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185章 互相发热
    姚海东的话正好吴浩天的意思,他望着姚海东说:“海东就是体贴人。去吧,纪夫人有什么需要,给我打电话。”说完,大家都过来和冷鸿雁道别,毕竟冷鸿雁就留在这里住宿,其他人要回去。

    吴浩天走出包间后,吴涛和胡国安还有刘春华很快跟了上去,两派的人顿时又是泾渭分明,不过,姚海东此时也不大乎了,吴浩天书记竟然已经明白他们都是冷鸿雁身边的人,还压了担子的话,下一步就肯定还会有其他的动作,除了谨小慎微外,他是不敢大意的。

    吴浩天一帮人一走,朱德江便兴奋地说:“部长真牛啊,看看他们一个个如斗败的公鸡一样,我太开心了。”

    “他们斗败了吗?”姚海东盯着朱德江反问了一句。

    “是啊,我们今晚斗了吗?”冷鸿雁也问了一句。

    刘立海没说话,冷鸿雁便说:“小刘,我们今晚斗了吗?”

    刘立海有些不理解地看着冷鸿雁,“看来,只有海东是明白人了。你们两个从现在起,一切事要向他汇报,并得到他的允可才可以行动。他们怎么会斗败呢?以退为进,他们在打这个战术。我是故意拿给你们加担子,试探吴浩天的,他拒绝证明自己的心胸太小气,答应吧,又有些不甘心,我是将他军的。不过,这人是个狠角色,下一步你们可要万心小心,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冷鸿雁说完,酒味又往上涌,不得不挥了挥手说:“你们也散了吧。”

    “部长,我送你去房间吧。”姚海东关切地说了一句。

    刘立海的嘴动了一下,可他还是把想说的话压了下去。

    “海东,把房卡给我,我自己去。”冷鸿雁说了一句。

    “小刘,你照顾一下部长,我去开一间房。”姚海东说着就往外走,朱德江还算有眼力,赶紧也说:“部长,你好好休息,我和秘书长下去看看有什么样的房间。”

    他们一走,包间里就只剩下冷鸿雁和刘立海了,他便关切地说了一句:“是不是很难受啊,要不要我背你上楼去。”

    “你敢吗?”冷鸿雁满脸一片酒色,红得格外地具有诱惑力。

    “海东哥都说了,让我照顾你,这是我的任务,我没什么敢不敢的。”刘立海也喝了不少酒,带着酒意地说了一句。

    “你扶我上楼吧。”冷鸿雁说着,靠近了刘立海。

    或许是因为酒精的缘故,冷鸿雁的身体很热,虽然隔着衣服,刘立海依然能感觉到,他的身体还是抖了一下,只是他的身体也如冷鸿雁那般,同样发热着。

    说是刘立海扶着冷鸿雁,结果冷鸿雁全部软成一堆肉肉,贴到了刘立海怀里,他的下面,猛地一下冲动了起来。好在,冷鸿雁的酒意可能是真的上来了,没注意到他下面的变化。而且两个人出门后,电梯的门刚好打开了,刘立海几乎是抱着冷鸿雁上了电梯,在只属于二人的电梯空间里,刘立海却在不经意之间,猝不及防地将冷鸿雁抱住了,大脑里那一刻没有思想没有条理没有多虑,甚至几乎没有理智,充斥的只是那种异样的感觉,那种酒精刺激下的冲动和暖流。

    抱着冷鸿雁的身体,刘立海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肉味,一如栀子花那般清香,这气息仿佛来自遥远的天际,仿佛来自无底的深渊,就这么扑进了刘立海的鼻孔,同时,他也闻到了冷鸿雁嘴里呼出的酒气,在狭小的电梯里,混夹在一起,格外地刺激他下面的感官一样,他感觉自己那个地方就要呼之欲出了。

    那一刻,刘立海突然觉得无比感动,将冷鸿雁抱得紧紧地,将自己的身体和冷鸿雁紧紧贴在了一起,冷鸿雁身体的炽热和温柔顿时全部包容了他,那一刻,刘立海的整个思绪全然崩溃。下面不安份的那个东东,紧紧地顶住了冷鸿雁。

    冷鸿雁显然有些惊慌,努力想从刘立海的怀抱里出来,用手使劲推他,他却没有放开,就这么将冷鸿雁的身体环抱住,仿佛是离家的孩子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固执而倔强地偎依住冷鸿雁的身体,将下巴放在冷鸿雁的肩膀。

    刘立海的身体轻轻颤栗着,心跳加速,冷鸿雁的身体同样地颤栗,他甚至都能感觉到她心跳的震动。

    “小傻子,放开我。这里到处都是眼睛。”冷鸿雁喘息的声音在刘立海耳边回荡了一下,而且她边说,边挣脱掉刘立海的怀抱。

    看来冷鸿雁并没有醒得不省人事,刘立海有些难过,喃喃地着:“你不要我了,你要这么推开我吗?”刘立海的声音嘶哑着,突然有些哽咽地说:“为什么?我不要这样,不要这样的结果。”刘立海的声音顿时那么伤感脆弱而倔强着。

