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第177章 巧了巧了
    陆压看哆啦A梦的行为,非但让空姐对她的第一印象破灭,旁边不时偷瞄她的女乘客也有些犹豫了。看着那么正常帅气,怎么还看动画片呢。

    看完一集后,陆压觉出点味儿来了,又不好意思指责段佳泽介绍小孩子看的东西给自己,他面无表情地关了动画片。

    而旁边的女乘客在心中斗争半天,最终还是决定搭讪一下。虽然有点幼稚,但是,真的很帅,错过这次就没机会了。

    女乘客微微侧身:“那个,你喜欢哆啦A梦啊?我也……”

    陆压恰好趁此机会剖白,冷漠道:“第一次看,觉得很难看。”

    女乘客:“………………”

    女乘客郁闷地转回头去,认为他这是找个借口拒绝搭讪,而且非常不留情。

    陆压发现段佳泽还在偷笑,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两个多小时行程转瞬结束,一行人下了飞机,被接机的年会工作人员接到了酒店。在酒店大堂时,段佳泽就看到了洛城野生动物园的刘培远刘园长。

    “小段!”刘培远也看到段佳泽了,大老远就喊了他一声,大步走过来握住段佳泽的手,“哎呀,好久不见了啊!”

    他原本和其他人站在一起说话,神色还是淡淡的,这时候见了段佳泽,就满脸带笑,打心底透着热情。这还不都是因为当初洛城主办年会,他们的北极狼因为偷盗事故逃出来,险些出人命,就因为突然看上段佳泽。

    打那以后,刘培远就和段佳泽熟了起来,真心实意感谢他。那北极狼还在刘培远的授意下送到了灵囿,也算是他一番心意。

    “小黄没有来吗?”刘培远扫了一眼段佳泽身后的人,他和黄芪没见过面,却也通过别的方式联系过,这会儿问了一句,“咱们可得好好聊天,真是好久没见了,你也不来洛城玩一玩。来来,走。”

    说着,刘培远还从段佳泽手里扯过行李箱,往陆压那儿一塞,随口道:“把行李给你们园长拿去吧,我带他先溜达一下。”

    刘培远显然是要给段佳泽介绍些熟人了,但是他这一举动却让灵囿的人有点窒息。

    小苏严重怀疑刘园长面部识别困难,陆哥往那一站,长腿大高个儿,气场无比强大,看着哪里像段佳泽的跟班了?

    她默默往前几步,接过行李箱,“嘿嘿,我来。”

    陆压却手按在行李箱上,“你来什么,你想和他住吗?”

    小苏:“…………”

    小苏:“我……我……”

    她觉得很冤,而且很不懂陆哥。这位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您觉得刘园长那个语气是看出来你和园长的暧昧关系了吗?

    陆压愿意这么脑补,小苏也没有办法,于是看着园长被拉走,陆哥帮园长把行李拿去房间了。

    ……

    刘培远把段佳泽带去和自己的朋友见面了,有几个虽然没见过,但这个行业说小不小,说大不小,多少都耳闻过。

    大家都打趣段佳泽,今年灵囿发展得也很好啊。前两年灵囿都在不停地扩张,今年没那么夸张,但也有昆虫园、繁育中心等建成或正在建中。

    这些人里有春城动物园的领导,刘培远特意和段佳泽说:“你多和春城的人请教一下,你们东海气候也好,很多地方可以学习一下春城的经验。”

    段佳泽忙不迭点头。

    春城四季如春,春城动物园在景观上更是十分出名,种了许多名花异草,园内绿化面积很大,每年单是冲着赏花来的游客就很多。

    春城动物园所在的地方,自古以来就是当地人观光赏景的好去处,除此之外,园内还有一些古迹,无不让春城动物园更多几分历史沉淀的气息。

    而春城动物园的宣传,也会侧重于此,打出了招牌。

    “我在网上看过灵囿的照片和视频,你们的设计师也了不得啊。”春城动物园的人说道,有几分是客气,也有几分是真心实意的。

    灵囿的绿化以竹子为主,辅以其他高大树木,种的全是牧草,花也就是昆虫园多,绿化面积也不少,但和春城是两种风格,清幽出尘。

    这大部分展馆都是希望工程附赠的,后来又有室火星君加入设计,当然差不了。目前也是新兴的赏景之处,很多摄影师过来取景,但热门程度肯定还是不如春城这样的老牌动物园。

    一群同行在一起聊了聊各自的发展,段佳泽也表达了很期待去春城动物园参观,看看这里独有的动物。

    说起这个,便有人提起当初刘培远他们那场惊险的经历,大家又笑了一通。

    哪个动物园没点事故啊,大动物园人多动物多,就更容易出事了。不过,大部分时候都是游客、饲养员遇险,人数也不会多,上次则是一堆动物园的专家、领导。

    “我们那儿,犀牛突然攻击饲养员……”

    “游客,让老虎给咬了,幸好保住性命了。”

    这就更显得段佳泽他们那次走运,大家毫发无伤。

    “对了,你们园的猴子怎么样了?”有人问起来。

    春城的人郁闷地道:“还是那样,没回来,也没走。”

    段佳泽好奇地问:“你们猴子怎么了?”

