样??】

    【呃,小狮子叫起来不是嗷呜么……】

    大宝还在叫:“唧唧唧……”

    段佳泽越听越耳熟,然后他也猛然反应过来了,虽然非常生硬,但是大宝用这狮子嗓子喊出来的腔调,分明和陆压那家伙有几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