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第141章 喜欢你
    小佳泽的母亲脸色阴晴不定,十分忧虑。

    刘老先生陪着小孩玩了一会儿后,告诉她,“我们镇上早就没有懂这些的人了,但是好在市区还有个临水观不是么?”

    临水观也是东海的著名景点了,虽然它在业内的名气更大一些。这妇人以前不信这个,但是听了刘老先生的话,心中觉得如果是去临水观,应该还好。至少,这地方不是什么不知名的神婆家里,相对正规一些,看看也无妨。

    妇人离开之后,段佳泽和刘老先生聊了聊,今天太晚了,他们约了次日商谈。

    刘老先生知道是要谈什么,显得十分兴奋。他身子骨还健朗,还能演上几年,嗓子虽然不好了,但是他儿子和徒弟都还能唱。

    第二天,段佳泽和刘老先生以及他的儿子、徒弟会了面,加上宣传部的马主任也在场,谈妥了邀请他们到动物园来表演的事宜。

    动物园的黄金时间段是周末,段佳泽请他们每周末过来演上几场,还要专门创作和动物园有关的戏,这个会另给稿费。而寒暑假呢,则还要增加场次。

    马主任笑容满面,对刘老先生的儿子道:“你现在开的那个店生意还好吗?昨晚的旅游商可是还有询问的,说不定除了段园长,还有人请你们去演出,你到时候忙得过来吗?”

    刘老先生的儿子喜出望外,忙不迭地点头,“我儿子现在到店里帮忙了,还有我师弟……”

    他的师弟,刘老先生的徒弟,平时都是打工,也没有一个特别稳定的工作。要是演出多了,他师弟完全可以当做职业。

    商谈好价格、条件之后,段佳泽让人去草拟合同,下周开始,他们就可以在灵囿演出了。

    刘老先生那里有很多皮影角色,包括动物的,段佳泽要他创作和保护动物有关的儿童剧,其实最主要是剧本。

    段佳泽说,不但可以和动物,还可以和东海传说结合起来。

    刘老先生大受启发,回去钻研。

    段佳泽也用灵囿的平台广为宣传了一下科普馆即将有回龙皮影戏登场,上演各种传统剧目,日后还会有科普剧。

    很多孩子都愿意在科普馆坐下来看表演,而且灵囿在征集,孩子们喜欢让什么动物做主角,他们都讨论得热火朝天。

    根据统计显示,猴子、熊猫、鹦鹉的票数是最多的几名。

    小孩子其实特别喜欢猴子和鹦鹉,熊猫是可爱,而这两种动物呢,一个和人类最像,一个还会说话。

    刘老先生就采纳了这几种动物当主要角色,演出日过来的时候,还对段佳泽说;“段园长,我做了一个金箍棒。”

    段佳泽一时没懂什么意思,“啊?”

    刘老先生拿出来一个皮影,是个棍子,而且是个可以伸缩的棍子,两边一拉,小棍儿就可以节节变长,成为一个很长的棍子。

    原来,在刘老先生的设计中,主角中的那只猴子,是齐天大圣孙悟空的徒子徒孙,手里也有个山寨版金箍棒。他还专门给金箍棒设计了一套动作,到时候小猴子可以用这个棍子耍出来很多花招。

    “这个构思还挺巧妙的啊,”段佳泽乐道,向现代审美靠拢的皮影戏,就必须增强剧情和趣味性。

    刘老先生给他演示了一下片段,金箍棒在幕布上随着他配音的“长、长、长”一节节变长,戳到另一个动物的屁股,还有被甩出去在空中上下翻飞。

    现场还有一些看完皮影戏没散的小孩呢,看到刘老先生演示,全都兴奋地道:“这是如意金箍棒!”

