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165章 网上的贴子
    “你快去办公室上网看看,林县论坛和京江还有江南等论坛全部是关于葬礼的贴子,而且还配发了大量的照片,你去看看吧,是晚上八点左右发的贴。”齐强在手机另一端说着。

    “谢谢齐大哥,我这就去。”刘立海放下了电话。

    刘立海穿好衣服,就朝办公室跑,他内心有一个很不好的感觉,他被耍了,当然耍他的人肯定是石志林,他能放下身段去葬礼现场,秦洪一切活跃在葬礼现场,本身就有问题,他内心有过不安宁,可是他还是没防住他们。

    刘立海一进办公室,就把电脑打开了,他先进了林县论坛,一个莫大的标题印入眼帘:八零后副县长刘立海借干爸葬礼大肆收受礼金,内容说林县副书记龚道进因病在监狱去逝,而亲任林县最年轻的副县长借干儿子的身份,要求龚家村的村民和下属单位都去参加干爸的葬礼,而且在葬礼上大肆收受礼金。据不完全统计,这次葬礼的礼金数高达十万左右,有图为证。

    接下来是浩浩浩荡荡的车辆图,刘立海收受礼金的图,关于刘立海收受礼金的图有好几张,最醒目的一张,就是刘立海面前堆满红包的一张,那一张的杀伤效果极大,那是多家单位涌进龚家村的时候,刘立海正在手忙脚乱地收受礼金,而且面前确实是堆满了小山丘似的红包。这些照片中,还有村民们抗着花圈上山的照片,坟墓上满是花圈的照片,那么醒目,那么耀眼。

    刘立海一张一张照片地看着,盯着,可是这一张接一张的照片是真实的,不是的,他作为几年新闻记者的视角去看这一组照片,不得不说每一张的角度都非常好,每一张都有着千言万语在里面。而题头的那一句话最有内含:林县副书记龚道进因病在监狱里去逝,他们用的是一个“去逝”,不是“死亡”,文字上对死者给了最大的尊重,而同时会挑起很多的矛盾,是啊,龚道进是贪官,而他是新任的林县副县长,给了许多人无限的联想,刘立海的任职和龚道进有关系。

    不得不说这条新闻做得特别好,刘立海才知道石志林不仅仅是一个背后下刀子的高手,也是一个对新闻人研究的人,他真的太低俗了石志林。当然这些照片,刘立海知道肯定又是出自于秦洪的手。

    面对这条新闻,面对他已经知道的对手,刘立海竟然有一种哑口无言的感觉。是啊,他能够说清什么呢?这活生生的照片啊,他能解释得清什么呢?

    刘立海不敢去看后面的评论,因为评论已经高达几千条,他知道这些评论肯定是清一色的一边倒。他顺着网页进了京江论坛,是一样的形式,江南论坛也是一样的。

    刘立海上了百度,他搜了一下这条新闻,发现同样的新闻上了微博,他赶紧登录自己的微博,发微博的名叫“报料人”,这个帐号并不是最新登记的人,因为这个号有很多微博内容,大多是转发别人的内容。

    看来秦洪早就会用微博了,看来秦洪对制造新闻是有研究的,至少他和石志林配合的这一曲,在刘立海看来,确确实实极高明。好在微博目前还没有大面积地转发,如果微博暴发起来了,刘立海不敢去想象后果。

    刘立海赶紧给姚海东打电话,他也顾不上现在是深夜了。

    手机是通的,当然刘立海也知道姚海东的手机是不能关机的,他是秘书长,再加上明天全省的现场会在京江召开,他更是不能关机的。手机响了两下,姚海东就接了,看来他睡得并不沉。

    姚海东确实没敢怎么深沉地睡,除了明天的现场会外,他也担心着刘立海哪边,不过直到晚上,他的手机也没有刘立海打来的电话,他便想龚道进的葬礼一定是顺利进行了吧,因为吴浩天书记白天没提这件事,脸上的表情也是一副不闻不问的样子。姚海东肯定不好再去问林县的安排情况,他也不敢去问。

    现在刘立海深夜来电,姚海东的感觉迅速变得极为糟糕。他没等刘立海说话,就问:“是不是又出事了?”

    “是的,秘书长。”刘立海此时倒没有惊慌失措。

    “说吧。”姚海东回了一句。

    “他们把葬礼的照片发到网上去了,而且还有我收受大量礼金的照片,说礼金数高达十万左右。”刘立海简略地说了一下,因为这些东西网上有,姚海东上网就可以搜索出来。

    “那你收了多少礼金?”姚海东问。

    “我不知道。这些礼金都给了我妈,我连包包都没拆开过。”刘立海应了一句。

    “是我的失误,我忘了叮嘱你礼金的问题。我这边忙着布置会场,把农村的风俗给忽略了,而且我也没意识到会有这么多人送礼,看来他们是事先就策划好了,拿你当钯子打,给我们颜色瞧瞧。”姚海东很快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可是事发突然,就算他清楚这是一曲戏,可他目前又能拿唱戏的人怎么样呢?

