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第199章 我还能再开五十年(正文完)
    临近年底,灵囿野生动物园双喜临门!

    一则,自改名重新开张以来,灵囿已经陪伴大家走过了七周年岁月。

    在此期间,从一个占地面积仅有40亩,动物十多种,濒临倒闭的小动物园,发展到如今占地千亩,拥有数十座动物馆舍,还不包括后勤、娱乐、餐饮设施。以及,旁边那个同名度假酒店。

    园内动物以人工养殖帝企鹅独具特色,获得多项技术突破。其他大熊猫、金丝猴、绿孔雀等飞禽走兽一千余头,水生动物近四千余尾。

    而近期,就正值灵囿七周年园庆。

    二则,正因为灵囿这巨大的改变,今年有幸入选《华夏动物》组织评选的年度十大最受欢迎动物园,并荣膺第一名!

    没错,通过两个月的群众投票、专家评审环节,灵囿野生动物园当选本年度华夏最受欢迎动物园,击败了众多老牌动物园。

    ——当这个消息传来之后,正在筹备园庆的段佳泽松了口气,不枉大家那么卖力啊!

    搞那么大阵仗,连和尚都出来帮忙投票了,差点男朋友的色相都牺牲掉了,要是没拿第一,还真不知道多失落。

    也幸好他们拉票拉得够多,段佳泽打听了一下,专家评审那个环节,他们可不是第一名。不过,这本来就是大众奖项,没什么。

    有此双喜临门,今年的园庆当然更得大操大办了,这象征他们又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为了这一次的园庆,灵囿特意策划了优惠活动,园庆当天儿童可以免费入园,成人半票,包括灵囿酒店也推出了折扣。

    但是最吸引人,让无数游客特意从外地赶到东海的,还要数当天其他活动。凡是园庆前后三天内入住灵囿度假酒店的游客,可以免费获得七周年纪念茶杯一对,由长期合作的大师手工特制,有五十多种纹饰。

    佳佳餐厅也推出了七周年园庆限定菜品,只有在当日能够享受到,但凡消费满三百免费随机赠送一道,单点另算。

    至于其他纪念礼品、特邀表演,就更是不胜枚举了。据说,还有白神医的字画随机赠送。

    当天门票早早就在预售时被强空,酒店的房间也早被订了出去,甚至出现了黄牛倒卖。主要是住宿赠送的茶杯太吸引人了,灵囿酒店的摆件挺出名的,还是非卖品,不知道多少人想了歪点子,试图偷带出去倒卖,也没能成功。

    如果只是付了房费就能拿一对茶杯,那很划算啊,比很多人的心理价位都要低多了,这简直是超低价买茶杯还送舒适酒店住宿!

    ……

    园庆当日,一个不冷不热、气温适中的好天气,从一大早起,无数游客涌入灵囿动物园——而且今天的活动可是会持续到晚上。

    晚上动物馆舍随便关闭,但是餐厅开放,表演继续,还会大放烟花,这也是灵囿特意为了园庆破例的。正因为有晚上这个活动,还带动得同心村的宾馆、民宿都爆满了呢。

    员工们早有了心理准备,这几天可有得忙,不过幸好园长已经答应发奖金了……

    园长,园长正在劝他男朋友去上班。

    “这马上就八点半了,平时也就算了,今天周年庆,你怎么好翘班啊!”段佳泽都穿戴好了,看陆压还躺在被窝里,有点急了。

    这陆压平时也不是这种人啊,或者说,陆压本来就不需要睡觉,这赖床来得真是莫名其妙!

    陆压还有心情翻了个身,“再睡会儿。”

    段佳泽:“……别这样,老公,你一直是很识大体的!”

    陆压斜睨着他,一脸似笑非笑。

    “……”段佳泽都听到微信消息提示音在不断响起了,想也知道,肯定是员工在问,怎么陆压鸟还没就位了。

    僵了好一会儿,段佳泽冲上去抱着陆压的脸一顿狂亲,亲了十几下最后来个长吻,气都喘不匀了,“可以起来了吧?”

