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75章 背后力量
    刘立海便从死去的两位老教师家属在他办公室里大吵大闹开始讲起,讲了吴月英对他的解围,也讲了古得胜对他的态度,讲了下乡调研的经过和心情,最后他对龚道进说:“龚书记,我错了。我以为凭着热情,凭着干劲就能够来一场我所希望中的改革。但是,我没有实战经验,我也没有生活在这一片土地上的切身感受,说白了,我的改革还是理想主义,脱离了真实的生活。现在,我需要您的指导,更需要您的帮助。我不应该自作聪明地认为改革就是工作,改革就是成绩,我太急于想要干成一件事,却没考虑到自己根本就不具有这样的能力。现在,教育改革的风声都传遍了整个林县,龚书记,您觉得我该怎么办?”

    刘立海的一番话说得很真诚也很真实,龚道进顾虑的事情被他的这番话打消了,他才知道是自己想多了,这个男孩除了急于想要干出成绩来外,还没有那么多的花花心思。只是刘守望和石志林的态度,他还是没猜透,他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在唱哪出戏。他就问刘立海:“你想改革的事情,事先刘守望和石志林知道吗?”

    “事先,我对任何人都没有说过,就直接把教育改革方案递交上去了。可能我在报社呆久了,报社里是一个策划方案递交上去后,会议上一讨论,就完事了。”刘立海有点为自己辩护地说了这一段话。

    龚道进看了看刘立海一眼,他知道刘立海说的是实话,只是他不得不提醒刘立海,政府和报社存在着太大的区别。政府任何一个行为和决议,所涉及的就是千千万万个人的生存和利益。报社玩的是文字游戏,虚拟得很。而政府所面对的却是真刀真枪,稍不留神,就会被击中,就会身败名裂。这些不是威言耸听,在权与利面前,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淡定。特别是林县这么一个特殊性很强的地方,说改革容易,实施就太难了。林县和北京方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这些关系刘立海根本就摸不透。他在林县摸爬滚打了几十年,很多东西,他都不敢轻易去碰,刘立海又怎么可能解决得了这些缠绕在一起的人际关系?他不是不赞同改革,而是改革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人事方面的改革,人的改革动不了,谈事情就没什么意义了。

    龚道进问刘立海:“如果教育改革失败,你打算怎么办?”

    刘立海想了想说:“最坏的结局就是离开官场。不过,我不怕,我还有一支笔,我能够养活自己。”

    “小玉怎么办?”龚道进又问刘立海。

    “她她……”刘立海被卡住了,他从来没想过龚玥的生活会和他联系在一起。可龚道进这么问他的时候,他抬眼看龚道进,龚道进的眼里又有一层浓得化不开的父爱。每次面对龚道进这种对女儿的厚爱时,他就会生出一种感动,一种羡慕,这是他来龚玥家对龚道进的另一种认知。这种认知常常会不由自主地让他和龚道进的关系紧密起来,他甚至在内心认定了这样的一个父亲,而且那么渴望有一天龚道进会成为自己的父亲。

    刘立海在结巴之后,很快地说:“龚书记,您放心,只要我还能够工作,我就不会让小玉受到委屈的。”

    刘立海的表白显然让龚道进很受用,也很感动,他更确信,他没有看错人,把小玉交给他,一生不会受委屈的。只是他还是担心,刘立海如果坚持要实施他的教育改革方案,他难道真的袖手旁观吗?他对刘立海说:“你来林县渡一下,就要回京江市去,你为什么要去淌改革的浑水呢?”

    刘立海一听龚道进的话,有些急了,他怕龚道进阻止他进行教育改革,如果龚道进阻止他的话,如孙小木所言,他在林县很难立得住脚。真的渡一下金,混一些日子,他不甘心。他还年轻,他的理想和抱负很高很远,他不满足古得胜所说的混日子,拖一拖,自己在任的几年过去了,留给下一任去解决。他现在需要经验,而经验是要在干实事中积累的,没有实实在在进入实际解决问题中的人,成功和失败都是看客。他现在这个年龄,不是混日子的年龄,也不是靠渡渡金就能够解决的问题。

