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第168章 非洲美猴王
    水禽湖的玉兰树上,茂密的枝叶之间,点缀着五彩斑斓,如果不是这些颜色偶然动一下,远远望去,就像是满树扎满了彩花。

    树下游人往来,不时驻足观看,数起树上到底有多少只鹦鹉。

    很多游客都把这当成了动物园刻意安排的戏码,没看到最上头还站着园长的爱鸟么。也不知道怎么训练的,没看到一个工作人员呵斥,这些鸟腿也没有束缚,但愣是站在枝头不飞走。

    一棵树上站了几十只鸟,这景象可壮观了,诚如一位员工所说,就跟树上长鸟了似的。

    段佳泽抱着被子走到湖边时,就看到这样一幕,他走到树下抬头看这些鸟,若无其事地道:“晒太阳啊?”

    有几只天真的鹦鹉还抬头看了一下:没有太阳啊。

    段佳泽看了一眼最顶上那只“太阳”,一手抱着被子,另一手抬了起来。

    这个动作,一般视为让鸟落在上头。

    段佳泽一抬手,刚才还是毫无动静的鹦鹉们瞬间猛冲下来,把游客们都吓了一跳。

    他们正在数鸟呢,有的说五十只,有的说五十三只……突然间,那些鸟全都拍动翅膀飞下来,而且是集中冲向一个方向,大有撞车的架势。

    哦不,也不是所有鸟,最上面还站了一只金红色的鸟没动。

    转眼间,这些硕大的鹦鹉就好似要把段佳泽淹没了,等它们扑啦啦散开后,就可以看到,最终只有三只鸟有幸抢占先机,落在了他手上。

    接着,中间那只胖胖的灰鹦鹉就一脚扒拉开左边的兄弟,一口啄走右边的姐妹,独占地盘。

    其他的鹦鹉都四散飞开了,落在周围的树上或者栏杆上。

    目睹这一幕的游客们,有不认识段佳泽的,只以为他是饲养员,还看着乐呢。不错,这只灰鹦鹉战斗力很高啊。

    下一刻,他们眼中非常有王者风范的灰鹦鹉就一低脑袋,然后灰溜溜地用爪子走了几步,飞走了。树顶上的陆压也不紧不慢地飞下来,停在段佳泽手上。

    有的人也许认识陆压,却不太知道或是不记得段佳泽长什么样子,这会儿看到这副情形,才反应过来,这怕不是陆压的主人,灵囿的园长。猛禽就是猛禽啊,一个眼神,就把那些鹦鹉给秒了。

    可惜也没有给他们太多时间围观,段佳泽已经架着鸟走了。

    动物园的员工不远不近看到段佳泽手上架着陆压,身后跟着几十只鹦鹉拉风地离开,都有点心酸,他们费了多大劲啊,也没能把鹦鹉赶回去。

    园长走到树下面,大概就花了十秒钟吧,抬了下手,就把鸟都拉走了……

    围观群众们也是这个时候才恍悟过来,这位既然是陆压的饲养员,灵囿的园长,手里有被子,正好和新闻里去救虎鲸对上了。再加上刚才这些鸟的反应,难道说它们停在树上,其实是在等人?

    ……

    陆压语气微妙地道:“就回来了?”

    段佳泽看了陆压一眼,但是陆压现在是鸟,他从那一脸毛也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从语气里可以听出来,道君情绪够复杂的。大概是那种,明明急得要死了,看到你本人还是要高冷。

    他现在是双手抱着被子,陆压就站在被子上。

    陆压还兀自解释了一下:“鹦鹉们觉得无聊,就顺手把它们放出来玩玩,我看守着。”

    陆压把捣乱翘班也解释得那么清新脱俗,段佳泽都不忍心拆穿他了,毕竟他都要成望夫石了,听说这两天长在树上一动不动,“有道君看着,我肯定放心。这两天比较忙,没能回来,幸好你让青鸟给把被子给我送去,也算一解烦闷。”

    陆压不知道多开心,从段佳泽胸前的被子蹦到了他头上,大笑道:“哈哈哈哈哈,知道错了吧?去之前还敢嘴硬!”