    “秘书长,那我现在怎么办?”刘立海问了一句。

    “你赶紧给嫂子打电话,问问礼金有多少。”姚海东吩咐刘立海。

    刘立海便挂了电话,给方叶紫打电话,可是方叶紫的手机关机了,给龚玥打电话,手机响了,却没人接。刘立海急啊,一个劲拔,可是手机就是没人接。

    刘立海不得不给姚海东再打电话,电话一通,他就急着说:“她们的手机一个关机,一个没人接。”

    “你马上去嫂子家一趟,让她把礼金捐出去,明天必须把这件事办好。”姚海东继续吩咐刘立海,这个时候,捐出礼金有些亡羊补牢的味道,因为毕竟是在新闻之后捐出礼金的,或多或少都有大肆收受礼金的嫌疑,影响都极不好。他们这一招用得真狠,真准。看来只有看刘立海的造化了,纪委介入的话,总是免不掉对前途都有伤害的。

    姚海东替刘立海捏了一把汗,当然他不会把这些情况说出来,他必须让刘立海冷静地去解决和面对这次危机。

    刘立海给小周打电话,小周也在睡觉,他是真累,手机响了老半天,他才接电话,刘立海就有些怒火地问:“怎么不接电话呢?”

    “杜,刘县长,我,”小周很有些委屈,结巴地说半天也没说明白。

    “赶紧把车送过来。”刘立海急着说了一句。

    “是不是又出事了?”小周的睡意全醒了,急着问。

    “是的。快把车送给我吧。我要去省城。”刘立海说完便挂了手机,小周内心猛然往下一沉,他跟的主子怎么总在出事呢?

    刘立海关掉了电脑,起身出了办公室的门,冬天的林县似乎格外冷,他一出政府大楼,就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他裹了裹衣服,心里却如这个冬天一般地寒冷。

    小周还没来,刘立海越想越气,拔通了秦洪的电话,秦洪在睡觉,手机响半天才有人接,秦洪正睡得香,梦也被打断了,抓着手机问:“谁啊?”

    “你的老同学刘立海。”刘立海还算冷静,没破口大骂。

    “深更半夜的打什么电话啊,有事总不能明天说吗?”秦洪不耐烦地说了一句。

    是啊,有事总不能明天说吗?他这么给秦洪打电话算什么呢?暴露自己知道他们的策划,正在想办法迷补吗?他怎么就这么傻啊,刘立海后背真有冷汗了,这大冬天的冷汗确实是如冰块一般,刺骨着刘立海的心意。

    刘立海什么也没说的挂掉了电话,这时小周来了,小周关切地问了一句:“刘县长,还是我开车吧,你,你的酒醒了吗?”

    “你也累了,去休息吧。我自己开车就行。”刘立海说着,就让小周把车钥匙给他,他径直拿着车钥匙,往车里走。

    手机响了,刘立海一边发动车子,一边接了电话,秦洪在手机中骂:“你个狗日子,我们是老同学,有你这样深夜吵醒我不说话的吗?”

    “我喝多了,心情不好,想找你聊天,你在睡觉就算了。”刘立海撒了一个谎,却没看清前面有个坑坑,车子发出了很大的响声,秦洪在手机里听清楚了,说了一句:“老同学,你就编吧,编吧,你现在正开着车对吧?”

    刘立海一惊,赶紧说:“我没开车,我没开车。”

    秦洪“呵呵”地干笑了一下,径直挂了电话。

    刘立海也懒得再理秦洪,开着车往省城赶,一路上,刘立海把车开得飞快,好在是深夜,高速路上也没人,等他赶到省城时,天才刚刚微亮,他把车开进了方叶紫的小区,停好车后,急匆匆地往方叶紫家走去。

    一到方叶紫家门口,刘立海就敲门,大约她们是真的累了,刘立海敲了半天,里面人没人应,他不得不加大了敲门声,方叶紫确实是累极了,这些天一直没怎么睡,昨天回家已经很晚了,她洗了一下,倒头就睡着了。

    方叶紫被这么急的敲门声吓醒了,她袄子都忘了披上,穿着睡衣跑出来开门,一见是刘立海,心情才松了一下,问刘立海:“怎么啦?”

    刘立海见方叶紫只穿着睡衣,赶紧说:“妈,你去穿衣服吧,我有事。”

    这时龚玥也被吵醒了,披着衣服起来问:“是不是出事了?”

    是啊,这个家,最怕的就是再“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