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59章 查出问题
    下午下班前,小周把调查的结果告诉了刘立海,明川希望小学学生喝的早餐奶存在着质量问题。小周还带了两瓶有质量问题的早餐奶交给了刘立海,而这种早餐奶正是秦洪在林县代理的一种品牌早餐奶,除了明川希望小学,林县实验小学,林县一小二小的学生喝的都是这种品牌早餐奶,刘立海让小周暂时不要声张,容他想想再向领导汇报。

    小周一出刘立海的办公室,他就约了秦洪,他甚至在车上就在想,他该怎么面对这件事情?一边是他已经给家长的承诺,尽快公布食物中毒的调查结果,一边是秦洪这个同学情。当然最主要的是他刚刚欠下秦洪的人情,还给秦洪承诺过,等时机成熟后让他给学校送早餐奶,可现在秦洪代理的早餐奶竟然存在着质量问题。他不知道如何对秦洪开口谈这件事,难道来林县的第一把火要从自己的同学身上烧起吗?他一直犹豫不决。这个时候,他才理解很多官员为什么会身不由己地陷入腐败之中,吃了人家的嘴软,拿了人家的手短,刘立海发现自己也陷入了这种嘴软和手短的交易圈之中。

    服务小姐在这个时候上菜了,刘立海那种奇怪的心情更加强烈,碍于服务小姐在场,他也不好多问。等菜上完后,刘立海急躁地问秦洪:“你倒是解释一下,这是怎么一回事?”

    秦洪见刘立海这么急切,似乎有意逗他一样,越发慢腾腾地给刘立海倒酒,招呼他吃菜,刘立海哪里有心思喝酒,骂了秦洪一句:“你装个卵子。”

    秦洪见刘立海真的生气,哈哈地大笑起来,他问刘立海:“你是真的担心我呢,还是担心你的这个县长职务?”

    刘立海没好气地说秦洪:“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装蒜。”

    秦洪没理刘立海的急切,自顾自地吃了一口菜才说:“这件事与我无关,早餐奶不是我代理的品牌,我再想赚钱,也不会去赚这种昧良心的钱。”

    “可这瓶子上明明写着你代理品牌的名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快点告诉我。”刘立海抢过秦洪的筷子和酒杯,不让他吃。

    秦洪说刘立海:“在别人面前,你可不要这么急切,这可不像我第一次见你时的样子,凡事要沉得住气。”

    刘立海不想听秦洪这些扯淡的话,逼视着秦洪要他快点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秦洪从包里拿出一叠照片,推到了刘立海的面前,第一张照片是一家小有规模的饮料厂图片,接下来的照片就是一家小厂在包装早餐奶,背景上的小厂乱糟糟一片,再接下来的照片是这个小厂工人正在贴秦洪代理品牌的照片,从包装到贴牌,照片一清二楚。就在刘立海以为照片应该没有时,跳进刘立海眼里的照片却让他傻眼了,居然是一男两女各种花样的裸体照。看得刘立海心跳异常,面红耳赤,他不认识这照片上的男人,也不知道秦洪让他看这些照片的真正目的。当他看完照片后,抬眼看秦洪时,秦洪正若无其事地吐着烟圈玩。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个男人是谁?”刘立海问秦洪。

    “龚道进的小舅子方大庆,龚家尽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秦洪说完,嘲弄地笑了笑又接着说,“我一直在怀疑龚道进的小舅子盗用我代理的产品,然后就派人跟踪方大庆,终于找到了他们加工的小厂,不仅是早餐奶,我代理的另一种饮料也被他用这种贴牌的方式打入了市场。不过在跟踪的时候,就随便拍到了他玩双飞的照片了,这对姐妹花就是负责为他联络各个学校的推销员。就是你今天不找我,我也准备找你的,这照片在一个月前我就拿到了,如果不是发生学生中毒事件,我还是不会让你看这些照片,我就一直在等这样的机会。‘上帝要让一个人灭亡时,必定要让这个人疯狂’我不记得这是哪本书上写的一句,我就是用这句话来对付我的竞争对手,不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我手上的证据绝对不放。”秦洪说这些话的时候,洋洋得意地看着刘立海。刘立海没想到秦洪这么有心计,他发现自己小看了秦洪,也低估了秦洪。

