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130章 又多了一个妹妹
    石志林没想到姚海东绕过自己直接通知刘立海去京江,如果是开会的话,他应该清楚,显然这是姚海东和刘立海之间的事情,还算刘立海聪明,主动给他请假。尽管刘立海该请假的对象是马锦秀,但是刘立海肯定清楚,在林县当家的是石志林。

    “既然是秘书长找你有事,你去吧。代我向秘书长问好。”石志林语气很温和地说了一句,等刘立海想再说什么时,手机传出收线的声音,刘立海冷笑了一下,收拾东西,准备去见姚海东。

    在刘立海拉开门时,他愣了一下,收回了正准备往外迈的脚步,拨通了林诺的电话,电话一通,刘立海问:“林诺,你妈病情怎么样?”

    “你还记得关心我妈啊,我以为下了你的车,你就会把我忘掉九霄云外呢。”林诺很意外,她真以为,再见刘立海一面会很难,而且就算有机会见面,也是秦洪的把戏,不是她和他真正的见面。没想到,这么快,刘立海会给她打电话,尽管是关心她妈的名义,毕竟是他主动打了电话。

    “林诺,我没你想象中那么无情。”刘立海说完这句话,“唉”地长叹了一声,林诺听见了,赶紧问:“怎么啦?是不是”林诺赶紧打住了,她差点要说,是不是照片的事情被秦洪捅出来了。她刚一下刘立海的车,秦洪的人影就出现在医院里,盘问她半天,林诺只得把刘立海要在王雨的事情讲了一遍,秦洪“哼”了一下,扭头走了。

    现在,刘立海的这一声叹息,把林诺的心都弄乱了。可是她不能说,绝对不能说,她咬死了自己的嘴巴。

    “是不是什么?”刘立海紧追着问了一句。

    “没,没什么。”林诺显然慌乱起来。

    “秦洪是不是拍了我和你在一起的照片?”刘立海单刀直入地问。

    “没,没,没有。”林诺越发结巴了,真的是照片的事暴光了吗?

    “快说,是不是你们合计对我做了什么手脚?”刘立海的声音提高了几分,明显带着极强的怒气。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林诺慌乱中按了手机的结束通话键,手机关掉了,刘立海的声音也关掉了,她和他的情感是不是也一并关掉了?

    林诺走出了妈妈的病房,难过了眼泪又在眼眶里打着转儿。没有那一种感情如她这般痛苦和纠结的,是啊,一边那么想爱着这个男人,一边却不断地陷害他,不断地探听他的一切动静。她这是在干什么呢?可是,林诺回望了一眼妈妈的病房,眼泪还是不争气地顺流而下。

    刘立海拉开了办公室的门,迅速下楼,走进了小周等在一边的车子里。他清楚,秦洪一定拍了照片,而林诺是被逼的,这一点,他相信林诺。他也不明白,他怎么就对这个女孩有着如此直觉呢?

    想到这里,刘立海掏出手机,给林诺发了一条信息:对不起,我不该那么大声音地执问你。无论秦洪给我下了什么样的套儿,我相信你是被逼的,你也是无辜的。我一直在问这件事,只是不想被秦洪牵着鼻子走罢了。我和他是同学,被自己的同学算计的滋味,一如比被自己的爱人算计一般,那种的滋味是苦涩的。你还小,等你真正长大一些,真正考进公务员队伍后,你就理解我今天说的话。不管我们之间有什么样的过结,我愿意做你的一个哥哥,只要你愿意相信我,只要我有能力,我一定会尽力帮你的。

    发完这条信息,刘立海便靠在后座闭目养神,他现在要想的事是姚海东,他找自己到底为了什么呢?显然石志林不知道姚海东找他的事情,他给石志林打电话,请假是一方面,试探是另一方面。

    刘立海正想着心思时,手机信息进来了,他知道肯定是林诺,想不看,继续闭目养神,可是他心又不踏实,还是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果然是林诺的信息:我想认你这个哥哥。就一句话,似乎什么都没说,似乎千言万语都在这一排毫无特色的内容之中。

    刘立海苦笑了一下,他的生命之中又多了一个女人,不,又多了一个妹妹。

    这一路上,刘立海尽管想休息一下,可是他怎么也睡不着,直到小周把车子驶入京江市时,刘立海才睁开眼睛,又是一种“物是人非旧”的感觉闯了进来,冷鸿雁的名字,也在这种感觉中再一次被他回忆着。

    刘立海掏出了手机,拨通了姚海东的电话,电话才响一声就被他接了,显然姚海东在等他的电话。

    “秘书长,车到了京江,我是去市委还是”刘立海试探地问着。

    “你来我的办公室,我还在处理一点事。处理完后,我们去北京。”姚海东说完又挂了电话。

    “去北京?”刘立海又是一惊,他和姚海东去北京?他真的要被重用还是?可是重用也不至如去北京啊。

    刘立海一头雾水。

    好在小周把车很快开到了市委大楼附近,刘立海让小周回去,小周问了一句:“车子是留给刘县长吗?”