    陆压这才施施然坐起来,一抬手,“本尊的外套呢?”

    段佳泽把外套砸他头上,“变你的鸟啊!”

    外套倏然掉在床上,从下头钻出一只金红色的大鸟,凶恶地看了段佳泽一眼,从窗户飞出去。

    这一眼没有给段佳泽造成任何伤害,他擦擦嘴巴出去了。

    ——

    以媒体尤其是网络推广打开知名度的灵囿在周年庆这一天,怎么能没有直播呢,好几个直播编辑早就严阵以待,将今天众多表演活动同步直播上网。

    因为忙碌杂志评选、园庆筹备等工作,一直没有和网友见面的园长,也终于再次出现在了直播里。

    表演间隙,段佳泽把手机拿过来,和大家打了个招呼。

    而认识的网友们也热情地用弹幕回应段佳泽:“园长,你男朋友呢??”

    段佳泽:“……”

    “咳……那个,”段佳泽假装没看到,“感谢大家的支持,还特意在家看直播,希望大家今天都看得开心。我们有很多节目,每隔一个小时还会抽奖。”

    整个直播要持续十个小时以上,期间每隔一个小时就会抽三个幸运观众,赠送限定纪念品。

    但是弹幕可没有放过段佳泽,看他逃避反而更加来劲儿,“要看陆压,我们要看陆压!”

    “快放男朋友出来,不然举报了!”

    “敲碗等狗粮!”

    “……”段佳泽只好把手机往上动了动,“……陆压来了。”

    从不远处的展馆窗内飞出一只金红色猛禽,振翅低空飞行,几乎是贴着人群的头顶向这边飞过来,停在段佳泽面前。

    直播间一时间沸腾了,这一个陆压也行啊!

    段佳泽问了一下小苏流程时间,然后说道:“时间还够啊,本来今天是没有这个节目的,但是鉴于大家都这么想看陆压,我们临时加演一个。”

    段佳泽把手机指环挂在了陆压爪子上,一拍陆压,陆压就十分了然地飞了出去。

    经典把戏了,飞行直播。

    自改建后的小熊猫园穿过,混养一处的小熊猫和蓝孔雀正在你追我逃,红棕色的小熊猫拖着大尾巴猛然扑出去,蓝孔雀被惊得一拍翅膀,从右边园子飞到左边园子,华丽的尾翎几乎扫到游客的头顶。

    向前再飞一段,钻进树丛掩映间的窗户缝隙,就进入了禽鸟馆,珍稀的绿孔雀仿佛也得知今天是园庆日,丰美的尾屏展开,阳光下流光溢彩。

    在视角抵达绿孔雀正前上方的时候,只见绿孔雀拍打着翅膀,飞了起来。双翅展开体长惊人,加上拖在身后的尾羽,随着它越来越近,整个屏幕充满了色彩。

    然而孔雀毕竟无法飞太高,在达到一个高度后,它被引力牵引住,复又落下。

    但这一起一落给人的印象是深刻的,直到陆压飞出禽鸟馆,很多人还未回过神来。

    陆压在阳光下盘旋一周,身下是清澈得能够清晰看到水底的水藻、游鱼的水禽湖边,垂柳随风,火烈鸟在湖中踱步;湖边小道上一匹白马正在奔驰,几乎能看清楚它肌肉的活动。

    白马飞踏至终点,它和另外两匹稍微矮一些的马互相蹭了蹭。于此同时,一条硕大的鱼也自湖中一跃而起,在空中画了个弧,鳞片反射着光彩,引起游人的惊呼。

    一只白嘴红足的鸟与镜头擦肩而过,它足中似乎还抓着一块石头。还未叫人看清楚,此时观众们的视角再度往下压,陆压甚至三百六十度转了个圈,钻入了极地海洋馆,只是在其中,掠过了大如船的蝠鲼和可爱的北极狐,没有丝毫停留。

