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番外·龙王的男人(二)
    小龙王就任九湾河,他的长辈们都送来了贺礼,将九湾河的小宝库堆得满满当当。佳泽在里面翻检了许久,果然找出一个大大的笼子。

    这原是佳泽一位表兄所赠,据说是表兄自极北之地采寒铁锻炼而成,抗住三味真火也不在话下,寻常修道者进去再难逃脱,算得上一件好法宝。因龙族的审美,做得也是金碧辉煌,还镶嵌了宝石。

    佳泽皱着眉看这笼子,总觉得比他记忆中要华丽得多。

    蚌精在旁怯怯问:“殿下,要拿这个装那妖族吗?”

    “要的。等等。”佳泽想了半天,取了几截海带,蒙在笼子上,将宝石悉数遮住,看上去总算有那么点惩罚的意思了,“好了,把他拖进来。”

    十八只河蟹力士举着钳子,将陆压抬进了龙王的镀金笼子。

    佳泽试了试表兄传授自己的使用法诀,满意地道:“关他个十年八载,看他还敢不敢顶撞我。”

    蚌精呆呆道:“殿下,若是他服了,您待如何呢?”

    佳泽犹豫了一下,低头思考。

    蚌精说:“又继续做爱妃吗?”

    佳泽嗯嗯一声,“看他的表现吧。”

    ……

    陆压迷迷糊糊醒来,只觉得靠在一冰凉之物上,睁眼一看,竟是身处牢笼。他猛然想起,那该死的小泥鳅!把他弄晕了!

    水波微微震动,一排虾子在笼前碎碎细语,晃来晃去,眼睛盯着陆压。

    “这就是殿下的新娘……”

    “因为对殿下不敬,一日恩泽也未承受,就被关起来了。”

    “啧啧,长得也一般嘛,枉我们偷偷来围观他。”

    一只虾子摸着自己的触须,酸溜溜地说。

    陆压恐怖地盯着它们,“……”

    碎嘴的虾子们被陆压盯视,渐渐竟是不敢说话了,四散开来,顺着窗户的缝隙游出去了。

    陆压摸了摸这笼子,外面一层是镀金,内里似乎是极地寒铁,并非什么牢固之物,只是他如今身负重伤,又身处水下,点不起太阳真火。否则,太阳真火触之即融。

    陆压看到这笼子上还缠着一些海带,顺手撕去了,却见里头露出十数颗硕大的宝石,光芒耀眼,不禁遮了遮眼,暗想这倒还配得上他一点了。

    等等,不对,再闪这也是个笼子。陆压恨恨一握拳,便是在灵山,也没受过这样的折辱,待他伤好了,一定要把小泥鳅给烤了。

    这时房门一开,小泥鳅进来了。陆压这才察觉到房间格局,他被放在书架旁边,好似一个装饰品一般,远远对着小泥鳅的玉床。

    陆压有一肚子的话想要对小泥鳅骂,他卯足了劲,可是小泥鳅却几天几夜不回房间,陆压只得郁闷地独自疗伤。

    佳泽是去巡视自己的水域了,这是他第一次巡视,务必各个角落都要摸到,花费时间难免久一点。好些天后他才回来,进门后看到陆压还愣了一下,随即猛然想起,是自己关起来的妖族。

    看起来活蹦乱跳的,看上去这些天也没少吃他的食物,佳泽揉揉眼睛,暂时无心管他了。

    陆压总算等到他,本想大骂他一顿发泄,谁知佳泽一回来就疲惫地爬上玉床,呼呼大睡起来,还用海螺罩在耳朵上,任陆压说些什么他也听不到了。

    陆压又是一拳打在棉花上,郁闷得很。

    过了不知道多久,那睡得死死的小泥鳅才动了一下,在宽大的玉床上爬了爬,捂着脑门呻.吟起来。

    陆压警惕地看了过去,却见佳泽从床上爬起来,郁闷地坐在桌前,揉着自己的龙角。

    龙族生长很缓慢,幼年时龙角只有拇指那样大。现在是小龙王的长角期,两枚玉石雕就一般、不过一寸多长的龙角自发间斜飞出来,它的持续生长令小龙王不时会隐隐作痛。

    陆压看佳泽一脸懊恼地揉着角,很是幸灾乐祸,“你这恶龙,报应来了。”

    佳泽忍痛,没心情和妖族争吵,他看了陆压一眼,哼道:“等着,日后你就降为仆从,专门给本殿下揉角。”

    陆压脸色难看极了,“除非我死!”

    ……

    佳泽角疼了好一会儿,才渐渐缓和,直接趴在桌上睡着了。醒来后他便将陆压也晃醒,抓着笼子问:“你叫什么名字?是什么族的?”

    陆压漠然看佳泽一眼,并不说话。

    佳泽只是随意逗了一下,他席地而坐,靠在笼子上,从旁边的书架上抽出一本水草做成的书,翻看起来。这写的都是九湾河的事迹,佳泽看了半日,去拿了一大盘食物来。

    佳泽当着陆压的面吃了小半盘,又用水流把食物托到陆压面前。因昨日劳累,还夜半角痛,佳泽起得晚了些,蚌精也不敢来叫。连带着,好像也没有给陆压喂食。

    佳泽自己是不辟谷的,以己度人,便觉得陆压也该饿了。他虽然讨厌陆压,仍想到他没吃东西。

    陆压冷冷把食物打开了,“走开!”