    秦洪还告诉刘立海,方大庆除了明川希望小学还有郊区的学校也在送这种假冒的早餐奶,明川希望小学由于大多数是打工家庭的孩子,方大庆认为早餐奶质量差一点没问题,才想到以假乱真,价格却是按正牌早餐奶收费,成本才五角钱一杯的早餐奶,被他卖到了两块五一杯,他的这种早餐奶还往郊区的小学发送,据说仅这种低质的早餐奶一项,他每年赢利就是几十万,另外他的饮料厂顶着民营厂需要扶持的帽子圈了一大块地皮,做的矿泉水好多单位都在饮用,可方大庆却对赚钱有瘾一样,什么样的钱他都敢赚想赚,还不都是仗着龚道进有权有势。

    刘立海听完了秦洪的讲述,一下子变得沉默起来,他这才明白为什么吕为民要压着这件事不让泄露出去,只是龚道进为什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表态让他去查这件事呢?龚道进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小舅子在给学校送早餐奶吗?还是他故意拿这件事试探刘立海是否和他站在一条线上?刘立海的大脑又乱了起来,这比是秦洪代理的早餐奶出问题还要棘手。

    秦洪举杯和刘立海喝酒,刘立海居然把白酒当成啤酒一样,把秦洪倒的半杯酒一口干了,秦洪见刘立海状态不对就问他:“这件事对你很重要吗?”

    刘立海的脸被酒刺烧得通红,在七七吧迷柔的灯光中显得更加俊美动人。还好对面坐着的是秦洪,如果是冷鸿雁或者是吴月英再或者是北京女老板,他恐怕又脱不开她们对他的企求。不过他现在想起她们时,倒有几分想和她们发生点什么的冲动,不知道是照片的刺激还是他现在进入不了状态的苦恼,有一种想和这些姐姐们放纵的感觉,不过这样的冲动仅仅闪了一下,就被他压了下去。他没有回答秦洪的问题,又拿起酒杯和秦洪碰,秦洪说:“你是想喝酒呢,还是想浇愁?”

    刘立海笑着盯住秦洪说:“我就是想喝酒,来,再喝,只要不是你秦洪的早餐奶出了问题,我就放心了,来,接着喝。”

    秦洪被刘立海感动了,看来同学情是最真实的一种感情。他突然对刘立海说:“我把这些证据都给你吧,你会用得着了。不过,我还是希望早点澄清这件事,对我代理的早餐奶市场有很大影响。如果你不敢和方大庆叫板,我就把这些照片给媒体,或者直接发到各大网站去。”

    刘立海听了秦洪的话,却哈哈地大笑起来,笑得秦洪莫名其妙地望着他问:“你没喝醉吧?”

    刘立海又举起酒杯和秦洪撞了撞说:“我没醉,来,老同学,我们继续喝,这件事,你给我几天时间,我会答复你的。来,接着喝。”说完又把半杯白酒干了,秦洪摸不透刘立海到底在想什么,也只好陪着刘立海把白酒干了。刘立海不再提学生中毒的事件,秦洪也不好再扯中毒的事件,说了一些同学的近况,又扯了一下秦洪的老婆和孩子。刘立海感觉大脑越来越迷糊了,舌头也越来越麻木,他看秦洪的时候,发现秦洪变成了三个人,一个是他高中时的同桌秦洪,一个是商人秦洪,一个是爱收集证据的秦洪,到底哪一个秦洪才是真实的呢?

    刘立海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三个秦洪变幻莫测,而他却不知道自己要抓住哪个秦洪才对,而且更不知道接下来,他该如何处理调查的事实真相。

    “真相。”刘立海内心的那张嘴一直重复着这两个字,可他却要努力在秦洪面前去演戏,他不能让秦洪知道他对真相很感兴趣,这是他要把自己灌醉的原因。醉了,真相还在,可他却可以在真相中去发挥自己,伺机而动,他竟然也想到了这个词,他现在也得伺机而动,至于怎么样去行动,他还不知道,只是有一点他知道,那就是不能让秦洪摸透他此时此刻的想法。

    刘立海醉了,秦洪开着刘立海的车送他回到了政府招待所。当他把刘立海扶上床后,刘立海没一会儿就鼾声如雷,秦洪看了看熟睡的刘立海后,放下车钥匙,笑了笑,就转身离开了刘立海的宿舍。

    秦洪走了后,刘立海从床上爬起来,钻进洗手间呕吐起来,吐完后,刘立海去冲了一个澡,那种燥热难受的感觉去了一大半,感觉好多了。他骂了自己一句他奶奶的,在同学面前也要装,也要演戏,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只是他要是不这样做,如果秦洪问起这件事如何处理,他又怎么回答呢?现在不管怎么处理,秦洪问什么,他都可以推说喝多了,什么都不知道。在他找不到好的方法面对龚道进的时候,他不能让秦洪知道,他已经清楚内幕和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