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第166章 一展熊风
    有一段时间网上一直流传,海角动物园和灵囿野生动物园曾经是一家,就因为灵囿的资料写着曾名海角动物园,重了名,于是传来传去就失真了。有说分家各自两地的,有说是分园的。

    而注意到这一点并发散,当然是因为海角动物园那只虎皮鹦鹉,它连接起了原本只是重过名,但毫无关系的两个单位。

    原本只是在本地出名的虎皮鹦鹉,视频渐渐流传到别的网络平台,引来不少关注。

    一开始也不知道这是动物园的鹦鹉,是有家直播平台觉得这鹦鹉挺火的,就请他们来做直播。

    华升平一把年纪,哪里玩过直播,但是因为那句“华升平,加水”太经典了,人家就要求他出镜。公园方面也觉得这是不错的宣传,让华升平配合。

    于是,华升平只好在小毛和直播平台工作人员的指点下,用手机给网友们直播起来了,拿着个自拍杆,还有模有样的。

    网友问了很多问题,华升平也就一一作答,或是让鹦鹉表演,使得直播间人数节节攀升。

    “它啊,它的名字叫段泰戈尔。”华升平看到有人问鹦鹉的名字,就回答。

    【泰戈尔可以理解,虎皮嘛……但是为什么姓段?】

    一提到这个华升平就嘴角抽抽,“这个是它自己要求的,那天我说给它起名字,它就说老……我姓段。我一开始也不明白,后来去查了一下,它老家动物园园长姓段。

    这么一来,大家自然问它老家哪里啊。

    华升平也从实道来,“它和驴子都是我们动物园,从东洲省的灵囿动物园引进的。”

    一说灵囿动物园,直播间里有不少知道的,这其中呢,甚至还有一些是粉丝。

    【233333我卷意外出场】

    【为什么丝毫不意外,还记得有段时间你卷养鹦鹉,身后随时跟着几十只鹦鹉】

    有人去灵囿看了,发现还真是打灵囿来的,灵囿还发过微博呢,这条微博也被转发了起来。

    灵囿的官博编辑也回答了一些网友的问题,证明虽说泰戈尔不是那些救回来的珍稀鹦鹉之一,但是它是灵囿的鹦鹉二代,从它父母就生活在这里了,现在自己出去打拼。

    打这儿出去的动物出息了,灵囿也与有荣焉啊。

    这件事导致往后考虑到灵囿引进动物的单位更多了,灵囿的动物也没有多到无限量供应的地步,一段时间后,就得实施预约制了。

    还有人因为段泰戈尔的事情,对他们的金刚鹦鹉感兴趣起来,就是段佳泽那些鹦鹉儿子以及同一批的其他鹦鹉。

    它们的体型更大,外表更艳丽,有些语言天赋还更高,比起平凡无奇的虎皮鹦鹉,他们更中意金刚鹦鹉。

    反正,同在一个动物园,虎皮鹦鹉模范能力都那么好,它们应该也差不了吧?

    段佳泽没答应,虎皮鹦鹉大约五六个月就成熟了,金刚鹦鹉要四到六岁成年,而且这时候性格也没稳定。

    鹦鹉能够活上好几十年,就算有一天灵囿觉得园里的鹦鹉太多了,需要送出去一部分,也不会在这个时期送出去呀。

    而且这些鹦鹉都是珍稀品种,对于它们,最好是以后也研究一下人工繁育,它们中有些可都快灭种了。

    ……

    因为段泰戈尔在外面出风头了,灵囿的禽鸟馆客流量也小幅度提高了。

    这里的鹦鹉太多了,以往游客们来,它们是会说话,但绝对不会像泰戈尔那样一个个滔滔不绝,新旧接近一百只大小鹦鹉一起说话,那还得了?

