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25章 芳心大乱
    刘立海被自己的神情怔住了,脸“刷”地一下涨得通红,他想避开冷美人的目光,可整个人却动弹不了,眼睛竟然也盯住了这张昨天还在又恨又怕的脸,两个人都被这一幕石化住了一段,彼此看得心惊肉跳,而彼此又都渴望着留住这一瞬间。

    突然的刹车一下子把两个人拉回到了现实之中,特别是冷鸿雁迅速转化了目光,投向了窗外,才知道付建文所在的京江第一医院到了,小武说了一句:“冷部长,医院到了。”

    “好的,我们下车。”冷鸿雁的声音听上去好象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仍然淡淡的,平平的。这一点让刘立海服极了,因为他的心还在跳,而且他感觉自己的脸还在发烧着,他不敢看小武,也害怕被小武看到自己,率先推开了车门,没想到冷美人却急了,说了一句:“你那么急干嘛,让小武停好车扶你啊。”

    刘立海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说了一句:“谢谢冷部长,我能走。”说完,还是下车走了。

    小武想说什么,冷鸿雁抢先说了一句:“小武,你停车去吧,我们先上去了。”说着,也推开了车门,自己下了车。

    刘立海正在吃力地上台阶,冷鸿雁看见了,对他说了一句:“停住。”这话说得刘立海一头雾水地看住了冷美人,他此时不明白她什么意思,好在他的脸已经没那么发烫了,人也自在多了。而冷美人说:“你等等。”说着,就要去喊小武。

    刘立海倒是很有些意外,没想到冷美人比他本人还关心他的伤口一些,感激之情又溢了出来,目光自然又是充满了感情,搅得冷鸿雁的心竟没来由地乱跳着,这可是医院啊,人多嘴杂的地方,她要是被人发现和男下属这么眉来眼去的,可就死定了。这么一想时,冷鸿雁迅速转身,她必须喊小武来。

    小武已经停好了车,他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跟着上去,毕竟冷鸿雁有些不大想他跟着去吧,他还是感觉到了这位女领导对刘立海的不同,越是这样,他越不知道该不该跟着他们。正为难时,竟然看到了冷鸿雁朝这边走,他赶紧推开车门,迎上去问:“冷部长,有事吗?”

    “你去扶一下小刘,看他逞强的,自己根本不能上台阶。”冷鸿雁的语气在小武听来,那不仅仅是关心了,他装作什么都不明白,赶紧说了一句:“好的。”说着,就朝刘立海站着的方向跑了过去。

    在小武的帮助下,冷鸿雁刘立海一起来到了付建文的办公室,付建文一见他们,起身迎接着,冷鸿雁也没客气,指了指刘立海说:“建文,你赶紧给他看看吧,被狗咬伤了,我感觉不放心。”

    付建文的目光随着冷鸿雁的手看向了刘立海,一米八几的高个,英俊而又年轻的面孔,让付建文不由得赞了一句:“这小伙子长得可真帅啊,明星似的。”

    被男人赞美着,这可是第一次。而且还是当着冷美人的面,刘立海的脸又涨得通红,极不好意地干笑了一下后说:“谢谢付主任。”

    “啊?你还认识我?”付建文不解地望着刘立海问。

    “建文,你的废话真多,快看病吧,我还有一堆的事要处理呢,可没你这么闲啊。”冷鸿雁替刘立海解围着,这个付建文读书时就没个正形,她担心他继续笑语刘立海,还不知道又会冒出什么来呢。

    付建文停止了嘻嘻哈哈的玩笑,让小武扶着刘立海去了手术室,冷鸿雁想去,付建文推了她一下,压低声音说:“大部长,这人谁啊?看把你紧张的,你这个样子,不担心被隔墙有耳的人传出闲话吗?”

    冷鸿雁被付建文如此一说,极尴尬地干笑了一下说:“是他救了我,要不现在受伤的是我。”

    “知道了,知道了,英雄救美人,美人就,就”付建文的后面的话被冷鸿雁打断了,“你乱说什么呢?还不快去看病。”

    付建文“呵呵”了一下,就往手术室走去。他一走,冷鸿雁的脸竟然发烫着,难道自己真的装上了这个年轻人?

    不可能,不可能的。冷鸿雁不停地如此告诉自己,她是想培养他,是想让睡过自己的男人变得优秀起来。除此,她没有装上他,她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忘掉了宋立海。虽然他从副省长的位置退下来后,就不再理她,可她和宋立海之间的感情十多年,怎么会被一个小男生这么快地击退呢?