    一秒钟就认出来了。

    段佳泽还玩了一下,他把猴子也拎出来,但是操作不如刘老先生灵活,猴子玩棍子被他操作得不伦不类。饶是如此,围观的小朋友们也捧场地鼓起掌来,完全是冲着角色。

    段佳泽笑道:“我小时候也想有个金箍棒,牛逼死了。”

    ……

    从科普馆出来后,段佳泽就往回走。刚刚刘老先生告诉他,之前的旅游商还真有来找他们约演出的,给外地游客展出本地民俗。段佳泽建议,完全可以表演《东海魂》。

    走到办公楼时,段佳泽瞥见旁边宿舍楼边的电线上挂着一件很眼熟的衣服,仔细一看,这不是他的么,早上出门时还好好晒在阳台上的,也不知道被哪阵怪风吹下来了。

    段佳泽左看右看,“也没只鸟……”

    “园长,看什么呢?”段佳泽正在思考之际,袁洪出现了,他吊儿郎当站在段佳泽旁边,手臂搭着段佳泽的肩膀。

    段佳泽镇定地道:“是星君啊。一点小事,我衣服被吹到电线上了,正想着弄下来。”

    袁洪质疑道:“那你想到办法了吗?”

    按照他对人族的理解,园长现在好像没什么办法吧,那个高度梯子也够不到。

    段佳泽:“……看起来我好像是束手无策,但其实我正在等哪只鸟经过。”

    来只喜鹊或者鹦鹉,就能帮他把衣服叼下来了啊,再不济一通电话给陆压……当然,那样是有点大材小用了。

    袁洪乐出声了,摸着肚子笑道:“园长,你挺搞笑的。”

    段佳泽:“……”

    段佳泽看着电线上的衣服,心想要是在这里请袁洪爬上去,会不会被人看到啊。

    他正在思索呢,就见袁洪手里出现了一根铁棒,真是他那个武器。

    袁洪一伸手,铁棒迎风就涨,愈来愈长,然后他手一动,用铁棒将电线上的衣服挑起来,那铁棒再往回缩到原来那么短,抬了抬,衣服便掉下来。

    段佳泽一伸手接住衣服,惊喜地道:“你这个也会变长啊?”

    袁洪:“是啊,铁棒都能变长的,你不知道吧?”

    段佳泽诚实地摇头,“我怎么知道,不过我看你拿着怎么那么有分量的样子,上次我拿着就轻飘飘的,跟没有一样……”

    一个人把一样东西拿在手里,那东西有没有分量,是可以从他状态上看出来的,除非这个人在飙演技。

    段佳泽看袁洪拿那铁棒,就像是有些分量,这也和材质符合。他上次拿着,虽然是金属的,却觉得轻若无物。本来他还觉得是因为铁棒材质特殊,毕竟仙界来的,但是看袁洪自己拿着,又不是那样了。

    段佳泽伸手还想去碰一下铁棒,袁洪却是眼疾手快,手腕一翻,铁棒就不见了。

    袁洪侧身说道:“我这可重了,上次为了方便你拿,特意变轻的!”

    段佳泽恍然大悟:“是这样啊,我说呢。”

    那难怪那么多猴子都喜欢用棍棒,从袁洪到孙悟空,到六耳猕猴,都是用的棒子。

    说到别的猴子,段佳泽对袁洪道:“其实我恰好想征询一下你的意见,我们园里现在有皮影戏在表演,他们编了个新剧,用动物园里的动物当主角。其中一个是猴子,因为金丝猴是我们最珍贵的猴子,所以表演者想设定其为金丝猴。”

    这园里目前唯一的金丝猴,就是袁洪了,虽然段佳泽强烈怀疑袁洪自己就没去上过几天班,老能看到他在外边耍……

    袁洪欣然接受:“可以啊。”

    段佳泽小心地道:“但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还想把这只金丝猴设定为孙悟空的传人……”

    袁洪:“…………”

    段佳泽看到袁洪古怪的神色,尴尬地道:“星君要是不愿意,那就算了,我们设定为普通猕猴。”

    可以理解,大家都是猴子,凭什么我在戏里是你的传人啊。人家袁洪星君,成名还早一些呢。段佳泽问这个问题,也就是确定一下,算是尝试过了。

    谁知道,袁洪居然缓缓点头道:“没事,你就用吧。”

    段佳泽睁大眼睛:“真的?”