    段佳泽:“……”

    每次他以为,接下来应该是很温情的戏,陆压就要让他惊喜一下。

    陆压站在段佳泽头上,不知道多得意,发觉段佳泽还“惭愧”地低了下头,然后忽然道:“知道了,我还要请道君谅解,洛野的帝企鹅生病了,邀请我过去会诊,大概要二十天吧……”

    陆压:“……”

    陆压用翅膀狂拍段佳泽的头发,愤怒地道:“不准去!!”

    段佳泽的头发都乱了,遮住眼睛,他抱着被子甩了下脑袋,“开玩笑的,没这么回事。”

    陆压顿了一下,又用翅膀拍了段佳泽一下以泄愤,“小骗子。”

    段佳泽无辜地道:“谁知道你反应那么大,哎,你刚才的动作是不是相当于人族里的跳起来挠脸?”

    “…………”陆压觉得自己特别控制力道,简直是放纵这个混蛋了,他愤愤道,“挠你还用得着跳起来?”

    段佳泽:“…………”

    段佳泽:“……能不能不要互相伤害了?”

    他站在楼下时,对陆压说:“现在,我上去放东西,你把鹦鹉们都送回去。”

    陆压一拍翅膀,飞了出去。

    后头跟着的鹦鹉们没有立刻转身,而是挨个飞下来,停在段佳泽的肩膀上和他碰了碰脸,然后再跟上去。

    段佳泽把被子放在床上,包里带过去的日常用品也收拾了一下,弄完陆压也回来了,他拍了拍被子看着陆压笑。

    陆压扫了他一眼:“怎么,本尊不在时孤枕难眠?”

    段佳泽迟疑地道:“……我觉得还好,旁边酒店只剩大床房了。”

    陆压:“………………”

    陆压飞过来,在半空中就瞬息化为人,将段佳泽压在身下。

    “难眠难眠!可以说非常难眠了!”段佳泽赶紧道,“我的天,想死我哥了!”

