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60章 思念
    刘立海又有累的感觉,他给冷鸿雁打电话,电话响一声,冷鸿雁就接了,刘立海感觉冷鸿雁其实一直在等他的电话,他从昨天到现在才给她打电话,他有点内疚,于是对着电话说了一句:“我现在很想念你。”

    冷鸿雁在电话中笑了起来,问刘立海:“是不是得表扬了?”冷鸿雁这么一问,刘立海便知道,刘守望把找他谈话的事告诉了姚海东。冷鸿雁的传声筒早就把被表扬的事传了过去,只是现在他已经没心情去想被表扬的事,而是被秦洪弄得内心如团乱麻。

    刘立海说:“看来什么事都瞒不过你。不过,现在我又遇到麻烦了。”刘立海便把秦洪讲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冷鸿雁,冷鸿雁听完后,也是好半天沉默,看来这件事在冷鸿雁看来也是一件很辣手的事情。

    冷鸿雁其实更多的是担心刘立海,他刚去林县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怕他年轻冲动,急于表功,去触动很多人的利益。既然龚道进的小舅子一直在送假冒的早餐奶,那么每所学校的校长都知道这件事,那么这些学校的校长们都分到一些利益,而且仗着龚道进这棵大树,这些人早就勾结在一起。刘立海力单势薄,他能改变得了林县已经有的这些恶习吗?但是她要劝刘立海放弃调查,他会听吗?而且他又怎么对这件事善始善终呢?

    冷鸿雁想不出一个好的办法来,她对刘立海说:“睡吧,睡一觉,明天太阳会是新的,明天我来帮你处理这件事,安心去睡吧。”

    刘立海挂了电话,可他怎么也没办法安心去睡。再说了,如果明天让冷鸿雁去解决,他这个县长当得有什么意义呢?他在床上翻来覆去,越想越不是滋味,最后还是决定去见刘守望。

    刘立海去刘守望的房间时,刘守望正准备睡觉,这么晚敲门的声音显然把他吓了一跳,打开门一看是刘立海,他惊讶地问刘立海:“出什么事了?”

    刘立海说:“刘书记,我睡不着,想请教您一些问题。”

    刘守望这才松口气说:“我还以为学生出事了呢。”

    刘守望让刘立海进来坐下说话,刘立海不再客气,进门后直接对刘守望说:“刘书记,学生中毒原因已经调查清楚了,只是我不知道怎么处理,请刘书记指示。”

    刘立海简单地讲了一下秦洪说的事情,对于龚道进小舅子自己加工早餐奶,自己贴牌的事情都没有讲,只是说初步调查中毒事件与早餐奶有关系,而早餐奶是龚道进的小舅子在送,目前他也不知道如何继续往下调查,所以来请教刘守望,教教他怎么解决处理这件事。

    刘立海说是来请教问题,其实也是汇报工作,更是来摸摸刘守望的想法,反正他年轻,处处可以打着学习和请教的招牌,这样的招牌没人会挑错,更容易显示他的好学精神。果然,刘守望还真心认为刘立海是来请教的,遇到这样的事情,他觉得对于年轻的刘立海来说,没有经验肯定是事实,但是遇上与龚道进有关的事情,刘立海来请教他,似乎也在向自己表示,他与龚道进之间清白的关系。

    刘守望觉得上午的承诺对刘立海是有用的,这个男孩说来说去还没被彻底染上机关色彩,还是可以教化成他需要的人。这么一想,刘守望就很真心地对刘立海说:“我这边旗帜鲜明地支持你的所有想法,不过龚道进目前在林县的声威你也是知道一些,建议你明天一早就去他的办公室给他汇报这件事,并且告诉他,你没有告诉过第二个人,看他如何表态,你再告诉我,接下来,我们再商量怎么对付这件事。”

    刘立海听了刘守望的建议,心里一下子放下很多东西一样,看来他打着请教的幌子来是对的,至少刘守望告诉他的办法也是他目前觉得是最好的办法。只有把球踢给龚道进,试探一下力量,他才能放开手脚地调查,也才能大明其白地让秦洪把证据给他,最终让秦洪直接给明川希望小学送早餐奶,那么他就不再欠秦洪什么。如果是这样的结果,那就是刘立海觉得最利于他的结果,也是最好的结果。

