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第169章 狗中总攻
    段佳泽肩上的原版三足金乌,走到哪里都让人艳羡,更别提他身旁还有个胖胖的吉祥物,一家三口融入了欢乐的人群。

    ——当然,当他们经过鹦鹉们身边时,听到鹦鹉在唱歌:“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离开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

    段佳泽:“…………”

    总感觉良心受到了谴责。

    还没等段佳泽谴责三秒,就被奇迹推着走开了。

    今天有好些派遣动物都翘班,出来凑凑热闹了,非但是陆压告状过的小青和肖荣,段佳泽还看到有游客在拿孔宣打赌。

    他们在赌孔宣是男的还是女的,虽说他穿得偏男性化,但是男性同胞总是愿意说服自己,用他半长的头发来当做他是女性的证据。总觉得孔宣长得这么好看,如果是男的就太可惜了。

    还有男的跑去找孔宣证实,孔宣一听到那问题,脸色都要和他的尾羽颜色一样精彩了,疾言厉色地道:“我是你祖爷爷!”

    男的:“…………”

    孔宣只是外貌相比普通男性精致,好看得超越了性别,但明眼人都能从他的气质判断出来,这是个男的。只是东海市留长发的男人不太多,才给了那些先入为主的人一点希望吧。

    对于孔宣本人来说,则是倍感耻辱,还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猜测性别。

    段佳泽都不忍心了,过去跟他说你要不去剪个短发吧。

    孔宣陷入了沉思,显然是在做心理斗争,应该坚持自己的审美,还是做个不会被误会的男人呢?

    段佳泽回来后,陆压道:“你可以劝他换发型时顺便染个绿色的头发,和衣服、毛色正配。”

    段佳泽:“…………那是,被拆穿后骂的不是你。”

    说到绿色,段佳泽还看到了另外一位绿色的同志。

    小青今天穿了女装,和肖荣手挽手游园,肖荣脸上带着口罩和墨镜,两人就像正常恋人一样玩乐。

    小青的外貌不说倾国倾城,达到有苏或者孔宣那个高度,但也算绝色,虽说挽着个男朋友,但外人看不到肖荣外貌,不知道这是谁,有些单身来的还会找小青搭讪。

    小青坏得很,他声音本是十分清越的,但凡有男的来搭讪,他就捏粗了嗓子,让自己的声音男性化得更明显地回答对方。

    这一嗓子出来,吓跑了好几个人,大呼变态。谁知道这人看着像是个美女,原来裙子下也有唧唧啊。

    还有个女孩子,盯着肖荣看了半天,总觉得身形、轮廓很像自己以前的爱豆,忍不住搭讪二人:“请问这是不是……”

    小青抢先道:“没错这是我老婆。”

    他是用男声说的,女孩子有点懵地看着他们,这才发现小青好像是挺高的。

    小青:“法律规定不让反串吗?”

    肖荣:“…………”

    女孩子沉默一下,对肖荣道:“对不起,女士,”又看向小青,“还有先生,我认错人了。”

    她好像有点失魂落魄地走开了。

    小青莫名其妙:“谁说你是女的了??”

    肖荣:“…………”

    ……

    像段佳泽他们这边,除了小孩就没什么人骚扰,不是段佳泽没有吸引力了,而是有一只猛禽虎视眈眈,但凡有靠近三米之内的,就会被用看猎物的眼神盯着。

    在这种眼神之下,孔宣那个级别以下基本都只有滚蛋的份。

    小苏迎面遇到他们,冲过来对段佳泽说:“园长!太惨了吧,男朋友哪儿去了,居然只有吉祥物和鸟陪你?”

    段佳泽:“……陆压有事。”

    小苏看陆压不在,鼓起勇气道:“假的吧,平时那么闲!男朋友太不可靠了,园长你要小心,蓝蓝她们在团购恋爱水晶,回头你也团一个,悄悄拔陆哥的毛发来作法吧!”