    就跟普通鹦鹉一样,保持模仿次数。

    但是现在逗它们的就多了起来,也是觉得泰戈尔一个虎皮都能说得那么好,你们生活在一起,不可能不会啊,尤其是那几种模仿能力强的,来来来,也来一段京剧呗。

    为了引这些鹦鹉说话,有人还播放了泰戈尔的视频。

    一群鹦鹉果然受到刺激,七嘴八舌地说起话来。

    游客们都没注意到,其中一只虎皮鹦鹉大喊:“那是我儿子!”

    要不了多久,大家就知道错了,这些鹦鹉说个不停,吵杂急了,根本听不清每只分别在说什么。

    这时一只蓝紫金刚鹦鹉站在枝头开口道:“都别吵,听我说一下。”

    它的调门不是特别高,但是偏偏其他鹦鹉听到这句话,全都闭嘴了。

    如果游客里有对灵囿比较熟悉,看过相关新闻视频的,说不定还能认出来,这个声音语调像极了灵囿的园长。

    蓝紫金刚鹦鹉察觉到了,再这么吵下去就要把饲养员召来了,它沉默了一会儿,起了个调,开始唱东海市的市歌了。

    其他鹦鹉一听,也陆续跟上,还挺整齐。

    外地游客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歌,但听到这大合唱也惊喜万分,他们就想看这个才艺啊!

    ……

    另一方面,粽宝开始有了进入性成熟的前期征兆,根据潘旋风的预测,它在未来半个月,就会发情。

    粽宝很紧张,它被潘旋风嘱咐过,有什么感觉都要说出来,它也知道自己是进入了一个什么样的阶段。

    相亲,这两个字眼太陌生了,刚刚成年的粽宝怪害羞的,又害羞,又不禁遐想,中心给它安排的另一半会是什么样子呢?

    “就是这个样子,已经快发情了,园长,到时候我们能跟过去围观吗?”潘旋风表面上很淡定,实际上也有那么一点点担心自己的小弟,粽宝一点经验也没有,万一熊妹很粗暴,把它吓得以后都不敢找熊妹了怎么办。

    他们是坐在熊猫馆里说的,粽宝正抱着潘旋风的大腿,蜷成一团打盹。

    “跟过去干什么,”段佳泽淡定地道,“到时候中心会全球直播的。”

    潘旋风:“…………”

    潘旋风惊恐地道:“全、全球直播,怎么直播……”

    段佳泽看了潘旋风一眼,“你没有看过资料和新闻吗?视频直播啊,这个我也没办法,粽宝和你不一样,到时候你在家用电脑看就行了。”

    潘旋风忍不住用自己的熊掌捂住眼睛,人类真是太下流了。他也在熊猫中心住过一小段时间,以前只觉得那里除了伙食稍微差一点,各方面都是天堂。

    但是,居然直播展示这种东西……这让修行做妖好多年,有一定**观念的潘旋风深感羞涩。

    看着睡得人事不省的粽宝,潘旋风感到同情。

    段佳泽问他:“那你是看还是不看直播?”

    潘旋风:“……”

    他也陷入了纠结,要不要尊重小弟的**呢,但是小弟好像不在意这些,动物世界都是露天求偶的。

    段佳泽说道:“中心会有专家坐镇,你要是不看粽宝,又要研究的话,可以去网上搜一下其他熊猫求偶的片子。”

    潘旋风:“…………嗯。”

