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120章 下套
    叫林诺的女孩,有些看不下去了,在桌子底下扯了扯刘立海的衣服,这个动作也没有逃过秦洪的眼晴,他半认真半玩笑地问林诺:“林诺,你是不是心有所归啊,还没开始就这么护着,就不怕有心栽花,无心插柳啊。”

    秦洪的话一落,几个女子的目光全扫向了林诺,林诺瞬间,脸涮地一下通红。刘立海盯了一眼秦洪,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我要是愿意插柳呢?”说完,不等秦洪说话,端起杯子对着林诺说:“来,林诺,我们喝。”

    林诺想推辞,刘立海已经喝得不少了,她的目光不自然地看向了秦洪,那目光中多了一种东西,刘立海已经被酒精烧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他现在只想喝酒,只想给这个护着自己的女孩挽回面子。

    “他算个了鸟,不要怕他。”刘立海一边撞着林诺的杯子,一边自儿个干了。

    秦洪的脸色瞬间也变得不好看,齐强赶紧站了起来,冲着秦洪说:“来,我们也干一个。”

    秦洪几次想发作,几次都被压了下去。刘立海虽然一直在喝酒,秦洪的样子,他还是看到了。他倒有一种解恨之感,只是秦洪和齐强喝完酒后,秦洪竟然端着杯子走到了刘立海面前,刘立海眯起了眼睛,看着秦洪,秦洪却笑了笑说:“老同学,怎么样,来,我们喝一杯,敢不敢和我喝呢?”

    秦洪尽管在笑,却满面都是挑衅。刘立海正想站起来和秦洪拼酒,林诺却抢在他前面站了起来,一脸笑地望着秦洪说:“秦总,刘县长今晚喝了许多酒,不能再喝了,要不,这杯酒我替他喝吧。”

    “你?”秦洪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林诺。

    林诺的脸又涨得通红,“你真把自己当根葱是吧?我和立海喝酒,你有资格代酒吗?我告诉你,你想要在广电局继续呆下去,就老实一点,乖乖地坐着,别登鼻子就上脸。”

    刘立海实在看不下去了,“噌”地一下站了起来,坐在秦洪身边的女子,此时也站了起来,走近刘立海说:“刘县长一向怜香惜玉,我敬林诺姐的酒,刘县长也一并代了吧。”

    局面一时间很有些火药味道,秦洪此时摸了一把站起来的女子,笑着说:“还是水水懂事,体贴我。”

    刘立海一言不发,端起林诺面前的酒,灌了下去。

    “果然是俊才爱美女。”秦洪笑了起来,气氛这才有些松动,但是刘立海同时又端着酒对着秦洪说:“秦洪,我们同学一场,总是没有机会拼一次酒,这样吧,今晚,这么多美女在场,我们拼酒吧。在场的美女,玩大西瓜小西瓜吧,林诺输的酒我喝,这个水水输的酒,你喝。”

    “好。这个主意好,要不,这么敬来敬去的,一点也不刺激。”秦洪一边拍手,一边叫好。

    刘立海开头,规则是刘立海嘴里说大西瓜时,手里比划的动作必须是小西瓜,接下去的人,嘴里说小西瓜时,手上的动作必须是大西瓜,这是考一种应变能力的游戏,这个游戏,以前和冷鸿雁一起的时候,经常玩,所以刘立海相信他输不了,林诺这个灵活的女孩,也不会输的。这个水水一脸的妖精模样,想必只会讨好男人吧。

    刘立海开了头,往下接的是坐在刘立海左边的女子,齐强称她为小王,小王一时没反映过来,嘴上说着大西瓜,手里的动作也是大西瓜,她一错,整桌上全笑了起来,小王倒也不觉得尴尬,抓起酒杯,一边说:“我错了,认罚。”说话当口,酒已经喝下去了。接着就是水水,她竟然在一阵笑闹之后,成功地将大西瓜和小西瓜的配套一致化了,而秦洪也顺利通过,不过坐在秦洪另一边的女子,她说错了,秦洪倒很豪爽,抓起她的酒杯说:“我身边的人,我得照顾到,我来喝。”言下之意,小王的酒刘立海没替她喝,就不地道了。

    刘立海内心很是不舒服,今晚这酒,秦洪好象处处在为难他,又处处与他过不去。明明是秦洪要刘立海来散心,他满以为秦洪会处处迁就他,再怎么说,他还是林县的副县长,地位远不是秦洪能比的。可让刘立海意外的是,秦洪似乎有意火上烧油,在这里充老大一般。

    游戏还在往下传,到了林诺这里,她竟然出错了,她的脸顿时涨成了红布一般,她去抓酒杯,被秦洪斥喝了一句:“林诺小姐是要破坏游戏规则吗?”

