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第176章 我想看看任意门
    多年以后,当奇迹出现在人间界以外的地方,人们对它是三足金乌的亲儿子没有任何怀疑。

    它看上去,就是陆压的儿子啊,修为同源,性格也继承了一部分……至于长相?那肯定是因为混血啊!

    凤凰感五行之气生出来的是孔雀,龙与不同动物交合生九子,每一个都是新的物种,这就是杂交的奇妙之处。

    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帝企鹅是什么,那时候奇迹又已经熟练掌握了喷火技能,知情的人也不会特意去解释些什么,导致这个误会越来越广。

    直到更多年以后,有人下界后,在电视里看到了帝企鹅纪录片,里头有千千万万只“陆压道君的儿子”,当时就惊得无以复加。

    先是想,怎么道君还有这么多孩子遗留在人间界……

    接着就是,不对啊,纪录片接下来怎么说它们千万年生活在极寒之地,渐渐融化的冰川压缩它们的生存空间,人类生活的温度对它们来说太热了。

    三足金乌的孩子,怎么会怕热呢?

    直到这时候,这人才恍悟过来真相,原来这种胖胖的鸟学名叫帝企鹅,会喷火的奇迹不是世界上第一只这样的生物,只是第一只不怕热的帝企鹅。

    不过关于奇迹的种族疑云,那都是后话了。

    现在,奇迹还是一只仅能喷出小火苗、每天努力修炼的、快活的小企鹅,现在看它,还无法一眼将它认成是三足金乌的后代。

    而且,它刚刚确定的修炼小目标被它干爹无情地毙了。

    奇迹恨不得在地上打滚,不过也差不多了,被段佳泽警告过,它不敢大声嚎叫,只能坐在地上,用大脚掌拍打着地面或者衣柜,表达心中的不满。

    凭什么,凭什么它以后不能给爸爸烫头?

    “行了行了,不要再拍了。”段佳泽不忍直视,摁住奇迹的脚板,对陆压说,“你说话非要那么直接吗?”

    他觉得陆压应该委婉一点,而不是像刚才那样,嚷嚷道:“不准你烫!”听着跟他和奇迹一样是小孩似的。

    陆压呐呐对奇迹道:“儿子,你非常有孝心……但是不行。”

    一个转折之后,还是否定了奇迹的目标。

    奇迹愣了一下,随即不甘地用自己的嘴巴戳起墙面。它还挺精,段佳泽的家具都是扶桑木的,啄不动,那墙上却是多了一道道划痕。

    这鹅是要疯啊,段佳泽赶紧拦着奇迹,“这个,你干爹的意思是,烫头不能算作小目标,需要对温度精准的控制,我看你还是换一个小目标吧。”

    奇迹这才停住了,半信半疑:是这样吗?

    “真的啊,不信你出去问问,善财哥哥他们,哪个能做得这么好?你看爸爸这个发型!”段佳泽把奇迹给劝住了,奇迹哀怨地改了一个小目标,在段佳泽的建议下,换成了可以坚持用火把红薯烤熟。

    段佳泽把奇迹给打发走,然后和陆压说:“你带孩子还是有点急躁,你好好跟解释啊。”

    “解释什么啊,”陆压莫名其妙,又有点烦躁地道,“你让它自己找个男朋友烫头去啊!”

    段佳泽:“…………”

    段佳泽忍气道:“你他妈是不是忘了当初你烫我的头发是为了出气?”

    陆压:“………………”

    ……

    经过数月孕育,粽宝的女朋友淇淇在熊猫基地生下了一对雄性双胞胎,段佳泽等人都在网上看到了新闻。灵囿动物园的官博也发表了祝贺,恭喜粽宝的孩子平安降生。

    他们还知道,这对双胞胎的身体非常健康,淇淇第一次做母亲,没有弃养任何一个,而是选择两个一起抚养。

    一般来说,大熊猫很有可能只抚养比较强壮的那一只,和大多数动物一样,这是为了保证存活率,如果抚养两只,很可能照顾不来——现在人工饲养下,双胞胎活下来就不成问题了。

    大熊猫一般都是知其母而不知其父,它们和母亲一起生存,连自己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但是在妖族里不是这样,所以潘老师对此还是比较重视的,他看直播的时候还夸了:“淇淇是个好娃!生了俩!”

