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140章 很不爽
    刘立海见姚海东和冷鸿雁同时朝他看,赶紧压了压声音说:“我在北京,这事等我回来后再处理。你还有别的事吗?”

    “我,我很害怕。”林诺在手机另一端结巴吧。可刘立海现在也不敢安慰林诺什么,很冷漠地回了一句:“我知道了。回来再说。”便挂了电话。

    整个过程,冷鸿雁一直在盯着刘立海,整个过程,刘立海感觉到了冷鸿雁狐疑的目光,而姚海东虽然扭过头在吃东西,可刘立海知道,他们都在等他解释。

    “林县工作上出了一些问题,不过,回去后,我会小心处理的。”刘立海解释了一句。

    “是吗?”冷鸿雁的声音拖得老长,目光换成了嘲弄,但是刘立海不想迎她的目光,装作吃东西,去掩饰自己的慌乱。

    冷鸿雁没再吃什么,她也不认为刘立海刚才的电话仅仅是工作,可刘立海显然不愿意说,让她觉得又有一种被忽略,而且不被信任的感觉。这感觉对于冷鸿雁来说,很不爽。

    “你不想说是吧?”冷鸿雁见刘立海不理她,没好气地补充了一句。

    “说吧,什么工作?”姚海东此时把头扭向了刘立海。

    刘立海急了,赶紧说:“真的是工作上的事情,我怎么好劳烦你们呢?”

    “刘立海,别骗自己了。你是我一手带出来的,我能不清楚你心里有多少个小九九吗?如果是工作,你不会要避开我们,如果是工作,你不会脸色起着变化。虽然我一直在教你,不要把事件摆到脸上来,可你并没有学到位,更没有做到位。你认为自己翅膀硬了,就想着离开我,可你离得开整个官场吗?

    官场说来说去,一如京江流行的斗地主一样:无论技术多牛,都抵不过一把好牌,这说的是机遇比能力更重要!我给了足够多的机遇,你把握得怎么样呢?而且在斗地主之中,如果没大牌开路,再顺的小牌是出不去的,这一点证明,领导很重要,你现在呢?四处树敌。在斗地主之中,如果一堆小牌连不上,拿双王也未必赢。这一点我一直在想,所以,我要找你们,我就算现在有力量,有将军的后台,我也需要你们的力量。我不会轻易放过吴浩天的,他对我的侮辱,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这是我要回官场的唯一理由,我是他面前跌倒了,我现在一定要在他现前站立起来。当然啦,我也知道在斗地主中,小王出现,一般会被大王拍死,少出风头为好,这也是我想先去接手公司,再寻找重返京江官场的理由。而且在斗地主时,还有一招,必要时拆炸弹也要送走搭档,说明关键时要携手同行,才能最终胜利。

    海东,关于这些,我在你面前也有些搬门弄斧,但是小刘在我离开的这一段日子,感觉他把自己,把工作全弄成了一团糟。我不希望在我重返官场的时候,你们两中出现任何的差错。在这里,我可以透露一点,江南省委班子会有调整,所以,目前江南省委一摊子,也在暗暗发力,当然吴浩天书记也在发力,所以,我在重返京江之前,得扫平许多不必要的阻碍。”冷鸿雁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这些话,不仅是对刘立海在说,也在提醒姚海东,来了北京,大家就是同一条船上的人。

    冷鸿雁还是留恋着她在官场的日子,这一点,出乎刘立海的意料,也出乎姚海东的意料。特别是姚海东,他见过冷鸿雁最惨淡一面,他真以为冷鸿雁对官场心如死灰,没想到冷鸿雁不仅仅留恋着官场,而且还在一直研究着官场。

    “部长这一番话说得好极了,我长见识了。”姚海东讨好的目光落在了冷鸿雁脸上,让冷鸿雁受用极了。她之所以信任着姚海东,就是无论在她悲伤时,还是在她得意时,姚海东都在她身边,也都给着她这样那样的认可和支持,说是拍马屁也对,可她需要这样的马屁,这是一种力量,对于她来说。当然这种力量,仅仅来源于她所信任的人。她现在在整个京江只信任姚海东和刘立海,虽然这个小男生伤了她,可她在内心最深处还是信任他的。在感情上,这么大的男生都会这样那样的波动着,但是刘立海就算是分手后,特别是她把孙小木赶走后,也没有在官场的人群之中败算她,没有在别人面前说她冷鸿雁一个不字。