    春城在灵长类动物方面很权威,是协会里的领军单位,人工繁育白眉长臂猿、灰叶猴、滇金丝猴等,颇有成果。提起他们的猴子,段佳泽当然会好奇。

    不过这和什么金丝猴、灰叶猴没关系,对方摸了摸脑袋,气馁地道:“就是……我们园有群猕猴,前段时间,猴王带着几只猴子越狱了。”他说着就捂住了半边脸,觉得很丢人,“它们倒是没走远,就在附近,估计猴王还在领导猴群,它……它晚上还经常回猴山。”

    段佳泽:“…………”

    春城动物园在郊外,段佳泽听到前面的时候,还以为猴子在山林里自由撒欢去了,没想到这猴子晚上还会回去。

    这就暴露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动物园的人都知道它经常回来了,却始终没办法加强保护,把它拦在里头或干脆不让它进来。

    听上去,春城动物园的建筑设计师应该要崩溃了吧。段佳泽也不知道春城的猴山怎么设计,但人家这么大动物园,肯定差不了。这猴子逃就逃了,还老回来,这不是扎人心么。

    大家都深表同情,还出起了主意。

    段佳泽想到了自己园里到处乱走,还把猕猴带出来的“金丝猴”大爷,深感自己还是幸运的。

    ……

    段佳泽和人聊了半天才回去,他之前就报过名单了,和陆压是同一个房间。两人住一个房间本来就正常,人家也没多想,给他们俩放在一个双人间里。

    段佳泽进屋一看,俩床已经被陆压拼一块儿了,“…………”

    陆压正在看电视,头也不抬地道:“聊什么聊了那么久?”

    “说春城动物园有猴子越狱了。”段佳泽随口道,“而且那猴子忒聪明,逃出去还能回来,出入自如啊,不愧是猴王。”

    “你喜欢吗?”陆压挑眉,“既然逃了,我们捉回去吧。”

    段佳泽:“……倒没有喜欢到那个地步。”

    段佳泽洗漱完后就坐在床上温习自己的报告PPT,明天他就要发言了,再熟悉一下内容。这PPT封底图片,就是陆压的身姿,也是陆压最满意的一点。

    ——

    第二天,段佳泽做了自己的报告,以灵囿近两年的营销方案为例,总结、阐述期间的要点,举了很多生动的例子。结束后,获得了全场雷鸣般的掌声。

    段佳泽松了口气,微微一笑下了台。

    坐回去之后,段佳泽小声问:“我表现得怎么样?”

    陆压矜持地道:“不错。”

    小苏探身道:“园长很棒!讲得真好!”

    徐新也赞道:“深入浅出。”

    段佳泽一乐,自觉还是有点紧张,现场发挥只能说中规中矩,不过他提前做好的PPT很情绪,所以整体也挺好的。在台上时就可以看到,下边各位大佬的表情都不错。

    休息期间,原本刘培远要叫上段佳泽一起去逛动物园,但是段佳泽看了看陆压的脸色,就不好意思地小声道:“咱们园里见吧,我们园里的几位同志也要看看……”

    刘培远一看,灵囿还有仨人,其中有个和段佳泽差不多大的清秀女孩,他会意地嘿嘿一笑,“也是,反正回来还可以会上探讨,年轻人不喜欢一大群人一起逛,那就分头走吧,记得把证件带上。”

    段佳泽点头。

    刘培远还嫌不够,拍了拍段佳泽的背笑道:“小子不错,好好约会去吧。”

    “嘿嘿,不好意思了。”段佳泽汗颜,转身招呼另外三人一起走了。

    他们都带了年会的证件,进春城动物园倒是不必花钱。进去没几步,小苏就自觉地说:“园长,我听说那边有茶花,这里就不看了,我直接过去。”

    徐新是已婚人士了,怎么会读不懂气氛,这会儿也识趣地道:“我和小苏结伴吧,小苏一个女孩子,哈哈。”

    俩个电灯泡说完不等段佳泽答应就跑了,唯恐慢一步段佳泽要和他们客气。

    “……”段佳泽摇摇头,“我们也走吧。”

