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188章 干妹妹
    姚海东一下子又想了很多问题,他发现这些原本不属于他该想的问题,现在全都压到了他身上,是啊,如果冷鸿雁要到京江任市长的话,他就有希望让冷鸿雁当上书记,然后去省里搞个副省长什么的,而他的路就是市长,书记一步一步上着,没有这样的野心,他现在会和这个小年轻谈情感的困惑吗?

    到了姚海东这一步,他认为一切的男女问题,全是扯淡。一如刘立海和冷鸿雁,刘立海和孙小木之间,这么绕来绕去,意义呢?价值呢?

    其实有些问题是不能思考的,人这一思考,上帝就会发笑。对于姚海东来说,他觉得人这一思考的话,人的丑恶和虚伪全部出来了。是啊,他这么苦口婆心,甚至不顾形象地夜听墙角,还不是为了自己的野心吗?没有这样的野心,他才懒得扯这个闲淡呢。

    “所以,我一生气就把证明我和她的证件全撕了,再说了,留着也只是一件伤痛,我不想要这样的伤痛存在于我的生活之中。”刘立海还在说着,姚海东点着头,在刘立海看来,他在认真听,可在姚海东这边,他的心思已经飞出了老远,没有了这些证据,孙小木能顺利嫁入部长家吗?这一点,姚海东不敢确定。因为孟安达肯定把孙小木婚姻的登记全部毁掉了,至如是不是女孩,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做个处女膜简直太简单了,以假乱真太容易了。

    走一步,看一步吧。姚海东这么安慰自己。

    “不说这些了。”刘立海见姚海东只是点头,不说话,便打断了自己的话,侧过头问姚海东:“大哥,突然问这些干什么呢?”

    刘立海这么一问,姚海东便赶紧说:“我是看到部长对你这么真情流露,想到了孙小木和你对她的伤害。”

    姚海东这么一说,刘立海的心便沉了一下,接着就痛了起来。是啊,他曾经挡在孙小木面前,男子汉十足地要保护她,挨了冷鸿雁一耳光,她刚刚还在给他道歉,还在提这件事,可是他为了孙小木,伤冷鸿雁太不应该了。

    “我,我对不起冷姐。”刘立海有些尴尬地说。

    “以为一定要知恩图报,当然了,你和她之间的度,还是那句话,要把握好。不要毁人,毁己。”姚海东又叮嘱着,刘立海一个劲点着头。

    他们就这样一边说着话,一边走到了桥头边上,上了桥,就直接进入了闹市。两个人都没再说话,同步往桥上走着,这时,刘立海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林诺的,他有些为难,姚海东刚刚说了在女人问题上要谨慎,林诺算不算是他犯的一个错误桃花呢?

    姚海东见刘立海没接电话,便问了一句:“是部长的电话吗?”

    “不是的。”刘立海一边摇头,一边说。

    “接吧。”姚海东快走了几步,刘立海便很有些尴尬。不过,还是接了电话,林诺在电话中说:“刘县长,你没事吧?”

    林诺这么问刘立海,刘立海的心便轻松了一些,马上说:“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事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林县都传开了,我白天打你电话一直不通,吓死我了。好几次我想问秦洪,又担心他又要给你下套,不敢问。刘县长,这事肯定与秦洪有关系,他一直鬼鬼祟祟,你可一定要防着他。我不多说了,他一直在医院陪着我和我妈,刚刚被人电话喊走了,你多保重。”说着林诺不等刘立海说什么,就径直挂了电话。

    姚海东还在往前走着,似乎没听刘立海的电话,但是刘立海很清楚,姚海东现在是密切关注着他,当然了,姚海东也是为了自己好,可是这种被绑架起来的好,刘立海内心的压力真大啊,一如林诺给他的这种好,他真的不想要这些,他不想欠别人什么,可是他们偏偏让不断地欠着,不断地内疚着

    刘立海快走了几步,赶上了姚海东,主动说:“是我同学的干妹妹,她说我同学,也是石志林的一个亲戚,刘书记和龚书记他们的照片全是他拍的,他在给我下套,让我防着一点。”刘立海把林诺说的内容告诉了姚海东,一来姚海东想知道电话内容,二来,他也听听姚海东对局势的分析。

