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第180章 大猫隧道
    孟总监思考很久后觉得,这些人可能是不太了解娱乐圈,和他们家,甚至是他本身的实力,老是一副不屑的样子,让他很苦恼。

    不是……你们好多都没工作,蹭住在段佳泽单位,或者拿三四千的工资,凭什么不理我啊??

    《大动物》的未播先红,带给了孟总监更多信心,他觉得要让这些人感受到身边鲜活的例子,他是怎么把人捧红的。

    《大动物》录了四期的素材后,就开始剪辑了,他们要边录边播。本身节目就很有爆点,节目组和各个嘉宾又都是群众口中的“戏精”,在网上发了很多新闻,导致第一期的收视率就很高。

    孟总监作为少东家,给自己选的班底都是最好的,做出来的节目质量还真不错,第一期播完后竟是好评如潮。

    尤其是他们塞进去那个自己公司的新人,原来只演过几支广告,还有两个男三号。

    这次在《大动物》里,他负责饲养的是海龟,那海龟的戏也挺多的,男新人是个话痨,没事就对着海龟说话,海龟还会回应,俩人闹出了不少笑话。

    比如海龟要轮班去触摸池执勤,“下班”之后,海龟就非常人性化地往那儿一趴,男新人颠颠儿过去“我给您按摩”。按完之后海龟掉个头,他就赶紧扑上去:“好的,加钟是吗?”

    这种自嗨、一点都不尴尬的性格,竟是也有挺多人喜欢,一夜之间微博就涨了几十万粉丝。

    至于其他嘉宾就更不用说了,他们本来就是人气很高的话题人物,只是新人属于一夜成名,看起来很突出,其实其他嘉宾那儿议论度更高。

    白世乔和蟒蛇的互动,显得他竟是有点怂怂的,他的粉丝会认为特别可爱,反差萌,讨厌他的人则会觉得不像男人,平时就爱装,这时候露馅了。

    费妍那一段最受好评,被截出来在网上散播得很广。

    费妍照顾的是帝企鹅,相比其他嘉宾的动物来说,非常可爱,让人怀疑是不是有黑幕。不过,她一上去也没享受到什么好的待遇。

    先是把帝企鹅吐的鱼误认为是给自己的,闹了个笑话,然后更搞笑,被派去铲屎。

    屏幕上,费妍扛着工具自嘲:“大家都是铲屎官,你看看别人铲的猫屎、狗屎都是一坨坨,我这里是一片片的。”

    铲完屎后,还有一个穿着企鹅玩偶装的人冲了出来,冲费妍摇头摆手,费妍也很亲热地和它抱抱,不过渐渐的,费妍的笑容也干了。字幕显示,十分钟后,编导声音从画外传来,观众这才知道,这根本就不是他们安排的企鹅。

    帝企鹅知道自己暴露,也迅速溜走,费妍站在原地一脸懵逼。

    这个迷之闯入者和费妍的表情特别有笑点,走红之后还有节目组和动物园的员工出来八卦,详细说了下这段,表示至今都没人知道那只帝企鹅是谁,还有大家都想模仿,结果被阻止了。

    “我他妈笑死哈哈哈哈,费妍尬笑了十分钟!”

    “以前一直讨厌费妍,觉得她特别装,今天感觉有点转路人粉了……”

    “费妍真的很有看点2333还故意刺白世乔,戏真的很多。”

    “《大戏精》好看!我感觉要继续追了,动物那么可爱,科普起来也不烦,连讨厌的嘉宾画风都变得搞笑了。那个新人也不错,一点都不尴尬,有点想粉啦!”

    “帝企鹅最搞笑了好吗?编导说这不是我们安排,然后他还一摇一摆地跑掉,我笑得肚子都痛了。”

    ……

    孟总监一边吃藕夹,一边用平板电脑放节目视频给小九看,他开了弹幕,一条条弹幕把屏幕占得满满的,而且几乎都是正面的。

    孟总监觉得特别得意,才播了第一期,《大动物》就红红火火了,连他们家老头的朋友都打电话夸赞,让老头更加开心。现在圈子里好多人都说,要对孟总监刮目相看了。

    其实这已经完成了孟总监最早的目标,一开始他就是想让老头吓一跳,现在已经完成得很好了。但是,孟总监对自己的挖角计划也更加怨念了。

    他都做出一个红节目了,这些人居然还是没有被他打动丝毫!

    这么想着,孟总监吃得更大口了,含含糊糊地道:“这个姓柳的新人,微博粉丝涨了几十万,还上了热搜。肿么样?”

