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第193章 喂,孙悟空
    段佳泽知道小苏是有分寸的人,所以其他人看他和陆压眼神奇怪,应该只是日常调侃。

    但是,小苏本人的眼神倒是真的有点飘忽,让段佳泽坐立不安。

    那天他和陆压说上课的时候,喊了几声陆老师,被小苏给听到了,他还想和小苏解释一下来着,被陆压拽走了。

    段佳泽看小苏一眼,自语道:“我觉得她还在想老师的事情……”

    陆压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而且他问段佳泽,段佳泽又不肯说,“老师到底怎么了?鲲鹏都可以叫鲲鹏老师,我怎么不能?”

    段佳泽:“…………唉。”

    段佳泽长叹一声,这里面微妙的区别,他怎么和陆压说得清呢。

    小苏经过他们的时候,眼神闪烁。

    段佳泽终于忍不住了,叫住她:“小苏你坐一下,我们聊两句。”

    小苏磨磨蹭蹭坐下来,“园长啊……”

    段佳泽对小苏微笑一下,心里犹豫该怎么开口。

    陆压发呆了一会儿,跟没看到小苏一眼,忽然对段佳泽说:“是不是有个东西叫教鞭?”

    段佳泽:“…………”

    段佳泽看到小苏的眼神愈发惊恐了。

    陆压觉得,临水观的人简直太驽钝了,需要威慑一下,但是把杀人刀祭出来,好像又过了点,也不太合适。倒是人间界好像有个叫教鞭的东西,有点适合。

    小苏赶紧站起来说道:“园长我还有事。”

    陆压瞥了小苏一眼,随口说道:“现在不是下班时间吗?”

    小苏恭敬地道:“我爱加班。”

    段佳泽:“…………”

    虽然陆哥毫无顾忌,但是小苏不敢听下去了,园长脸都红了,YY诚可贵,工资价更高啊。

    段佳泽看着小苏忙不迭走远,对陆压说:“……你是不是故意的?谁给你看什么东西了?”

    陆压疑惑地道:“什么东西?”不过他还是很聪明的,顿了一会儿,反问道,“老师还有什么含义?”

    反正都这样了,一不做,二不休,不能白白……

    段佳泽看着门外小苏差不多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缓缓说道:“教你点新知识。”

    陆压:“??”

    ……

    ……

    灵囿野生动物园科普馆的皮影戏作为本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动物园和东海市文化部门的宣传之下,已经成为多数游客,尤其是带着孩子的游客来这里必看的节目之一。

    幕布上光影晃动,伴随着轻快的音乐,故事里的小猴子取得了最终胜利,和自己的小伙伴们回归了快乐的生活。

    小观众们热情地鼓掌,老皮影艺人和徒弟一起出来谢幕,活泼的孩子们围上去,对他们手里的皮影非常稀奇。

    无论多少次,对于这些喜爱自己手艺的孩子,老艺人总是报以同样热情的笑容。

    小孩们跑起来一跳一跳的,但也有例外,一个六岁的小男孩就走得很慢,手还被母亲拉着。相对于同龄人,他显得有些消瘦,刘海之下的眼睛又黑又大,看着皮影,仿佛闪烁着光芒。

    “来,小彤。”郑芸看到儿子的同龄人跃动的身姿,心中微微一痛,但脸上还是没有显露出异样,牵引着孩子迈上一层台阶。

    刘老先生手里拿着小猴子和金箍棒的皮影,他也看到了慢腾腾过来的小彤,察觉这孩子可能生病了,于是主动说道:“小朋友,你喜欢小猴子吗?”

    小彤腼腆地道:“我喜欢……孙悟空,但是小猴子也很可爱。”

    “哈哈哈,那这算是爱屋及乌了?”刘老先生笑了起来。

    小彤还不懂的爱屋及乌是什么意思,茫然地看着刘老先生。

    刘老先生蹲下来,招手让小彤走近一点,教他操纵皮影。小彤尤其喜欢那个还能伸缩的金箍棒,方才在刘老先生手下,它被舞得要飞起来一般,他的小手抓着摆弄起来,还走到幕布后面尝试起来。

    “爷爷,是这样吗?”

    刘老先生鼓励道:“没错,你做得真棒!”

