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第178章 《大动物》
    这一次华夏动物园协会的年会热点第一,绝对不是哪个动物园又出了事故,或者有了技术上的创新,而是东洲省灵囿动物园的小段和他那位同性密友。

    段佳泽不说,大部分人都以为陆压是他的下属呢,还有人想长得这么优秀为什么要干这一行呢。

    在东海市的小圈子,段佳泽的性向已经不是秘密了。但是那都远在千里之外。

    唯一和大家扯得上关系的东海市动物园的人,可是他们哪好意思八卦,这不明摆着告诉别人是他们说的么,同在东海,灵囿在管着他们的部门那儿还有很深的关系。

    协会大部分会员单位的领导不像段佳泽这样,又做老板又做园长。对于他的随心所欲,大家也只能背后八卦几句,甚至不乏羡慕。

    ——对男性来说当然不是羡慕他有个那么帅的男朋友,而是羡慕他想干什么干什么,没人能管。

    最先知道的几个人里,刘培远只愣了几秒钟,当时就非常含蓄地表达了自己的支持。并不是他思想有多开放,而是他早就认定了段佳泽的人品。

    等到年会结束,众人纷纷返程时,段佳泽在业内的标签,除了灵囿老板、疑似富二代之外,又多了一个。

    离开之前,这次年会的主办方春城动物园的人还特意来和段佳泽道了谢。从员工口中他们知道,那只逃跑的猴王撞到一个动协会员单位领导身上,被捉起来了,真是大快人心。

    细问一下特点,就知道是段佳泽了,于是感谢了一下他的仗义出手。也幸好猴子抱着的是段佳泽,换了哪个游客,不知道会怎样了。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更何况段佳泽还为猴王尴尬呢,连连摆手。饶是如此,也被硬塞了几盒春城特产。

    ……

    回去之后,段佳泽惦记着春城动物园的猴王,于是一回去后,便抽空找到袁洪。

    不过动物园这么大,他转悠了一下也没看到袁洪,便问了一下路过的黄芪。恰好黄芪看到了,给段佳泽指了路。

    “段园长回来了。”袁洪正挂在树上,看到段佳泽的身影,百无聊赖地说道。

    段佳泽手揣兜里,抬头看去,“是啊,想同你说件事呢。我在春城的动物园里,遇到一只猴王,好像还挺天赋异禀的,想请你指点一下他。毕竟这方面,你是行家,能帮忙吗?”

    袁洪的身体往外一翻,段佳泽险些以为他要掉下来,不过他已经一脚反勾住树干,脑袋垂下来道:“我?我可没有什么做猴王的经验!你找别人去吧!”

    “?”段佳泽说道,“没有啊,我说修炼。”

    袁洪顿了一下,腰一用力又翻回去了,坐在树上道:“修炼?那是个猴妖?”

    “也不能这样说,半个吧。”段佳泽摊手道,“它从猴山逃出去,恰好被我抓到了,后来我给塞回去了,才知道它已开了灵智,挺难得的。这也是我为什么想让你指点一下它,怪不好意思的。”

    一向爽快的袁洪不知怎么,犹豫了两秒才道:“好。”

    段佳泽:“谢谢啊,回头我让人发个定位过来。”

    段佳泽正要走呢,袁洪忽然一下从树上翻了下来,愤懑不平地道;“你这个人……!”

    段佳泽一头雾水,不懂他怎么突然不开心了,“我怎么了?你如果不愿意教也可以的。”

    袁洪打量段佳泽半晌,最后冷冷道:“没什么。”

    他一个跟斗从树上翻了下来,往别处去了。

    段佳泽在后面说:“你去猴山啊?别老把猴子带出来!”

    袁洪:“……”

    袁洪已经答应了,段佳泽也搞不懂这些派遣动物的想法,他要搞懂一只三足金乌就够费劲了,于是转身回去。

    路上又遇到黄芪,他没回办公室,蹲在路边办公。

    段佳泽过去坐在他旁边。

    黄芪:“我看到袁洪星君气冲冲地走了,园长你把他怎么了?”

    段佳泽把刚才的对话复述了一遍,然后无辜地道:“你听得出来问题吗?”