    ……

    过了些时日,粽宝果然进入了人生第一次发情期,而段佳泽已经和中心商量过了,在熊猫馆挂了告示,表示粽宝要回乡相亲,然后将粽宝送上了飞机。

    粽宝千里迢迢返回位于蜀地的中心,在这里,它要和来自某熊猫基地的熊妹淇淇相亲,这是专家根据谱系选出来最适合它的熊妹。

    双方先是分开住,专家要监测它们的身体状态,达到了最佳状态时,就可以开放双方房间,让它们接触了。

    野外的大熊猫求偶,都是雌性坐等雄性互相搏斗,结束后,雌性对胜利者满意了,就可以和它造小熊。相亲,则是只有两头熊。

    淇淇和粽宝都是第一次参加这种相亲活动,今年,和它们一样相亲的还有另外几对,在别的房间。直播频道都是全程录像,向全世界放送的。

    一开始,淇淇和粽宝比较害羞,而且母熊都很挑剔,它们要选择最优秀的对方和自己一起制造后代,这样才能留下最优秀的基因,淇淇蹲在角落。

    粽宝好歹是经过大哥讲解要点的,当专家们准备进行一些引导的时候——毕竟熊猫发情期,最佳受孕时期更短——粽宝已经主动走向了淇淇。

    粽宝觉得哦,这只熊妹挺可爱的,尤其是耳朵的形状,它心里感谢大哥和园长,觉得一定是他们帮自己说明了一下爱好。

    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东海市,段佳泽也和陆压一起坐在电脑前,蹲看粽宝相亲。

    陆压:“我早说了,让它带点竹子过去。”

    段佳泽看了陆压一眼,不管这个提议对不对……这个家伙到底有什么资格在这种问题上指点啊?!

    陆压毫无所察,“好像成了。”

    段佳泽一看屏幕,果然,淇淇没有花多久,就发现了粽宝身体条件非常优秀,值得它留下后代,面对粽宝的热烈追求,淇淇把尾巴抬了起来。

    粽宝可是在灵囿待了两年多,生活条件优越,身边还有一个老大哥教导,要是还不能迷倒一只熊妹,那也太对不起它这几年吃的粮食了。

    所有观看直播的观众都知道,它们是进度最快的一对了。

    段佳泽看了下时间,再过五分钟,他就要去开会了,粽宝这边应该能在五分钟内结束,大熊猫的交配时间是很短的。

    因为粽宝在网上也颇有人气,它小时候就是明星小熊,到了灵囿后更是人气担当,冲着它观看直播的人还真不少,弹幕里有很多为粽宝加油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五分钟已经到了,段佳泽该去开会了,但是粽宝还没结束,段佳泽也没时间看了,把电脑关了先去开会了。

    这也就是个简单会议,段佳泽向来不喜欢啰嗦,把事情说清楚之后,就结束了,全程也就十分钟。

    回去之后段佳泽再次把电脑打开,点开直播间,想看看专家是怎么说的,这次交配受孕率高不高。

    陆压这时靠坐在床头:“段佳泽,我这里还有一些羽毛……”

    他说着,发现段佳泽一点没在听的样子,“喂?”

    段佳泽都呆了,他震惊地转过头:“……粽宝还在继续!”

    “什么继续?”陆压没明白,下床走过来看了一下,屏幕上还是粽宝的身影,弹幕都疯了。

    【粽宝Go!】

    【给粽宝打call!不愧是我粉的熊,X能力也那么强,完美!】

    【我给记着时呢,已经打破有记录的最长时间了……现在每一秒都是在创造历史!】

    【激动人心的时刻!十七分钟了!!】

    【从微博过来的,听说这里有只熊猫很牛逼……】

    【以后谁还敢再黑我滚X冷淡?】

    【我宣布,以后粽宝改名小马达】

    其他比粽宝、淇淇晚开始的熊猫都已经结束了,唯独他们还在继续,随着时间流逝,人们也越来越激动,不止是网友,连专家都激动。

    这多难得啊,大熊猫普遍时常也就几分钟,以前有头大熊猫达到十一分钟,就让大家津津乐道了半年。现在粽宝已经远远超过这个数字了,是普通熊猫的三倍以上,它这是要逆天啊!

