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番外·龙王的男人(一)
    自天地初开后,第二次无量量劫之中,巫族与妖族应劫。妖族天庭的十位太子,也就是十只小三足金乌被西方教准提圣人唆使前往人间。

    有九只小金乌抵不住诱惑,果真去了人间玩乐,与烈日同辉,使得人间出现十日凌空,万里焦土的惨状。结果,后羿箭射金乌,九位小太子悉数陨落,仅剩下的那只小金乌,也被西方教圣人摄走。

    巫妖大战,妖族损失惨状,妖皇帝俊、东皇太一及无数妖族身陨。

    被西方教准提圣人带走的小金乌名为陆压,他身在西方教,却心中暗恨圣人设计自己兄弟。然而只能韬光养晦,直到遁术修炼大成,这才从灵山出逃。

    准提圣人不想小金乌如此倔强,这么多年都未被真正度化,菩提心都能作假,大为恼怒,因手下无人能及陆压的速度,只好亲自追杀。

    他哪里能理解陆压心情,父兄惨死,同族沦落,他怎会心甘情愿待在灵山。

    陆压遁法精妙,然而终归不敌圣人。准提祭出六根清净竹,封住陆压六感,又抛出加持神杵,打在陆压背上。

    陆压险些被打回原形,饶是如此也受了重伤,准提还待再出手,天外一只红绣球抛来,原来是女娲圣人赶到。

    女娲本是妖族,本就不喜准提行事,此时前来相助妖皇遗脉。

    准提还待争个高低,不想女娲还联合了道门天庭。

    陆压看准时间,化为红光逃往远处,只是他伤势太重,逃出万里便摇摇欲坠,跌下云头,一头栽进了滔滔河水之中。

    ……

    ……

    “殿下,殿下……”

    玉床上,一条小金龙翻了个身,龙须顺着玉床垂下来,龙鳞光环内敛,还带着几分锋利的金属质感,不过又被那不大的身形柔化了,小金龙双目微睁,打了个哈欠道:“什么事呀?”

    趴在床脚的蚌精赔笑道:“您不是说,要早起处理公务吗?”

    小金龙一下弹了起来,四下看看,自己果然已不在东海龙宫之内,“对,对,我醒来了。”

    “那小蚌伺候您更衣吧。”蚌精战战兢兢地道。

    这里,是位于东海入海口的九湾河,前几天刚刚迎来一条小龙做河龙王。这位小龙王来头可不小,乃是赫赫有名的龙族战将金龙夫妇之子,东海龙王的近亲,名叫佳泽。

    因佳泽殿下年岁渐长,龙王将其安排在九湾河实习,自己也好就近照料,待练成熟手后,自然可去更重要的水域。

    这九湾河本是没有龙王的,此河是入海口,和东海相连,向来由东海一并管辖,这还是第一次划分出来,就是专门给小殿下练手的。

    作为新晋水官,蚌精也没有什么伺候的经验,小殿下独身前来,连个侍从都没有带,他深怕自己伺候不周到,哪里冒犯了小殿下。

    “不必了,我自己穿。”小金龙一点儿也不骄纵,爬起来化为一名俊秀少年,将衣袍穿戴好,“接下来应该做点什么呀?”

    蚌精与他大眼瞪小眼,半晌才迟疑地道:“不然您享用一下渔民的祭祀?”

    他们九湾河鱼类繁多,旁边也居住了人族,但还真没什么大事,向来风平浪静。而且这些人族里也有修道者,便是有什么险情,他们多数时候自己能解决,寻常求不到水里来。

    佳泽有些无语,他什么都没做呢,就享受起祭祀来了?

    “不行。不过说到渔民,我可以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愿望,比如东西落在水里了,我可以帮忙捞起来。”佳泽说着说着,也颇为兴奋。

    蚌精的性格就和他的肉一样软,一点主意也没有,“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佳泽还真跑去听人族的愿望了。途中遇到河里的一些小妖,他也友好地打招呼,问他们有没有什么困难。

    领导亲切关怀,大家十分感动,没想到佳泽殿下如此平易近人,真不是一般龙,感动得立刻将自己的处境一五一十说出来。瞎老龟想要搬到河的上游一些去,方便和儿子见面,螺蛳精希望殿下赏脸参加自己的婚礼……

    小事琐事忙了半天,也就忙完了,佳泽便坐在行宫门口发呆,思考起来自己还可以参加什么工作。

    这时候,一物急速从河面坠下来,一直向下沉,似是极重,最后砸到了佳泽脚边。

    佳泽呆呆低头一看,只见一个青年闭着眼,落地水底后,又慢慢回弹,漂浮在水中,满头金红色的头发,眉眼极为俊美。

    “殿下,殿下这是怎么了?”蚌精手里端着海鲜游过来,震惊地看着这人,“这是谁啊?”

    佳泽张了几下嘴,最后略带茫然地说道:“……好像是人族给我祭了个新娘。”

    蚌精:“蛤??”

