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34章 培养
    冷美人的喘息明显急烈着,刘立海知道她也在想他,一周的时间,她或许比他的想念更强烈,他现在知道女人在冷美人这个年龄时,对爱的渴求是甚于他的,攻占了她的身体,她于他而言,沦陷也是迟早的事儿。所以,刘立海在攻占她时,总会加大力度,他有的是力气,有的是时间。

    “姐,我舍不得离开你。有你真好。真好。我不离开你,我就这么抱着你,一直,永远地抱着你,好不好?”刘立海调皮地说着,说得冷鸿雁“扑哧”一下子乐开嘴笑了,手却用力地在他的身上掐了一把,掐得他痛却快感不断,他才知道,这个女领导调皮起来,其实也极可爱的。

    刘立海用自己的方式又一次把冷美人送上了云霄,这种感觉一如对毒品的依赖一样,明知道有毒,明知道不可以去依赖,可冷鸿雁却还是让自己沦陷得一塌糊涂。

    当他们彼此让快感得以展现时,双方不约而同地抱住了对方,这个动作是冷美人喜欢的动作,她喜欢在快感之后有这种亲昵,尽管她至今经历的男人只有宋立海和这个小傻子,但是她还是向往着男人对她多一点的亲昵和依恋。至少宋立海有她的时候没有别的女人,这也是她一直愿意藏在他身后,不折不扣做个小三的理由,无论小三怎么不光彩,至少她和他之间是有感情的,这种感情大于交易。这一点她希望小傻子也是感情大于交易,纯粹的交易,又能保持多久的快乐和快感呢?毕竟她是京江的常委,不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

    “姐,我一周都快憋坏了,下次再也不分开这么久了。”刘立海贴着冷美人的耳朵根子说着,这样的话,对于一个情感暴涨的女人而言,太能让她相信以及感动了。

    “傻瓜,以后想姐了就过来吧。姐也会想你的,知道不?”冷鸿雁窝在刘立海的胸前,玩弄着他的胸肌肉时如此回应着他。

    “嗯。”刘立海闭着眼应了一句。“不过,林小庆肯定会对我有防范的。”

    刘立海还是提到了林小庆,还是想告诉冷美人关于林小庆整他的一切。

    “对了,晚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冷鸿雁坐了起来,这个问话又让她变成了刘立海的女领导,至少在他的感觉之中是这样的。当然了,热情之后,他要的就是她的这种女领导的指导和指点,要不他何苦如此卖力讨好她呢?他还不是一个恋母情结的男人,至少目前不是,如果她不能带给他前途,他真的就愿意陪着她一轮又一轮地玩着爱的情绪吗?

    答案对于刘立海来说肯定是否定,这也是他很害怕自己和冷美人的关系暴光的理由,于他而言这是一段见光就死,而且极为丢面子的感情。

    冷鸿雁如此问的时候,正中刘立海的下怀,他把林小庆下套灌酒套话以及柳市长的秘书马明对他的关注都告诉了冷美人,在他讲述这些的时候,冷美人很认真地听着,没有打断他,也没有对他表示刚刚还在亲昵的动作,这些全是刘立海喜欢而且需要的。于他而言,这个大女人更多的是供他学习权术的对象,相比情感,他爱的女人应该不会是她,至少他在她身上找不到巴心巴肝想念的感觉。爱一个人,应该会有一种“一日期不见如隔三秋”的瞬间,他离开她一周,并没有这样的感觉,感觉这个东西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

    “马明怎么会和林小庆这么熟悉呢?”冷鸿雁在刘立海讲完晚上的情节后,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刘立海便有些失望,他向往冷美人表扬一下他的机智和聪明,以及想听到冷美人对林小庆的暴怒,她可是连赵光鸣都得让着敬着的直接领导,搞死一个小主任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可她竟然把思维停在了马明的身上,这让他不解的同时,意外和失望全写脸上了。

    冷鸿雁一看刘立海的表情,伸手拍了拍他的脸说:“好好想想我的问题,我洗一下。”说着,在刘立海的目光中很坦然地朝洗手间走去,这个动作倒让他吃惊不小,至少她的全部不再回避着他,这已经是一大跨越了。

    洗手间传来水流的响声,这可是刘立海梦无数中一个情节,他又有去偷看的冲动,这男人嘛,总会被妻不如妾,妾不如偷的理论而折腾着,至少对于刘立海来说,他对偷袭冷美人的冲劲远比平平常常滚一次床单来得刺激,他需要这样的刺激发他对她的全部欲望,带给她不一样甚至是依恋成性的男人形象,这可是他通往权力之路的法码,唉,想象那帮含着金钥匙的官二代或者富二代们,他们哪里会经历这种苦恼啊,强上了一个大女人还得翻着花样讨她欢心呢。

    刘立海在外面一通乱想,至如马明为什么会出现在今晚的酒桌上,他根本想不了,他对报社的人事关系都不清楚,哪里会清楚市里的人际关系呢?