    ?“人生如戏,都在寻找利益的平衡,只有平衡,游戏才可能玩下去,尤其在官场,这种利益的平衡就显得格外重要和谨慎。”第二天一大早,刘立海就收到了冷鸿雁发来的信息。他给冷鸿雁回了三个字:“我懂了。”可他拿着冷鸿雁发过来的平衡理论时,大脑里一片浑沌,他并不知道自己懂了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是自己应该去懂的。只是在吃早餐的时候,刘立海遇到了刘守望,或者是说刘守望有意在食堂里等刘立海。

    刘立海从刘守望的神情就知道他有话要对自己说,主动端了一碗粥去了刘守望坐的桌子对面坐了下来,刘守望看了看刘立海,那张帅气逼人的脸上倒也平静,特别是他端着碗走近自己的时候,刘守望就在想这个男孩确实是一块玩政治的料。

    一大早,刘守望就接到了姚海东的电话,姚海东在电话中问起了学生中毒的事件,刘守望便把自己知道的实情告诉了他。姚海东没有深入分析这件事的背后,只是暗示刘守望,刘立海太过年轻,让他独自去砍一棵盘根错节的大树时,很容易树没砍倒,会把拿斧子的人伤着了,这对于刘守望想要争取的主动局面不利,与其打草惊蛇,不如放长线钓大鱼。

    姚海东挂掉电话后,刘守望便知道刘立海背后站的人要保护他。当然这个人肯定不是姚海东,至于是谁,刘守望隐约知道一点点,姚海东不说,他也绝对不会去问,尽管他和姚海东是老乡,是兄弟,但是有些事情,当事人不愿意说,他当然会装聋作哑。只是如果不让刘立海去碰龚道进,他哪一天才能够在林县打开局面呢?而且眼看就要换届了,五年一次的换届,这个几十万人的县城,太多双眼睛盯着县委领导班子,也太多人想进县委领导班子。目前除了他和石志林外,常委班子九个人,七个人是林县本土的人,也就是说常委班子基本上是龚道进的人。尽管石志林有意识地想和他联手,可石志林心里怎么想,刘守望并没有把握,这个能在林县留任的县长,对于刘守望来说,石志林就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而刘立海刚刚步入官场,而且年轻,活泛,这样的人如果能够唯他所用,那就是最好不过的一颗棋子了。可是这颗棋子他怎么样才能用好呢?一早刘守望就在想这个问题,一早他推掉了司机来接他的安排,径直来到食堂等刘立海。

    刘立海越平静,刘守望越觉得应该由刘立海去试龚道进,没有比刘立海更合适的人了。但是刘守望不能明说,既然那个要保护刘立海的人能够一大早就打来电话,证明刘立海在那个人心里的份量,这种份量怕是刘守望难以把握的。不过,就他对刘立海的观察,刘立海也在急于寻找成绩,年轻人毕竟带着理想在干事业。他也有过年轻,有过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冲动和激情,人生需要这样的一个过程,谁都是从这个过程中成长起来的。现在刘立海也需要这样的过程,尽管那个要保护刘立海的人不愿意他受到半点的伤害,可只要踏入官道中的人,哪一个不是踩着刀尖口而过呢?他倒是认为刘立海需要这样的历练,于公于私,刘立海都应该去独立面对龚道进。当刘立海一坐下后,他就对刘立海说:“昨晚你走后,我思来想去,学生中毒事件还是放放,你刚来,就让你挑这么重的担子,我这个书记也太无能了。”说完后,他很沉重地望着刘立海。

    刘立海急了,他问刘守望:“刘书记,昨晚定好的事情,怎么说变就变了呢?您是不信任我,还是担心我的能力?”

    刘守望见刘立海面色带着急切,便知道刘立海想查这件事,他故意叹了一口气说:“我这个书记当得也太无能了,这么小的一件事,我都摆不平,让你去碰钉子,我过意不去啊。”

    刘立海松了口气,原来刘守望是担心给他找麻烦了,刘守望越是这样,刘立海越觉得自己应该去找龚道进,凭他和龚玥目前这种关系,龚道进说不定会站在他这边支持自己,这样一来,刘守望的信任自然就多了一份。这么一衡量,刘立海对刘守望表态说:“刘书记这么为我着想,这件事再难,我也要试试。请刘书记放心,出什么意外,我一个人承担。”

    刘守望要的结果达到了,当然他也向刘立海承诺,他会一直站在刘立海的背后支持他的,让他按自己的想法去做,林县尽管复杂,也总归是京江地区的天下,也总归还是得听吴浩天书记的。这么一来,刘立海就感觉自己受到了重任一般,匆匆吃完早餐,办公室也没有回,直接去了龚道进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