    粽宝抱着脚丫啃,还没有一点做爸爸的意识。毕竟,它们熊猫要是隔段时间不见,就算是亲子也不认识了。

    潘老师跟段佳泽说:“以后就把这俩申请到咱们动物园来,我觉得它们俩是好苗子。”

    什么好苗子,卖萌的好苗子还是修炼的好苗子啊。段佳泽不解,不过他很赞成再弄两只大熊猫来,他们的熊猫馆完全能住下更多大熊猫,而且以现今的客流量来说,也很需要。

    淇淇的双胞胎宝宝参与了网络征名活动,由网友角逐,竞争命名权。

    潘旋风作弊(……),拿了第一名,而且他给自己起的网名就是“灵囿-小潘”,当基地公布获得命名权的网友是“灵囿-小潘”时,网友们都怀疑起来了。

    “这是灵囿的粉吗?”

    “我怎么觉得这名字像是灵囿的员工……”

    “不会是黑幕吧?”

    “真好奇啊,那他会给双胞胎宝宝起什么名字?”

    段佳泽不知道这出,在网上看到结果的时候也喷了,这要不是潘旋风,他把电脑吃下去。没想到,潘老师这么操心……毕竟粽宝也跟了他几年呀。

    最终,“灵囿-小潘”行使了自己的命名权,将淇淇的双胞胎儿子起名为“糯糯”和“苇苇”。

    糯米苇叶,这不就是粽子么?

    大家纷纷表示:“这个名字不错,看来这个灵囿粉很喜欢粽宝啊!可以,这名字一看就是粽宝亲生的!”

    不止如此,潘老师还专门请了一天假,他说要去基地探望糯糯和苇苇。

    段佳泽不太明白:“犯得着吗?那边工作人员都很专业的,你不用担心啊。”

    潘旋风碎碎念道,底子要打好,就得趁早,让它们从其他熊猫中脱颖而出……

    “你去吧,不要被发现了。”段佳泽挥挥手,让潘旋风去了,不过他也没料到潘旋风的探望方式。

    ……

    ……

    这一届的小熊猫们一共有二十五只,而今天,是它们第一次和媒体见面。

    女饲养员把幼崽一只只转移到房间的垫子上来,整整齐齐地排列好,已经带过来十几只了,另外一个男饲养员则在和记者交谈。

    在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却是有一只幼崽从外面爬进来,先是挂在窗沿上,然而一翻身,直接摔在地板上,滚了几下,引起其他趴着的熊猫幼崽的注意力。

    然而人类们仍是没有看到这一幕,这位于他们的死角。

    这只幼崽以和自己身体不相符的速度向垫子爬去,咻咻咻,很快就爬到了垫子旁边。

    这时,男饲养员一转头,看到一只熊猫爬到外面去了,赶紧上前几步,单手抓着它的后颈,拎起来放在垫子上。

    记者问道:“糯糯和苇苇是哪两只呢?”