    “你把车子开回去吧,秘书长是这么说的。”刘立海解释了一下,他其实也不知道姚海东在搞什么把戏。

    小周“嗯”了一下,就把车掉头开走了。

    刘立海走到市委大楼门口时,被守门的一武警拦住了,他想说自己找秘书长,可忍了忍没说,毕竟守门的武警不认识他。

    刘立海不得不走到大门右侧,哪里设了一个小屋,专门登记进入大楼的人。刘立海说了一句:“我去姚秘书长办公室。”一女人头也没抬地说了一句:“出示身份证。”

    刘立海从包里翻出身份证后,递给了女人,女人在电脑里扫了一下,还给刘立海的同时,给了他一张进入大楼的通行证。刘立海拿着这张纸到了大门口,交到武警手里,这才放他进去了。

    刘立海又是苦笑了一下,按了一下电梯,好在这个点进出电梯的人不多,他也少了许多的应酬。在这个大楼里,他还是有些熟悉的脸孔,还是需要点点头,“呵呵”一下的。当然以前冷鸿雁在这里的时候是这样,她走了后,这是他第一次来,他还不知道一些熟悉的面孔会不会再理他,毕竟人走茶凉。何况他算什么,不就是冷鸿雁养的一个面首吗?

    就算刘立海是靠直本领事考进公务员这只队伍里来的,可他和冷鸿雁之间说不清楚,也道不明白。冷鸿雁一走,石志林现在不是往死里踩他吗?

    如果他和孙小木有夫妻之缘份的话,如果他现在是孟安达的女婿,结果又会是怎样的一个场面呢?

    刘立海在电梯里竟然想了这么多,当电梯到达五楼时,刘立海下了电梯,往姚海东的办公室走。

    姚海东在办公室里,刘立海敲门的时候,他在里面说:“请进。”刘立海推门走了进去,他正在批示一份文件,示意刘立海自己坐。刘立海便自己坐在了沙发上,等姚海东发话。

    刘立海开始打量着姚海东的办公室,相比冷鸿雁的办公室而言,姚海东的办公室更有书卷气,办公桌上方挂着一副龙飞凤舞的字,写着“博大精深”写个字,这大约是姚海东追求的一种境界吧。

    相比冷鸿雁的办公室而言,姚海东办公室多了一个大书架,书架里摆满了书,书的种类很杂,刘立海自然地扫了几下,不敢盯住不放,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到姚海东的办公室,总不能如小偷似的,四下打量吧。

    除了这些,姚海东办公室里用品和结构和冷鸿雁差不多,毕竟大家都是常委级别,肯定比石志林的办公室要气派得多,级别不一样,方方面面的区别还是会不一同的。

    大约过了十分钟上,姚海东拿起办公室里的电话拨着,电话通的时候,姚海东说了一句:“李处长,文件我看过了,修改的意见在上面,你来我办公室拿一下。”

    姚海东打完这个电话后,才对刘立海说:“小刘,不好意思。这是大老板的讲话稿,我得慎重,所以我要亲自把关后,才能走。我已经订好去北京的机票,处理这件事,我们就走。”

    “秘书长,您忙吧。我等等没什么的。”刘立海客气了一番,客气过后,他忍不住又问了一句:“我们去北京有什么事吗?”

    “去了就知道。”姚海东又卖着关子,这时有敲门声音,姚海东说了一句:“请进。”

    李处长走了进来,刘立海赶紧站起来,望着李处长说:“李处长好。”李处长是秘书处的处长,刘立海是认识的,有时候重要的文件,李处长也会把刘立海从报社抽调到出来,为领导做着这些文字上的嫁衣。

    李处长主动伸手握了握刘立海的手说:“刘县长什么时候来的?”

    “我刚到。”刘立海回了一句,姚海东便接过话说:“李处把文件拿去吧,我这里还有事。”

    李处长走到姚海东桌前拿了文件,只是他临出门时看了一眼刘立海,那一眼,有羡慕也有妒忌。毕竟以前刘立海是他调派的一个兵,现在姚海东却显然有重要事找刘立海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