    画面上这时候播到了费妍和帝企鹅抱抱,然后帝企鹅溜之大吉。

    小九面无表情地道:“滚。”

    孟总监把最后一口藕夹咽完,还舔了舔嘴巴,不开心地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吧,老子够他妈有诚意了吧?没招你没惹你还老给脸色看,当老子没脾气是吧?!”

    孟总监怎么说也是个纨绔子弟,之前勉强装精英装了那么久,这时候终于忍不住黑脸了。

    小九脸色也变了,孟总监脾气大,他脾气还更大呢,当时就一拍桌子大声道:“你是谁老子?傻子还差不多,别以为你那些话没人知道。告诉你,我绝对不可能做你的人!”

    小九扬长而去。

    孟总监呆在原地,沐浴着听了小九刚才那句话后,看过来的群众们那奇怪的眼神,“………………妈的!”

    ……

    ……

    动物园内节目组的拍摄没有影响段佳泽的日常工作,最近他正在钻研一项工作。灵囿暂时是不必再扩大面积了,他们追求在现有的基础上完善、加强自身。

    如何在有限的面积里,玩出更大的花样呢?

    在动物园员工的建议下,段佳泽想挑战混养动物。

    普通动物园一般都是各种动物分开饲养在各自的场馆内,而一些大型动物园,条件允许,空间足够,则会尝试混养动物。

    场地不是很大的动物园如果混养动物,可能会导致动物压力过大,产生一些血腥的后果。

    灵囿动物园显然没有这个担忧,物种混养能够增加游客观赏的乐趣,对动物来说也是另一种丰容。

    不过在混养动物选择上,也是很有讲究的,否则那就不是混养动物,成了养蛊。这需要专家来指导进行,段佳泽想拿一两个场馆做个尝试。毕竟,这样的展出也更符合“野生动物园”中“野生”两个字。

    在此之前,他们也有非常简单的混养,那就是在散养区的草食动物区有几种温顺的草食动物是共享空间的。

    在国内,以北方地区的动物园尝试混养居多,东洲省内都没有动物园混养动物。段佳泽希望能尝试出一些不同、有趣的搭配,就在动协里求助,弄了些资料来学习。

    除此之外,就是在笼养区搭设一些空中通道。上次动协开年会,段佳泽听别人的讲座时,看到国外一些动物园搭设了这样的通道,使得动物能够在马路上的透明通道内活动,人们一抬头,就可以看到上空的动物,非常震撼。

    这样的通道还有别的变化形式,比如猴子们的通道可以是绳索,它们喜欢荡绳索。

    就像海洋馆的海底隧道一样,让陆生动物也可以三百六十度展示。

    这种方式将动物园的土地更大化地利用了起来,还增强了观赏趣味性,也不是什么大工程。段佳泽对此非常感兴趣,回来之后就四处打听有相关经验的建筑公司。

    虽说他们有室火星君朱烽,但是段佳泽怕现代材料朱烽不太懂,这个通道当然要特别安全。

    起初也是尝试一下,看看游客反响,段佳泽让人在猛兽区的展馆外修了一条空中隧道,以有机玻璃为材质,直接连接到圈舍中。

    这东西修起来时间也不用很久,起初人们都不知道这是要做什么,还以为是给游客站在里面观光用的。直到一段时间后,才有人猜到这隧道是给动物的。

    这条空中隧道从室内连接出来,横跨马路,在对面的树丛间绕了一个弯,距离地面,大约也就两人多高。

    ……

    隧道落成之后,很多东海市的家长都被孩子要求,要去灵囿动物园看看。

    对于现在的东海市民来说,周末去灵囿附近是再经常不过的事了,爬海角山,逛动物园,游同心村……家长们还以为孩子是不是接到了什么家庭作业。

    动物园在小孩子之中比较有话题性,当有几个小孩去了动物园,回来说他们发现灵囿多了一个空中隧道的时候,同学们就都感兴趣起来,一传十十传百,各个都回去拉家长。

    于是在隧道开始运作后的第一个周末,游客数量又有了一个小幅增长,都是来看空中隧道的。

    ——这个隧道目前,仅供乐乐使用。

    乐乐也是灵囿的元老了,它一直住在自己的圈舍里,没有去散养区,自从欢欢阿姨去世后,它又是单个居住了。

    这个通道修成之后,先是进行了一次测试,饲养员从外部将通往隧道的隔门打开。

    乐乐望着那个方形的大口子,好奇地探了探脑袋。接着,它还真的钻进去了,经过一段缓坡之后,它也从上方离开了场馆范围。脑袋一伸,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动物园的动物知道“玻璃”是什么,但是乐乐还是犹豫了一下才迈步。它可以看到,下面站着好些人类,而且玻璃的左右就是树冠!