    冷美人裹着浴巾从洗手间走了出来,浴后的她,还真是出水的荷花般艳美,这又让刘立海看傻眼了,照说这种年龄的女人应该没有这么水灵才对啊,不过对于他来说,除了那个女老板,他也没经历过女人,再说了女老板也是酒后的事情,他还没认真看过女老板的身体,也许女人都这样,或许冷美人是特类吧。

    冷鸿雁见刘立海傻眼着自己看着,不由得脸一红,娇羞地说了一句:“问题想出来没有?别只顾着看我。”

    “我,这个”刘立海结巴了一下,不大好意思地转开了视线,又补充了一句:“姐,你教我吧,我实在想不出来。”

    “去洗一下,把大脑洗清晰。”冷鸿雁推了一下刘立海,她现在可得好好规划一下,如何去包装这个小傻子了。

    刘立海听话地走进了洗手间,他站在水笼头下冲洗身体的时候,除了冷美人浴后的身子外,他还是想不明白马明怎么会在酒桌上呢?

    刘立海索性不想了,快速地洗完后,也如冷美人一样用浴由裹住了下半身,这才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一出来,他看到冷美人靠在床头思考,而且是一种很沉静地思考问题的样子,这让他不由得吃了一惊,难道晚上的一顿酒很复杂吗?

    “姐,”刘立海爬到床上,钻进被子里时,轻轻地叫了冷美人一句。

    “嗯。”冷鸿雁应了一句,刘立海没说话,他等她分析晚上的情况,结果她“嗯”完后,没下文了。他不得不也学着她的样子,靠着床头上不敢再说话。

    欢爱之后的房间顿时静得只剩下两个的心跳,特别是刘立海,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声是那么地快速,扑嗵扑嗵地,远远超过了冷美人的。就算是这样,他也不敢再说话,他甚至知道,冷美人一定有很多话再对他说,一定在思索如何说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立海终于听到了冷美人才的声音,“你尽快把纪念青蓝起义的稿子写完,然后用请教马明指点的方式,传给他看看,他和永丰酒厂的老总胡永峰关系不错,但他为什么会帮你,我也有些意外。照说他应该站在林小庆这一边才对,可他在这种场合向你示好,你就得回报他一下,试试他想干什么。目前市里的权力在吴浩天书记手里,柳市长是斗不过吴书记的,这一点,你只能探一下情况,不能公开和他靠得太近,很容易被划定为哪一派的人,被定位进派系之中后,对我们现在的情况是很不利的。我们现在不需要站队,跟事不跟人。我说的我们,指你和我,明白吗?”

    冷鸿雁果然有一堆的话,而这些话对于刘立海来说既新鲜又刺激,原来官场之中的斗争是这样的,不动声色却又暗流滚动。相比于市领导的斗争,他和林小庆之间恐怕太小儿科了,至少冷美人根本就没考虑过林小庆,在她眼里,林小庆大约忽略不计吧?只是在刘立海眼里,林小庆曾经可是他认为很大的一个领导呢。

    “林主任怎么办?”刘立海突然问。

    “你干你的活,他能把你怎么样呢?以后你的行踪不必要告诉他,再说了,你要走的路是竞争记者部副主任一职,对他没有造成威协,他不过是想对新人耍一下威风罢了,有人的时候,你尽早让他耍个够,该收拾他的时候,我自然会收拾的。记住了,不要和他斗,他充其量老死于报社,而你不是这样的行程。对于一个不是对手的人而言,没必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他不配成为对手,明白吗?”冷鸿雁教导着刘立海,虽说她的话完全是女领导式的居高临下,可对于刘立海来说很受用,至少有她的一番话,他刚刚卖力地搞爽她也是值得的。冷美人的这一番话把自己可是抬得很好,连林小庆都不配做他的对手,他显然在冷美人眼里是超过林小庆的,而且前途肯定也是超过他的,这一点可是让他开心了不少。对于市里的斗争,他觉得离自己很远,而对于打击林小庆,他才认为是快乐的事情呢。看来,他的心太小,仅仅把舞台定位于京江日报社之中了。

    “姐,你的教导对我来说太受用了,有你真好。”刘立海揽过冷美人的身子,贴着她的耳朵说着,一阵热气弄得冷鸿雁痒痒的,不过这个小年轻的举动还是让她惊喜,不管他是真接受还是假接受她的话,可毕竟她是为他好,他在且行且进的道路上,她相信他最终会明白她的话,而且会理解她的用心良苦。

    刘立海的话一落,冷鸿雁正准备再分析一下情况时,刘立海的手机竟然暴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