    男饲养员指了指两只趴在一起的幼崽,“这两只最胖的就是了。”

    说着,他把糯糯和苇苇抱了起来,它们还在犯着困,奶爸摇了两下,就小心放回去了。

    它们一下去,那只刚才越狱的熊猫就把半边身体压在了糯糯身上,发出嗯嗯的叫声。

    糯糯脖子一伸一伸,闻着它身上的味道。

    潘旋风的爪子灵活地在糯糯身上摸索了一下,又在苇苇身上摸了摸,大喜,不错,根骨很好啊。

    粽宝的身体条件也不错,但是脑子太笨了,潘旋风平时修炼的时候也没避着粽宝,但是粽宝愣是一点也没受到感染。

    倒是它的孩子,体质更强,而且也很敏锐,好像是发现了旁边这只熊猫的不同之处。

    潘旋风特意变成了幼崽混进来,他用熊猫语和糯糯说话,虽然糯糯还听不太懂,但是他可以埋下一个种子。

    “一共二十五只,还有十只没抱过来……不对,我数数,”男饲养员觉得有点不对,数了一下,“十六只……呃,那应该是还有九只没抱过来。”

    他总觉得有点不对,之前虽然没数,但是他好像记得自己的同事口里念叨着十五只啊,她数错了么?

    记者也没在意那么多,说道:“糯糯和苇苇和粽宝长得还是挺像的,而且大家特别期待它们露面。”

    “啊对……”男饲养员一下被转移了话题。

    潘旋风逮着糯糯和苇苇念叨了一通,旁边的幼崽们有的敏锐,有的迟钝,不过它们都被潘旋风的嘀咕声吸引了,觉得很有意思一般,挣扎着朝它这边挪过来。

    潘旋风差点被几只幼崽压倒,这时还看到门外女饲养员的身影一闪而过,赶紧脱身:“遛了遛了!”

    女饲养员带着另外两个饲养员,把剩下的幼崽都抱过来了,放在垫子上,“来了,不好意思,刚才去了趟厕所。媛媛和大明帮我抱了一下,十五加十,一共二十五只。”

    男饲养员迷糊地道:“刚我数了一遍,这里有十六只啊。”

    女饲养员则笑道:“什么鬼,你肯定输错了,我们三个,我抱了四只,他俩三只,一共十只。”

    虽说她们已经把幼崽放下来了,但是这个数肯定是不会错的。

    男饲养员又看向记者,记者也一脸迷糊,“之前你数的时候我没跟着,就听你说十六只,她们抱幼崽我倒是看到了,的确是十只。可能,你真的数错了吧。”

    男饲养员狐疑地又全都数了一遍,同事这里没错,但他真记得自己刚才数出来十六只,那难不成见鬼了,多出来一只熊猫?

    一、二、三……二十五,没有错,还是二十五只啊。

    女饲养员道:“六你个爪爪啊,昨晚是不是没睡饱,眼花了。真是美得你了,还能多出来一只。”

    男饲养员一拍脑门,也陷入了自我怀疑,“估计真的脑子不清楚了,这都能数错,哈哈哈。”

    虽说他心中还有狐疑,但是,反正二十五只总数没有错就行了嘛。就像女饲养员说的那样,美得他呢还能多出来一只。

    ——

    ——

    今年的华夏动物园协会年会又将召开了,段佳泽今年接到通知,请他在会上做一个报告,所以段佳泽没法交给别人,得自己去。

    段佳泽倍感荣幸,这是对他们动物园的认可啊,而且和上次不一样。

    第一次参加年会时,他临时发言,是赶上了好时候,因为正在倡议废除动物表演,他们灵囿践行得不错,他就说了几句。这次,是正式作报告了。

    段佳泽从小到大成绩都是中等到中等偏上,后来研究生也没考上。不过段佳泽向来知道勤能补拙,他也没找枪手,自己提前一些开始准备了。

    首先段佳泽得先确定主题,他们灵囿的长处有很多,该选哪一个做报告呢?

    是从备受关注的帝企鹅繁育中心入手,做一个帝企鹅饲养繁育方面的报告,还是说说更擅长的海洋馆工作经验?

    这个消息不知道怎么的,好像传了出去,员工们都很感兴趣。

    如果能够作为园长的报告主题,那不就证明了重要性。段佳泽走到哪里,都有人过来表白一番。

    “园长,咱们极地馆游客黏度又上升了,都说太喜欢帝企鹅和海豹了,北极狐当然也不用说……园长,我们那个人工降雪的设备还可以再升级吗?”