    冷鸿雁不动了,喘息也暂时平缓下来。在这无比熟悉的城市里,在这仅仅只离开半年的地方,此情此景那么熟悉而又陌生重新回到冷鸿雁体内时,冷鸿雁不由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刘立海的头,那个动作,完全一副母性。

    让刘立海又有哭的冲动了,在这个城市里,他有过沧桑,有过苦难的岁月,有过和冷鸿雁的幸福时光。可是一切仿佛如昨日,又仿佛如另一个世纪一般。现在,时隔这么久,他拥抱着距离他如此之近却又如此之远的温柔和母性,心里突然涌起万般柔情和感怀伤痛,心里突然觉得,他们彼此是那么地需要对方,而且需要在拥抱中抚慰忧伤的寂寥心灵。

    冷鸿雁的身体此时有些僵硬,刘立海轻轻拍了拍冷鸿雁的背,像是在向她传递一个轻松和安全的信号,冷鸿雁的身体接着就舒缓下来,任由刘立海抱住了她的柔软和温热。

    此时,拥抱着冷鸿雁的温柔时,刘立海的心汩汩开始流泪,他的眼睛愈发潮湿,心中一时忘却了外面的整个世界,仿佛这世上只有他和冷鸿雁。而且此时是他们在拥抱是世上最柔美的爱,拥抱时两个人的身体是那般柔软着,心亦充满柔情。在拥抱中,和冷鸿雁初遇的甜蜜和懵懂涌上心头,走过的路在记忆中铺展,说过的话在耳边萦绕盘旋,曾经的海誓山盟甜言蜜语都像磁带被倒回了起点重新复习。所谓的疲倦,不管是审美还是缘自真实的生活,都会在这鲜明的记忆里恢复,让人泪流满面的震颤。想起曾经那万端的柔情蜜意,想起曾经那因为爱而决定厮守此生的诺言,想起曾经那众里千寻要与之携老的挚爱,想起曾经那短暂而无比快乐的时光,想起曾经的缠绵和牵挂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刘立海深深体味到,拥抱,拥有融冰化雪的温暖,摧壁毁垒的力量。他不知道爱河中的人们,有多久没有张开臂膀,有多久没被揽入怀?可能同榻而眠,却同床异梦;可能同桌而食,却貌散神离,食不说话。如果做爱已成了例行公事的需要和敷衍,如果亲吻不过蜻蜓点水的心不在焉浅尝辄止那么拥抱必已生疏久久忘怀。

    拥抱着冷鸿雁的身体,刘立海深切感觉到,原来拥抱具有最恒久的美丽和心动。拥抱是身体与身体的交叠,更是灵魂与灵魂的重合。世界上最柔美的爱是拥抱,因为彼此没有距离,听得到彼此的心跳。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不是床也不是赤道,而是爱人的胸怀。如果两颗心相爱相依,温暖赛过赤道;如果两心相视成仇对峙成冰,则千年坚冰不过尔尔。

    冷鸿雁呼出的气息在刘立海的耳边掠过,他感觉那是拥抱时拂面的夏日清风,流淌的是爱的溪流。可以无言,绝对胜有声;可以絮叨,琐碎却熨贴。在有情之人的怀里,可以无羁,可以放松,也可以任性;可以清笑,可以流泪,也可以脆弱。不需要任何的伪装,不必要任何的忧虑。没有一座港比这里更安全,没有一处湾比这里让人更依恋

    刘立海此时的身心,整个沉浸在那久违的母性的怀抱里,他的泪水还是不知不觉流了出来,流到他的嘴角边,渗进了他的嘴里,一股咸咸的味道进入他的味觉。这时,冷鸿雁轻轻伸手拍了拍本立海的后背,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

    刘立海分明感觉到冷鸿雁的叹息里充满了无奈苦楚和疼爱,还有那来自心灵深处的忧伤和炽热。他的血液流速加快,感觉浑身发热,突然就将嘴唇接触到了冷鸿雁嫩滑的脖颈,亲吻起来。

    冷鸿雁浑身一颤,身体又开始挣脱,却愈发激起了刘立海的冲动,他一用力,把冷鸿雁压了电梯角落里,身下的那个东东迅猛地顶住冷鸿雁的身体,急切地想要往她的某个漏洞里钻着,一如晚上酒桌上的浑话,都要把球往鸿雁的洞里打着,他此时一样想打进去,一样想蹂躏她,占有她,甚至狂压她。

    刘立海的大脑开始疯狂,压住冷鸿雁的身体,胡乱亲吻冷鸿雁的脖颈耳廓,同时开始撕扯冷鸿雁的衣服

    “不要,不可以。你疯了吧?”冷鸿雁急促地说着,两手开始用力推刘立海,这可是电梯里啊,这个平日都是她纠缠他的小男生,今晚真的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