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57章 备胎不好当
    吕为民再也不敢拿架子,通知各班班主任,医务人员全等候在这里,听候刘立海的命令。刘立海把这些安排好后,赶紧给刘守望汇报这件事,随后给石志林和龚道进都汇报了这件事,刘守望石志林和龚道进都在电话中说马上往明川希望小学赶。刘立海再次给孟局长打电话的时候,他的语气热情多了,说自己正带着医务队往明川希望小学赶,显然他是接到了龚道进的电话。

    刘立海刚刚打完电话,小周就赶来告诉他,学校大门口聚满了学生家长,也不知道是谁泄露了消息,家长们都急嚷嚷地要进学校去找自己的孩子们。看来吕为民这个校长暗地里肯定有对手,这么快能把消息泄露出去的人,肯定就是这所学校里的领导或者是老师了。

    吕为民显然已经慌了手脚,他除了去看刘立海外,不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甚至不知道拿这些家长们怎么办,他怔怔地站在刘立海身边,大气都不敢再出,他从来没见过这种架式。这所学校是龚道进一手筹备建立起来的,大事小事习惯了由龚道进说了算,他在这里无非就是替龚道进把守着一个满是荣誉的光荣品牌学校了。

    刘立海拿眼睛扫了一下吕为民,吕为民竟然吓得面色由白转为灰,刘立海没有说话,径直带着小周往校门口走,小周很紧张地拉了一下刘立海说:“刘县长,您现在出去,很危险的。”

    刘立海冷冷地问小周:“你要是觉得危险,留在这里,我一个人去。”小周不敢再说话,跟在刘立海身边往外走,一到校门口,门卫不让他们出去,家长们都堵在门口要往里涌,刘立海对卫门说:“开门。”

    卫门紧张地望着刘立海,刘立海冲着涌动的人群说:“我是新来分管文教卫的副县长刘立海,请各位家长退后一步,我出来回答你们的问题。”

    家长们看了看刘立海,大多是不信任的眼光,他太年轻了,以至于没有人会把他同县长的模样联系在一起。刘立海只好再次提高声音喊:“我确实是新来的副县长,前几天还在这个学校里为学生们上过课,电视里播放过。”话音一落,人群里有人认出了他,便有人喊:“他是新来的县长,让他出来说话。”

    刘立海一出校门,整个人就被围在中间,小周被挤到一边,他赶紧给吴月英打电话,他实在担心刘立海这么冲动,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刘立海给家长们说:“各位家长,我知道你们很心急,可你们这样堵在门口,既不利于医生们的抢救,也影响了其他学生们的正常上课,现在我劝大家都回家去,有三十个学生需要送往医院,救护车马上就到,刘立海代表县委县政府在这里向各位家长保证,绝对让食物中毒的孩子们得到最好的治疗,也绝对会把这次食物中毒的原因告诉大家,现在请各位家长散开,不要围在这里影响了对孩子们的救护。”说完,他深深地给各位家长鞠了一个躬。

    刘立海鞠躬的时候正好给刘守望石志林和龚道进看到了,当家长们看到书记县长还有龚道进都出现在校门口时,人群里一阵骚动。就在这个时候,救护车到了,接着是孟局长从他的专车里走出来了,像是算准了时间一样,人群很快自发地散开了,救护车开进了学校的大门,三十名学生很顺利地送进了县医院。龚道进当着孟局长吕为民的面狠狠地表扬了一番刘立海,还放话让刘立海放手去查,不管是谁,这次绝不姑息。

    刘立海扫了一眼孟局长和吕为民,他们脸上都有一种挂不住的表情,让刘立海有一种解恨的感觉。他甚至想,如果有一天,他当了林县的县长,第一批换下台的人就是他们,不过他只是在气头上这样想想,表面还是很谦逊地望着刘守望石志林和龚道进的方向说:“感谢刘书记石县长和龚书记对我工作的支持。”说完又望着孟局长和吕为民说:“感谢孟局长和吕校长对我工作的支持。”刘立海这么一做,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夸了他几句,就各忙各的去了,后续的工作还是交给了刘立海去做。

    吴月英赶到明川希望小学的时候,刘立海正准备去医院。小周的电话打给她的时候,她正在去乡下的路上,这一段一直在忙红色旅游线路的申报,那是冷鸿雁和她都想争取的事情。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还是要回县城看看,她让司机调转头回到了县城直奔明川希望小学而来。