    草地上翻滚的大熊猫、盘身吐信的蟒蛇、兀自啃桃子的金丝猴……当然也没有令镜头过多停留,只给人一刹间的欢喜。

    穿馆舍,过竹林,在任何一个馆舍内畅通无阻,仿佛知晓每一处角落,最后带着所有观众越飞越高,一瞬间屏幕上好像只有远处的山与城市。

    ——屏幕猛地一卡,飞得太高没信号,断了。

    无数观众重新进入直播间,而在画面恢复的一刹那,他们也不禁感慨,太美了。

    在这个高度向下看,人头攒动,绿化面积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在室外给自己洗澡的白象、追着白鹭跑的白狮、爬在树上的黑熊……诸多动物一览无余,虽然隔着老远,仿佛也能感受到他们的轻松状态。这里,就宛若一个微缩的野外世界。

    ……

    当手机重回段佳泽手中的时候,好多网友还没有回过神来。

    “这个长镜头我给满分……”

    “哈哈哈哈,是是是,陆压很有镜头感了,而且倍儿稳!”

    “不愧是航拍压,这一波我服的。”

    “有没有看过第一次陆压航拍的?第一次我在,和这次比起来,多了室内的环节,俯拍的时候也看得出来环境更好了呢,手动比心!”

    “时间卡得刚刚好啊,下面有请大家欣赏节目。”段佳泽把手机还给了直播编辑。

    与此同时,台上好戏也登场了。

    五十只鹦鹉大合演,经典昆曲《牡丹亭》中,《游园惊梦》一折。

    台上布置了错落的栖架,还有仿真树木花草装饰。

    十只鹦鹉是伴奏,站在最中间。剩下四十只分站两侧的栖架上,高低不一,一半饰演柳梦梅,一半饰演杜丽娘。

    就这个数量,连音响都得特意调低一点,不然耳朵要炸了。

    不懂行的观众听不出宗的是哪两位昆曲演员,但单是一出精妙绝伦的模仿也足以让他们热烈鼓掌了。

    毕竟,这些戏多的鹦鹉站在栖架上还不安分,一个个原地扭动,恨不得把身段也一起模仿了。

    “好了,回去上班吧。”看完儿子们表演们,段佳泽也就让陆压回去了。

    陆压不情不愿地离开,不过今天的活动要一直持续到晚上,而他们下午就下班了。

    ……

    下午五点,下班的不止是陆压,还有奇迹,段佳泽给它穿上了玩偶装。

    奇迹站在原地不肯出去,段佳泽和陆压对视一眼,僵持了好一会儿才妥协。

    陆压面无表情地穿上企鹅玩偶装,身后段佳泽还在喊:“给我拉一下!”

    他伸手给同样穿了一套企鹅装的段佳泽把拉链拉好,手里还抱着企鹅头套,试着活动了一下,长腿在里头总觉得活动不开。

    段佳泽把头套戴上,好在天气不热,他瓮声道:“满意了吧?”

    奇迹用力点了点头,幅度之大,头低下时都贴着胸口了。

    一家三口,三只企鹅排着队往外走。

    游客倒也罢了,今天到处都有吉祥物。

    其他下了班的派遣动物们、打工妖怪,甚至包括来参加园庆的白海波等人,就不一样了。一大帮子人,看着他们,想笑不敢笑。

    还是有苏不忘初心,始终在作死,“一家人整整齐齐的,不错。”

    陆压冲出去打人,段佳泽在后面挥着翅膀,“别闹,我跑不动!”

    陆压纵有千般能耐,困在这个企鹅壳子里也跑不快,竟是被有苏给跑了,其他派遣动物纷纷起哄押注,“猜一下九尾狐这回烤到几成熟。”

    段佳泽环视一圈,“你们可真是人物啊!”