    陆压脸色仍然不是很好看,瞪着段佳泽。

    “我们都是轮流值班的……”段佳泽说着,已经亲在陆压嘴上了,好久没有看到陆压,他还真挺想陆压了。

    陆压原本要说的话,现在也忘了,抱着段佳泽啃了起来。

    ……

    ……

    此前灵囿动物园接待了国外动物园考察,和其中一些达成了协议,灵囿以帝企鹅为主进行了一系列输出、交换。

    其中,就包括和某国动物园的一项交换,他们以自己园中的黑白疣猴和灵囿交换帝企鹅。

    黑白疣猴其实并不是他们国家的稀有动物,而是来自非洲,是非洲的特有动物,只是被他们引进了。

    一共有六只黑白疣猴乘飞机后转汽车,远道而来抵达灵囿,被安排在非洲动物展馆。正因为远道而来,所以还需要隔离检疫,然后才能展出。

    黑白疣猴也属于濒危动物,它们因为一身皮毛被大肆捕猎,和金丝猴都属于疣猴亚科,它们通常在树上生活,喜欢活动。

    在黑白疣猴隔离检疫期间,小苏也安排做了一系列相关宣传。

    等到开始展出后,果然有大量游客特意前往非洲动物展馆,一睹黑白疣猴的风采。

    段佳泽也去看了一下,黑白疣猴们的活动区有树,活动设施也都是用木头搭建而成,第一次见到它们的游客都忍不住夸赞它们的美貌。

    黑白疣猴的名字里之所以有黑白二字,正是因为它们的皮毛以黑白为主,它们的长相极有特色,也许有些迷糊的人会分不清各种猴子,但绝对不会包括黑白疣猴。

    从段佳泽所站的角度就可以看到,三只黑白疣猴或蹲或站在树干上,它们的脸周有一圈白毛,从额头到下巴,将五官框起来。背脊两旁也有白毛,这些白毛长而柔软,就像流苏一样。

    而它们的尾巴,更是在后四分之三都覆盖着长长的白毛,当它们蹲在树上时,这些长毛垂直落下,更显出其质地之柔软。这让它们的尾巴看起来,就像拂尘一般。

    就是这样的皮毛,让它们被捕猎,这些长毛会成为服装的镶边。

    黑白色的基调,长而柔软的毛和尾巴毛让它们看上去仙气飘飘,一举一动,长毛飘动,很是引人注目。

    这些黑白疣猴性格又活泼,在树上跳来跳去,更是令游客喜爱。

    “天啊,好想被它们的尾巴扫一下脸啊,肯定很舒服!”

    “自带斗篷诶,这真的是我见过最漂亮的猴子。”

    “看——”

    一只雄性黑白疣猴正从高处跳到低处,它那几乎和自己身长相当的尾巴在空中摆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落到实处之后,它的尾巴也荡下来,长毛在空中飘扬,最后摆动几下,垂在身后,毛发流泻下来。对于一些人来说,他们眼中那尾巴的活动自动慢动作播放了。

    它的白毛富有光泽,柔软垂直,一点也不会打结,那条大大的尾巴,更是让人看了很想抱在怀里,把脸埋进去。

    更别提它的这一次跳跃非常具有难度,身手矫健,让人更加惊叹了。

    效果还不错。段佳泽在这里看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小苏做宣传时重点就是黑白疣猴的外表,它们也没让人失望,果然用独具特色的外貌俘获了人心。

    段佳泽出去的时候,还看到有人陆续进来,讨论者黑白疣猴的长相,他们在网上看到图片,但是很怀疑真猴是不是如图。

    别说动物园,现在好多景点,不都是找摄影师去拍照,运用特殊的拍摄技巧,或者疯狂修图,最后拍出来的图片漂亮极了。但是实际上去那儿之后,就会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有些动物园做宣传,那动物图片都不一定是他们自己拍的呢。可能图片上美丽可爱的小动物,实际上又脏又瘦。

    当然,有这种想法的人一定是第一次来灵囿,灵囿是出了名动物动态胜过静态,实物胜过宣传图。

    段佳泽出去时还在门口看到了袁洪,他就一个人,之前一直带着的猴子太大了,被他送回猴群了,作为猴子来说,还是要和猴群生活在一起。

    段佳泽走过去和袁洪打了个招呼,笑眯眯地说:“星君,进去看过了吗?”

    袁洪:“看了。”

    段佳泽好奇地道:“怎么样,你们语言通吗?”

    段佳泽用兽心通倒是无所谓,饲养员还好奇过呢,这猴子是非洲籍,后来又在亚洲其他国家待着,现在到华夏来,跟它们讲华夏话应该听不懂吧,估计还得让它们熟悉一下。

    一般大多数动物,在动物园呆久了,都知道简单语言是代表什么,开饭了就往“餐厅”走,打扫房间了就避开让饲养员进来清理。

    袁洪摸着下巴道:“够呛,它们好像半懂不懂。”

    “半懂不懂已经很厉害了,这都外来的,当初一开始陆压也不知道怎么和帝企鹅交流呢。”段佳泽笑着说道。

    袁洪点点头,有点纠结地说:“游客还挺多。”

    就算是他所在的金丝猴馆,排场是大了,游客们也没有这么热情,难道是因为黑白疣猴来自别的大洲,物以稀为贵吗?