    “园长,其实我们丰容方面的工作今年真的有很大的进步,做的新设计也很受周边几个动物园的赞赏,都准备去参赛了。”

    “我们科普教育馆啊,特别受小朋友欢迎,办的夏令营和冬令营也是期期饱满,您不觉得很有意义吗?”

    就连那些派遣动物,好像也参与了进来。

    按理说他们中的大多数,对这种比拼是不感兴趣的,一则不是谁都和陆压一样幼稚,二则就如选吉祥物原型时一样,大家都默认了,这是Top3去争的事。

    这一次却是有所不同,报告不可能选一个个体,而且,他们所处的展馆,总是能听到这样的讨论,大家多少会为自己熟悉的人族说几句。

    比如陵光神君就说了:“人人都知道园长是鸟类专家,如果你不做鸟类报告,是不是有点奇怪?”

    这鸟类就把很多人拉到了同一阵营,精卫、青鸟等人都赞同地点头。像陆压这样的特殊个体也没有什么反对,他名义上是私人豢养,但陵光这句话显得他也在同一阵营。

    有苏眼睛转了转:“咱们园里的普通鸟类,最有特色的还得说是企鹅,包括其他极地生物。要知道,东海市的纬度让奇迹变成了一个‘奇迹’,这才是最独到的地方。”

    这倒也没错,而且提起自己的儿子,有苏怎么夸,陆压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灵感哈哈一笑,说道:“大家都知道园长是鸟类专家,但你们还能不清楚吗?园长喜欢养鱼啊!”

    袁洪歪在沙发上道:“那段园长还是灵长类呢……”

    众人:“…………”

    段佳泽:“…………”

    没想到袁洪不哼不哈,却一语惊人。

    “都,都说得很有道理,我再想想。”段佳泽揉了揉眉心,走了出去。

    他一出去,大家就爆发出了讨论。

    “肯定是极地动物……北极狐加帝企鹅,谁干得过。”

    “帝企鹅是鸟啊,你们是不是老忘了?”

    “请大家仔细想一想,帝企鹅是不是也能下水,倒是飞不起来……”

    ……

    和这些派遣动物聊,根本就是白瞎,他们都是在凑热闹。段佳泽去找黄芪了,黄芪听说段佳泽正在做报告主题的选择而犯难,安慰了他一番:“园长,你也没必要那么紧张。”

    段佳泽是有点紧张,这次是他代表灵囿第一次做报告,他怕在同行们面前露怯了。他就是一个野路子啊,之前去协会参会的时候,他就体会到了。

    虽说灵囿开了很多挂,但是在人家老牌动物园面前还是有点嫩了,那些人在动物管理方面的研究比他们深多了,像灵囿的丰容不就是个大短板么,都靠动物自觉。

    “我觉得他们说得都挺对的,但是我总不能做一个全园的报告吧,那就太空泛了。”段佳泽摇了摇头。

    “哈哈,园长,你我本来就都不是专业的,这都写在简历上的。不过上次你就说的很不错,我听人转述过,我看按那个路子就行。”黄芪说道。

    段佳泽上次说的是他们动物园如何从别的方面,弥补不做动物表演对游客产生的吸引力。他琢磨了一下,受到了一些启发,“懂了懂了,我做个市场营销方面的。”

    这就哪个馆都不用争,又能把很多动物都带上。

    灵囿能够成功,基础是这些焕然一新的动物,除此之外就是新媒体时代的营销了。

    从最早本地媒体采访,灵囿又联系了本地网媒推广,一步步到后来经营官博、开通直播,包括让临水观帮忙做广告,覆盖了很多渠道,新老媒体。

    段佳泽确定了之后,就开始收集资料,写报告,做PPT,亲力亲为,修改数遍后完稿,总算满意了。

    而今年的行程,段佳泽自己带队,把黄芪留下来坐镇,然后把兽医方面的头儿徐新带上,小苏一直做宣传,也带上。

    转头看到陆压,嗯,这个负责园长私人生活,也带上。

    ……

    上一次段佳泽去开会,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导致陆压很不开心。这一次他们关系已经进一步升华,路程也比较轻松,段佳泽就想着把陆压带出去玩一玩。