    郑芸感激地看着刘老先生,“麻烦您了。”

    “没事,孩子是不是生病了?如果不舒服,还是在家休息吧,病好了再来,东海的天气总是这么好的。”刘老先生关心地说,通过对话他也听得出来,这是外地游客。

    郑芸神情黯淡,摇了摇头。

    刘老先生一愣,随即说了句“不好意思”,便不再追问了。

    郑芸不是不想等小彤好了后再来,但是小彤罹患绝症,目前只能采取保守治疗,减轻痛苦罢了。

    小彤的爸爸因为孩子的病,已经和她离婚了,郑芸带着孩子搬到东海来住,因为这里气候宜人。小彤早就想到灵囿动物园来玩,他们搬过来才半个月,郑芸便找了个好天气,带孩子来满足愿望了。

    刘老先生的徒弟收拾好东西,他们该回去了,小彤也恋恋不舍地把皮影还回去。

    “动物园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小朋友,你可以去金丝猴馆看看,小猴子就是金丝猴。”刘老先生离开之前,对小彤说道。

    “谢谢爷爷。”小彤仰头道,“我去问问小猴子,能不能介绍我和齐天大圣认识。”

    刘老先生被童言逗乐了,“好啊,你去问问。”

    “那咱们去金丝猴馆?”郑芸把小彤抱了起来,给他喂了几口水。

    小彤刚才玩了一会儿,也有些气喘,趴在母亲肩头道:“好啊。”

    郑芸抱着小彤等园内的观光车,从这里到金丝猴馆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小彤体力不好,郑芸也无法全程抱着孩子。

    坐在车上,郑芸听到旁边两个女生在讨论。

    “真的要去拜拜吗?感觉很迷信诶!”

    “很灵的好吗?我现在每次考试前,都要去拜一下白狐。”

    “那你还愿吗?”

    “还的啊,但是这边不让买饲料喂,我就去周边店买白狐玩偶,现在家里好几个了。”

    “哈哈哈哈,真有你的。”

    郑芸大约知道她们说的是动物园那只北极狐,说起来这只北极狐在网络上也有挺高的知名度,郑芸在查看动物园攻略时也看到过。

    不过,比起动物园里的传说,郑芸觉得自己前几天去临水观烧的香可能会更管用。

    ……

    观光车在动物园内穿梭,很快就到了金丝猴馆,作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它独享一个展馆。

    因为这里人有点多,郑芸抱着小彤进去。

    一到了场馆里面,小彤就推着母亲的肩膀,要求下来自己看。

    郑芸弯腰把他放下去,母子俩没有挤到最前面,而是站在后头一个台阶上往内看,那只珍贵的金丝猴不见踪影。

    不止是小彤,很多小孩都会问,金丝猴去哪儿了?

    这样专业的展馆,当然会给动物设计躲避游人视线的角落,游客并不能随心所欲,想看就看到动物。这样的设计固然会有一些游客不满,但理智的人都知道,从长远考虑,这才是对动物身心健康有意的。

    所以郑芸也给小彤解释:“小猴子可能在休息,就像有时候你不想在妈妈身边,要自己一个人玩游戏。如果妈妈每一秒钟都盯着你,你会不会不开心?”

    “不会。”小彤拧了下身体,回答道。

    郑芸失笑,在小彤脸颊上亲了一下,“我们等一等小猴子吧,现在去看一下纪念品。”

    金丝猴馆有个单独的小铺子,里头所有商品都是猴子造型的。小彤还看到这里有金箍棒卖,立刻抬头看着母亲。

    “家里不是有五六根了吗?怎么走到哪里都要买金箍棒呀。”郑芸有些无奈地道,但还是非常放纵地买了一根新的玩具金箍棒。

    塑料的“金箍棒”非常轻,小彤拿着它,爱不释手,“妈妈,我要去厕所。”

    “好的,等一下,妈妈找个叔叔陪你去。”郑芸用目光搜寻起男性工作人员。

    “妈妈,我自己会!”小彤不是很开心地道,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单独上厕所。

    郑芸只犹豫了一下,看到男厕没什么人出入,就说道:“那你去吧,妈妈在门口等你。”

    小彤拿着金箍棒往里走,连上厕所也不愿意撒手,让郑芸有点无奈。

    小彤自己上了厕所,从隔间出来,还洗了手,擦干净,才重新拿起金箍棒,这时候他听到“吱吱”的猴子叫声,原本要往外走的脚步停了,走到窗口往外看。

    灵囿的绿化面积很大,窗外就是浓密的竹林,小彤居然看到一只猴子抱着竹子出现在外头,低头“吱吱”叫着,证明刚才的声音真的不是小彤听错了。

    竹子下面还有个金棕色头发的哥哥,仰头道:“快点下来,回去了,不然园长又要说我了!”

    猴子又“吱吱”叫了几声。

    棕发青年怒道:“大胆,居然敢和俺耍赖!”

    小彤立刻把窗户给推开,踮脚道:“哥哥,你听得懂它说话吗?”

    棕发青年转头看了小彤一眼,没好气地道:“当然听得懂!”

