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63章 决策难度
    现在刘立海盯着孙小木发过来的手机信息发傻,直到办公室里的电话响起来时,刘立海才从孙小木的情绪中走出来,电话是刘守望打来的,看来他对这件事的急切并不亚于刘立海,他在电话中问刘立海:“龚书记怎么说?”

    刘立海说:“刘书记,我们这一段不能再见面,早餐我们在一起的事情被龚书记知道了,他现在让我去查方大庆的厂子,等我查完再向他汇报。”

    刘守望在电话里骂了一句:“老狐狸精又在玩花样,你小心上当。”说完不等刘立海说话就挂了电话。

    刘立海没有想到刘守望和龚道进的关系已经恶化到了这种程度,难怪龚道进直接让他不要和刘守望接近。这种领导班子的不团结直接会影响到站队的问题,他现在就面临着往哪一队站,甚至面临着怎么站的问题。尽管他已经想好了跟事不跟人的对策,可是一件事往往牵扯着多方的利益。

    一如一盘围棋,看不懂棋局的人,只知道黑中有白,白中有黑,看得懂的人才知道下棋的双方在布局中的高低。现在刘立海知道刘守望想急于布局,而龚道进却处处阻拦刘守望在林县的布局,还有石志林,刘立海看不懂石志林在干什么,但是有一点,石志林就希望刘守望和龚道互相残杀,这样他才有跳出来的可能性。

    那么石志林现在要做的就是不断给刘守望和龚道进制造茅盾,一想到这一点,刘立海才突然想起了他和刘守望在食堂里的时候,石志林在食堂门口往里探过,不过很快就消失了。当时他正对着食堂门口,只是太过专注地追问刘守望为什么不要他继续查,而忽略了石志林的出现。现在想想石志林居然会在背后做这种阴阴的小动作,这让刘立海对石志林产生了很不好的一种感觉,也让他对林县的水性多了一种恐惧感,这种恐惧感让他不知道如何回复孙小木的信息。

    这个时候,孙小木的信息又发过来了,还是一句话:“怎么啦,忙,还是学生中毒事件的困扰?”

    刘立海看到孙小木这条信息的时候,竟然生出了许多的感动。他没有想到孙小木一直在关心着他,更没想到孙小木会用这样的方式来试探他。他给孙小木回了一条信息:“忙是自然的,学生中毒事件的确很困扰,你要拍老房子的想法,可否缓缓?”几分钟后,刘立海又收到了孙小木的信息,只有八个字:君子懿德中庸之道。

    如果说孙小木与房地产老板吴守山弟弟的冲突让刘立海奇怪,那么孙小木发过来的这八个字就不得不让刘立海另眼看孙小木了。他以为孙小木柔柔弱弱,他也以为孙小木只懂她的摄影,只喜欢收聚她的老房子,没想到在他困惑的时候,孙小木居然会给他暗示。这种暗示做得那么巧妙,那么不动声色,似乎孙小木什么都不知道,而且一语道破天机。孙小木希望刘立海做到“清能有空,仁能善断,明不伤察,直不过矫。”尽管这些对于刘立海来说很难,可孙小木只用了八个字,就表明了她对刘立海的期待,这份期待是沉甸甸的激励和提醒,只是孙小木怎么也懂官术呢?

    刘立海猜不明白,只是他发现很多事,很多人,都不是他事先定位的那个样子。那么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他需要有拨开云雾见天日的勇气和智慧,这大约也是孙小木想要提醒他的东西。这个让他尝到相思苦的女孩,这个给他爱情幻想的女孩,她到底是玫瑰还是罂栗。

    ?

    ?

    小周进了刘立海的办公室,刘立海还在想孙小木,小周的到来,让他清醒,他知道这个时候不是他关注儿女私情的时候。他赶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对小周说:“备车。”

    小周问了刘立海一句:“我们真的还要接着调查下去吗?”

    “当然要调查清楚。”刘立海回答得很肯定,小周看了看刘立海,没有再问,转身离开了刘立海的办公室。

    小周一走,刘立海就给秦洪打电话,秦洪正在家里陪几个朋友打麻将,刘立海在电话中听到了麻将的声音,刘立海对秦洪说:“我来接你,我们现在一块去方大庆的小厂看看。”

    秦洪在电话中说:“明天去行吗?证据都在我们手里,还怕他的厂子搬家不成?”

    刘立海一听搬家两个字,马上意识到龚道进的话在暗示他什么。他冲着电话骂了秦洪一句:“都什么时候,还打个球的麻将。”说完不等秦洪回话,他径直挂了电话,直奔秦洪的家。

    秦洪一上车,就忍不住抱怨刘立海,打麻将的火气正旺,硬是让他少进了大几百。刘立海不接秦洪关于麻将的话题,径直问他:“你这两天去过方大庆的那个小厂吗?”