    第一天,乐乐没有在外面待很久,只是摸索了一下新地界,就原路返回了。不过也证明了,它对这个隧道没有任何不适,而且从之后的表现来看,它还挺喜欢这里的!

    空中隧道也并非每时每刻都开放,通常饲养员会看天气来选择,因为这也相当于室外活动场了。

    每次隧道开放的时候,平时懒懒散散的雄狮就会换个地方,从睡觉之处爬起来,钻进隧道里,然后到室外玩一玩。

    周末的游客特别多,从各个渠道知道这条隧道的游客们,早就等在外面了——灵囿并没有着重宣传这条隧道,因为现在还只是实验而已。不过,游客们对此显然很感兴趣。

    几乎是一片欢呼声中,乐乐一步踏了出来,并且昂首吼了一声。

    站在隧道正下方的游客都吸了口气,这么近的距离,头顶就是一头怒吼的雄狮,而且这个角度还特别新鲜,可以看到乐乐起伏的腹部。

    乐乐对游客们很不陌生了,它甚至有点享受这样的万众瞩目一般,走到大路中间的位置,竟是就地一躺,晒起太阳打起盹来。

    它的身体紧紧贴在玻璃上,满满的,形成一个平面,尾巴不时扫一扫。

    而且乐乐翻个身,侧躺着,脸也挤在了玻璃上,下面的人类们看得一清二楚。

    “卧槽,为什么要换姿势,刚刚那个姿势多好啊,可以看到爪垫!”有游客抱怨了一声,刚才乐乐是趴着,可以清晰地看到它肉嘟嘟的爪垫印在有机玻璃上。

    “现在这样也很好笑好吗?脸都歪了……”

    隧道下面的人类们抬着头,还有让孩子坐在自己肩头,一起抬头看的。

    不知不觉,一个女孩看得太入迷,头仰得太靠后,竟是一个不稳,往后栽倒。

    幸好这个时候人多,身后的男生一伸手,就抱住了这女孩,两人都闹了个大红脸。旁边的游客们发出善意的笑声,还有人怂恿他们认识一下。

    两人对视一眼,还真的加了微信,这也算有缘,都来这里肯定是喜欢动物的,已经有了第一个共同爱好。

    乐乐独享这“大猫隧道”,非常喜爱这里的视野宽阔,它最喜欢在马路中央上空的地方睡觉、晒太阳,还喜欢走到对面,在树木掩映间享受不一样的感觉,通风孔带来了好闻的草木味道。

    这个观赏方式受到了绝大多数游客的好评,小部分游客则是糊里糊涂走到隧道下面的时候,被头顶咆哮的雄狮吓了一跳,他们还不知道这里多了个隧道呢!

    乐乐估计也不知道,人族在它正下方拍了它很多奇怪的照片,如果说爪垫还称得上可爱的话,那么它舌头都不小心露出来,贴在玻璃上的样子就确实很诡异了。

    游客们强烈呼唤:

    “我靠这个角度我能看一整天,求更多隧道开放时间……”

    “能不能给别的动物也修隧道?乐乐还是太懒了,想看活泼的动物。”

    “想象一下纵横交错的空中隧道,里面有各种动物,再装饰上花花草草,我觉得肯定特别美!”

    “卧槽,我想到如果给粽宝修一个,我会晕倒。”

    “前面的不要走啊!想看粽宝和黑旋风在隧道里打滚!”

    “不能呼吸,如果能从下面看到粽宝的肚皮和爪爪……看到粽宝趴在我头上……”

    “同求,修了我就不走了,从此住在灵囿!躺着看滚滚”

    ……

    反响极其热烈,网上的评论就不说了,现实里都有很多游客填写意见卡,他们非常喜欢这种特别的展出方式。

    看到风评这么好,段佳泽也考虑多修几条动物隧道了。不过呼声最高的熊猫隧道呢,还是要再考虑一下,毕竟熊猫身价太高了,目前还没有哪个地方有熊猫隧道,需要慎而重之,确定这种丰容方式会不会对熊猫有任何影响。

    除了乐乐之外,像老虎花虫也可以参加,再试一试猴子们的绳索隧道。这样立体的参观方式,确实可以让游客更加浸入。

    同时,段佳泽学习了一段时间动物混养,也有了一点想法。

    他请教过了省城的畜牧师,以东海的地理环境来说,还是适合混养的。灵囿此前混养的动物都是没有什么攻击性的草食动物,食物充沛,它们之间没有任何矛盾。或者一些同属混养,也没问题。

    这一次呢,段佳泽试着采用了跨度更加大的混养,比如将斑马和鸵鸟养在一起,梅花鹿和马一起住,效果倒也不错。

    段佳泽看着资料道:“唔,我看说北极狐和貉也可以养在一起……”

    有苏惊恐地抬头:“我不要和貉子住啊,园长,我宁愿和小九住。”

    小九:“??”