    ……

    洪荒各族之中,人族是最为弱小的,所以他们也经常向各路神仙祈求庇护。

    住在水边,便祈求龙王保佑,献上最好的牲畜。而有的部落,甚至会把貌美的少女投入水中,给龙王做妻子。

    眼前这一个显然不是少女,但貌美倒是真的,甚至貌美到蚌精也脑袋一晕,跟上了殿下的思路:难道真的是人族送的?

    蚌精心底也有一丝丝怀疑,可他软弱得不敢和佳泽殿下提出来,佳泽殿下现在可开心了。

    “没想到人族这么爱戴我,我只是做了一点点工作而已。”佳泽捧着脸看玉床上的人,“不过我觉得,他们送来的新娘好像不是人族,看着比较像妖族。”

    “殿下说得对,而且要是人族,早就淹死了。”蚌精说道。

    佳泽又看了一会儿,说道:“他们真是有心了,专门寻了个妖族来。”他转而又有点忧愁,“但是我答应了爹娘,不可以做荒淫的龙王。”

    蚌精弱弱地道:“一,一个好像也不算荒淫吧……”尤其是对龙族来说。

    佳泽刚要说什么,却看那妖族眼睛动了一下,“他好像要醒了,你去找些吃的来。”

    “是,殿下。”蚌精赶紧拖着袍子跑了。

    陆压若有似无地呻吟了一声,眉头紧锁,翻身扶着床边睁开眼,却见他眼珠也是金红色。他双目扫过整个房间,发觉自己身在水底,愈发嫌弃了。

    他虽然得道多年,不会怕区区河水,但他根脚是三足金乌,既是飞禽又是火行,自然不喜这样的环境。

    陆压咳嗽几声,他先时用力过度,又受了伤,连头发和眼睛也成了太阳真火的颜色,现在还未恢复。

    他看到旁边有个少年正睁大眼睛看自己,一想是他救了自己,但是以陆压的性子,不但没有道谢,反而沉着脸道:“还不给我端些净水来。”

    少年眼中似有好奇,却出奇地听话,一伸手凝聚出一个气泡,中间是一汪澄清的淡水。

    他轻轻一推,气泡就顺着水流飘到了陆压身前,陆压抬手接过气泡,将淡水摄入口中,只觉甘甜如泉水。

    看来这少年他虽然一时察觉不出根脚,但必然是正宗水族了。

    这时候,又有一水族端着些食物过来,这只一看就知道是河蚌,河蚌看他一眼,待少年点头后,便把吃的拿来了。

    其实陆压早已辟谷,但是他看那里面有肉,想到这些年在西方教过得清苦,还要守劳什子戒律,便泄愤一般将肉都吃了。

    佳泽有些咋舌,没想到这个新娘吃得如此之多,倘若他不是龙王,都不一定养得起呢。

    陆压摸了摸,觉得伤还没好全,决定找个隐蔽地方养伤,便站起来径自要走。

    谁知,那乖巧的少年一挥手,水草猛生,缠绕着挡住了门,“你不能走。”

    陆压怒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他平日遇到水族,不找麻烦就算好了,这次是看这少年听话,自己又受了伤,才没有如何,谁知他反而不识相起来了。

    佳泽看了他几眼,说道:“爱妃,你好像也不知道我是谁?”

    陆压震惊地看着佳泽,“……你说什么?”

    他仿佛听错了,有人喊他爱妃??

    佳泽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指道:“我不知道你是被人族抓来的,还是怎样,反正你被献给我做新娘了,还吃了我的东西,就别想随便离开。”

    蚌精头低得更深了,龙族果然是龙族,看起来再亲和,还是有霸道的一面呀……

    陆压气得背一痛,坐回玉床上,却是从佳泽话中听出他是此间龙王,大骂道:“岂有此理,你这乳臭未干的小泥鳅也敢叫我做新娘!我他妈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失足!不是送你的!”

    什么?居然不是送来的?

    佳泽这时才抬了抬眼,他原还十分满意这人的相貌呢,没想到一则醒来后脾气那样差,胃口那样大,二则还根本就不是祭品。

    可是,佳泽作为堂堂九湾河新任龙王,也是有脾气的,他面色不快地道:“不管,反正你掉在我的地盘上,按照规矩,你就是我的人了。”

    陆压从未听过这种规矩,怕是龙族的霸王条约,他一拍玉床,起身便要祭出法器。

    可惜龙游浅滩……不对,鸟落东海,刚被圣人打伤,实力哪有以前强。小龙王抬手便将水波搅动,带着陆压原处转了几百圈,直把陆压给转晕了,只留下一句:“可恶的小泥鳅……”

    佳泽皱了皱鼻子,“我不想要他**妃了,真讨厌!”

    蚌精弱弱道:“那您何不放了这妖族呢?我看他也不是寻常人物,怕多生事端呀!”

    蚌精怕事,佳泽乃是金龙,却是无惧的,他将陆压从玉床上拖下来——不想让这个家伙睡他的床了——气呼呼地道:“也不放,他竟敢叫我小泥鳅,我要把他关在笼子里!”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一个平行世界的番外(又名我和金乌谈恋爱那些年),假如佳佳的父母没有死,把他孵化出来,然后顺利走上龙王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