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32章 玩着花套
    冷鸿雁见刘立海不说话,很有些生气,便把手机给挂断了,她可是为他好。如果他连这一点都不能接受,而且不能按照她的计划来,总有一天会引火烧身的。

    刘立海见冷美人挂断了电话,知道她生气了,可他何尝不委屈呢?倒在床上想睡一觉,可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索性起来想整理一下采访的内容,可采访的内容都在背包里,背包在密宫里。

    刘立海一直等到天黑下来时,回到了花都,很小心地四处看了看,没看到什么才进了电梯,等他打开“密宫”的门时,竟然发现冷美人在房间里,她显然是睡着了,她的睡相那么安静,美丽,一点也不像她刚刚教训他的样子,唉,她要是对他温柔一些,如小女孩那般小鸟依人该多好。

    刘立海悄然走近了冷美人,坐在她身旁看她时如此想着。正想着,手机突然一下子响了起来,吓得他一下子从床上弹跳起来,而冷美人也被吓着,惊叫着问:“谁?”

    刘立海一边赶紧把灯打开了,一边说了一句:“是我。”

    “你要把我吓死啊?”冷鸿雁听出了刘立海的声音,气呼呼地说了一句。

    手机还在固执地响着,冷鸿雁又补了一句:“快接啊。”

    刘立海这才掏出手机一看,竟然是林小庆的,这人又想玩什么呢?不由得压低声音对冷美人说:“是林小庆。”

    “接,听他说什么。”冷美人的语气完全是命令式的。

    “唉,她还是他的女领导,而不是他的小鸟依人的恋人。”刘立海有点不爽,但还是听话地接了电话,电话一通,林小庆极热情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刘,到江边来消夜吧。有个老板想见见你,让你为写篇报道。”

    刘立海实在拿不准这个林小庆在玩什么花样,他一时跟踪自己,一时又热情地给他介绍活儿。在报社,哪个记者都愿意给老板写报道,主任安排的事情,版面总会有的,而且这样的活儿,吃喝玩乐不说,红包不菲。刘立海只是听说过,这么好的事情,一般都落到了老记者和林小庆头上,怎么就突然掉到他头上呢?不会又是陷阱吧?不过林小庆的声音这么热情,他不得不也热情地说:“谢谢林主任,我马上过去。”

    林小庆哪边先挂了电话,刘立海确定没声音后,才把手机装进了口袋,冷美人却冷冷地看着他,看得他浑身发毛,不由得问了一句:“我又说错了?”

    “你不是来看我的?”冷鸿雁盯着刘立海问。

    “姐,我,我是来看你的。可是我也没想到林小庆会突然要见我,而且他说让我给一个老板写报道,我现在怎么办?”刘立海望着冷美人问着。

    “你到底是不是来看我的?”冷鸿雁又问了一句,完全不接刘立海的问题。

    “姐,我,我没想到你还在这里,我是来拿背包,采访记录在背包里,我想加紧把稿子写出来给你指导一下。”刘立海不得不说了实话。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无论在什么状况之下,我要的是你的实话,真话,听明白没有?你明明是拿背包的,就不要骗我说是为我而来,而且你在我面前骗术很浅,所以,你最好的方式就是用一个真我出现在我的生活之中,只有这样,你无论做错什么,我都可以原谅。我和你还在磨合阶段,我需要你的真我,只有这样,我才能不断地调整方向培养你。而且你是一个大男人,不要动不动就如女人一样置气,不说话不回复,我对你没有熟悉到不说话就明白你在想什么,你要什么的状态。这个时候,我们之间就不能出现任何让我去猜测你的种种,这种猜测浪费时间的同时,也容易出现很多问题。一如下午,我让你赶紧拿着花去前台,你听话般地去了,如果你在这里要解释,要什么理由,时间错过了,你想迷补的机会都没有。既然你愿意跟着我,愿意听我的安排,就要完完全全地听,等你不需要听我的时候,我自然会放手的。”冷鸿雁把压在内心的话全部和盘端了出来,如果她不这样告诉这个小傻子,他能明白自己的一片苦心吗?说完之后,她看着这个小傻子,而在暧昧的灯中下,刘立海那张帅气得让冷鸿雁百看不厌的脸上,顿时满是感激的色彩,一如春天的花园,盛开得让她想要去怜爱和抚摸。

    冷鸿雁眼中含的色彩还是被刘立海捕捉到了,他把这个时冷时热的女领导一把拉进了自己的怀里,低声说了一句:“想死我了。”然后迅速封住了她的嘴,这连串的动作,快得让冷美人没有喘息的时间,可她却又是那么喜欢这个年轻人的这种霸道,这种不讲道理甚至是跳跃式的亲吻或者爱爱。年轻就是好啊,如果这种情形之下,宋立海一定会是极为理智地给她一系列的道理,一如她现在给刘立海的道理一样。