    吴月英没想到她赶来的时候,围观已经散开,她想救刘立海的设想落空了,她知道龚道进一直在争取把刘立海拉到自己的线路上来,彻底地孤立刘守望。如果刘立海能够听她的话,龚道进对她也就更能够高看一眼了,尽管这些年,她从乡镇一路进步到了县委的领导班子里,但是她毕竟不是龚道进唯一的女人。

    吴月英为龚道进离了两次婚。每次婚姻都是男人发现了她是龚道进的不正常关系,每次都是龚道进出面摆平这件事。当然了,在林县,谁又真敢和龚道进叫板呢?就因为这样,她决定一心一意当好他的情人,不打算再结婚。一个不准备再要婚姻的女人,情感的寄托都放到了龚道进身上,可龚道进对她越来越没有以前的那种热乎劲了。

    男人都是这样的,热乎劲一个过,昨日的黄花再美也是快凋零。新鲜和娇嫩成了男人永远的主题,这一点,天下男人口味出其一致。这一点,也让吴月英越来越倍受冷落和恐惧。现在,龚道进目前对刘立海的关心超过了一切,刘立海来的第一天,龚道进就带头鼓掌,后来又特地把她的车和司机都调给了刘立海。

    在林县,已经有好多年,龚道进都没有这样抬过一个人,这让吴月英对刘立海自然就多了一份关注,这也是她叮嘱小周,刘立海需要帮助的时候,尽快告诉她。在官场,谁都怕被孤立起来,领导级别高的希望培养自己的势力范围,一般级别的官员就希望自己没有站错队,没有跟错人。可是在官场,天天都在博奕,谁又能保证自己跟的人百分之分是对的呢?像冷鸿雁这样幸运的女人又能有几个呢?

    吴月英说来说去,她是很羡慕冷鸿雁的。不仅是宋立海位于高官之列,更重要的是宋立海除了老婆,只有冷鸿雁一个女人,这样的一份感情是吴月英一直渴望从龚道进身上得到的一份感情。可是龚道进明显不止她一个女人,凭一个女人的直觉,龚道进肯定又恋上了哪位比她还年轻的女人,只是吴月英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而已,一种怕失去龚道进宠爱的危机感总是让吴月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倍感空寂。

    那一夜,冷鸿雁留她在清河寨住了一晚上,她对冷鸿雁讲自己对感情的困惑,但是她不敢去讲她对龚道进的困惑,一如冷鸿雁从来不讲她和宋立海的关系一样,尽管这在京江地区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可冷鸿雁就是没有在谁的面前提过她和宋立海的关系。

    这一点,让吴月英一样暗自学习着,有的事可以做,但是绝对不能说,有的事可以说,但是绝对不能做。在官场可以做与可以说都有着太多的玄机,这一点,吴月英是深有感触的。现在她把自己的橄榄枝伸向了刘立海,刘立海会领情吗?

    吴月英见到刘立海时,主动下车走近刘立海说:“刘县长需要帮忙吗?”

    “谢谢吴部长,我正要去医院,如果吴部长有时间带我去医院,我会很感激吴部长的。”刘立海很客气地说。不过他还是在大脑里转了一下,吴月英怎么也来了?消息传得好快啊。

    吴月英当然愿意陪刘立海去医院,既然回到了县城,她今天就不会再下乡去了,能和刘立海多培养感情也不是一件坏事情。她隐约感觉刘立海和冷鸿雁之间肯定有故事,但她绝对不会在背后传这件事,她甚至在龚道进面前也没有提过这种事。

    吴月英让刘立海上自己的车,刘立海当然也乐意,自己分管的工作有这么多领导来关心,重视,对他来说无疑都是身价。他在今天的中毒事情中,已经清楚,林县官场都在看谁是谁一条线上的人,都在察言观色,伺机而动,而且在林县真有一种天高皇帝远的感觉,林县的官场不会在乎京江谁在当市委书记,可他们却会在乎处理一件事时,龚道进开没开口,看来龚道进已经在林县根深蒂固了,刘守望和石志林真的能联手而动吗?

    石志林今天还是站在龚道进身后,俨然龚道进就是他的主子一样,如果不是昨天晚上亲眼看到他和刘守望在一起的话,刘立海怎么也不会相信,石志林会有背叛龚道进的心。可他的戏演得太好,太真,也让刘立海领教了官场中的不动声色是一道怎样的风景。

    在车上,刘立海和吴月英商量,要不要争取主动把这件事报给媒体,让宣传部自己写通稿,这样的报道总比外人抢先报道更有利。这一点刘立海深有体会,他报道过很多相关的公共事件,当然在京江日报大多是按宣传部的通报而报道,但是宣传部的通稿总是落后于民间的报道,所以很多人相信网络而不相信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