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111章 处子之美
    ?刘立海这才知道原来他的手是如此之灵巧,在孙小木的身子里弹奏,他激活着她的身体,他也教会着这个身子歌唱,这一刻,刘立海的惊喜到了极点,还有什么魅力比开发一个处子之身更刺激的呢

    刘立海情不自禁地凝视着孙小木,她太美了。刘立海发出了深深的感叹。他的手又摩挲着她,她就躺在他的身边,就在他手掌之下。

    孙小木遍体流溢着一种光,脸上布满了红霞,那是一种处子之美,更是一种羞涩之美。刘立海此时突然发现,孙小木的身体就如同一朵花蕾般正在向他无限绽放的花蕾一样,艳丽绝色和完美。

    ?刘立海在这个夜里,突然明白了生命就是在这个瞬间里开放着,人生的最美境景就是在此时盛开着。此时的刘立海几乎已经意识不到自己还有什么欲望,还想有什么欲望。此时,他只想醉死于孙小木的绝美之中。他只想抚摩她感受她,只想看到从她心里流露出的幸福,那是一种心甘情愿被这一片光华所笼罩的艳情。

    刘立海的心顿时聚满了爱,感觉中的孙小木,就像一棵长在雪山之中的灵芝,伸手可及又渺不可及,可是神秘的力量,让刘立海采摘着这朵雪莲,她雪莲的气息,在这样的夜里,飘洒着

    ?这时,孙小木痴痴地望着刘立海的眼睛,她傻傻地说:“立海,我好想要陷进什么地方一般,我怎么就有一股整个儿陷入于你的身体里一般呢?怎么是这样的呢?”说着,孙小木用力搂紧了刘立海,她主动亲吻着刘立海,她纤长的手指开始在刘立海的身上游走滑行,一如刘立海在她身上所做的那样。

    刘立海成功了,他教会了她。他开始引导着孙小木,开发着孙小木,鼓励着孙小木。

    孙小木的滑行和抚摩,像极了泉流漫过嶙峋的山石,溅起了一地的激情,把甘露流到每一根指尖,穿透每一寸肌肤

    刘立海和孙小木都没有再说话,此时当然也不需要再说话。他兴奋地抱住她呼吸她,忘情地挤捏着她揉拿着她。刘立海似乎听到了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她是他的,是他的。

    当所有的感觉被打磨得如此敏锐时,刘立海急切起来,他惊奇地发觉,原本粉红的小乳头现在竟然已经如此的坚硬,高耸在那里,而颜色也变成紫黑了。原来男人和女人的性欲也是不容掩藏的,也无法掩藏。

    孙小木似乎等待不及了,她的神情恍惚,她就像一条蛇似地紧紧地缠绕着刘立海,而刘立海已经感觉到她罕见的力量。她用手引导着他去了她的身体圣地,而刘立海即刻就感受到了一种阻力,她还是处子之身。在这么一刹那间,刘立海涌起了这样的念头。他已经不是处子之男,可他没有想到孙小木,此如漂亮,优雅,完全的孙小木,竟然一直是处子之身,而且处子之身的她,为了迎合他,为了满足他,那么快就学会了调情。对,她一定是为他而学的。

    刘立海尽量让自己进入的动作力量小一些,可是大约为因为紧张,也大约因为激情,激动。身子底下的这个美丽的尤物,是他的,而且是他第一次开发,开采。是啊,几个男人不在乎自己的妻子,自己的爱人是处女之身呢?刘立海尽管对是不是处女没有特别地抵触情绪,可当他知道自己的爱人,还是个处女时,他的珍惜油然而生。他已经是一个风月床上的老手,他和冷鸿雁是怎样蹂躏,怎样蛮不讲理,就怎么样去干,越是刺激的,越是不按章法的动作,挑逗,冷鸿雁越是喜欢。在冷鸿雁身上,刘立海更多的就是一头野兽,甚至是一头必须有着威猛战斗的野兽。他不仅动作上要猛,要暴力,还得用语言去挑逗冷鸿雁,越是粗野的语言挑逗,冷鸿雁越是兴奋。在冷鸿雁面前,他是服务型的人物,他有的不是怎么样让自己舒服,满足,需要。而是如何让冷鸿雁满足,需要,甚至是舒服。当然冷鸿雁也给了他许多的开发和启示,大约她以前就是用这些语言,动作,甚至是服务的手段把宋立海紧紧套牢了十多年的。

    是啊,床上的动作有时候就是一种指向,特别是在官场上。冷鸿雁昨天是服务型的,转身变成了被刘立海所服务。有时候刘立海是故意蹂躏冷鸿雁,甚至是有意玩弄冷鸿雁的肉体,一边玩,一边骂她是放荡的小娘们,而且一边玩的时候,一边暴力抽打冷鸿雁的屁股,脸,甚至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那个时候,他不是爱惜,而是有意地发泄着他作为宠男的屈辱,但是,冷鸿雁后来却好上了这一口,喜欢被他蹂躏着,暴力着