    “是秦洪对吧?”姚海东问了一句。

    “你也知道秦洪?”刘立海吃惊地问姚海东。

    “我当然知道。刘守望也知道照片是秦洪拍的,也知道石志林给他和龚道进都下了套,但是有一点,他们如果不上套,也就不会给秦洪拍艳照的机会。你也是一样的,如果你不上套,任何都拿你没办法的。一如礼金的问题,你没有拿,他们哪怕想办成铁案,错案,也是相当困难的。把你弄到纪委审了一天,被部长这么一闹,他们不照样气短了吗?如果你真的拿了礼金,你想想,就算是部长出面想把你捞了出来,可能吗?他们还会这么给我们台阶下吗?所以啊,不要怕人家下套,要想着自己没套可让人下,自己可以控制,人家你控制不了,是吧?”姚海东望着刘立海,语重心长地说着。

    刘立海没想到姚海东会对自己这么关心,一时间很感动,望着姚海东说:“大哥,我会听你的话,认真工作,而且处理好与女人之间的度,我会以大哥为榜样的。”

    刘立海终于说了让姚海东比较满意的话,只要这年轻人肯真正听他的话,以他为榜样的话,还是可以教化好的。从最初他对这个年轻人没好感,到了今天这一步,他得去教导这个小年轻,不能不说是一种很无奈的选择和改变。但是到了这一步,他没选择余地了。

    “走,我带你去看看刘守望。”姚海东说着,给去摸手机,他要给司机打电话,他司机送他和刘立海去开发区看看刘守望,当然了,姚海东还有一个自私的想法,把刘立海带出京江和自己呆在一起的话,他和冷鸿雁就没有再见面的可能性,只要挨过这一夜,他们两个人会冷静下来的。唉,他现在就如刘立海的一个家长一样,处处,事事都是为他操心,他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会去做这些事呢?而且他必须在今夜去扼杀掉这个年轻人的欲念。这是多么无聊的一件事啊,姚海东现在居然在这么干着,而且干得那么有耐心,他真的还是忘不了冷鸿雁吗?还是希望她嫁给一个好人家,特别是纪老爷子这样的人,可是要修几世的福,才撞上大运遇到的人啊,如果冷鸿雁错过了这个机会,她这辈子是不会再嫁到这么好的男人了。

    姚海东是有私心,可是还是希望冷鸿雁有幸福的日子。在他认为嫁给纪老爷子就是最大的幸福了。这一点,他无论如何要替这两个不知轻重的人把握住。

    “现在去吗?”刘立海问了一句。他本来想回家看看自己的母亲,母亲一直在问孙小木和他的婚事,他想趁这个机会和母而且亲解释一下,可姚海东似乎兴趣很高,已经给司机打了电话,他能说什么呢?

    “是的。你现在需要看看刘守望的现状,好好感受一下。”姚海东给司机打完电话后,回了刘立海一句。

    “谢谢大哥。”刘立海把想回家的话压了下去,客气了一句。

    两个人便继续往市区走,一边走,一边等司机来接他们。大约几分钟后,司机的车停在了刘立海和姚海东身边,两个一左一右地上了车,一坐下,姚海东就给刘守望打电话,电话一通,姚海东就说:“守望,是我,海东。我和立海现在在去开发区的路上,晚上你安排好房间,我们哥几个好好聊一聊,好久没在一起聊过天了。”

    刘立海这么听着电话的时候,又是感动啊。曾几何时,他可是认为自己贴不上这个才子式的人物,现在居然就成了他们的哥们,居然就可以让这个大哥如此为自己操心着。

    “我得好好工作,特别是断掉对她的想法。”刘立海在内心这么告诉着自己,而且他是真心下决心,不负姚海东的期望的。这男人与男人之间,一旦成为兄弟,就要比男人与女人之间长久得多,亲近得多。至少,刘立海是很希望自己和姚海东成为兄弟,成为无话不说的好哥们,当然了,他需要学这位大哥身上的东西,而且需要学很长一段时间。这一点,刘立海很清楚。

    刘守望在手机中很意外,也很高兴,说:“是什么风把你们吹我这里来了啊,我马上去订房间,快点来,我刚好弄了一些大红袍的茶,我现在对茶道很有兴趣,我来泡茶给你们喝,绝对的正品茶,好喝极了。”刘守望谈起茶,兴趣大发着。可姚海东显然对茶道兴趣不浓,而且他心里装着太多的事,哪里有兴趣听茶道呢。于是打断了刘守望的话说:“我们大约半个小时后到,你准备一下吧。”姚海东这么一说,刘守望便收了茶道的话,两个人客气了一番,才各自挂了电话。

    一挂电话,姚海东就说:“怎么样,我们去品品茶吧。”

    姚海东的话一落,刘立海便说:“一切听大哥安排。”

    姚海东便笑了起来,刘立海也跟着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