    袁洪满不在乎地道:“反正那些人族也不知道是我。”

    “谢谢星君,您真是太有气度,太大方了!”段佳泽猛夸赞袁洪,见多了陆压动不动“传到三界我颜面何存”,袁洪相比就更加人好了。

    更何况,刚刚人家袁洪还拿自己武器当晾衣杆,帮他取衣服,这人性,真不是吹的。

    袁洪听到段佳泽这么夸自己,还挺不自然。

    段佳泽顿时觉得四废星君人更好了,除去他偷桃子,翘班……

    ……

    ……

    鲲鹏自从把电线杆上救下来的小猫带回来之后,就每日悉心照料。当初薛定谔来灵囿时已经断奶了,这只小猫却只有一个月大左右,鲲鹏弄了羊奶放在奶瓶里喂小猫。

    鲲鹏看小猫嘴巴力气不够,还在奶瓶前端把小孔弄大,方便小猫吃奶。

    白天是薛定谔带小猫,晚上就是鲲鹏自己带,好几次段佳泽都看到鲲鹏跟抱小孩似的抱着小猫,另一手用奶瓶喂奶。到后面,可以吃些泡软的食物,鲲鹏也是亲自喂到小猫嘴里。

    就连陆压看了这个场景,表情都有些怪怪的,像是吃了什么脏东西。

    有苏也说:“想不到妖师还有这样充满母爱的一面……”

    段佳泽一开始不觉得有什么,好多小孩子对宠物都特别好,鲲鹏老师就是长得比较阴郁。但是有苏告诉他,鲲鹏成人形态是什么样子后,他就理解陆压的心情了。

    在鲲鹏和薛定谔的照料之下,小猫从一个巴掌大的弱不禁风,到后来可以上蹿下跳,咬窗帘布了。这个时候,也该是它离开灵囿之际了。

    段佳泽帮忙打印了一个领养启示,贴在动物园里,以灵囿的流量,无需在什么网络上发领养启示,很快就有本地游客表达了收养意愿。

    鲲鹏在几个游客里,挑了一户人家,是一对年轻夫妇和一个上小学的小男孩组成的三口之家,他们家里已经有一条狗了,想再养一只猫。

    据说那只狗是小男孩出生时就养起的,现在七岁了。看上去,他们家还是很负责任的。

    既然鲲鹏都答应了,段佳泽也就把小猫交给了他们。

    小猫离开的时候十分不舍,一直在对着薛定谔喵喵叫,直到被装进包,塞到车里。

    ……

    小男孩在车上给小猫起了一个名字,叫“大王”。回到家后,他们家养的金毛立刻凑上来,发觉了这个新伙伴,汪汪叫想看它。

    大王在小男孩怀里瑟缩了一下,小男孩立刻把金毛赶走,因为爸爸妈妈说要先隔离,让它们慢慢熟悉。

    大王在小男孩家里住了几天,也从一开始和金毛分开房间待,到现在能够共处一室了。金毛对小猫特别感兴趣,动不动就叼着小猫的后颈走来走去。

    小男孩就教育金毛:“你不要欺负大王,大王长大后就是老虎,小心它以后咬着你走来走去。”

    小男孩对自己的推测坚信不疑,要知道,他们就是在动物园的老虎展馆外看到的领养启示!很有可能,他们领回来的不是一只猫,而是一只老虎!

    很可惜,现在的小老虎还太弱了,金毛随便挤一下,它就滚到一边去了。

    大王也非常气愤,这个新家的狗,老是把它从头舔到尾,搞得它满身都是口水。它没有觉得自己长大会变成老虎,但是要知道,在动物园的时候,那里的几只大狗都对它非常尊敬的(因为身上有鲲鹏的味道)。

    大狗们对薛定谔也是平等的,所以大王的印象中,自己平等于大狗,没想到这里的狗不按常理出牌,狗脚摸过来,就把大王压倒了。

    就像现在……

    “喵喵喵!”不要舔啦!大王四脚朝天,肚皮都金毛的舌头一下下舔过去,爪子不停地拍着金毛的大脑袋,身体扭来扭去,尾巴都僵直了。

    金毛埋头吸了一阵毛,才欢快地抬起脑袋,撒腿跑开。

    大王气喘吁吁地翻过身来,趴在地上喵喵叫:可恶的大狗!