    就如一位网友说的,现在每一秒都是在创造历史。

    在这种疯狂欢乐的氛围之下,粽宝又坚持了三分钟,在二十分钟时,它结束了征程。

    连段佳泽这个园长都有点懵了,到底是哪个部分让粽宝这方面能力都增强了,还是说粽宝本身就天赋异禀?这还真是个未解之谜。

    这一刻,弹幕也达到了一个顶峰,几乎看不到画面,所有人都在欢呼,就连那些守在外面的专家也击掌庆贺,他们都在表达一个共同的意思:

    【粽宝牛逼!!】

    ……

    粽宝一展雄风,可算出尽了风头,尤其是专家认为这次受孕率极高,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基本可以认定淇淇会诞下粽宝的后代了。

    人们奔走相告,粽宝创造了新的历史。

    灵囿的工作人员们也很高兴,毕竟粽宝在灵囿待了这么久,谁能说粽宝有这样的能力,不是他们动物园照料有方呢?

    还有人向段佳泽提议:“园长,我们要不要给粽宝办一个庆祝会?”

    段佳泽有点囧,“这个……还是算了吧,万一刺激到黑旋风怎么办。”

    谁也不知道,潘老师是否能比过粽宝啊,也不好问。你在竹子蛋糕上写个二十分钟,要是扎了潘老师的心怎么办?

    但不管怎么样,粽宝回来的时候,还是受到了英雄的待遇,新老游客纷纷来探望粽宝。

    陆压也算长了见识,什么直播相亲,求偶成功还全民狂欢……说真的,就算他已经是管理层了,还是有点不解。

    “有什么不解的,它们数量稀少又可爱,还是活化石……当然了,和您肯定没法比。”段佳泽对陆压比了个大拇指。

    陆压愣了一下:“可爱啊?”

    他有点不能接受,觉得可爱的这个词,和自己不是很沾边吧,再说了,比熊猫可爱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段佳泽:“……活化石。”

    陆压:“…………”

    段佳泽:“…………”

    大熊猫是从上古到现在传了那么多年,三足金乌呢,从开天辟地以后到如今统共两代。

    上次陆压说他年纪比月老大,一下子就让段佳泽无语凝噎了。他知道陆压年纪大,但是平时不会有那么清晰的概念,尤其是被陆压拿来和月老比。

    当然了,每个种族的寿命和得道时间不一样,影响因素很多。

    像陆压,他童年起大部分时间都在流浪、修炼,远离人群,战斗意识也许很成熟,但是与人来往方面就甚至可以说扭曲了。而且,也导致了他年龄带给人的感觉不是很大。

    至于陆压,他半晌也没琢磨清楚,活化石到底是个褒义词还是贬义词。

    ——

    ——

    正当灵囿全体为粽宝喝彩的时候,段佳泽接到了渔政局的电话,请他赶赴九湾河附近的海滩,有一条虎鲸搁浅了,而且身上有伤。

    此前东海市曾经发生中华白海豚搁浅的情况,那时候主要负责救助的是市动物园。

    也是那一次,段佳泽去参与了,证明了他们灵囿在方面的专业度,这才导致这一次有关部门直接把电话打到灵囿,让他们过来。

    而且,上一次白海豚搁浅,也是在九湾河那一块。

    段佳泽带上徐新,赶到了九湾河,上次白海豚搁浅是在景区,这次则在景区之外的海滩上。在他们抵达之前,渔民一直在给虎鲸泼水、遮挡阳光。

    虎鲸体型太大了,体重以吨计算,不能随便拖拽,一般遇到搁浅情况,都只能先给它保持湿润,等待涨潮。

    段佳泽和徐新到了现场后,没多久市动物园的人也到了,他们赶紧组织人手进行处理,又检查了一下虎鲸的情况。它的体长足足有七米,是公的,身上有咬伤,尤其以尾巴最重,这应该也是导致它搁浅的原因。

    虎鲸身上的颜色以黑白二色为主,齿鲸,海豚科。它们外表虽然可爱,但是人称“killerwhale”,也就是杀手鲸,在海中大杀四方,鲜有敌手。这头虎鲸身上的伤,可能是在和对手搏斗的时候留下的。

    徐新检查了一下,确认必须给它治好伤再放回去,否则以它现在的身体情况,可能有生命危险。

    这头虎鲸,足足有六七吨,而且灵囿也没有适合虎鲸修养的地方。不要说灵囿,市动物园也没有。

    这两者,市动物园是因为没这个条件,而灵囿则根本没有饲养任何海豚、鲨鱼之类的。

    徐新和市动物园的专家准备配药,同时徐新问段佳泽:“园长,现在怎么办?送到海豚保护区去吗?”