    以黄芪的老油条程度,仔细琢磨了一下,也不觉得哪里有问题,说道:“可能是我们人族和他们思维方式不一样吧。”

    段佳泽深以为然。

    过了会儿,黄芪又小声道:“我怕袁星君生气,其实我早就想说了,他好像孙悟空啊……”

    段佳泽心想,还用你说。

    他拍了拍黄芪的肩膀,“但他绝对不是啊。早就和你说了,这些家伙很难分辨的,千万不能被迷惑了。”

    他是吃过亏的,后来还提醒过黄芪,但是黄芪自己没吃过苦头,总还有点胡思乱想。

    黄芪说道:“嗯嗯,也是,他们人设太像了。不过,其实袁星君成名还在先,只是大圣威名更甚,不知道他心中会不会介意……”

    “我觉得这方面他还挺大度的,以前说给皮影戏里的猴子编个孙悟空传人的名头,他都没生气。”段佳泽想起来这件事,说道。

    黄芪连连点头,“难怪这些年袁星君也没闹,俩人性格还是不大一样。”

    段佳泽晒着太阳,不自觉傻乐了一下,“不然我这动物园也不够他闹的啊。”

    ——

    段佳泽回来后没有多久,就被市里找去聊天了。到了现场一看,之前来找过他们的娱乐公司富二代孟总监也赫然在列。

    “诶,你啊……”段佳泽没想到孟总监这么快又卷土重来了。

    而且,这一次孟总监也不知道受谁指点,干脆换了个路线,一看就知道今天他被找来和孟总监脱不了干系。

    孟总监热情地和段佳泽握手道:“段园长,又见面了,没看到你男朋友?”

    段佳泽;“……”

    他和这人真的不熟啊,上来就问候男朋友什么意思。

    孟总监回去后闷了好些天,左思右想还是舍不得孔宣……以及他的同事们,而且他去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段佳泽还有个男朋友,长得也特别帅,在直播里出过镜的。

    这让孟总监更是嫉妒了,这个动物园园长集邮集得还真彻底啊。

    段佳泽干巴巴地道:“又见面了,您在这儿是?”

    他这是明知故问,一旁有关部门的领导热情地道:“孟总监来找我们合作的呀,他看了以前真人秀在东海制作的那一期,尤其是你们动物园那一段,觉得节目效果特别好。这次,就是想策划一个以动物园为主的节目,把明星邀请到动物园来当实习饲养员。”

    段佳泽:“…………”

    他看了看领导,欲言又止。

    之前孟总监就有了这个提议,这点子又不新鲜,但是孟总监是想要求他的员工们出镜,段佳泽一口回绝了。

    即便现在他找到东海市政府,段佳泽还是那个态度,但他没有立刻回绝,免得领导脸上也难看,人家还没说完呢。

    孟总监看段佳泽这么沉得下气,自己反倒是急了,赶紧道:“段园长,你可不要误会,我已经放弃挖你墙角了。不过呢,我上次去了灵囿之后,也是真的觉得那儿很适合拍摄,我回去还看了真人秀东海市那期和《千里莺啼》,大有启发。我想策划一个节目,邀请几个大明星,还有我们公司要捧的新人一起,做个动物园的秀。”

    他心里是这么盘算的,以之前的成功经验来看,这个节目只要策划好了,大有搞头。他和他家老头说了,老头还说他总算会干人事了。

    ——在节目制作期间呢,他还可以趁机和孔宣他们接触一下,看看这些人到底想要什么。什么?他和段佳泽说不挖墙角了?那话还能信啊,他三岁就会撒谎了!

    段佳泽听了听,淡淡道:“我刚刚从动物园协会的年会回来,今年还是在强调禁止动物表演的事情。”

    “没有,我们不搞这个,这玩意儿上电视也容易挨喷啊。相反,我们要突出自然环保,我可是要放在大平台播出的,没点正能量怎么行?”孟总监一本正经地道,还真像那么回事。

    他解释了一下,说当饲养员就真的当饲养员,什么动物表演啊,让大象的便便喷到明星身上才比较有看头。

    段佳泽打量了孟总监几眼,心想亏了今天没把谛听带来。不过,他也不怕孟总监玩什么花招,这玩意儿肯定要签个很详细的合同,私下里这人想打派遣动物的主意……还是看看自己祖上到底积了多少德够糟践的吧。