    “我这是怎么啦?怎么不断地把这个小男生与宋立海比呢?”冷鸿雁一边享受着刘立海的亲抚,一边想着。而这个小男生却已经把手往她怀里抓着,那一对一直令她骄傲无比的大白兔,顿时被他抓在手掌之中,而且动作粗暴地被他拉扯着,一种夹着痛感的快慰让令她有着极强的刺激感,可这个时候,她是不能与他做那种活的,哪怕她很想很想,那个林小庆既然跟踪了他,一定就注意上了他,她可不能被刺激冲昏了头脑。

    冷鸿雁推开了刘立海,迅速整理了一下自己被他弄乱的头发说:“快走吧,见过林小庆再过来。”

    刘立海正在兴头上,一下子被女人推开,很有些不悦,不过一听冷美人如此说,才知道她是为他好,便再次抱了一下她,摸了摸她的脸说:“等我。”说完,转身了离开了冷美人的“秘宫”,而他却分明感觉到了她一直在看着自己的背影。

    刘立海没有回头,很快消失在冷美人的眼里。他此时的状况是不能出现失误的,再说了,他虽然在一步步套牢冷美人,可毕竟自己没有实在的能力与林小庆抗衡着,他要让自己强大,再强大。

    刘立海几乎是一路小跑式地出了酒店,打车直奔江摊大排档。一路上他一直在想林小庆的目的,但是不管他有什么样的目的,见林小庆一面还是极有必要的。到了江摊大排档一条街时,远远就看到林小庆对着他挥手,他快步向林小庆奔过去,那动作倒也装得如此真正被领导宠幸的一般。

    刘立海来到林小庆的摊位时,林小庆一直站着,一见他过来,另外三个人站了起来了,最先被林小庆介绍的人是永丰酒厂的老总胡永峰,刘立海猜估计就是与这个人写报道吧,这种以地方特色建立起来的酒厂,最先侵占的销售点就是本市,当然了,本市的销售打开了,就足够他们盈利的。另外两位一位是林小庆的同学,京江有名的律师,长得很清秀,与林小庆的粗旷形成了两个极为明显的分水岭。其他一位倒让刘立海很意外,竟然是市长的秘书马明。

    当林小庆重点介绍马明的时候,刘立海挤满了笑容,努力地让自己热情而且惶恐不安地同马明握了握手,好在马明挺随和的,让他坐下来说话,于是所有人都坐了下来。

    林小庆先望着刘立海说:“小刘,给几位领导倒酒,你来迟了,自罚一杯,再给每次领导敬一杯。”

    “各位领导对不起,自罚是应该的。”刘立海说着,很自觉地自罚了一杯,好在是啤酒,要是白酒,被林小庆这么折腾,他喝得下去吗?

    刘立海一口气喝了五杯,林小庆正准备说话,马明赶紧说:“吃点菜再喝吧。”林小庆便把要说的话咽了下去,装作和胡永峰碰酒,笑着说:“胡总,刘记者我可是给你请来了,他写不写就看您的诚意了。”

    胡永峰一听林小庆这么说,赶紧反过来给刘立海敬酒,而刘立海刚刚夹的菜不得不放手,举着杯子对胡永峰说:“胡总,谢谢您,还是我敬您吧。”

    不管是谁先敬谁,胡永峰把一杯干掉了,刘立海不得不干,虽说是啤酒,这么一个喝法,刘立海开始发蒙了,不过他很清楚,林小庆喊他来谈写报道并不是诚心的。

    “刘记者,林主任说了,关于我们永峰的报道,就要靠刘记者的妙笔生花了,所以,这杯酒里,我说什么也得敬刘记者。”说着胡永峰又端着酒举向了刘立海。

    刘立海感觉林小庆和胡永峰之间是约好的,但是马明怎么又在这里呢?而且马明显然有些偏护他,这一点,他就有些纳闷。可是这酒如果他不喝,作为新人,显然是没有理由的,可如果被林小庆这么掐着脖子玩弄,他又是极为不甘心,他开始盘算着如何应付。

    林小庆见刘立海有些犹豫,不由得也端着杯子说:“小刘,你可是我极力向胡总推的好记者,也是我们报社的门面,这次的报道就靠好好写了。”

    刘立海端着酒杯站了起来,不过他看了一眼马明,马明似乎是旁观者,他没说话,脸上的表情也很淡然,刘立海便猜测至少马明不在林小庆和胡永峰的约定之中,不过他怎么坐在这里,刘立海还是不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