    对于这一点,冷鸿雁是心存感激的。多少男人睡了某个女人后,不是到处说着这个女人如何如何贱吗?冷鸿雁最烦这样的男人,既然睡了人家,就得尊重别人。女人贱,你睡的她,不一样贱吗?可是很多男人,当然也有很多女人,一旦分手,就会把对方说得一无十处,到处败算对方如何如何不好,如何如何不行。

    刘立海在这一点上面做得很好,不管他内心恨不恨她,他从未在别人面前说过自己不好。而且昨晚,她偷拍了他的照片,他也没用武力去抢手机,他要是动粗,冷鸿雁不是他的对手。她故意把手机丢到床上时,他也没有去拿她的手机,没有想着去删照片。至少,他在内心最深处,还是信赖她不会真正伤害他的。就凭这一点,冷鸿雁就觉得刘立海值得继续交往着,值得继续培养着。

    当然了,她和姚海东之间就有一种信任感了。这个男人在她最惨的时候,不是一直倍着她吗?这个情,她冷鸿雁会记一辈子的。

    “海东,我想重返官场的事情,老爷子还不知道,你们呆会在家里谈话时,尽量不提官场上的事情,说说京江,特别是林县那些老一辈将军们的趣事,这是老爷子最感兴趣的。他之所以选中我,除了我的京剧,还有对林县老一辈将军的趣事,都是他放松时要我做的事情。我试探过了,他不喜欢我关注政治上的事情。所以呢,你们不要提官场什么,先彼此混个脸面熟。”冷鸿雁这一番话说得很真诚,而且确确实实在为姚海东和刘立海考虑。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刘立海如果不把他的事情交待清楚,这一趟北京之行,怕是溶不进冷鸿雁要的团队里的。

    “冷姐,秘书长,”刘立海开口叫了两个人,他现在觉得称呼冷姐没什么障碍了,再说了,姚海东现在也不是什么外人了。

    “说吧,我们一起来想办法。”冷鸿雁鼓励地看着刘立海。

    一股暖流流进刘立海的内心,生成了许许多多的感动,他便开口说:“我,我确实做了错事,现在照片被我的一个同学,就是承接烈士陵园建筑工程的秦洪,转给了石志林。”

    刘立海感动归感动,可关乎于男女的事情,他还是有些不好开口,再说了,冷鸿雁可是一个大醋缸子,他更不好开口,但是今天他又必须把这件事说清楚。

    “什么照片?”姚海东问了一句,刘立海却把目光投向了冷鸿雁,冷鸿雁似乎明白了什么,冷“哼”了一下,姚海东一见冷鸿雁这个样子,也就明白了十之八九,不过,他没继续说话,等刘立海去说服冷鸿雁。

    “我被逼着和孙小木解除了婚约,心情很不好。被秦洪拖着去清河寨喝酒,结果喝大了。醒来,就有一个姑娘在身边,现在这姑娘打电话说,我和她的照片被秦洪转给了石志林,她是偷看秦洪的电脑记录的。”刘立海实在很难为情,可是这件事,他又不得不说出来,要是他现在不说,等冷鸿雁真的去了林县,再从别人嘴里听说了这件事,他一定会失掉冷鸿雁的信任。

    “这姑娘是干什么的?”冷鸿雁冷着脸问了一句。

    “她刚大学毕业,目前在广电局干着临时工。她和秦洪早就认识,她怎么在我的床上,又怎么拍了照片,我真的不知道。我醉得不省人事,我醒来时什么都记得,我和这姑娘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我真的不记得,一点印象都没有。所以,这两天我也在奇怪,他们拍这些照片有什么用呢?我完全可以说和林诺是谈朋友,他们也拿不出什么理由来处置我啊。”刘立海既然讲了一个大概,索性就放开讲了。

    刘立海的话一落,冷鸿雁脸上的颜色就不大好看,姚海东清楚,冷鸿雁无论怎么被这个年轻人所伤,内心还是不肯放手。哪怕她就要成为将军夫人,她还在期待着这个小男人可以娶她。

    姚海东很不想帮刘立海说话,但是如果冷鸿雁真的放不开手,他就得带着刘立海,为了冷鸿雁,也为了他们的船走得更快,更稳。

    “这事,我在飞机上就想过,有些蹊跷,而且小刘和孙小木的事情,吴浩天书记和石志林同时插手了,他们怎么会去管这件事呢?唯一的理由就是,孟安达在背后指使的。这么一分析,照片很有可能是转给孟安达的。”姚海东很冷静地说着。

    听姚海东这么一说,刘立海很奇怪地说:“分手是小木自己提出来的,她给我发了一张传真过来,上面就是她的字,而且称呼也是她的。不会有错的,是小木发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