    佳泽一愣,心情再度恶化了,气鼓鼓地道:“不识好歹。”

    佳泽自己将食物往嘴里塞,但是这是按照上次陆压吃的食量拿的,对他来说太多了。

    佳泽吃得撑死了还没吃完,又不想让陆压知道其实都是给他准备的,便强撑着又吃了些,实在吃不下了,伸脚愤愤地踢了一下笼子。

    谁想这动作一大,满到喉咙口的食物差点被吐出来,他赶紧捂着嘴,眼泪汪汪地看着陆压。笼子又沉又坚固,倒是一丝也未动摇。

    陆压只觉莫名其妙,干他什么事啊?

    “殿下,殿下。”蚌精慌慌张张冲来,顺着水流撞在门上,他现在是原形,这么用力一撞,蚌肉都从门缝里挤进来一点。

    佳泽看到白白的蚌肉从门缝里鼓出来,赶紧引水将门开了,“什么事?”

    蚌精说道:“灵山准提圣人座下的水火童子,在河边转来转去,还找精怪问话。咱们的瞎老龟听见了,他是在问有没有见到掉下来何人。”

    这显然就是要找陆压了,陆压也不由得抬首看去,心中思绪万千。

    那日女娲圣人出手,现如今,水火童子出来寻他,看来,几位圣人之间相互制衡,准提没法算到他在哪,只能用这个笨办法。

    但是,水火童子找不找得到,此间的龙王却能做主的。

    佳泽说道:“没谁乱说话吧?”

    蚌精赶紧低头道:“当然了,咱水族的嘴巴,各个和我的蚌壳一样紧,外族休想问出什么来。”

    “那就行。”佳泽低头看去,陆压就立刻转头,不让他看见自己脸上的神色。小泥鳅现在还不知道他和水火童子到底是敌是友呢,他自己不能先透露了。

    佳泽哼哼一声,和蚌精一起出去了。

    ……

    陆压勤加疗伤,果然有所恢复。

    晚间佳泽回来后,跷脚在玉床上吃东西——他好歹也是龙族,上一餐吃撑,很快就消化了。不过吃着吃着,就觉得周围的水越来越滚一般。

    佳泽爬起来,吃惊地看着陆压,这才发现他那周遭水都沸腾了,赶紧跳起来,“你做什么,便是把你关起来也不至于这样啊!气性这样大!”

    陆压周身不断散发热量,只可惜火还是燃不起来,他心中正不爽呢,便冷笑着看佳泽。

    佳泽痛心疾首:“犯得着把自己煮熟了吗?“

    陆压:“……”

    陆压气道:“煮熟你还差不多!”

    佳泽卷起水流,将滚水冲走,冷水不断冲刷在陆压身上,变烫后又卷走,顺着一个方向从窗口流出去,偶然有水族碰到,便捂着快烫熟的地方尖叫着游开。

    佳泽听他不是要自残,这才松了口气,“那你是不是饿了啊,其实我之前就想给你吃东西,你还不要,害得我差点撑死。”

    陆压这才知道小泥鳅之前为什么那样看他,不禁嗤笑了一声。

    佳泽把自己的食物端过来,他看到那滚水仍在流淌,想到陆上的生物都爱吃熟食,便使一对玉石筷子把肉夹着,在水里烫。烫熟了之后,再一口吃掉。

    陆压:“…………”

    陆压瞪着佳泽的动作,心下无语。灵山都是怎么样人物,他还真未见过这样的。

    好像还不错,佳泽咂摸了一下。其实他主要是给陆压试的,又烫了几块肉,要喂给陆压吃。

    陆压本来因为没点起火,只是把水烫滚了而非常不开心,却因为小泥鳅差点把自己吃吐的行为一下没什么气了,再看他用滚水烫肉,就更是只想翻白眼。

    犹豫了一息而已,陆压便将肉吃了。这几日都是生冷海鲜,偶然吃了熟食味道也不错。

    佳泽玩得也很开心,把食物全都烫熟了与陆压分而食之,这还不够,拿了壶酒来烫着喝。他就坐在笼子外面,满面笑容,要不是这个牢笼,怕是看不出来他生陆压的气,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佳泽从前和父母住一起,不让多饮,现在自己当家了,却忘了自己没有想象中那么善饮,不多时醉得趴在笼子上。

    龙角隐隐生长,佳泽醉中痛呼两声。

    陆压看到金笼栏杆缝隙间穿过来一支莹润的龙角,半长不短,尚只有一个分叉而已,倒有一点点点点可爱,不禁伸手摸了一下,手感绝佳。

    “唔……”佳泽却觉得暖暖的,和平时冷水冲刷的感觉不一样,有些舒服,还往前伸了伸脑袋,脸愈发紧密地贴在笼子上,把白嫩的脸蛋挤得鼓了两半。

    陆压的手立刻弹回来,看到佳泽一副醉颜,鄙视地哼了一声。

    他看看左右,蚌精不在,也没有虾子偷看,就趁小龙王意识不清,在他脸上又狠狠掐了一把泄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