    “那有详细方案了吗?”段佳泽淡定地问道。

    孟总监看段佳泽软化了,自觉计划成功一大步,将一份让人做出来的厚厚的方案给段佳泽看,进一步证明自己的诚意。

    段佳泽看了一下,他们动物园主要就是提供场地配合拍摄,而且写明了,在专业相关一定以动物园的意见为主,条件确实很优厚。

    孟总监家里公司挺大的,连领导都听过,这会儿也很热切地看着段佳泽,不时劝他几句。

    “大体上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回头我请我们副园长、律师和贵司沟通具体事项吧。”段佳泽说道,“另外,这个节目的我们动物园的所有收入,都捐给市环保局,支持他们工作。”

    领导听了也不算太意外,灵囿也不缺这些钱了,本身节目还能带来更多游客收入。捐给环保局也好说,这环境问题和动物保护不是息息相关的么。

    孟总监看段佳泽答应,在心中欧耶了一声,表面上笑出八颗牙,心中暗道:妈的,这要一个都挖不走,我也不干了!

    ……

    段佳泽回去后在中高层里宣布了这个消息,大家都兴致很高,当做是灵囿的又一次大好宣传机会,纷纷猜测起来,孟总监会请到哪个大明星,有多大?

    这也是灵囿和东海市的一大进步呢,以前是东海市出资赞助节目组,才能上真人秀,现在,孟总监(虽然别有用心)花钱找他们。

    没选什么一线二线大城市的大动物园,而是在灵囿,说明灵囿越来越红,东海越来越发达啦。以前剧组来的时候,他们连机场也没有呢。

    段佳泽找了几个员工,组成一个工作小组,主要负责和孟总监那边对接。

    目前节目暂定名为《大动物》,对方一面在接触嘉宾——他们知道肖荣退圈后也在这里,还想把肖荣以前的老对头白世乔邀请过来,看有没有机会搞事情——另一面派了人来灵囿,要先行考察、策划。

    孟总监也是无聊,或者说别有用心的,不在公司待着,借这个机会,亲自住到灵囿来,美其名曰要亲力亲为,参加前期工作。他的员工们都以为他是做给老头子看的,半点没怀疑。

    孟总监也是深知秘密不该告诉太多人,否则一定会走漏,被段佳泽察觉就尴尬了。

    这么一来,倒是让这位娇生惯养的富二代有意外之喜。

    除了这几天见到更多想挖角的人之外,他觉得自己下榻的灵囿度假酒店还挺不错诶,本以为东海市住宿条件会很一般。但是,这个动物园的酒店令他有了新看法。

    像他这种习惯昼夜颠倒,到处乱嗨的人,在这里住了几天,竟是睡眠质量奇好无比,躺在床上玩游戏,不知不觉就睡着,一觉到天明。

    而且,孟总监还做了几个美梦,梦中,他站在最前面,身后跟着元宣、白医生等等人,一群媒体和粉丝在后面疯狂追,他爸爸则站在前方,对他露出赞叹的笑容,他的那些狐朋狗友也矮了好多,纷纷仰望着他。

    一觉醒来,孟总监嘴角都带着满足的微笑。

    这份好心情一直伴随孟总监爬起来吃早餐——说到吃的,妈的,节目里拍的效果居然不是演出来的,还真他妈好吃!!

    ……

    睡得好,吃得好,胖了五斤的孟总监要去参与工作啦。

    节目既然暂定名为《大动物》,顾名思义,会有很多大型动物出场,这也正是灵囿的特色之一,不是全部但也会是主打的。

    节目组要考察决定,让明星们去做哪些动物的饲养员,甚至他们自己还要亲身上阵体验一下。

    孟总监晃悠到一处时,饲养员正在指导工作人员给硕大的蟒蛇投食,看得他不寒而栗,“噫,就不能找点好看些的动物。”

    饲养员看了他一眼,骄傲地道:“难道我们白娘子和小青漂亮吗?”