    秦洪说完,眼睛盯住了刘立海,刘立海便去抓起林诺的酒,没想到林诺的手还在酒杯上,林诺的手顿时被刘立海抓在手掌之中,林诺的脸自然更红了,水水却不放过这一幕,笑着说:“林诺姐可是我们当中唯一的大学生,今天这是怎么啦?是不是见了刘县长这么帅的人,芳心大动,就乱了方寸呢?看看,你们这一对真是郎才女貌。”

    水水不说话还好,这么一说,林诺整个人都变得不自在起来,便想去抽手,结果刘立海的手还压着她的手,她在用力时,把酒杯弄翻了,酒顿时洒了刘立海一身。而秦洪偏偏不放过林诺,说了一句:“你怎么就那么不小心呢?你看看你,惊弓之鸟一般。身边的人可是林县的县长,你真以为给你笑脸,就满地是玫瑰啊。还不快去找抹布,替刘县长擦一擦。”

    林诺此时委屈得快要哭了,刘立海站了起来,双手压在林诺肩上说:“林诺,坐下来。一杯洒了就洒,至如这么紧张吗?”说完,望着秦洪说:“老同学今天似乎格外老大一般,既然这样,你就发话吧,林诺洒了酒,这酒怎么喝,你说多少,我喝多少。”

    “真的?”秦洪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刘立海。

    “少来这一套,说吧。”刘立海此时恨不得上前,给秦洪一拳,他故意为难自己的同时,也在故意为难林诺。

    林诺此时向刘立海投来关切的目光,那目光确实让刘立海的心,特别是这个夜晚时的心温暖了一下。

    “没事。”刘立海冲着林诺笑了一下。

    “真是英雄爱美女。”秦洪笑了起来,齐强这个时候站起来,想和解一下这个氛围,却被秦洪阻止住了,他一脸不高兴,对着齐强说:“齐大哥,手背手心可都是肉呵,你想帮谁呢?”

    “齐局,坐下,没你的事。”刘立海显然极不高兴,今天要是不给秦洪一点颜色瞧瞧,他还真以为自己是林县第二了。

    “这样吧,老同学,我也不欺负你。桌面上的酒,各扫门前清,我拿出来的酒,还剩下一瓶,这一瓶,我们平分了,谁也不许找人代酒,特别是林诺,你要真有心,刘县喝醉了,你负责照顾他。要是我再发现你偷偷护着杜县,剩下的酒,你一个人全喝了。”秦洪一脸严肃地说着这些话,真的把自己当成主人了。

    “我要是愿意把剩下的酒全喝了呢?”林诺这个时候在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情况,突然站了起来,往秦洪面前走。

    “你有种。”秦洪打开一瓶酒,也迎着林诺走去。

    氛围一下子变得很尴尬,所有在场的女子全部把目光投向了林诺,林诺对刘立海的维护显然也做得太表面。

    “林诺,我谢谢你。不过,这是我和秦洪之间的问题,也是我们男人与男人之间的问题,女人请走开。”刘立海此时走了过来,去推林诺,林诺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一扭头拉开门,跑走了。

    “水水,去看看林诺。”秦洪转向水水,刘立海站着,齐强也站了起来。叫水水的女孩跟着林诺身后出了门。

    “这酒就不喝吧?”齐强这个时候出来解围。

    “只要我的老同学愿意说一句,他认输,这酒,我一个人喝。”秦洪较上了劲,齐强把目光投向了刘立海,可刘立海也较上了劲,说了一句:“喝。”

    “服务员,上大杯。”刘立海扯开嗓子喊了起来,齐强知道自己挡不住了,便去喊服务员上大杯。

    大杯换上后,各自满上,在其他姑娘的掌声中,秦洪先掉了一杯,刘立海端起杯子,看也不看秦洪,把酒灌了下去。

    秦洪有些醉意了,拍了拍刘立海的肩膀说:“老同学,你知道吗?我一向敬佩你,在所有的同学中,你是唯一让我敬佩的人。可你他娘的,老是瞧不起老子,老子,今天就要让你瞧瞧,什么是海量。上酒。”

    秦洪一挥手,就有一个姑娘站了起来,替秦洪把酒满上了,剩下的酒自然倒给了刘立海,秦洪杯子里的酒比刘立海多了一些,刘立海知道自己必醉无疑,可面子上他得撑着。于是说了一句:“姑娘,把酒分平均吧。”

    那个姑娘又起身,把秦洪杯子里的酒和刘立海均分了一下,齐强觉得这么喝下去,对谁都不好。便走到他们旁边,劝说了一句:“都是自家兄弟,要是不能喝,就别逞强了。”

    酒这个东西,有时候是很害人的。齐强心里明白,虽说刘立海处于低谷之中,他还是希望他有翻身的一天。

    “谁他妈的不能喝啊,老子今天不醉不归。”秦洪显然也在硬撑着,说话舌头都在打着转,可他还是抓起了那杯酒,一口干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