    秦洪无所谓地说了一句:“去不去,有多大个事呢?我手上多的是照片,足够了。”秦洪越这样无所谓,刘立海越感觉自己掉进了龚道进早就布置好的一个局里。果然不出所料,等小周开车赶到秦洪所说的那家小厂时,那个地方一片狼籍,根本没有什么厂房。

    秦洪傻眼了,刘立海彻底明白了龚道进说的那句话,真相和证据是辩证的。

    秦洪试探地问刘立海:“照片上有假冒贴牌的工作程序,难道不能说明问题吗?”

    刘立海反问秦洪:“照片上有方大庆吗?照片上有方大庆的饮料厂吗?”

    秦洪被刘立海问住了,他才意识到,他上了方大庆的当,方大庆玩了一个漂亮的金蝉脱壳,让秦洪拍的照片成为一堆垃圾。不过秦洪不死心,仍然问刘立海:“有方大庆玩双飞的照片,这些也能够弄臭他。”

    刘立海叹了一口气,秦洪毕竟不是官场中的人,他根本就不会明白官场中这些你死我活的斗争需要多少计谋。既然方大庆会玩出金蝉脱壳这一招,就能够找到足够多的借口应对学生中毒事件。而最可怕的一点,就是方大庆可能会反咬一口,说这些早餐奶就是在秦洪店里进购的,如果是这样,秦洪就会做个冤大头来替方大庆背这个黑锅。这一招实在是狠,刘立海不得不服拿出这个计谋的人。

    事到如今,刘立海只能往最坏的一面去想,他对秦洪说:“把方大庆那些见不得人的照片给我,其他的事,你不要过问,没有我的许可,你不要和任何媒体的记者接触,这一点,你做得到吗?”

    秦洪不甘心自己就这样被方大庆耍了一把,坚持要把手里的证据抛出去。他对刘立海说:“你不要管我,大不了,我和方大庆鱼死网破,从今后我不再代理这个品牌的早餐奶。”

    刘立海不想和秦洪说龚道进的厉害,目前事情没有明朗,他既不知道接下去还有什么发生,也不知道龚道进到底要拿这件事怎么处理,但是目前他必须稳往秦洪。他对秦洪说:“如果你相信我,请给我时间来处理这件事,如果你不相信我,你就按你说的去做吧,但是你这样做的后果,可能就是我和你再也做不成同学了。”说完,喊过小周,钻进车里,看也没看秦洪一眼,就让小周发动车子,扬长而去。气得秦洪在车后骂他:“狗日的,开着老子的车发飚。”

    刘立海回到办公室后,给刘守望发信息:“刘书记,事情越来越复杂,不管我怎么做,相信我,力挺的人是您。”刘立海把这条信息检查了一次,就在他准备按发送键的那一刻,证据这两个字又跳了出来。他一惊,思来想去,这样的信息发不得,任何文字的东西都是证据。在他摸不透刘守望之前,他不能给别人任何可留证据的事实。

    “唉,做个官员真累。”刘立海在心里这么感叹。他才来林县几天功夫,已经深深感觉自己越来越左顾右盼,越来越胆小如鼠。不管自己在内心深处如何感叹,他既然表了要调查这件事的态,他就得把这件事做到最后,只是现在他怎么样才能够做得更漂亮一点呢?

    刘立海在办公室里来来回回地走动,每走一步,他就沉重一步。刘守望和龚道进两个人的名字交替在他的大脑里出现,他想把两个人都抓住,他想两个人都不得罪,可是自己做得到吗?

    刘立海是到快下班的时候才决定约龚玥,只有继续和龚玥粘乎,他才能套出龚道进的真实想法。

    龚玥一听刘立海电话,热情高涨地说:“哥哥想我了?”

    刘立海没心情和龚玥调情,直接说:“龚玥,我去接你,一起去你家吃饭好不好?”

    龚玥问刘立海:“你是去我家蹭饭还是想我了?”

    刘立海笑了起来,他问龚玥:“我要追你,你敢吗?”

    龚玥也在电话里笑了,答应刘立海去接她。不过,她有附加条件,她带刘立海去她家里,吃过饭,刘立海得带她出来见潮子。

    刘立海开车去了明川希望小学,当他把车开进校园时,他的心情又变得沉重,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向这些孩子们的家长交待,也不知道方大庆把厂子搬到哪里,还会不会继续给这些学校送这种假冒的早餐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