    陆压:“……”

    段佳泽:“…………”

    段佳泽看了陆压一眼,“……那就不用悄悄拔了。”

    ……

    ……

    段佳泽看到新的凌霄希望工程app通知时,没有什么意外,这次算起来距离孔宣过来时间不是很长,但是根据以往的经验,应该是来了个走后门插队的。

    过了两天,员工打电话给段佳泽时,他就从容下楼了。态度变来变去,现在,段佳泽又觉得自己能hold住了。

    他有一个想法,不管来的是谁吧,绝对不能是圣人。

    要是偷摸下来的,还不服管,那就和陆压一样威胁要举报他;如果不是,又很牛逼,那就威胁要举报孔宣(孔宣:……),让他去解决,这位不是圣人之下第一人么……

    段佳泽到会客室时,人还没来,他留了个门,坐在沙发上拿手机出来刷了下微博。

    不多时,段佳泽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他抬头看了一下,却没看到人影,顿时有些悚然。这来的什么,按理说只有具备动物原身的才符合系统限制,鬼魂不符合吧?难道是动物的鬼魂??

    段佳泽正在思考之际,忽然听到两声狗叫,他站起来一看,原来是一只狗坐在门内几步的地方,只是被沙发挡住了。

    这狗长得十分威风,通体白色短毛,油光水滑,腰细腿长,脑袋尖尖的,比较小巧。单看外形就可以感受到,它的身体十分有爆发力。

    它长得有点像灵缇犬,但依照它对段佳泽点头的架势来看,这应该是纯东方品种。

    段佳泽也是吃过亏的,看看四下无人才开口:“……哮天?”

    你说这要是条普通狗,段佳泽得多尴尬。他也是想着动物园不允许带宠物进来,时间又这么巧,这多半是派遣动物。天上的狗最出名的,也就是那一条了。

    幸好它一下站了起来,“汪”了一声。

    段佳泽松了口气,“还真是你啊。”

    这就是二郎神杨戬的爱宠了,哮天犬,也就是神话天狗食月里的那只狗。

    它本是一条山东细犬,细犬是华夏本土的猎犬,不过现在纯种的已经少之又少了。

    哮天给段佳泽的感觉,比较像他看过的警犬,趴在那儿就是趴着,全身任何地方都不会乱动,它又汪汪了两声。

    “下来度假的?你主人没有捎个信吗?”段佳泽和它聊了两下,找了个项圈来给它系上,没别的意思,就是表明一下这是有主人的,免得动物园人来人往的不知道。

    哮天还真是来度假的,它工作勤勤恳恳,二郎神听说有这个一个活动(?)之后,自己没什么兴趣,却是给爱犬放了个假,叫它下来玩一玩。

    别说,哮天下来还真就只剩玩的了,吉光还能去打个工,哮天就算想看门,不说是不是大材小用,他们这儿已经有四条狗了。它来的时机也好,现在动物园不是特别需要帮忙了。

    段佳泽对哮天颇有好感,他说道:“你就不要拘束,把这里当自己家,下来休息度假的,就放松一点玩!”

    哮天抖了抖毛,对段佳泽点头,还龇了龇牙——可能是在笑。

    ……

    段佳泽领着哮天去休息室,路上看到他的员工一打招呼,都问这是谁家的灵缇。

    “什么灵缇啊,华夏细犬,朋友家的,放这儿喂。”段佳泽走动的时候,哮天就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别提多省心了。

    像什么吉光、哮天之流,都很让人喜欢,吉光甚至能自己遛自己,可懂事了,比那些有人形的家伙省事多了。

    别看哮天战斗力也高,但是它绝对不乱惹事,更知道段佳泽是这里管事的,某些事情上,就得听他的。

    段佳泽把哮天带到休息室去,一群神仙妖怪正在玩牌。

    正巧小九把手里的牌甩出去,恨恨道:“当年我有九个脑袋的时候,谁算牌算得过我……”

    哮天一看到小九,原本安静乖巧的它,一下爆发出了猎犬的威势,大叫了两声,朝小九冲去!

