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164章 大操大办
    大家吃完早餐后,开始按龚家村的风俗办理了,请了两班道师围着龚道进的骨灰盒唱着刘立海不懂的唱词,陆续有车辆进入到龚道村里,陆续有人往刘立海手里塞着红包,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可大家都一致往刘立海手里塞着红包,这让他很有些为难,这红包应该是给方叶紫的,怎么成了往他手里塞呢?

    刘立海拿眼去看方叶紫,意思是问怎么红包都到他手里去了呢?可方叶紫却低声说了一句:“是有这样的风俗,你就收着吧。”

    刘立海便放心了一些,接着各单位的车辆也往这里涌着,红包在刘立海面前越堆越多,他忙着招呼客人,也没理会这些红包,既然是风俗,肯定是约定成俗的东西吧。

    刘立海还没顾得上收捡红包时,石志林和马锦秀来了,不过他们没给刘立海红包,倒是跟着他们身后的办公室主任给了刘立海一个红包,刘立海手忙脚乱地叫着红包的同时,又要陪着客人磕头,更是无心关注红包的事情。

    这时,石志林一脸的悲伤,而且一进祖屋,就跪在了龚道进的骨灰盒之前,很认真地嗑了三个头,磕完后说:“龚书记,我是一手培养起来的干部,你的大恩大德,我一辈子不会忘记的。龚书记,因为工作忙,我没去看您老人家,没想到,最后一面也没见上。我好难过,也好内疚啊。不过,我会好好照顾大姐和小玥的,你就安心地走吧。”

    说完,石志林脸上竟然流出了几滴泪水,刘立海在一边看着石志林的表演,他确实不明白有石志林又在演什么戏。

    不过,刘立海还是在一旁陪着磕头,没有说话,倒是方叶紫,过来扶起石志林说:“石书记也别太悲伤了,有你来参加我们家老龚的葬礼,我想,他在天之灵,也该安息了吧。”

    石志林此时站了起来,脸上却有一股尴尬,不过很快,他便先开口对刘立海说:“小刘,人来得差不多了吧?可经送龚书记上山吧。”

    “谢谢石书记来参加我爸的葬礼。”刘立海站了起来,向石志林道谢。

    石志林应了一句:“我和龚书记共事多年,我是他培养起来的,我当然要来。”此时石志林一脸的谦逊,可刘立海老感觉内心不踏实,这么大的场面,石志林真的肯这么谦恭吗?

    龚道进的葬礼因为有石志林带头参加,可以说在林县算是空前隆重和热闹的葬礼,车辆从村口排到了公路很远的地方,花圈全村人都出动了,而且还得一个人抗几个才能往山上搬,两班道师十多人唱着谁也不懂的曲调,浩浩荡荡地把龚道进送上了龚家村的祖坟山上。

    只是这一场葬礼,刘立海要求石志林给龚道进致一下词时,石志林找理由推掉了。因为石志林不肯致词,龚大兵便作主取消了这一个环节,在送上山的路上,并没有中途停下来。

    看来,这一场葬礼,其实还是在看石志林的脸色行事。

    刘立海没把致悼词的事情对方叶紫说,他怕方叶紫更难过。再说了,这么多人面前,石志林肯来参加葬礼已经是够给龚道进面子,让他站在众人面前致悼念,高度去评价龚道进,也确实有些强人所难。

    在这一点上面,刘立海还是为石志林想了一下。不过,秦洪一直在人群里晃来晃去,让刘立海很是不舒服。可他也算是为这些葬礼出过大力,刘立海总不能赶他走吧。

    因为是骨灰盒,虽然也做了棺材,相对于一个人而言,重量要轻得多,所以抬着棺材上山的村民很轻松,龚大兵没让大家停,他们也就一口气把棺材抬上去了。

    方叶紫在龚道进的棺材下葬的时候,跪在地上哭着说:“老龚,你回家了,你终于回家了,村子里的人都来送你了,你以前为这个村做过的事情,村民们全记得你,看看吧,村里老男老少都来了。看看吧,我们认的儿子立海一直在你身边,小玥也很好的。看看吧,你惜日的战友,部下以及你手把手带出来的石书记也来了。你看看吧,老龚,这是你最后看他们一眼了。该记住的,不该记住的,从此都了结了。

    老龚,你这一生尽管走过不少弯路,尽管也占过公家的便宜,可是你没有在谁身后下过刀子,你没有在谁背后遭暗过任何人。你这一生是光明磊落的,你对得住今天来送你的全村老少,你也对得起今天来送你的亲朋好友。是人家对不起,是在你背后暗算过你的人,对不起你,他们应该在你的坟墓前给你道歉。