    游客有来看动物的,也有来赏花的,或者两者兼具,这儿花木与动物展区都是穿插着来,互相映衬。

    两人漫步到孔雀园,春城动物园的绿孔雀养殖也比较有名,这里生活着几十只纯种的绿孔雀,当然,还有更多蓝孔雀,也有一些白色的孔雀。

    而且,这些孔雀都是散养的,在园内自由活动,布景也是按照孔雀的生活习惯,游客也自如穿梭在其中,融入自然。

    这些孔雀的动作本来是非常悠闲,拖着尾巴走来走去,从小生活在这里,它们早已习惯了游客往来,人类就像它们生活环境中天然存在的一部分。

    然而陆压一来,便恶劣地释放出一丝丝气息。

    于是他走到哪里,哪里的孔雀就迈步往旁边跑,避之不及。如同退潮一般,齐刷刷遛了。陆压和段佳泽身周方圆几百米,一根鸟毛也没有——除了陆压自己身上的毛。

    有些游客都觉得奇怪,然而左右看,愣是没发现问题的源头。

    陆压还甚是得意,“孔雀就这点胆子。”

    段佳泽总觉得他在指桑骂槐,不知道孔宣有没有打喷嚏,“你够了啊,我们来观光的,你把孔雀都赶走了我看什么。”

    孔雀有什么好看的?

    陆压不屑地扯了扯嘴角,但是既然段佳泽有要求,他肯定会应的,反正又不是要看孔宣。当即从兜里掏出一些也不知什么时候准备的鸟食往地上撒。

    原本拼命逃跑的孔雀们一下子被吸引了,在原地踟蹰一下,又各种观察陆压,最后小心翼翼,还假装四处看风景地往这边靠近。

    也许它们觉得不明显,但在段佳泽的眼中,这群孔雀就是各自成一条直线冲着陆压这边来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呀。幸好他们不是坏人,不然这些孔雀一只都跑不了。

    段佳泽盯着陆压的动作看了半天,半晌后叹息道:“本来我应该警告你,不要随便自行给动物喂食的。但是鉴于你也是鸟,我就不说了……”

    陆压:“…………”

    ……

    段佳泽和陆压走到猴山附近的时候,就听到一片喧嚣声,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好多游客都在围观。

    走近了一看,竟是有只猴子在猴山之外的区域窜上跳下,饲养员们则用各种工具阻挡、驱赶。

    游客们全都在看热闹、拍照,兴奋得不得了。猴子越狱,可不是哪天都能看到的。

    上次动物园猴子逃出去之后,园区也通报了,并称会整改。但是,游客们即便看过,也没有关注后续结果,不知道整改完那些猴子也没抓回去,甚至晚上还会偷偷回来,至今没有归案。

    否则,他们对今天这一幕大概就不会太奇怪了。

    动物园的工作人员不得不排成排,维持秩序,不让这些兴奋的游客再上前。

    段佳泽挤到前面主要是看看他们的防护措施,他看了一下,春城动物园的防护措施其实做得已经很不错,甚至有一个四米多长的横沟,然而这都被猴子给逃出来了。

    他好奇地挤到前面问一个工作人员:“您好,这猴子是早就翻出来的那几只,还是新跑出去的?”

    那工作人员本来不想回答,但是一眼瞥见了段佳泽胸口挂的证件,原来是来开会的同行单位领导,而且言谈间对这件事也熟知的样子,就小声解释道:“那个就是猴王,昨晚又回来了,不知怎么待到了白天,被饲养员发现了,当时又往外跑了……”

    而且是众目睽睽之下。

    段佳泽才知道,那就是越狱的策划者,猴王。仔细观察,体型果然较其他猴子要大一些,而且身手矫健。

    因为这儿各种景观树木、山石多,猴王在期间穿梭,上下攀爬,灵活得令人难以置信。它自如逃避着工作人员的抓捕,让他们看起来狼狈不堪。

    而游客们,俨然将此当做了一场追逐大戏,还分做了两派,有人为猴王加油,有人为工作人员鼓劲。

    “上啊!堵住那边!”

    “快跑快跑,荡下来!”

    虽说他们是人类,但无论站在哪一边都得承认,猴王到底是猴王,身手太好了,地形更占了优势,那么多人围堵它一个都抓不到。

    段佳泽站在那儿围观了一会儿,隔着好一段距离,竟是不经意间和树上的猴子对视了一眼。

    其实他也不确定是不是对视上了,直到猴王呆了一下后,猛地几步蹿下树,竟是突然调转了一个方向,不往深林去,反而冲向人群。

    工作人员猝不及防,没想到它突然有这样的举动,赶紧呼喝着提醒同事,并同样转向,往这边追过来。

    人群内响起尖叫数声,好多游客赶紧往后退了。

    这猴子的战斗力大家都看在眼里,虽然有人还给它鼓劲,但真要他们和它亲密相处?还是算了吧,谁知道会发生什么,猴子的杀伤力也不弱。

    人家齐齐往后一退,就显出来段佳泽和陆压了,他们俩仍站在原地。

    段佳泽有种强烈的预感,猴子是冲着他们来的,眼看猴子却是越跑越近,忍不住低声道:“……我去。”

    果然,这猴子躲闪数下,往前一蹿,一手抱住段佳泽的小腿,一手抱住陆压的小腿,回头去看那些人,龇牙咧嘴的,吱吱乱叫一通。

    段佳泽:“……”

    他都想往自己身上闻一闻了,他这次没有什么药水,别告诉他是因为身上沾了袁洪的毛或者味道啊。还是说那么巧,顽皮猴王只是要到人群里耍耍威风?