    小九看到哮天,吓得魂飞魄散,想当年他有九个脑袋的时候,就是被这家伙咬掉了一个头,第一次尝受断头之痛啊!

    段佳泽根本来不及反应,幸好周边的人大喝一声,拖小九的拖小九,拽哮天尾巴的拽哮天尾巴,此时哮天的嘴巴离小九只有分寸之远。

    “……好家伙,嗖一下就蹿出去了。”段佳泽惊魂未定,他刚才都没反应过来,“难怪都说,出门一定要给狗拴绳子。”

    小九嗷一下就抽泣出声了,他遮着脸,使劲憋哭声,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

    但是,但是他实在是憋不住啊!

    这里也有认识哮天,或者说认识它主人的,和它叮嘱了几句,不可以咬小九。

    段佳泽也道:“不能再咬了,就剩一个脑袋。”

    小九还在伤心欲绝,段佳泽又劝他,“你也是,这不是没咬到么,哭什么,怪难看的。”

    小九把眼泪擦干,委委屈屈地坐下来——他想走来着,但是哮天就在必经之路上。

    哮天听说小九这是罚下来做义工的,也就不咬他了,只是看他的眼神还是非常犀利。掉转头,哮天在一旁看戏的袁洪脚下嗅来嗅去。

    袁洪本来乐得都要拍大腿了,这时蹦上沙发,啐道:“闻什么闻,小狗崽子。”

    哮天前脚搭在沙发上,又凑上去闻了几下,才下来,又闻了闻有苏。

    有苏是狐狸啊,被狗闻能开心么,她一溜烟跑到陆压身后了——她这是知道呢,躲在段佳泽身后还得拐弯起作用。

    哮天果然不敢去闻陆压,或者说不用凑近也知道这是哪位。

    怎么说哮天也是和杨戬一起参加过封神战的,依段佳泽看来,它在辨认参加过封神战的各位。修道之人外貌都可以变化,像有苏,但气味通常是不会变的。

    ……

    段佳泽给哮天介绍了园内的四大天王,可是,五条田园一看到哮天,都低头夹着尾巴。

    哮天也并没有把它们看在眼里,虽然五条狗狗在人间界,已经是狗中俊杰了,但是在哮天面前不值一提,它还嫌这五条狗太矮小呢。

    段佳泽如果知道,就会和哮天说,这五条已经算是田园里体型比较大的啦。近代以来,华夏的田园犬,因为种种自然条件、人为因素,体型大不如前。

    哮天忽然转过头,对着一个地方叫了一声。

    段佳泽转头看去,只见薛定谔的身体在树上若隐若现,它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树上去了,正在偷看哮天。

    田园犬发展了几千年,华夏各地的田园犬特色都不一样,些许变化,哮天并不在意。但是,薛定谔是混血,有些挪威森林猫的血统,体型很大,哮天还未看过这样的猫,在树下盯着它看。

    薛定谔感觉到危险的气息,它的主人又不在附近,它小心翼翼地趴在树上,发出哈气声,试图吓跑哮天。

    段佳泽刚想把哮天叫过来,就见它突然一跳,先是巴在树干上,再一转身,跳到了树枝上!

    别说段佳泽了,其他狗都给吓一跳啊。

    薛定谔猝不及防,连连后退往下看,试图逃脱,却被哮天叼住后颈,带着跳了下来。

    哮天用脚按着薛定谔,然后好奇地打量起它来,像是不知道这个猫为什么这么胖这么大,还玩弄起它蓬松的大尾巴,愣是把薛定谔摁在地上好生摩擦了一番。

    距离近了,薛定谔竟是不敢反抗,在哮天爪下发出微弱地喵呜声。

    四大天王对哮天更加敬畏了,薛定谔平时也是园中一霸,尤其在鲲鹏的溺爱之下,现在却在哮天爪下呻吟。

    段佳泽赶紧从哮天爪下把毛绒绒像个小毯子一般肚子朝上翻在地的薛定谔拖出来,给它们介绍了一下。

    薛定谔平时多威风啊,这时也慌了,几下顺着段佳泽的裤腿爬上去,缩在他怀里毛都炸起来了,实在不敢待在地面。

    只能说,哮天不愧是狗中总攻。

    本来哮天刚下来的时候,坐立都特别有规矩,还不是段佳泽劝它不要拘谨。段佳泽结巴道:“就……可能……还是不要放松过头了,这猫是有主的。”