    段佳泽冷不丁道:“美猴王啊。”

    袁洪:“………………”

    段佳泽转头看着袁洪,“这家伙长得太漂亮了,当时小苏宣传的时候,还说要叫它们非洲美猴王,我说得了吧,这什么不伦不类的称呼,还捆绑我们大圣。你就说得通俗一点,非洲最漂亮的猴子得了。”

    他看袁洪脸色不是很好看的样子,还补了一句:“我是说在人类眼里很漂亮哈,不知道你们怎么看的,但是大多数人类都觉得挺好看。”

    袁洪欲言又止地看着段佳泽。

    段佳泽立刻心虚地道:“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要是冒犯了的话,我先道歉了。”

    袁洪:“…………没什么。它们长得也就一般吧,我问过了,其他猴子都觉得它们怪怪的,不过非洲的动物好像长得都挺怪。”

    什么斑马、长颈鹿、黑白疣猴,这些非洲特有的动物,对华夏本土动物来说,确实够古怪的。

    包括帝企鹅这样的鸟,一开始陆压不是也无法接受么,和传统审美观不是很相符。

    段佳泽笑了一下,“多看看就不怪了,现在全世界交流都多了。”

    ……

    段佳泽拒绝了小苏给黑白疣猴用“非洲美猴王”这个称呼,但是后来黑白疣猴的外表大受称赞,所以有几次段佳泽还听到员工这么称呼黑白疣猴。

    他们还振振有词:“这个名字虽然有点不土不洋,但是很合适啊!”

    段佳泽:“去你们的吧,你们家美猴王有六只啊?冲着雌的你们也这么喊,怎么不叫非洲美猴公主?”

    大家都被雷得哆嗦了一下……

    ——

    ——

    灵囿动物园此前由段佳泽去参观过别人动物园怎么举办大型活动,到今年,他们自己也要办活动了,活跃一下游客气氛。

    并非灵囿的游客不够多,不过适当举办一些这样的活动,如果成功的话,的确会让游客更有认同感和参与感。像之前,他们也举办过摄影比赛。

    因为灵囿在同心村出了资,还有之前海角公园也带他们玩儿过,所以这次段佳泽也拉上了海角公园和同心村,办一个动物园主题狂欢节,这个主题就是非洲动物。

    以往他们都是走中式风格,这次来点不一样的。

    三方成立了一个策划组,围绕这个主题策划一些活动,还得邀请一些团队过来表演,到时候还会限定发售一些非洲装扮的动物玩偶。不用说,餐厅也会推出限定套餐。

    狂欢节会持续一整天,因为会场横跨三个地方,所以当日还有一个骑行比赛,从同心村骑单车到灵囿,中途还会有一些关卡需要完成。

    这个比赛中,也有机会,可能完成了哪个任务,就能获得特殊的助力,比如可以骑一程马。

    包括在灵囿和海角公园内部,也有很多游戏,有部分是和动物有关的。像是自己根据图纸制作动物丰容工具,且是动物认可愿意使用的,才算成功。

    还有一些就和动物园的设施有关,散养区的游船、缆车都有关卡。但凡进园的,无论走到哪里都有游戏可以参加。包括园内也会搭建舞台,进行主题表演。

    氛围热闹活泼,让人玩得开心,留下深刻印象就算成功了。虽说当天成本可能刚刚收回来,甚至收不回来,但它是值得的,所谓的亏本只体现在账目上,且只是当天。

    ……

    “现在咱们办狂欢节,等七夕了,可以办鹊桥游园会。”段佳泽一边走一边说,他和黄芪等人在园内穿梭,查看今天的情况。

    还不错,游客们玩得都很开心,很多游戏还加入了科普知识,需要在园内找答案。

    黄芪点头道:“不错。”

    不远处就是猜谜的地方,几十只鹦鹉站在栖架上,这里没有什么写着谜题的纸条,都是鹦鹉随机说出来的。

    工作人员在旁做裁判:“不好意思,请不要干扰我们的出题员念题目。”

    “它哪有念题目啊,这家伙唱歌呢!”回答问题的一对年轻情侣游客气道。

    工作人员微笑道:“您再等等。”

    鹦鹉斜了人一眼,“把你捧在手上,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请问,这是什么歌?”

    情侣:“……”

    女游客迟疑道:“爱的民族风?”