    他们是待在小男孩的房间,这个时间,主人一家三口去朋友家做客了,没带上宠物。

    这时候,位于二十三楼的窗户被从外面打开,夜风刮得呜呜响,一只长毛的大猫踮脚走了进来,低头看着大王。

    “喵!”大王立起来,兴奋地叫了一声。

    薛定谔从窗台轻巧地跳了下来,而他身后,鲲鹏也钻了进来,回手关上窗,他也跳下来,坐在地毯上把大王抱起来,“我们来回访。”

    “喵喵喵。”大王歪头在鲲鹏手上一下一下地舔,激动极了。

    “汪!”听到动静的金毛从客厅冲回来,站在门口对着鲲鹏叫了一声。虽然大多数金毛天性黏人,但是它可不是那种会和家里出现的陌生人亲热的笨狗狗。

    鲲鹏甚至都没抬眼看它一下,薛定谔跳上床,居高临下地对金毛哈气。

    薛定谔毕竟修炼了一段时间,把金毛给吓了一跳,趴在地板上呜咽了一声。

    薛定谔虎视眈眈地看着金毛,“喵喵喵?”

    大王:“喵!”

    鲲鹏揉了揉大王的肚子,淡淡道:“它喜欢舔你?还舔得你打滚?那你也舔回去好了。”

    ……

    “我回来啦!”小男孩换了鞋就往房间里跑,女主人在身后提醒他,“又去抱猫猫吗?记得要洗手哦!”

    小男孩冲进房间,看到小猫正乖巧地待在猫窝里,他伸手摸了摸小猫,问道:“大王有没有乖乖吃东西呀?今天给你吃小鱼干好不好?”

    金毛也听到了主人的声音,循着声音找过来,对着主人亲热地叫着。

    小男孩把大王放下来,又摸了摸金毛的头,“乖。”

    平时,金毛看到了大王,肯定会上前“非礼”一番,今天却是例外。

    大王被放在地毯上后,就仰着脖子对金毛叫了一声。

    “汪呜……”金毛一下子蔫了,趴下来,尾巴还不安地一动一动。

    大王踩着它的腿,爬到了金毛头上,耀武扬威一般叫了一声。

    小男孩瞪大了眼睛,“哇!”

    他的小猫猫真的进化了吗?这是在散发虎威,吓到了狗狗吗?

    大王趴在金毛头上,伸出小舌头舔狗狗的毛,不过它太小了,好一会儿也只是舔顺了一小块区域而已。又叫了一声,金毛就小心地一歪脑袋,让小猫从自己头上滑下来。

    小男孩被女主人叫去水果了,小猫留在房间里,吃着小男孩刚刚新倒的猫粮。

    大王埋着头吃猫粮,金毛就趴在后头眼馋地看着它的尾巴,非常想去玩一玩,又不敢,可以说非常委屈了。甚至在大王吃完后,它还得贡献出自己的尾巴,给大王拍着玩。

    金毛:“汪汪汪!”

    这不是我想象中养了猫后的生活!

    ——

    “鲲鹏老师带薛定谔去哪了?我刚切了三文鱼,打算给薛定谔吃点呢。”段佳泽说道,他刚才到处找薛定谔都没找到,平时只要喊一声,薛定谔就会自己跑过来了。

    “我去回访小猫了。”鲲鹏淡定地道。

    段佳泽:“……回访?可是我们之前约好的,是视频回访啊。”

    鲲鹏:“视频回访不好,我自己过去看了一下。放心,他家没人,只有一条狗和小猫。”

    段佳泽:“……”

    段佳泽凌乱地道:“就是没人才比较可怕吧,你们没把狗怎么样吧?”