    ……

    还没等鲲鹏老师来给自己的爱猫算账,段佳泽先接到了刘莉安的电话,她那边有位要好的领导夫人,家里养了狗,最近诊断出来超重,是影响健康的那种肥胖。

    刘莉安自己也养狗啊,当时就吹嘘了一番自己的养狗心得,还说你家狗就是成天没什么事做,好吃不爱运动。你看我们宝宝的儿子们,在动物园每天跑来跑去,虽说是田园,但不知道多高大。

    对方听他一说,自己也想起来,好像有些人家里宠物生病了,就是送到动物园去看病,他们那里的兽医,比东海市这些水平很一般还光着怎么赚钱的宠物医院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还靠谱。

    于是她就和刘莉安商量,让她给自己说一下,把爱犬送到灵囿去减肥。

    这不,刘莉安就转告来了。

    段佳泽一听都无语了,你们家宠物有个什么病痛送过来也就算了,灵囿不是宠物医院,但是也不知道接诊多少领导家的宠物了,也不在乎这几个。

    但是,你家狗减肥也送来,有必要吗?

    段佳泽估计,对方要是有那么耐心,他们家狗也不会胖到兽医警告了。减肥这种事,送到灵囿和在医院减,没什么很大的区别啊,段佳泽的治疗术法也不可能帮它把肉带走。

    然而看在刘莉安的面子上,段佳泽也只好答应了。

    她那朋友当天就让司机把爱犬送了过来,段佳泽一看,竟是一条胖嘟嘟的柯基。

    柯基本来就腿短毛蓬松,这只柯基更是胖得身体要鼓起来了,短腿几乎被肉和毛淹没。它还特别不认生,围着段佳泽的腿就转了起来。

    司机把牵引绳交到段佳泽手里,“麻烦您了,它叫小胖。”

    “不客气。”段佳泽把柯基给抱起来掂量了一下,“可真够沉的啊,宝贝儿,你是怎么吃这么胖的?”

    柯基啊哈啊哈地喘气,摆动着自己的小短腿。

    段佳泽把柯基给放下来,牵着它进去。要么怎么能长成这个体型,越懒越胖,越胖就越懒,段佳泽才带它走出几百米,它就不肯走了。

    “你长这样不会就是被名字害的吧?小胖。”段佳泽试图赶着柯基走,但它久经沙场,赖在地上就是一动不动,甚至引起了游客的围观。

    女游客看到一只胖胖的柯基在耍赖,都忍不住围观,“好可爱的狗狗啊,你怎么了?走不动了吗?”

    柯基一看到美女,就扭动着小屁股讨好地看着她,去嗅她的包。

    女游客笑着夸赞:“你怎么知道我包里有肉干?鼻子真灵!”

    段佳泽赶紧上前,一把将柯基抱起来,“不好意思,它在减肥。”

    段佳泽把小胖给带走了,这家伙还挺沉,得有好几十斤,“小胖啊,你不能这样,我有个儿子,比你还胖,走路都摇摇晃晃,还老是摔跤。不过,它身体素质还挺棒,和你不一样,你再这样下去,就要生病了。”

    小胖也听不懂段佳泽的话,它嗅到了很多狗的味道,兴奋地汪汪叫起来,在段佳泽怀里扭动。

    段佳泽很无奈,小型犬都太活泼了。

    段佳泽走到前边,就看到哮天带着四大天王正在训练,虽然是下来玩儿的,但是最近哮天还在熟悉人间界,没有出门。它熟悉人间界的方法,一则是和派遣动物请教,二则是和本土动物交流。

    在这个交流过程中,哮天很看不上现在四大天王的野路子,就教它们捕猎的技巧。

    四大天王本来就让本市试图进入过灵囿的犯罪分子闻风丧胆的存在,段佳泽真不敢想,在哮天处进修过后它们会是怎样。

    小胖本来挺兴奋的,当着哮天的面,就不敢动弹了,乖巧地待在段佳泽怀里。

    段佳泽坏心眼地把它放了下来,拍拍它圆圆的屁股。

    小柯基一个劲儿往后退,“汪汪呜……”

    哮天又冲过来把柯基摩擦了一顿,腿这么短的狗它也没见过嘿!