    那男游客说:“爱的自杀,再问供养。”

    再往前看,还有一些游客在指导下,给大象洗澡。

    这让段佳泽怀疑,当时策划组到各个场馆收集题目时,有些人是不是顺势就偷懒了。

    初果还在水中扭了下身体,用鼻子碰碰旁边的小女孩,表示感谢。

    小女孩大哭起来:“它碰我,妈妈,我身上是不是有大象鼻涕了?”

    妈妈:“……没有,别哭了,还不是你想要玩偶。”

    这时候,欢呼声也远远从大门外传来。

    大家回头看了一眼,这个时间段,应该是第一轮骑行比赛结束了。

    ……

    “差不多了,我看没什么问题。”段佳泽满意地道,“都去忙吧。”

    今天大家都忙着呢,还额外找了些临时工,这才有足够的人手维持这一场活动。

    段佳泽看到一只胖企鹅,正在禽鸟馆门口猜谜,旁边还围了些游客,以为吉祥物在卖萌。

    只见它仰头盯着栖架上的鹦鹉,挥了挥翅膀,表示让鹦鹉出题。裁判也迷糊着,不知道这是哪位同事,但是好像没有规定吉祥物不能参赛啊。

    鹦鹉瞟了企鹅一眼,有气无力地道:“头顶大黑帽,身穿燕尾服。长着尖尖嘴,是鸟不会飞。”

    吉祥物兴奋地抬起翅膀,努力往自己身上指,即使它没说话,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是我,是我!

    大家几乎都要替他把心里话给喊出来了,这个劲儿还真足。

    围观群众哄笑起来,“他答对了!”

    所有人都觉得,这是设计好的一场表演。

    连裁判都没想通,他是临时工,还以为真有这么个安排呢。按理说只猜对一个也没法给奖励,但是胖企鹅都要怼到他身上来了,游客们还在看热闹,他只好从身后拿出一个小号的陆压抱枕,塞给吉祥物。

    吉祥物接过抱枕,还兴奋地跳了跳——以它的体型,其实就是上下摇了摇,脚都没离地。

    企鹅两只翅膀紧紧夹着枕头,一摇一摆往外走,游客都把道给它让开,还有小朋友去握它的翅膀尖,或是摸摸它的屁股。

    一出去,胖企鹅就看到站在那儿的段佳泽了:“……”

    段佳泽抱臂看着奇迹,“嗯?”

    奇迹往前走了几步,翅膀往前一送,将抱枕递给段佳泽了。

    段佳泽好笑地道:“我不要你的,自己拿着,作弊你也不害臊。”

    奇迹低下头,嗯,比起作弊更糟糕的是,它还是在自己家作弊……

    段佳泽:“走,找你爹去,一起玩儿。”

    段佳泽进了场馆内,把陆压给放出来了,想当然,陆压不会去当工作人员,做些什么给人提供谜语之类的活儿。

    陆压停在段佳泽肩膀上,贴着段佳泽耳朵说道:“我看到小青穿裙子,和肖荣一起去参加比赛了。”

    卧槽,又穿女装出去了,还是和肖荣一起,会被围观么……等等。

    段佳泽诧异地看着陆压:“道君,你也这么八卦啊?”

    陆压:“……”

    陆压气道:“我是说小青翘班了!”

    段佳泽哈哈大笑,“你自己还不是翘了,算了,今天又没他什么事儿。”

    陆压冷哼一声,不说话了。

    段佳泽肩上停着陆压,手里揽着奇迹,奇迹抱着枕头,一家人往外走。

    正好也有一家人进来,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小男孩,小男孩手里也有一个小号的陆压抱枕,双方正面相遇。

    小男孩看看段佳泽肩上的鸟,又看看手里的抱枕,再看看奇迹手里的抱枕,继续看看段佳泽肩上的鸟,脚下一个踉跄,站稳了继续低头看抱枕……

    段佳泽好笑地道:“别看了,我这只就是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