    老龚,恩恩怨怨就这么了结了。你的一生就这么样终绝了,你在天堂不要再有斗争好吗?你在天堂好好享福好吗?等我们的女儿成家立业后,我也会去天堂找你的,老龚,你等着我吧。”

    方叶紫虽然在哭,可她的字字句句吐得那么清楚,刘立海听着很有一种解恨之快感,他拿眼去偷看石志林,他的脸色极其不自在,可他努力压制着自己,毕竟全县一把手都来了,毕竟今天是死者为大的一天。石志林再有火,在今天是不能发的。

    看来,方叶紫也知道了是石志林在背后下的刀子,看来,方叶紫也清楚官场一地盛产着这样那样的斗争上,而她居然就跟着龚道进,风里来,雨来往,一晃就是几十年。

    刘立海也在这个时候明白了,龚道进无论如何热爱年轻的美女,却不肯离开方叶紫,却不肯负掉这个结发的妻子,因为方叶紫其实是聪明的,因为方叶紫把一名官太太的隐忍做到了极致。

    作为一名官员,谁又不希望自己的老婆如方叶紫这般呢?无论自己在外多么花花绿绿,家里这位,却始终如一地支持着他,等待着他。

    龚玥是真的不懂自己的妈妈,她把一生的爱给了她至亲至爱的两个人。

    方叶紫还在哭,只是没再说什么,至少刘立海听不清楚方叶紫在说什么了。这时,石志林在已经掩埋了半的棺材坟墓前,匆忙跪了一下,而且他什么都没说,甚至嘴唇都没动一下。

    石志林跪拜完后,起身拍掉了身上的泥土,走到方叶紫身边,着对方叶紫说:“嫂子,县里还事,我走了。你也节哀吧。”说完,也没等方叶紫说话,一个转身,大踏步地往山下走。

    由于石志林提前下山,各部门来的人几乎都没跪拜龚道进,跟在石志林身边,全部往山下走。

    方叶紫很难过地看着这些人,叹了一口气。

    刘立海想说什么,可是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任由着一辆接一辆的车,石志林的车后面,一溜烟地开出了村子里。

    原计划这些领导们在村子里吃一餐桌的,龚大兵为这,也一再让村子里负责撑厨的大师傅们小心准备着。没想到,一场精心准备的酒餐,现在也只剩下村里的人,就连齐强,也只是和刘立海打了一声招呼,带着他带来的两个女孩离开了山村,他们并没有留下来端茶倒水。

    当龚家村回归安静后,方叶紫才安安静静地坐在龚道进的坟墓前,不说话,也不哭,而是一张一张纸钱地替龚道进烧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立海有些担心方叶紫,便去拉她,龚玥也有些担心,和刘立海一起把方叶紫拉起来,带着离开了龚道进的坟墓,一座新坟顿时孤零零立在山坡上,在风中,那么多的花圈,发出了哗啦啦一片的纸质声,一如人的哭泣一样。

    刘立海不敢再往后看,强行架着方叶紫回到了村子里,中餐,刘立海和方叶紫还有龚玥,小周一起陪着村民吃的,刘立海每桌都敬了酒,因为他的身份,全村人都抢着给他敬酒,他是真心感激这些村民,至少能热热闹闹地把龚道进送上山去了,至少没有让龚道进死无葬身之地,从某种意义来说,已经算是最大的幸运了。

    刘立海因为是诚心感激着这些人,再加上敬酒和互敬,一杯接一杯的,也不知道喝了多少,这么一喝,自然就喝多了。他是怎么被小周弄上车,又是怎么回县城的,他并不知道,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他的头还在痛,嗓子发干,他起身去烧了一壶水,又去洗手间洗了一个热水澡,整个人才清醒一些,他拿出手机一看,上面有齐强打过来的几个电话,他的心沉了一下,齐强这么急找他有什么事呢?

    尽管已经是深夜了,刘立海顾不了那么多,拨通了齐强的电话,齐强的手机没关机,大约是在睡觉,迷迷糊糊地问:“谁啊?”

    “齐大哥,是我,小刘。”刘立海说了一句。

    “是刘县长啊。”齐强的睡意一下子醒了,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有事吗?我酒喝多了。”刘立海问。

    “兄弟,出事了。”齐强说了一句。

    “啊?”刘立海最怕出事,偏偏还是出事,只是他不知道到底出什么事了,惊异而又本能地“啊”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