    “骗人吧,你如果听得懂,你就是美猴王了。”小彤扁了扁嘴,说道。

    棕发青年怪酷酷地看了小彤一眼,“瞎说什么大实话。”

    小彤大笑了起来,觉得这个哥哥真有意思,“你不够帅的,孙悟空有金箍棒,有火眼金睛,有铠甲,有须须……还有,猴子都听孙悟空话的!你让它下来它都不下来!”

    棕发青年:“……须须是什么?”

    小彤比画了一下,“就是两根长须须啊,在头顶。”

    他手一抬起来,手里的金箍棒也就露出来了。

    棕发青年撇了撇嘴,“哦,你有金箍棒。”

    “这是我买的,而且我只有这个,我也没有须须。”小彤脸红地说道。

    上头的猴子感觉没人注意到自己,偷偷用手去抓旁边的竹子,但是棕发青年很快抬起头来大吼一声:“下来!”

    这小猴子,没听人家小孩都说了,猴子要听美猴王的。

    猕猴一个不稳,就松手掉了下来,棕发青年一个箭步往前,伸手准确接住了猴子。往下一送,猴子就稳当落地。

    小彤都看呆了,“好厉害啊,比皮影里的小猴子还要厉害。”

    “这就叫厉害了?看着。”棕发青年洋洋得意,伸手从小彤手里拿过塑料金箍棒,单手舞了起来。棒子在他手里灵活地旋转,风车一般,抡得只剩残影了。

    小彤还是第一次在现实里看到有人可以做到这样,他嘴巴都张大了。

    看到小孩的表情,棕发青年就更加得瑟了,一棒挥出去,塑料金箍棒敲在竹子上,顿时折成两截,吓得猴子都吱吱叫了两声,在地上直蹦。

    本来眼冒星星的小彤愣了一秒钟之后,也嘴巴一咧,发出了哭腔,“我的金箍棒——”

    “等等等!别哭!”棕发青年一把把他的嘴巴给捂住了,“你别哭,我给你说个秘密。”

    这时候有人进来,看到棕发青年隔着窗户捂小孩嘴巴,怪异地看着他。

    棕发青年看都没看他一眼,说道:“其实我真的是孙悟空。”

    小孩泪水都掉下来,不信。

    “……”上厕所的人说,“……喂,孙悟空?这是你小孩吗?”

    “不是!”棕发青年理直气壮地吼了回去。

    那上厕所的人吓得退了一步,“我去……小朋友,你父母呢?”

    他想上前解救这个疑似被吓哭的小孩,但是那凶巴巴的棕发青年居然一伸手,把小孩整个捞出去了,他当机立断,回头扯着嗓子喊:“来人啊——”

    棕发青年抱着小孩蹲下来,却看小彤剧烈咳嗽起来,他手忙脚乱地道:“我没用力啊,你怎么?”

    猴子跳过来,好奇地看着咳嗽的小孩,爪子伸出去拍了拍他的背。

    小彤被猴子一拍,眼中露出些好奇,不过咳嗽还没停,一边咳一边说:“骗子,孙悟空是最厉害的,才不穿衬衣呢。”

    棕发青年哑然看了看自己这身白衬衫,“嘿,你这小孩……俺没事天天披挂上啊?算了。”

    再待下去这小孩家长要来了,回头举报他到管理处,园长又要唧唧歪歪了。他把小孩放回窗台上,手摸过断掉的塑料金箍棒,金箍棒顿时完好如初,又塞进小孩手里。

    小彤的眼睛瞪大了,“咳咳!你……”

    棕发青年不知从哪掏出个桃子,徒手掰下一块,怼进小孩嘴里,刚好把他后面的话给堵住了,然后叼着这个桃子,拽上猕猴跑人了。

    ……

    郑芸和工作人员、报信的热心游客一起冲到展馆后面,厕所窗外时,这里已经空无一人,小彤坐在窗台上,手里还拿着他的塑料金箍棒。嘴巴鼓鼓的,不知道含了什么。

    厕所内也有工作人员冲进去,四下看了,里头也没其他人。

    郑芸一下把小彤抱下来,“小彤,没事吧?”

    小彤想说话,但是嘴里有块桃子,非常甜的桃子,他几口嚼碎了咽下去,这才开口说话:“妈妈,我遇到孙悟空了。”

    郑芸这才注意到这个细节:“你在吃什么呢?”