    鲲鹏沉默了一下才说:“没有。”

    “算了,我还给你们留了点三文鱼,过来吃吧。”段佳泽决定不要去纠结这个问题了,他把人带进休息室。

    薛定谔他们去回访就花了不少时间,其他人早就吃完了,这会儿也三三两两回去,这就跟打哈欠一样有传染性,不一会儿休息室就空了。

    除了陆压,他还坐在沙发上,因为段佳泽还没走。

    段佳泽正在看鲲鹏喂薛定谔吃三文鱼呢,他觉得薛定谔吃东西真有意思。

    而且薛定谔真是越来越大了啊,足足有二十多斤,成人都得两只手抱住它,再加上毛发蓬松,看上去就更大了。

    陆压因为和鲲鹏共处一室,且没有别的什么人而显得有些焦躁,要不是为了等段佳泽,他才不会待在这里,此时脸色有些阴沉,不耐地催促道:“你回不回去?”

    段佳泽都没意识到陆压在那边等自己,回过神来道:“好,我把盘子收一下。”

    鲲鹏看了一眼陆压,细胳膊一撑,从椅子上滑了下去,抱着薛定谔道:“我回去了。”

    段佳泽略点头,就见鲲鹏抱着猫往外走,经过沙发时,还停顿了一下,对陆压点点头。

    陆压直接把头扭开了,待鲲鹏出去,沉着脸道:“我就说水族都太讨厌了,走到哪都一股腥味。”

    段佳泽惊愕地道:“我闻不到……不过,鲲鹏是水族吗?他不是在水为鲲,出水为鹏么?”

    陆压:“所以更讨厌了!还是个两面派!!”

    段佳泽:“…………”

    陆压小时候出了那样的变故,不能怪他一直敌视鲲鹏,没揍死鲲鹏都算克制了,鲲鹏自己也是小心翼翼的。

    段佳泽安抚道:“那你吃不吃鱼,还剩了点。”

    刚刚鲲鹏吓得溜走了,鱼也没吃完。

    陆压那口气还没咽下去呢,他走到段佳泽旁边,“不吃。”

    段佳泽把剩下几片给吃了,手里收拾着碗,“对了,那你小时候都过的什么日子,是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那时候,天庭还是妖族当家,陆压还是殿下呢。

    陆压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慢慢道:“本尊现在也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段佳泽:“…………”

    陆压回忆了一下:“小时候比较单纯,除了修炼,一棵树都能玩上半天,也没什么好玩的。你们人族虽然弱小,却比较有创造力。”

    “那时候多大?”段佳泽比划了一下,“刚孵出来有母鸡那么大吗?长毛了吗?蛋壳吃了还是留着?”

    他兴致勃勃,问起了三足金乌的生活细节。

    陆压憋了口气一样看段佳泽,“你问这么多做什么?当然长毛了!”

    段佳泽:“那长什么样啊?好多鸟小时候和长大了根本不一样。”

    陆压沉默。

    段佳泽笑出声:“我肯定问到黑历史上了,你小时候是不是长得像鸡仔啊……”

    陆压恼羞成怒,揪着段佳泽要凑过来亲他。

    段佳泽捂着嘴,“我刚吃了鱼,你不是讨厌水族来着?”

    陆压:“……”

    两人离得特别近,段佳泽看到陆压那几搓金红色的毛,就想到床坏了的几天,他都睡在陆压身上。一开始觉得陆压坏脾气,讨厌鬼,就跟抗X剧里的太君似的。后来渐渐的,就觉出他的真正性情了。在“被迫”在一起的时候,陆压更是展现出了许多令人意外的地方。

    最糟糕的是,他猛然发现,刚才陆压要亲过来,他想到的甚至不是闪躲,而是非常自然、笑嘻嘻地开玩笑,已经在潜意识中接受了。

    难道说,他已经被道君掰弯了吗?

    陆压不知道段佳泽怎么突然盯着自己出神,他本来气势汹汹,把段佳泽给提起来了,这会儿被段佳泽一盯,脸颊不由得飞上两抹薄红,不太自然地移开了目光。

    段佳泽心脏跳得巨快,勉强咽了口口水,只觉得口舌发干,鬼使神差一般吐露了心声。

    他有些慌张,磕磕绊绊地道:“怎么办,我,我觉得……好像喜欢上你了……”

    “……?”陆压闪躲的目光停住了,皱眉看着段佳泽:“难道你之前不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