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番外·龙王的男人(三)
    九湾河的水府并不是很大,毕竟即使在入海口,这也只是一条河。

    小龙王的寝宫说来也只是一个大一些的房间,现在门并未关上,蚌精在外探头探脑,“殿下?”

    并没有什么回应。

    蚌精把头也探了进去,外间空空如也,倒是金笼里的妖族冷冷看了过来,蚌精问道:“我们殿下呢?”

    陆压横他一眼,漠然不回应。

    蚌精有点尴尬,他好歹也是贴身伺候殿下的水官,但是,这妖族连殿下的面子都不给,而且他胆子也没那么大,只能讪讪收回目光。

    既然门开着,殿下却不在,蚌精觉得殿下可能临时有什么事,便在此等候。

    只是没过多久呢,一堆鳗鱼就没头没脑地撞了进来。

    蚌精看到他们,便急得直跺脚,“你们进来做什么,我不是说了,让你们在外头等着吗?”

    鳗鱼口吐人言,“我们等不及了嘛,您这么久没有回来。”

    “我们就来看看,殿下在哪呀?”

    以蚌精的好脾气也忍不住生气了,“快点出去,不然被殿下看到你们就惨了。”

    好的不灵坏的灵,下一刻,佳泽就回来了,他看到那一团鳗鱼,挑眉道:“这是?”

    鳗鱼们一下躲到蚌精后面去了,蚌精硬着头皮道:“殿下恕罪,臣见您不在便在此稍作等待。这些是白鳗精的女儿们,那日臣无意说起殿下在长角,白鳗精说自己夫人曾有幸伺候过东海龙宫的公主,常以按摩为龙女按揉缓解不适。他女儿也各个和母亲学习过,便想要送来伺候您。”

    龙族的角可不是随随便便好摸的,他女儿们要是得到这个差事,那在这片水域可就体面了——还可能更甚,鉴于殿下的身份。

    陆压在笼中听到,嘴角撇了一下。巫妖二族鼎盛之时,龙凤麒麟都已退隐,直到玄门天庭成立才复出。后来陆压又去了灵山,对这种水族常识当然不清楚。

    那天佳泽说日后要他专门揉角,他还以为只是说说,没想到水族内还真有这么个职位。

    小泥鳅的角看着还脆嫩得很,倒是该揉揉,只是这些鳗鱼嘛,太入不了眼了吧,呵呵……

    佳泽看了一眼,那些鳗鱼便摇身一变,化出道体,身上只穿着薄衫,发辫上缀着贝壳,体态柔软袅娜,羞涩地看着小龙王,一脸任他挑选。

    鳗鱼是淡水水族里出了名的手软,或者说全身都软,非常适合按摩,佳泽的父母身边,也有鳗鱼精侍女,专门捶捶肩揉揉头。

    佳泽在她们身上流连了一圈,却是看到后边笼子里望过来的陆压,神情顿时冷淡了下来,“不必了,送她们回去吧。”

    鳗女们露出了失望的神色,甚至微微摇头,可怜地看着佳泽。

    佳泽的心肠却硬了起来,他还指着后头的陆压道:“我已经定了他来做这件事,倘若干不好再寻你们吧。”

    六个鳗女回头,眼神幽幽地盯着陆压,略带嫉恨。

    陆压;“…………”

    佳泽看到陆压的表情,开心得不得了,挥手让蚌精把鱼都送走了。

    蚌精拉着这些鳗女往外游,她们颇有些心不甘情不愿,还想让蚌精去帮她们美言几句,一下变回了原形,绕着蚌精转。

    蚌精气道:“你们先前擅自闯进来,没有押下去打一顿就算好的了,还不是殿下心善。我看啊,殿下说不定就是因为你们这么没规矩,才宁愿要那家伙也不要你们。”

    鳗鱼们抱头大哭,恨不得冲回去把陆压给撕了,她们才好上位。

    ……

    佳泽踢了一下笼子,“哎呀,你生气了吗?”

    陆压冷哼了一声。

    佳泽笑嘻嘻的,“逗逗你。你再给我烫些肉吃吧,我叫人岸上弄了些肉来,烫来肯定和海鲜风味不同。”

    陆压大怒,“你当我是什么?”

    佳泽吓了一跳,“又不是第一次了,你激动什么?”

    陆压:“……”

    陆压呵斥道:“岂有此理,你还养成习惯了??”

    上次他恐怕也是鬼迷心窍了,这小泥鳅如此坏,早知道上回就不该给他烫。他乃是天地间唯一一只三足金乌,妖皇后人,太阳真火世上难得,拿来烧水给人烫肉吃?传出去他们妖族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虽然他的火现在还冒不出来,但那也是正宗的太阳真火,他也是正宗的三足金乌。

    佳泽不开心,“可是你被我关在笼子里了啊!”

