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119章 借酒浇愁
    “秦洪,你有你的道,我有我的路。我们各走各的吧。”刘立海想走,他不想在这里猜测秦洪,如果他连一个秦洪都搞不定的话,以后的官场之路,能走下去吗?

    秦洪一把抓住了刘立海,“刘立海,你是怕见人呢?还是觉得和我一起丢人?”秦洪的语气很是不高兴,脸色也有些生气。

    “你现在林县的楷模,大老板。你和我在一起才丢人呢。”刘立海说这话时,很有些屈辱的感觉,当然也是在嘲弄秦洪。

    “走吧,老同学,别在这里说风凉话了,明天是我们的,世界同样也是我们的。”秦洪竟然亲密地去扳刘立海的肩头。

    “去哪里?”刘立海本能地问了一句。

    “清河寨啊。齐强已经开车去了,走吧。女人就这么一回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秦洪扯着刘立海就要往前走。

    刘立海有些不习惯秦洪反客为主的动作,丢掉了他的手说:“我自己走。”

    “对嘛,这才叫年轻人。我们才多大啊,该吃的,该玩的,还有一大把呢。不就是个把女人嘛,至如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嘛。只要你愿意,我明天就给你弄一排来。走,我们喝酒去,亲不亲都是同学情的。”秦洪真的不再是从前的秦洪,自信,狂态,在他身上是如此地明显,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就让心思如此谨慎的石志林视为心腹呢?这一点也是刘立海改变主意,决定和秦洪去喝酒的原因。

    从烈士陵园出来,刘立海坐上了秦洪的车。清河寨,这个他和小木第一次肌肤相亲的地方,这个他把冷鸿雁伤得体无完肤的地方,现在又要去了,刘立海不知道此刻的心境到底是什么。他也不知道,秦洪怎么就在这个时候选择了清河寨,他是故意的吗?不管怎么样,刘立海决定和秦洪周旋下去,如果一个秦洪对付不了,他拿什么去对付石志林呢?

    秦洪在车上没有和刘立海说话,一副很认真开车的样子。这倒让刘立海心松动了不少,他现在,此时需要空间去整理复杂情绪。

    一路上的景物不再是孙小木来的那个样子,冬天的山村,显得格外的原始和古朴,特别是那些光突突的树,裸露在田野的时候,给了刘立海一种直接的,原始的力量,这力量是经历整个冬的积攒,才会有的一种暴发力。

    刘立海相信。

    清河寨到了,秦洪去停车时,刘立海的心却莫明其妙地紧缩成一团,痛啊,他竟然又有这种感觉。他生命中重要的两个女人,一个开始,一个结束全在这个地方,此时一切都在,可此时,物是人非旧了。

    秦洪停车时,齐强从里面走了出来,他一见刘立海,直奔而来,紧紧地握了握刘立海的手说:“刘县长来了。”

    刘立海也摇了摇齐强的手说:“齐局长也在这里啊。”

    两个人正说话时,秦洪在他们身后说:“你们这些官员就是虚伪,现在不是在会场,你们就不能齐大哥,刘小弟地称呼吗?”

    齐强回过头,望着秦洪,脸上明显出现了讨好的笑容,接过秦洪的话说:“听秦弟的,你们两个如约不赚弃,就喊我齐大哥吧。”

    “这不就对了吗?哥哥,弟弟全是一家嘛。”说着秦洪领头往包间走,完完全全是主人的样子,这样子又是刘立海反感,但是今非惜比,他恐怕还真得压住自己的傲气。

    走进包间地,刘立海有些傻眼了,包间里居然坐着好几个女子,不能不说这几个女子肯定是齐强精心挑选的,估计是他们电视台的丫头吧,一个比一个水灵。

    “这是干什么呢?”刘立海望着齐强问了一句,毕竟他现在是林县的副县长,秦洪再怎么牛,他不过就是一个商人。在官职上面,怕是齐强还是敬着他一点吧。

    齐强见刘立海的脸色沉下来了,赶紧说:“刘,刘县长,”他在这个时候,还是没办法喊刘小弟,毕竟刘立海的脸色不好看,毕竟他现在还是副县长,虽然被选掉了,虽然他的后台冷鸿雁已经走了,可官场上的事情,从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谁又知道明天又会变成什么格局呢?他拿不定刘立海此时的心态,这些女子也是秦洪让他带过来了,他说几个男人喝酒,没女人不热闹,也不痛快。