    “别开玩笑了,小九和秃鹫混养还差不多,你和小九一起住,到时候把它们给欺负惨了,让专家们怎么想?”段佳泽觉得他们动物园已经够让各界专家操心了,他也就是一说,有苏还是算了吧,把她和谁混养在一起也让人不安心啊。

    小九更是郁闷,什么叫宁愿啊……

    有苏:“那我和熊一起也行。”

    熊思谦说道:“那还行,咱俩可以聊聊天下大事。”

    有苏面无表情地道:“我说的是熊猫。”

    熊思谦:“……”

    潘旋风无辜地抬头:“谁喊我?”

    熊思谦要恨死潘旋风了,自从潘旋风出现了之后,他这个熊就越来越不值钱了一般,连九尾狐也向着这人间界的黑白熊。

    段佳泽还在琢磨鸟类混养的事情,最早他们就一个鸟棚,所有的鸟各自装在笼子里,挂在鸟棚。后来的禽鸟馆,倒是混养了,但是一点都不科学,有钱之后就拆分了。

    现在呢,则是考虑以科学的方式,把一些鸟类组合起来的养。甚至,是和别的动物养在一起。

    “小九呢,确实是可以考虑和别的鸟养在一起了,一直有游客反映,觉得小九很孤单。”段佳泽说道。

    这安第斯兀鹫都稀少成什么样了,国内也没几只,而且这鸟太凶残了,一只占据着一个院子。

    小九一听,触动心弦,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是有点孤单。”

    段佳泽:“……”

    段佳泽:“哦,你以前是可以九个头互相聊天吗?”

    小九:“……那倒没有。”

    段佳泽继续低头写写画画,“我看看有什么猛禽可以和你混养的。”

    一提到猛禽,小九的眼神就不由自主往孔宣、陆压等人身上瞟过去,不管人类怎么划分,在他这边,这几位就是猛禽。

    陆压却是冷眼看了回去,还不依不饶地道:“单头虫看甚?”

    孔宣也不屑笑道:“耻与尔同笼。”

    小九:“……”

    段佳泽一汗,“当然不可能把你们养在一起,真养在一起,我的展馆还保得住么。”

    有苏忽而嫣然一笑,“说起来,九头虫这名字是不是该改一改了?”

    小九:“…………”

    “不要再扎小九的心了,”段佳泽低头道,“我看到时候布置一下展馆,再和其他普通猛禽混养……唉,从你们上界的角度来看,孔雀是不是和凤凰、大鹏可以混养的?”

    都是亲戚嘛,孔雀是元凤之子,和大鹏又是兄弟。虽说段佳泽看孔宣和陵光也不是很亲热的样子。

    孔宣露出难以言喻的神情,他们上边根本就没有动物园,何来混养,就算洞府也不可能混住,他淡淡道:“我和兄弟都是独居的,你问问道君,三足金乌不是十只生活在一起么。”

    陆压独享一个展馆,他觉得孔宣之流都是嫉妒,“本尊只和段佳泽混养。”

    段佳泽:“…………”

    原本非常没有存在感的谛听忽然咳嗽了几声,见有人看向自己,又喝了杯茶,尴尬笑道:“我是在想,狮子可以和老虎混养。”

    “是可以,但是我怕弄出狮虎兽来。”段佳泽一听,连忙说道。雄狮和雌虎结合生下来的,就是狮虎兽,一般都是动物园产物,这种杂交后代免疫力不强,生命也不是很长,生殖能力更是低弱。

    虽说狮虎兽很能吸引游客,但是考虑到这种杂交并不稳定,产生的后代身体又弱,段佳泽还是不太看好。

    谛听脸色又扭曲了一下,说道:“你们这么讲究这个吗?园长,我劝你们看开一点……”

    “那是你们其他界啊,动物园要将讲科学的,”段佳泽解释,还有点好笑地道,“而且,我本人看得挺开的了,我男朋友是三足金乌啊。”

    陆压就爱听这句话,嘴角当时就翘上去一点。

    谛听一副要聋了的样子,低下头来,不知道又听到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是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