    陆压:“……”

    陆压正想大发脾气,却见蚌精慌慌张张地回来,说道:“殿下,不好了,那几条小鳗在水面哭,被水火童子偷听见了,他入水求见,怕是猜到了。”

    那几条鳗鱼在讨论殿下养的妖族,抒发嫉妒之情,看到水火童子了,心中也慌张,急忙抄近路跑来报信。水火童子虽然没亲眼看到,但似乎知道陆压在这一带,现在又听到鳗鱼们说起水下有个妖族,虽然鳗鱼们也没提到具体样子身份,也很容易就能联想上。

    陆压顿时有些僵硬了,虽说圣人好似不能出手,但是灵山的人向来狡猾卑鄙,不然也不会把他拐走。现在他伤势未愈,笼子都出不去,若是佳泽被水火童子忽悠了,或是使什么诡计……

    陆压赶紧对佳泽说道:“肉在哪?给我。”

    就是在这里烫肉,也比去灵山好啊!忍一时之气,他还有生机,去灵山,就没活头了!

    蚌精一脸迷茫,“什么肉?”

    佳泽却是一喜,“好啊,那你烫着,我去打发了他。”

    ……

    佳泽到了会客之处,果然见到一名童子正在等待,一看到佳泽就有些急不可耐地道:“见过这位龙君,我乃是灵山准提圣人座下童子。听闻……”

    童子知道陆压现在伤还没好,要找就得趁这段时间,自然十分焦急。

    水火童子本来没把佳泽当回事,谁知这脸嫩的小小河龙王竟是十分傲慢,直接打断他的话,“灵山的人,上门拜访,怎么连礼物也没带,如此失礼。”

    水火童子一愣,龙族喜好珍宝,外族上门一般不会空手。但是这也分人,他们一个是圣人门下,一个只是小河龙王,他又着急,自然不会讲什么规矩。

    谁知道,这小龙王还挑起理来了。

    水火童子稍微忍耐,在身上摸索一会儿,拿出几枚别人孝敬他的明珠,当场送给龙王。

    “收起来吧。”佳泽看也不看,只吩咐了一句。蚌精伸手接了过去,他才用水火童子可以听到的音量,自言自语道,“给龙族送明珠,真是有意思。”

    水火童子:“……”

    水火童子正想说话,却见旁边的水官变回原形,一只巨大的蚌,微微张壳,顿时泄露一室珠光宝气,里面全是硕大的珍珠。蚌精把水火童子送的珠子含进去,比起来简直小得可怜。

    这一下水火童子可没了言语,懊恼身上没带什么东西,这不是拿他的短处碰别人的长处么,只能蔫蔫地认了,咳嗽一声转移话题道:“听闻殿下宫中有一妖族,红发红目,那其实是我灵山逃出的坐骑,不知可否容我领回去?”

    他其实根本没有听到鳗鱼们说起陆压的具体特征,只是开口这么说,要不是鳗鱼们抱了信,恐怕佳泽就被他骗了。

    佳泽淡淡道:“我知你在寻一妖族,不过你大概听错了,我这里没有什么红发红目的妖族,唯有一个,是我母亲送我按肩揉角的小妖。”

    他说得极其自然,水火童子竟是一时分辨不出真假,“这……可否一见呢?”

    水火童子心中到底是有所怀疑,不肯放过一丝希望。

    “不行,你上门来,我说的话你不信,我的贴身人你要见就见,说出去我颜面何在?”佳泽发脾气了,站起来呵斥道。

    水火童子还真有些被龙威唬到了,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大声道:“我是为圣人做事,你这小龙,不要得寸进尺!小小河龙王,也敢如此嚣张!”

    佳泽似乎就在等着这一句了,立时化出金龙原身,一声长啸,从九湾河直震荡到了东海。他年纪虽小,打起架来却不手软,先喊了一声知会东海龙宫,又下狠手将水火童子揍得鼻青脸肿。

    佳泽一身长辈们给的法器,水火童子哪里能敌,他甚至不敢相信佳泽敢打圣人的童子。

    佳泽把水火童子给揍了一顿绑起来,然后交给刚刚赶来的东海龙太子,“给天庭告状,我是天庭委任的河龙王,一个小童子也敢出言不逊,还和我动手,我们龙族忍不得,不知道天庭忍不忍得。圣人门下就能这样嚣张吗?难道只他家有圣人?”

    东海太子一听也是忿忿不平,他们龙族好歹也曾经争霸洪荒,现在归顺天庭,那也是有靠山的啊,立时让人去抬水火童子。

    水火童子一听,眼睛都睁大了几分。

    这小龙言外之意,竟是能代表龙族的颜面,还要让天庭给他做主,那在龙族内的地位绝对不一般,他真是失算了!

    不过水火童子再多心机,这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被抬出了九湾河。

    ……

    佳泽把人打发了,丝毫不怕会惹出事端的样子,回了寝宫,果然陆压已经把肉烫好了。

    陆压方才听到了龙啸,此时看佳泽一脸平静,问道:“水火童子怎么样?”

    佳泽随口道:“很不经打。”

    陆压:“??”

    陆压竟有些无语,这是打了一顿?然后呢?

    不等陆压问些什么,佳泽端着肉吃了几口,果然甚是美味,且独具风味。

    他忽然看了陆压几眼,方才陆压妥协烫肉,他就当做是已经顺服了,加上还会烫肉,真是很好用了。这个妖族就是嘴上厉害,身体还不是很老实,于是期期艾艾开口:“我又有点不舒服了,你给我揉一下角呀?”

    角?

    陆压看向佳泽两支龙角,想到昨晚不小心摸的那一下,说道:“看着恶心得很……头伸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