    “孙悟空给我的桃子。”小彤说完,那个报信的游客也说道,“哦,那个男的就是跟你儿子说自己是孙悟空,然后带他走。”

    那就是了,就和用棒棒糖哄人一样,郑芸后怕不已,她也是第一次来,不知道这里的厕所有那么大窗户,而且不管怎么样,实在不该让小彤一个人进来。

    “您好,这边有监控吗?那个,那个人很可能是人贩子啊,说不定会引诱其他儿童。”郑芸对工作人员说道。

    “不是,妈妈,他是孙悟空。”小彤又插话,他一直很想和妈妈聊孙悟空,可是妈妈没空的样子。他把自己的金箍棒举起来,“大圣还把我的金箍棒变好了。”

    没有人把小彤的话当真,这不过是童言罢了,何况郑芸一向知道儿子喜欢孙悟空,她忙着和工作人员交涉,只应付了小彤一句“妈妈知道了”。

    “实在不好意思,我带您去休息,我们也会请这位先生配合看一下监控的。”工作人员态度很积极,立刻请他们去休息室稍坐,并承诺会查看。

    郑芸把小彤给抱好,跟着工作人员走。

    小彤只觉得吃完桃子后,肚子饱饱的,还暖暖的,一改以前走不了多久就困倦的状态。但是他还太小,无法把自己的感受准确述说出来,只能非常简单的,根据自己现在的需求说道:“妈妈,我想下来走。”

    郑芸把小彤放下来,口中说道:“妈妈正要说你,下次有陌生人和你搭话,爸爸妈妈不在身边,千万不可以理会。那都是坏人,会把你带走……”

    小彤茫然道:“可是他不是别人,是孙悟空啊。”

    郑芸蹲下来,严肃地说:“那不是孙悟空……等等,你是不是有点热?”

    她发现一转眼功夫,小彤的脸颊透出了些血色,和平时白得纸一般有点不一样。

    “不热呀。”小彤眨眨眼睛,“但是我想去看猴子。”

    “不行,我们先跟着这位叔叔,去休息一下。”郑芸严肃地道,“来。”

    小彤低着头道:“可是再休息,动物园就关门了。”

    工作人员在旁边道:“小朋友,你们明天还可以来,我们会赠送免费票给你的。”

    郑芸心中有点苦涩,明天她还要带小彤去医院,“……没事,听到了吗?咱们还能再来一次。”

    小彤抬头道:“是明天吗?我还要来找孙悟空。”

    “不是明天,明天咱们还有事,但是医生说小彤表现好,那后天或者大后天可以来。”郑芸不愿意打破小孩子的幻想,但现在显然有坏人利用这一点,所以她也只好认真说道,“然后呢,妈妈要和你认真说一下孙悟空的问题了哦……”

    ……

    ……

    孙悟空已经把小孩忘之脑后了,啃着桃子把猕猴偷偷送了回去,不理会它哀求的声音,说道:“小崽子太调皮,下次不带你出来了。”

    他一边啃桃子,一边往派遣动物休息室走。

    孙悟空吃桃子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只剩下一个桃核了,这时他刚好推开休息室的门,把桃核砸在熊思谦脑门上。

    “哎哟!”熊思谦捂着脑门,敢怒不敢言,幽怨地看了孙悟空一眼,低头把桃核捡起来收好,这个还可以拿去种的。

    孙悟空一跳,重重躺进沙发里,脚也放上来,顺脚把原本坐在另一头打盹灵感踹下去。

    灵感清醒过来,看了孙悟空一眼,迅速爬到另一张沙发上,和小九坐一块儿了——自从孙悟空身份暴露,小九就没以前被孤立得那么严重了,有时候灵感他们会愿意理他。

    孙悟空这才发现,青鸟、精卫、九尾狐她们在玩游戏,一个人在白板上画画,另外两个人就猜她画的是什么,善财在一旁帮他们计分。

    现在正轮到精卫画画,她已经落后很多了,思索了好一会儿,在白板上画了一个圆形,中间画了个桃心。

    有苏:“呃,这个应该是……是……”

    精卫唰唰唰,迅速在圆形上方画了两根蛐蛐儿触须一般的曲线。

    水青和有苏几乎是同时喊出来:“孙悟空!”

    孙悟空:“???”

    孙悟空很不满意,“什么意思啊,你在旁边画根金箍棒不就行了?!”

    “画棒子谁知道是什么,那还有可能是袁洪呢,毕竟四废星君和你可像了。”有苏阴阳怪气地说,“但加上这两根须须就不一样了。”

    孙悟空额冒黑线,“这是我的凤翅紫金冠!凤翅!”

    水清打圆场道:“入乡随俗啦,反正人间界也都这么叫。”

    孙悟空想到那小孩的话,只觉得现在好多人族太不像话了,不甘心地道:“段园长就知道这是凤翅紫金冠……”

    有苏干笑道:“别说了,园长现在都不敢当道君面粉你了。”

    孙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