    “不行,时间太长,而且运输过程中也有一定危险,它的体型太大了。打个电话,申请批准就地治疗。”段佳泽急中生智,想出一个办法,“而且必须让它尽快回到水里,太阳越来越烈,涨潮还早。”

    段佳泽观察了一下这边的环境,确信可以实施,“我们在这里圈一小块水域,然后挖条坑道,铺垫,引水,减少摩擦,把虎鲸弄过去,就在这块儿治疗。”

    “我看行,虎鲸可以在浅海活动的,这个皮外伤恢复之后,一撤保护栏,它就能自己离开,免了各种运输的麻烦。”徐新还挺赞成这个方法的,这附近就是景区,所以地势很安全,但是又没有开放,所以游客鲜至。

    他们立刻和渔政局汇报了一下,得到批准圈地治疗。有了官方支持就好办了,人手充足的情况下,兵分两路,市动物园的人给虎鲸配药、指导人护着虎鲸,挖坑道准备把虎鲸推回海里。

    另一边,段佳泽和徐新就找了块深度、地点适中的区域,用保护栏圈起来,作为虎鲸的临时养伤所。

    大约一个多小时之后,就双双完工,他们将虎鲸弄进海里,又引进了那片水域,众人都觉得,真是出乎预料地顺利啊,至少这虎鲸还挺配合的……

    这条公虎鲸还是个青少年,徐新的药配好之后,一部分口服,一部分注射,注射的部分,在虎鲸还在岸上时已经打过针了。

    段佳泽把药塞进鱼身,然后放在水面。虎鲸缓缓游上来,一张嘴吃下了鱼。

    它一张嘴,就能看到整齐尖利的牙齿。段佳泽还拎着鱼尾巴,虎鲸吃鱼时,牙齿距离段佳泽也就那么十几厘米。

    徐新在旁边看得心惊胆战,虽说知道园长养鱼也有一手,但是那些都不是杀手鲸啊,虎鲸的战斗力可是连鲨鱼都能随便宰的。

    虎鲸打过针吃过药,已经不再流血了,它沿着围栏游了一圈,好像在疑惑自己现在的处境,不过,情绪暂时还比较缓和,也许是因为段佳泽让它很有好感。

    就地治伤对于虎鲸来说是最优方案,但是对段佳泽他们这些人来说,就表示接下来几天他们要常驻这里了。

    虎鲸一圈又一圈地游着,它在水下发出人类听不懂的叫声,不时抬起脑袋。但是让它遗憾的是,段佳泽始终没理他,而是在跟其他人类说话,更别说摸摸它了……

    这时候,段佳泽看到不远处有几抹跳跃的粉红色身影,他迟疑了一下,才道:“你们看看那个……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大家都抬头看去,没错,确实是几条中华白海豚。

    也许是冥冥之中有所感应,也许是大海把讯息带给了它们,总之,它们游过来和自己的老朋友会面了。

    徐新感慨道:“真是热情的海豚啊。”

    聪明的海豚记忆力很好,它们可以和自己的人类朋友保持非常长久的关系,有些海豚,会和自己的人类朋友在固定的地方见面。

    段佳泽赶紧走了一段,在围栏之外的地方蹲下来,没多久,以白海豚的速度就游过来了。它们争先恐后的浮出水面,让段佳泽摸摸自己。

    段佳泽挨个摸头,数了数,比起自己上一次见,竟然多了一只小海豚,原来除了叙旧还是报喜啊,顿时喜出望外:“恭喜啊。”

    他是开心了,不远处的虎鲸不开心了,撒起泼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