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90章 利益绑架
    刘立海和冷美人之前更多的是利益绑架,是他对冷鸿雁的需要和利用。是啊,没有哪一种关系如需要和利用更现实的,但是,年轻的刘立海还是想不现实一回,还是想跟着心灵走一回。于是,刘立海选择了狠心离开京江,他不想再让冷鸿雁对他心存任何的希望。伤过,痛过,最好的医治方式就是忘掉。如果他再和她牵扯不清楚,他伤害的人就不仅只有冷鸿雁,还有孙小木。那是他最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刘立海把车开得飞快,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够远离冷鸿雁,才能把冷鸿雁这三个字彻底从他的心底抹得干干净净。好在京江到林县的高速路上并没有多少车,一路让他飞奔般地回到了林县。离开了他熟悉的京江,他的心情就不会再被冷鸿雁所左右。他要把精力用在改革上面,要给孙小木一个幸福的家。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人生有了方向和责任,而这份责任会随着孙小木的幸福而加剧,他只能努力地把冷鸿雁这一页翻过去,让他和她的事情成为永远的过去。一段错误的感情,他不能再继续错下去。

    刘立海几乎是逃跑搬地回到了林县,可是就在他回林县的当天下午,刘立海听到了一个惊天的消息:吴月英被纪委带走了。这个消息在林县无疑成了一枚重型的炸弹,把林县所有人炸得惶惶不可终日。特别是刘立海的司机小周,他在进刘立海办公室时,脸色格外凝重。

    刘立海扫了几眼小周,小周没说话,刘立海不得不问小周:“你知道吴部长多少事?”

    小周一听刘立海如此直截了当地发问时,脸色顿时变得卡折。但是他却答非所问地对刘立海:“刘县长,如果纪委找我谈话,我该说什么?”

    小周的话一落,刘立海内心猛然往下坠落着。难道吴月英真的犯了大事?刘立海在这么思索的同时,不由问小周:“你到底知道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小周一下子抱住了头,声音却明显带着哭调。

    刘立海越来越确信,吴月英真的犯事了,而且小周是知情人。他尽管用安慰的眼神望着小周,尽量想给小周力量,只有这样,才能让小周说真话,说实话。

    刘立海大约看了小周三分钟,才对小周说:“小周,如果我可以帮你,我一定会尽力的。”刘立海尽量把这话说得很稳定,而且尽量上自己很真诚。

    小周一听刘立海这么说,一如要死的人瞬间抓住了救命草一般,“扑嗵”一声,小周在刘立海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猛然跪在了刘立海面前,他望着刘立海说:“刘县长,你一定要救我,求你了,一定要救救我。我上有父母,下有孩子,我不想坐牢,我不想坐牢。”

    刘立海把小周拉了起来,他尽量让自己冷静着,无论此时他的内心有多少浪涛在汹涌澎湃,他都要冷静,都得压住。他要是乱了手脚,小周必定会乱了分寸,无论如何,他必须稳住小周。

    刘立海问小周:“小周,请相信我,我一定会尽力帮你的,只是,你得告诉我实话,而且不准隐瞒任何事情,现在,你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周已经没有退路,除了相信刘立海,除了紧紧抓住刘立海这根救命草,他还能有什么选择呢?他便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刘立海。

    原来,龚道进上次在北京带着别的女人出入,被吴月英知道了,她偷偷跟踪了龚道进,还拍了不少照片。回林县后,她让小周偷偷去了一次龚道进的家里,从窗户里塞了一包东西进去,至如这包东西是什么,小周也不知道。小周做吴月英司机的时候,吴月英一直很关照他,让他做这一点事情,他当然会去做。可那天他去龚道进家里,正往窗户里塞东西时,突然一道车灯光打了过来,他吓得手一软,那包东西掉在窗户底下,他来不及去捡,抱着头,绕过车灯光跑掉了。可现在吴月英被纪委带走了,他突然很害怕,他觉得下一个就是他,毕竟吴月英这个在林县如此强霸的女人,却在没有任何预卜的情况,说被带走就带走了,何况是他这样的一个小人物呢,人家要办他,必定如踩死蚂蚁那般容易的。

    刘立海问小周:“你估计那个车是龚书记的吗?”