    自从陆压下来,大家都忙于动物园事务和……当动物,最远就在龙门广场玩一玩了,今年以来轻松不少,段佳泽也不是机器人,当然会有别的想法。

    上次段佳泽去的时候,还是先坐高铁,再到省城搭飞机。今年东海机场开放了,段佳泽直接让人买了从东海市直飞举办地点的机票。

    今年的华夏动物园协会年会在春城举办,上次是洛城,洛城动物园也是华夏数得上的有名动物园,建园已经有六七十年历史,是老前辈了,灵囿历史只有人家的零头而已。

    上飞机之前,段佳泽还和青鸟动物园的人通了电话,不过很可惜,今年不是他的老朋友带队,但是段佳泽入会一段时间,也有了其他熟识的同行,不会觉得尴尬。

    登机安检的时候,陆压格外轻松,他什么都没带。

    段佳泽提着个小箱子,他连笔记本电脑都带了。

    第一次坐飞机的陆压还挺新奇的,看得出来,这些飞机都是模仿了鸟的外观设计。现代人类在灵气稀薄的时代,倒是也发展出了许多其他特长。

    “要多久到春城?”陆压问。

    段佳泽想了想,说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概两三个小时就到了。”

    陆压忍不住笑了一下,不是有意的,但的确带了一些嘲笑,“两三个小时?我眨三次眼就到了。”

    旁边一个中年妇女走过去,盯着陆压看。觉得这小伙子长得好看是好看,怎么有点疯。

    段佳泽拍着陆压的肩膀,对那中年妇女笑了一下道:“我们以前都用任意门过去。”

    中年妇女噗嗤一笑,被段佳泽逗乐了。

    中年妇女走了后陆压疑惑地道:“任意门是什么?”

    “……就是想去哪去哪儿,嗯,待会儿上飞机告诉你。”段佳泽说道。

    ……

    一行人上了飞机,四个人都坐在同一排,陆压打量了半天这不是很大的空间,这才入座。

    这也是陆压在人间待了一段时间,才能接受这种待遇。飞得慢空间还小,这就像宇航员眼中的自行车似的。

    陆压又小声问了段佳泽一遍:“任意门是什么?长什么样子?”

    也不知这是什么法器,三界之中,有些地方除了圣人之外,也不是谁都能想去就去的。

    他知道人间界有很多传说,是后来衍生的,他们都不知道,不知道这又是什么,倒是让他有点好奇。

    这估计是人族想象的,但他还真没见过门形状的法器——人族有些对其他界的想象真的很好笑,看看嘲笑一下人族解闷也好。

    “你要看长什么样子啊?”段佳泽看了陆压一眼,调了下前面的屏幕,但是这个好像和他以前坐飞机时的有点不同,于是把空姐给叫来了。

    空姐看到陆压和段佳泽,即便平时不时能遇到明星,此刻也眼前一亮,尤其是这位挑染了金红色头发的帅哥,气质高冷,难得一见,她柔声询问他们需要什么。

    段佳泽指了指陆压,头也不抬地道:“想问下您这里头有哆啦A梦吗?有的话帮他调一下。”

    空姐:“??”

    段佳泽没听到声音,抬头看着空姐,以为她没听清,又重复了一遍道:“哆啦A梦。”

    空姐:“啊……有的,您要看哆啦A梦是吗?”

    这句话是对着那位高冷帅哥说的了。

    陆压云淡风轻地道:“嗯,我想看看任意门。”

    空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