    还未及多想,那些追捕猴王还以为段佳泽是游客,连忙高呼让他们不要动。

    这都跑到面前来了,段佳泽和他们领导才见过面呢,只好一弯腰,把猴子捉了起来。他好歹也养了群猴子,知道该往哪下手。

    内行人一看手法,就知道这是懂行的。那些人原本想大喊住手,怕他被猴子咬或者抓挠,但是一见这动作,饲养员顿时放心不少。

    段佳泽把猴王给抓住了,走了几步,和同样往这边小跑过来的春城动物园工作人员碰头,说道:“巧了,哈哈,我是东洲省灵囿动物园的,撞我手上了。”

    猴王:“……………………”

    这些人也看到段佳泽的参会证件,全都忍俊不禁。

    他们追了半天,这狡猾的猴王冲到人群里捣乱,竟是一下撞到同行身上,当下就被拿住了,可不是巧了么!

    段佳泽把猴王交给了他们的人,虽然他也不知道这次春城动物园有没有闹清楚猴王怎么逃出去的,如何应对,不然交了这次也是白瞎。

    “谢谢,太谢谢您了!”

    段佳泽和一干工作人员握了手,连说不客气。

    好多游客也看到了这一幕,站得近的知道好像都是一伙的,站得远的还说这小伙子不错啊,还把猴王给抓住了,会不会给他免票呢。

    待到段佳泽走回陆压身边时,就听到陆压问:“你知道那猴子为什么过来吗?”

    段佳泽不解,“为什么?”

    陆压语气中带了一丝好笑:“此处风水极好,这猴子机缘之下已开了灵智。先时我散过一丝气息,尚有残余,它以为你我是前辈妖怪,便前来求助。

    段佳泽:“…………”

    陆压:“谁知道,你其实是动物园园长。”

    段佳泽:“………………”

    ……

    段佳泽第一个念头是,原来开了灵智,难怪那么聪明,然后倍感尴尬。

    寻常动物见到陆压后多是畏惧,这猴子有了智慧,虽然更清楚陆压很强大,但是和人类一比,陆压以及身上有陆压气息的段佳泽,怎么看都有可能庇护它一些吧。

    再说无依无靠修行那么难,能够抱到这两条大腿也很好啊,于是猴王就乐颠颠地跑过来了。

    但是它大概万万没想到,自己抱了个动物园园长的腿,段佳泽又没用兽心通,哪知道它吱吱叫的内容,顺手就抓起来送回同行那儿了。

    段佳泽往那边一看,果不其然,现在猴王在笼子里仍在用一言难尽的眼神看着自己。

    “…………”段佳泽捂着眼睛,“我真不知道……”

    陆压说:“反正你也不认识它,我们走吧。”

    段佳泽:“你这是安慰吗??”

    怎么说得他这么不是人啊,段佳泽安慰自己:“它肯定还能逃出去……而且现在环境那么差,它只是开了灵智,动物园也还不错啦。哎,要不,我回头让袁洪星君来指点一下它?”

    段佳泽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好办法,比又跑回去放了猴王好多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

    两人离开了还热闹中的猴山,走到山茶园时便偶遇了刘培远一行,还有小苏、徐新,看上去他们好像撞到一处了。

    大家远远挥了挥手,他们大概还不知道猴山发生的事情,段佳泽也没打算主动说。

    待走到近处,刘培远嘿嘿笑道:“小段啊,你跑哪去了?刚我还问呢,怎么小段把女朋友丢下了,这里人挤人的,你倒是一点不担心。”

    陆压:“??”

    段佳泽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陆压本以为段佳泽的性向连这些人也知道了,之前刘培远指的都是自己,甚至段佳泽本人也是这么以为的,还挺不好意思呢。没想到刘培远那么不八卦,数息后眼神就变了。

    刘培远转头道:“是吧,小苏?”

    陆压:“…………”

    小苏,又是小苏,这是人类的偏见。

    段佳泽:“…………”

    好累,到底要出几次柜。

    小苏:“………………”

    压力山大,虽然这里只有我一个女性,但在场有男朋友的绝对不是我……

    作者有话要说:实际上真的有猴王越狱后还老回去……只是现实里就没有小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