    “不可能,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冷鸿雁也不知道说了多少个不可能,付建文领着小武和刘立海回到他的办公室,冷鸿雁急切地迎了上去,望着付建文问:“建文,伤口没事吧?”

    冷鸿雁的动作是下意识的,她自己并不知道,可付建文全看在眼里,尽管他和冷鸿雁只是高中的同学,由于都在京江工作,他们平时走动还是比较密切的,也因为她和宋立海的特殊关系,付建文才那么顺利地一步步坐上了外科主任的位置,如果宋立海后来不是调到省里任副省长,他还会继续一路攀升的。冷鸿雁对于付建文而言,不仅仅是同学,更是他事业上的得力帮手,他当然不希望她在官路上有什么闪失,现在看她如此关心刘立海时,他替她捏着一把汗,不过,他没有再笑冷鸿雁,而是回了她一句:“大部长,别担心了,我经手过的病人,难道会有闪失的吗?”

    这话反问得泠鸿雁极为尴尬,当然她也被付建文的反问提醒了,是不是对这位年轻人太关心了?于是就对小武说:“小武,你送刘记者回家,我想和老同学一起吃个便饭去。”

    小武回应了一句:“好的。”就去扶刘立海,刘立海满以为他会和冷美人一起坐车回去,他会在车上好好感谢她一番,因为她一路上的关心和照顾,让他感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被重视。这个付建文是京江有名的外科主任也是主治医生,但同时他也是极为骄傲,可他对刘立海的伤口检验以及处理都极为用心和细致,这一点刘立海不是傻子,当然清楚全是冲着冷美人而言,他有很多的感谢想对她说,现在却硬生生全被堵了回去,不知道为什么,他竟是那么失落。不过,他脸上还是很客气地对冷美人和付建文道谢了一句,就和小武一起出了付建文的办公室。

    刘立海和小武一走,付建文就急切地问冷鸿雁:“你不会相中了这个年轻人吧?”

    付建文的话一落,冷鸿雁愣了一下,不过有快暴发出“哈哈”的大笑声,这笑声笑得付建文莫明其妙地紧张着,她这是怎么啦?他可是从来没见过冷鸿雁这个样子的。

    冷鸿雁被付建文问得内心大乱,难道她的行为被付建文看出异样了?那么她今天在林县的行为是不是也被人看出异样了呢?是,刘立海是救了她,可她毕竟是京江市的常委,别说是一个小记者,就连林县的县委书记都得在她面低声下气着,她至如这么抬一个小记者吗?难怪赵光鸣那么急就给刘立海打电话呢。现在被付建文如此问着,她除了用大笑去掩饰自己,实在找不到别的方式了。

    冷鸿雁笑过之后,马上对付建文说:“建文,我们去吃饭,好久没在一起吃饭了。你不要担心我,我有分寸的。”冷鸿雁语气极为平静,这倒让付建文在惊异的同时,也挺服这个老同学的,难怪她能坐到常位的位置,看来她是有着过人之处,至少有着他所不具有的应变能力和淡定一切的能力。

    冷鸿雁说完,就往办公室外走,付建文也赶紧跟了出去。两个人去了医院附近的茶楼,一坐下来,付建文就急切地说:“鸿雁,我们是同学,同学之间有什么就说什么,关于那个刘立海,我老觉得你关心他不是一件好事情。这年轻很会来事,我给他看病的时候,他可是一口一个付主任地叫着,礼貌得让人没理由拒绝。我担心你被他迷惑,如果真是这样,他会找各种理由接近你,而你会动情的。你这个人啊,对感情容易认死理,一认死理,最终受伤的会是你。你明白吗?”

    冷鸿雁安静地听着付建文说话,一直淡淡地笑着,她知道这个老同学是为她好,她也清楚自己一旦真的爱上了就会不顾一切,这些年来她所有的感情都投在了宋立海身上,当然她也得到了很多,权力,地位,小二楼的常委楼。可是她没有自己的家,是啊,几个女人不渴望有个家呢?家是女人安定的唯一地方。

    付建文见冷鸿雁只是淡淡地笑着,觉得自己很有点多管闲事的感觉,就不想说话了,他一停止说话,冷鸿雁也不知道如何回应他,这顿饭就吃得特别别扭。

    冷鸿雁在极力掩饰自己的情绪,而付建文后来极力不提刘立海,所以一顿饭成为了两个人的负担,一吃完,两个人就迫不及待地分手了。

    冷鸿雁没让小武来接她,而是绕到了湖边的小道上,她想走一走,静一静。可走着,走着,她的情绪之中,竟然全是与刘立海有关点点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