    刘立海来找龚道进的目的就是要说服他支持自己,不管怎么样,他一定要试着让龚道进了解他的想法,支持他的想法。于是,他对龚道进说:“龚书记,我刚来林县时间不长,但是我一直很感激您,支持我放手大胆地去开展工作。我在这两次处理突发事件中,学到了应对突发事件的实战经验,也锻炼了自己应对突发事件的心理承受能力。说句让您见笑的话,没来林县之前,我在采访突发事件时,经常在心里嘲笑一些官员,我看不起他们,认为他们都是吃干饭的笨蛋,认为一件事应该这样处理,而是他们说的那样处理。现在,我自己处理突发事件时,才发现很多东西都在左右着自己对某件事情的承受能力和处理问题的方式。但是这样的事情经历一多,只要不是太笨的人,都会总结出他所需要的一套规律来。至少我在两次突发事件中,总结出一条规律,不管突发事件多大多急,心理素质一定要好,而且一定要真诚地说话,真诚地办事,要把自己的真诚信息传递给现场的人,这样才能够引导事态往自己需要的结果上发展。龚书记,我不知道我的这个总结是不是对的,如果是对的,我现在还是希望您能够支持我,放手去搏一搏。我也知道改革难,可是我如此年轻,如果没有改革的经验和教训,对我将来进入更大的权力中心是不利的。您不想小玉跟着我受委屈,我也不想让小玉瞧不起。这所有的一切成绩,是需要实实在在做事才能够得到的。不付出就想拥有成绩,我觉得这种想法不切实际。您说呢,龚书记?”

    龚道进被刘立海的话打动了,他年轻的时候,也和刘立海一样敢拼,能拼。他在林县有“拼命三郎”的称号,没有他以前的这种拼劲,就没有他今天在林县的一言九鼎。现在,他常有自己老了,拼不动了的感觉,慢慢就越来越保守,也越来越反感改革的言论。而今天,他从刘立海身上似乎看到了年轻的自己,一股冲劲让他的血液也跟着刘立海一起沸腾起来,他对刘立海说:“你有这样的想法,我很高兴,你放开手脚去改吧,我会支持你的。只是,在家里的时候,别一口一个龚书记的,听着别扭。”

    刘立海听到了他最想听到的一句话,他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他一高兴,就真的冲着龚道进说了一句:“太谢谢爸爸的支持了。”

    龚道进愣了一下,很高兴地答应着。他甚至冲着门外大喊方叶紫,方叶紫以为发生了什么,赶紧跑进来问他:“怎么啦?”

    龚道进指着刘立海说:“快喊妈。”

    刘立海没办法,望着方叶紫喊了一句:“妈。”方叶紫同样高兴地应着,激动得手不知道往哪里放。她喊龚玥进来,龚玥已经听到了刘立海喊“妈”的声音,她盯了一眼刘立海,不过还是高兴地说:“看把你们乐的,吃里扒外,有了儿子忘了闺女。”

    龚道进和方叶紫开怀大笑着,自从他们知道龚玥和小混混的事情后,这个家里,再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笑声。现在,因为刘立海无意识中的一句“爸爸”,却让这个家里多了久违的笑声,就为了这种笑声,龚道进决定一定要支持刘立海。

    刘立海开始在林县实施他的教育改革方案。他召开了一次全县校长工作会议,他在会上宣布他的教育改革方案要在三年内实行。而且从现在开始,停止乡村教师进县城学校的办理手续,对于没有资质的教师一律清退。他的这个方案一宣布,校长们都炸开了窝,特别是古得胜,他公开在会议上质问刘立海:“你的改革方案县领导们同意吗?”

    刘立海望着古得胜说:“我就是分管教育的县领导,我开展工作难道还要请示古局长吗?”

    古得胜被刘立海的话气得脸一阵白,一阵黑,他冷冷地冲着刘立海说了一句:“刘县长要开展的改革工作,我这个教育局长干不了,你另请别人吧。”说完不等刘立海说话,起身扬长而去。

    古得胜离开后,会议室一片骚动,大多数校长们都在交头接耳。刘立海扫了一眼会议室后问:“是你们来主持这个会议,还是由我继续主持?”

    刘立海的话落下后,会议室稍微安静了一点,只是还有人在低声议论。刘立海继续拿眼睛扫了一遍后说:“你们中间还有谁打算不干的,不愿意干的,现在可以和古局长一样提出辞职。不过,我丑话说在前,你们一旦提出辞职申请,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了。我就不信,林县教育界少了你们,就会崩盘,就会后继无人!”

    刘立海这番话一说完,会议室很快静下来了,没有人再敢交头接耳,都直眼看着这个如此年轻的县长。在他们心里,充满着无数个疑惑,这么年轻的副县长真的能够把改革进行下去吗?再说了,哪个县领导没有关系户在教育界呢,这个新上任的副县长就真的能够烧起他的三把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