    秦洪现在在林县,谁不知道他牛气冲天,齐强肯定是不敢不听的。可现在,刘立海搞得齐强很有些尴尬。

    秦洪走了过来,扯了一下刘立海说:“老同学,赏个脸吧,这些妹妹是我喊来的,既然兄弟不开心,我这个当哥,总得替你找点乐子吧。”说着,冲着这几个女子中的一个女孩使了一个眼色,这女孩便走到了刘立海身边,毕恭毕敬地叫了一声:“刘县长好。”

    刘立海不得不应付地回了一句:“你好。”这一回,目光还是不经意地落在女孩脸上,这一落,目光便有些收不回来了。这女孩长得很有些像若兰,尽管在大冬天,可室内开着空调,女孩衣着一件纯紫色的毛衣,毛衣上挂着一串珍珠式的链子,在光里闪着另一种说不清楚的暧昧,对,这个时候,刘立海居然在大脑里冒出了这个词。

    刘立海想收回自己的目光,可若兰的影子,若兰那一身洁白而飘渺的长纱,还是不自觉地在大脑里呈现着。刘立海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这个女孩,秦洪是多精明的人啊,马上说:“林诺,还不请刘县长上座。”

    林诺赶紧说:“刘县长既然了,就赏个脸留下来好吗?我还有很多问题,想请教刘县长呢。”

    这个时候,齐强也走了过来,对着刘立海说:“林诺是我们单位的实习生,大学刚毕业,想考公务员,刘县长可是考公务员时的状元,林诺对我说过多次,想请教刘县长,一直都没有机会。这不,秦总说想来清河寨放松一下,所以,我就把台里的顶梁柱都带来了。”说着,齐强转向了这几个女子,说了一句:“姑娘们,还傻呆着干什么呢?动起来,动起来。”

    场面已经这个样子了,刘立海如果抽身走人,实在是说不过去。而且此是的林诺已经扯着刘立海的衣服,把他往主席上引着。这么一来,刘立海的郁闷,减轻了不少。秦洪再怎么狂,至少在这个时候,还是让他坐上了主席,这主席一坐,全桌上的人自然明白,刘立海才是今晚的主角,重要人物。

    随着美女们的落座,酒和菜自然而然就上来了,刘立海右边是林诺,左边也坐着一位女子,秦洪和齐强都没有介绍,刘立海也没上心,再说了,林诺可能真有事求他,左一个刘县长,右一个刘县长的,声音比若兰还要悦耳,而且林诺特别细心,给刘立海摆碗筷的时候,全部用开水泡一次,再用纸巾擦一次,她做得那么旁若无人,仿佛整个包间就只有她和刘立海在场一样。

    刘立海就有些奇怪,这女孩怎么就这么主动呢?真的仅仅是为了考公务员的吗?

    尽管刘立海内心有疑惑,可喝酒的时候,林诺没有灌他的喝,反而一直在替他挡酒。

    秦洪就笑着问林诺:“林诺,你的主子是齐强,你是不是护错主子了?”

    秦洪的话一落,齐强就有些尴尬,拿眼睛去看刘立海,毕竟这是刘立海最低谷的时候,他可不想让刘立海记恨于他。在官场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多一个仇敌多一个坑,他很清楚。他能放下身段迎合秦洪,就但然不愿意得罪刘立海。

    刘立海这个人,对于齐强而言,至今是个迷。虽然刘立海那么年轻,可他身上总有一股让齐强不得不关注的气流,至如为什么,齐强自己也说不清楚。

    齐强这个时候站了起来,走到了刘立海身边,望着刘立海说:“秦总的话就是一个玩笑,在这里,我们可都得听刘县长的。要知道,烈士陵园的奠基典礼策划,没有这个大才子的指点,马部长那边可就挨板子了。没有刘县长,红色旅游路线也不可能有林县的名字。所以,姑娘们,站起来,给我们的大才子敬酒。”

    齐强这一番话说得毕恭毕敬,没有半点戏落刘立海的样子。而这一番话一落,秦洪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不过秦洪没有发作,而是也举起了杯,对于秦洪的快速反应,刘立海不得不叹服,他竟然比一个官场中的人还会来事。

    刘立海如果再不站起来,如果再不溶入到这一场酒宴之中,就是太不识抬举,至少齐强此刻是真心的,至少这几个姑娘全部站了起来,眼里流露出来的是敬重和敬畏。

    刘立海也站了起来,望着在座的人说:“谢谢大家,在我最低谷的时候陪我喝酒,这一杯算我敬大家的。”说着,在众人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把一杯酒喝了下去。

    刘立海既然主动敬了大家的酒,接下来,顺理成章是在座的大家,都来敬他的酒,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齐强的话感动了,在座的人,不再成了刘立海的抵触之物,他竟然来者不拒,不管是谁敬他的酒,他一律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