    段佳泽看到哮天和小胖站在一起,都要笑疯了。

    哮天腰细腿长体型高大,小胖却是身圆腿短矮小玲珑,它们俩站在一起就是个鲜明的对比。

    就算段佳泽没说,哮天也能看出来,这家伙超重了,它用脚踹了一下柯基,原本瑟瑟发抖的柯基立刻被刺激了,撒腿狂奔起来。

    当然,狂奔存在于它的想象中,实际上是迈着短腿小跑。

    哮天在后头追,而且有意地控制了方向,左突右堵,不知不觉中,小胖一直在绕着圈跑。对于哮天来说,它对这种狗狗是怒其不争,所以上来就撵着它跑。

    四大天王待了一会儿,索性趴在地上无声地围观起来。

    跑了大概十多分钟,哮天这才作罢,小胖气喘吁吁地躺在地上,肚皮露出来。

    哮天看到它竟然随随便便把要害之处暴露,更是恨铁不成钢,上前恐吓地叫了一声,吓得小胖屁滚尿流,翻身紧贴在地上。

    段佳泽:“哎不错不错,我看小胖就和你一起减肥很不错。”

    反正他和兽医要管小胖,估计够呛,倒是让它跟着哮天一起训练很不错,哮天是狗中总攻,又这么有分寸。

    小胖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它饿了,满脑子都是狗粮。

    柯基,它们最早是畜牧犬,可以帮助人类牧羊牧牛,也是很好的护卫犬。但是在小胖身上,这一点好像看不到多少了,长期安逸的生活,让它压根忘了自己还有那样的天赋。

    段佳泽又是琢磨了一下:“我记得有人买了充气的游泳池,你们也别老跑步,它腿可能受不了,适当地也游个泳……哦你会游泳吧?小胖好像不会,能教它吗?”

    哮天点了点头,挺起胸来。何止是游泳啊,这胖子离开之日,保证它成为合格的猎犬!

    ……

    对于灵囿动物园的常客们来说,五条威猛的田园犬他们早已看惯了,这几只狗非常机警,不会随意攻击人,还能抓出小偷,获得过许多游客的赞誉。

    但是最近,动物园似乎多出了两条狗,一条是又高又瘦的细腰猎犬,很多人都说不出名字,另一条则是矮矮胖胖的柯基。它们每天在园内蹿来蹿去,大的追着小的跑,体型对比相当滑稽。

    而人们看不到的地方,其实它们还在游泳、撕咬布娃娃、调戏猫咪……

    中途,刘莉安那位朋友,小胖的主人还打电话来询问过爱犬的情况:“段园长,我们小胖瘦了吗?我太想它了,我女儿也想它,周末女儿从外地学校回来,我们全家要去郊游呢。”

    小胖也是他们全家的一部分,根据段佳泽了解到的情况,小胖胖成那样,和她们母子二人的溺爱都脱不了干系。

    段佳泽理解地说道:“瘦了一些,你可以接回去几天,但是请一定要给它控制饮食,我们现在好不容易给它减下来几斤,千万不可以半途而废。”

    电话那头,女主人连连答应:“我肯定不给它多吃,我这不是还要带它出门,让它跑跑步么。”

    不过,女主人想起来,曾经小胖是跑几百米,就要主人抱抱的小可爱。这一次,她也做好小胖只跑几步就耍赖的心理准备了,既然都给小胖控制食量,回来这几天还是别让它太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