    小周一边摇头一边又说:“我不知道,我当时吓得不行,我怕龚书记突然看到了我,如果被他看到了,我就死定了。当时我只顾着逃跑,没有认真去看是谁的车。再说了,又下着小雨,我估计肯定是龚书记的车,除了他,谁会在下雨的夜里跑他家去呢?”

    小周在讲述这些事情时,声音一直打着颤,看来他是真的被吓住了。

    刘立海尽量用平静的语气望着小周问:“这事你还对谁说过?”小周摇了摇头,望着刘立海:“刘县长,除了你,我谁也不敢说,而且我也不能说。”

    刘立海点了点头,再次用安慰的目光看着小周说:“小周,这事,你不要再对任何一个人说。厉害关系,想必你也懂。而且,这几天,你该上班就来上班,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并且,一定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作为领导的司机,经历这样的事情是正常的,所以,不管外面有多少动静,不管这些风言风语有多强大,你不能先乱了套,懂吗?你一乱套,就会被人趁火打劫。不管吴部长犯没犯事,龚书记都会处理这件事的。所以,你必须记住,任何人谈论这件事的时候,你都得装作听不见,装作是哑巴,明白吗?至如其他的事情,我会去打听的。”

    刘立海一说话在这些话,小周一个劲点头,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刘立海救他一样。

    刘立海见小周一个劲点头,挥了挥手,让小周先出去,他需要冷静想一想,这到底怎么啦?他也有一段日子没见过吴月英,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吴月英居然会跑到北京去跟踪龚道进。女人,一旦发起疯来,实在太可怕了。刘立海莫明其妙地打了一个冷颤。难道是龚道进要置吴月英于死地?他们之间到底有多少说不清白的事情?龚道进真的就有这么大的能耐?说送谁进去,就能够送谁进去吗?

    刘立海突然也有了后怕之感,如果他和龚玥的事情败露,龚道进会不会用同样的方式对他?他和冷鸿雁之间也是不清不白的,如果冷鸿雁背后有经济问题,他又该怎么办?

    很多个问题,在这个下午全部浮在了刘立海的大脑里,他想理清,可是他却不知道从哪里去理,又该如何理。他只感觉一团乱麻,把他的思绪缠得没有喘息的空间。除了压抑,除了胸闷,此时的刘立海没有任何思绪了。

    刘立海想给龚玥打电话,想和龚玥一起去龚道进家探探情况。可就在他掏出手机,想要拨通电话的时候,一个念头冒了出来,万一小周说的那包东西真的是落在了龚道进手里,龚道进在这种敏感的时候,肯定会格外警惕,他一试探,势必会把自己知道隐情暴露在龚道进面前。这种隐私的东西,没几个领导愿意被下属知道,而且没几个下属能够处理好领导的隐私。

    刘立海缩回了要拨通手机的手,重重地摇了摇头,告诉自己说:“静观其变。”

    这一夜,刘立海推掉了应酬,把自己送进了宿舍里。而且这一夜,他什么都没有想。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刘立海听说龚道进去了北京,刘立海一惊,他猜不透龚道进这次去北京是不是为了吴月英的事情。更猜不透龚道进葫芦里到底埋的是什么药,只是他答应了小周,一定会帮他。于是,刘立海拨通了赵光鸣的电话,电话一通,刘立海客气了几句,便直接问赵光鸣:“老领导,吴月英部长被纪委带走了,您知道这件事吗?”

    赵光鸣在手机的另一端叹了一口气后,才说:“小刘啊,人生莫测啊,人生莫测。当官是高风险,你可要走稳。”

    赵光鸣的言外之意,吴月英真的是犯事了?

    刘立海不甘心,于是又对赵光鸣说:“谢谢老领导的关爱。老领导,不瞒您说,吴部长在我来林县后,对我关心很多,不管怎么说,她对我有恩,所以,老领导,能不能帮我打听打听,她到底犯了什么事?”

    赵光鸣还是叹了一口气说:“这种时候,都是在急着和吴月英脱离关系,可你倒好,偏偏往吴月英身边凑。不过,小刘,你的义气可佳,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官场靠义气是行不通。”

    “谢谢老领导的指点,我会记住您的话。但是,我还是想知道吴部长的一点情况,不管怎么说,一个女同志在官场不容易。”刘立海的话显得很真情实感,最终赵光鸣答应刘立海帮着探听吴月英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