    “白娘子,小青?”孟总监看了一眼,这颜色倒是对上了。

    他也就是抱怨几声,因为自己有点怕蛇这种动物,但是让别人在节目里饲养,他可没意见。

    看了几眼就不太感兴趣地转移地点了,另外一处,还有一组工作人员呢,他们正在投喂世界上最大的飞禽,安迪斯兀鹫。

    这个可带劲儿多了,虽然可怕,但不阴森,大鸟一看就威风凛凛的。

    而且他们刚好赶上了动物园的日常直播,小苏也在现场监督,他们换了新的镜头。

    孟总监和小苏搭上了话,小苏知道他是节目组的老板,也没有半点防备,十分热情地给他介绍动物的情况,她是主管宣传的,知道的当然多。

    “对了,你们动物园的帅哥美女真的太多了,我最早来,还是想挖他们当明星呢。”孟总监故意自己把这件事给说了出来,非常坦荡。

    小苏哈哈大笑:“对啊,都是园长的亲朋好友。现在我们园里的人,最大的乐趣就是新员工来的时候,故意带他们去食堂,往园长那一桌走,然后打赌他们会呆几秒钟。”

    自从元宣来了,这个记录就大幅度提升了……

    孟总监眼神闪烁,他就怀疑段佳泽和那些人关系都很好,甚至隐隐有能帮他们做主的感觉,原来是这样啊,都是亲朋好友么。

    “哈哈哈,是么,我也看到不少人,但是和名字对不上。小九是喜欢穿黑色衣服的那个吗?”孟总监问道。说完他便觉得,那只安第斯兀鹫往这边看了一下,不过也不甚在意。

    “对啊,那个是小九哥,他比较孤僻啦。”小苏说道,“都是独来独往的。”她说得很含蓄,其实从某些细节来看,小九更像是被人排挤,连狗都排挤他——真的,哮天还老吠他。

    小苏又聊了一些园里的趣事,关于那复杂的亲戚关系,还有他们平时面对这些颜值出众的人,是怎么个反应。

    但是小苏也不是口无遮拦,什么都说,比如孟总监问到园长的男朋友,她就坚决维护陆哥的高冷形象。

    孟总监仔细听着,不时插言问几句,有时还会故意往动物上带,自觉一副只是对动物园感兴趣的样子,绝对天衣无缝。

    “孟总,下回聊,我先去忙啦。”小苏和孟总监打了个招呼,跑掉了。

    节目组的人已经到一旁去讨论了,现场没有什么人,游客似乎都去看晒太阳的大熊猫了。孟总监面对铁丝网,插兜冷酷地站着,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小苏那些话,猛一抬头。

    眼前是一只巨大的安第斯兀鹫,它的眼神犀利无比,孟总监冷冷淡淡地看着它的雄姿,愈发心生豪情,酷酷地道:“元宣、白医生、小卫、小九……你们一定会成为我的人!”

    小九:“………………”

    ……

    “妈的智障!”小九在休息室内破口大骂。

    什么叫一定会成为他的人?这个人族是失心疯了吗,他九头虫虽然现在只剩一颗头了,但也是日过龙的一号人物!

    “那个人族可能脑子真的不是很好,”有苏也掰着手指说道,“昨天他逛到我这里的时候,跟我许愿哦,说希望找到白素贞跌一跤,忘了自己从医的愿望,跟他去拍戏。”

    白素贞:“今天早上他特意来我们展馆,说我长得不好看。”

    众人:“…………”

    “不用理他就行了。”段佳泽一边吃东西一边无所谓地道。

    陆压也是一副放空的状态,正在扒拉段佳泽的头发,段佳泽刚才说好像看到自己有个头发发黄,他说肯定是和自己待久了。

    段佳泽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不好说出口,你们三足金乌的基因再强也不至于能把对象搞到变异吧,他那肯定就是操心操的!

    陆压事不关己,孟总监还没见过他,而且见了也不会挖角挖到别人男朋友身上,那也太高难度了。

    有苏看陆压悠闲的样子,便道:“哎呀,我听说他们这个行业都好乱的哦,他会不会贿赂园长,做些不正当交易啊。”

    陆压当时眼神就犀利了起来,而且他想到《千里莺啼》剧组的蒙绮绮了。

    “有苏少说点。”段佳泽淡定地道,“我也不相信姓孟的人品,但是我对我男朋友的监督力很信任,而且我向来很自觉。”

    陆压环视一周,大家的表情让他很满意,但是也不能就这样算了,他一副还稍有不足的样子说道:“以后出差女员工还是少带。”

    看都被误会多少次了。

    众人:“…………”

    段佳泽嘴角一抽,陆压都自己跟着去了,还叽叽歪歪那么多,他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道:“那我下次在身上挂个牌子怎么样?上面写已出柜,恋爱中。”

    陆压低下了头。

    段佳泽心想,这人总算还知道羞愧。

    陆压忽而抬头,叹道:“可惜扶桑木用光了。”

    段佳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