    众人哄然大笑,“今天园庆,园长不能教训人。”

    ……

    三只帝企鹅和这些派遣动物没得聊,他们一家三口自个儿玩去。

    “找个地方,晚上看烟花。”段佳泽吭哧吭哧地走着,说道。

    奇迹欢快得恨不得跳起来,当然,以它的体重只是脚板抬起来一些,发出了响亮的叫声,吓得段佳泽赶紧四下看看应该没人,让它注意点。

    段佳泽带它们坐电梯,再爬一层到办公楼的顶楼去,这里视野正好。

    这会儿办公楼几乎都空了,倒是小苏居然在楼上,抱着一个相机,看到三只企鹅爬上来还呆了一下。

    段佳泽赶紧说:“小苏,是我啊。”

    “园长啊,”小苏好笑地道,“你怎么穿上这个了,也想体验一下吉祥物的工作啊?”她举了举手上的相机,“我在这儿取景呢。”

    段佳泽嘿嘿干笑,“玩玩儿。”

    小苏好奇地看了另外两只企鹅一眼,一只她猜得出是陆哥,但是另外一个是谁啊?

    陆压:“看什么。”

    “哈哈……没什么,园长、陆哥玩好。我走了。”小苏说着往外走,还把门也带上,嘴里嘀咕了一句,“园长、陆哥玩得真好……”

    段佳泽:“……”

    陆压:“……”

    距离放烟花还有好一段时间呢,现在天都没黑下来,段佳泽领着他们席地而坐,三个都把头套摘了下来。

    段佳泽左右看了一下,突然很想笑,奇迹那企鹅装下面还是一个企鹅就够好笑了,陆压也穿着企鹅装席地而坐,这真是……可爱过头了吧?!

    陆压却觉得段佳泽在嘲笑自己,臭着脸摁住段佳泽:“笑什么?”

    “没什么,觉得你太帅了哈哈哈。”段佳泽挡着不让他往下了,“小孩儿还在这儿,注意点啊。”

    奇迹无辜地看着他们,这也就是奇迹不会说话,换了另外五十个,不知道会聒噪些什么。

    陆压正想再说些什么,段佳泽的手机响了,今天这样的日子,段佳泽是不能忽视消息的,赶紧用翅膀从玩偶口袋里把手机拨出来。

    段佳泽本来想脱了玩偶服的,不然不好操控手机,但是一看屏幕上显示的是“恭喜您提前完成十年任务……”他就不打算脱了。

    其实段佳泽已经有预感了,既进入了央视纪录片,又获得了年度最受欢迎动物园第一名,加上他们大为成功的改建,果然,一举跻身国内一流动物园,提前完成期限为十年的任务。

    陆压看他把手机又塞回去了,都没点开详情,问道:“你不看看?谁知道下个任务目标是什么。”

    “给什么都不怕,我自己心里已经有目标了。”段佳泽干脆往旁边一靠,靠在陆压身上,说道,“我们动物园,要成为野生动物保护的重要一环,东海环境的守护神!”

    陆压:“……”

    奇迹叫了一声。

    段佳泽:“对对,还要成为逐渐失去生活区域的帝企鹅的新家乡!”

    陆压:“…………??”

    他觉得段佳泽淡定了五秒,就因为完成任务得到认可说起胡话了……

    段佳泽看陆压的神情,又笑了出声,两只手把陆压和奇迹揽着,手在奇迹毛茸茸的脸蛋上揉了一下,说道:“我感觉,我已经爱上开动物园了,我还能再开五十年。”

    陆压和奇迹对视一眼,奇迹圆圆的眼珠子转了一下,“嘎!”

    段佳泽问道:“说啥呢?我兽心通刚最后一次,用完了。”

    陆压没看段佳泽的脸,哼哼唧唧道:“……我们陪你。”

    段佳泽微微一笑:“好啊。”

    ……

    ……

    “砰!”

    温情脉脉中的段佳泽猛一回头,只见小苏呆呆站在门口,相机摔在地上,眼中仿佛有一个脱了头套还是帝企鹅的家伙在无限放大。

    段佳泽、陆压、奇迹:“……………………”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到这里就完啦,一晃又连载了半年,真的万分感谢我的新老读者们,不说啥了,我还可以再爱你们一万年!!

    ——

    小广告1:新坑现耽《非职业半仙》古言《满袖天风》求预收~休息一段时间后开坑

    ——

    小广告2:《我开动物园那些年》个人志印量调查在微博进行中,有意向入实体书的读者大大可以搜@晋江_糖兔看置顶微博,投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