    女人与女孩是如此地不同。在床上,当刘立海变成引导者的时候,他那么地柔情,他生怕弄坏了孙小木的任何一寸肌肤,可他在小心进入的时候,孙小木还是不由自主地喊着“痛”,怎么“这么痛”啊,“你还是个处啊,所以,小木,我爱你,我一定一定会好好爱你一生,珍惜你一生的。”

    刘立海在说着这些话时,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快速地突破了她的那层阻力,然后就畅通无阻地进入了她的身体,柔滑的圣地热烈地欢迎着刘立海,他不顾一切地用起劲来

    那个圣地竟然如此之美好,他的那根棒棒紧紧地陷入了圣地之中,而且越来越深地包裹着,一层又一层,甚至是无数层在紧裹起来,是啊,这个圣地是他第一次进来,这个圣地远比冷鸿雁的那个地方要紧得多,爽得多。

    刘立海第一次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男人喜欢处女之身。第一次闯进去的地方,总是无限美好,无限令人难忘,也是无限地让身下那个东东被宠惜,被紧裹的。没有几个男人不喜欢这种宠惜于一身的紧裹的处子力量。

    孙小木咬了一下嘴唇,尽昨压着痛的感觉。她喜欢这个男人,她爱这个男人,再痛她也会去迎合他。因为,她知道这是留住男人的一个方面,而且很重要的方面。她有结婚的女同学,就会拿这些私秘的东西,打情骂俏着。

    这个时候,无边的黑夜此时淹没着这一对激情四溢的男女,激情暴力席卷他们的年轻肉体,狂放的生命欢乐的淫威,此时颤栗成汹涌的海水,不断地卷入,卷入

    ?孙小木一手勾住刘立海的脖子,另一只手撑着他的大腿,身子继续钻动着去寻找他的利器。猛然地,他看见月光下他们身下的床单上有鲜艳的梅花在绽放,那么红,那么艳

    ?她真是纯洁的,刘立海冒出了这样的想法。虽然在进入的时候,他就知道她是处子,可看到处子之血的时候,刘立海还是异样地惊喜着,是啊,这种惊喜是冷鸿雁一辈子也给不起的东西。当然宋立海大约也是这样夺走了冷鸿雁的处女之身,大约宋立海也会有他此时的感觉吧。

    刘立海不知道自己怎么啦,又一次想到了宋立海,是啊,那个神秘的宋立海,是他的崇拜偶像。他曾经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为自己睡了他的女人而骄傲着,也曾经在床上花样百出地玩味着冷鸿雁的身体,那是一个刘立海眼中无比高高在上的权力男人抚爱的身体,那种感觉是异样之复杂。

    说来说去,刘立海认为自己是热爱官场的。在和孙小木如此极尽完美的灵与肉的融合时,刘立海感受到了,完全地感受到了孙小森的处子之身,可他还是想到了宋立海。

    ?这个没有婚礼的夜里,刘立海真切地感受到了,他和孙小木如此的相爱。当他在她痛苦的轻呼声中突破她的那层障碍之后,孙小木才慢慢地,开始学会来迎合他配合着他。这个才经历过他一个男人的女孩,此时,在刘立海的内心,变得更珍惜起来。

    刘立海痛快淋漓地把一场完全的交融发挥到了极致,这样的极致是鲜花怒放之美丽,是灵魂沐浴与洗礼。是清风抚过,云开雾散,晴空万里,将阳光点燃。是两个灵魂瞬间融合后的庆典礼花

    此时,两人同时地相互赐予融合,他们在为之陶醉为之疯狂,为之尽情。此时的他们,正在飞越爱之峰巅,畅游爱之大海。随即,他们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这个夜里,刘立海才发现幸福竟然是如此的简单是啊,还有什么比一个男人的洞房花烛夜更值得陶醉的呢?还有什么比一破掉一个女孩的那层神秘之地更刺激,更激情的呢?

    “小木,来,我们抱紧点,再抱紧一点”刘立海此时喃喃贴着孙小木的耳朵说,此时的他,是真正地和孙小木溶合为一体。这样的一体在以后无数个夜里,成了刘立海不断回忆的美好一幕。

    这个女孩,这个把最美的处子之身给了刘立海的女孩,终归是他一生必须去好好守的一种美丽。

    孙小木钻进了刘立海的怀里,此时一直闭着眼睛的孙小木怯怯地睁开眼睛问刘立海:“我,我,是不是比她丑?”

    孙小木竟然在这样的夜里,冒出了这么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