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218章 出大事了
    第二天,林县副县长刘立海争风吃醋,夜抢女友打死人的消息,竟然在网上铺天盖地,刘立海整个人全傻了,收受礼金的问题刚刚平息,又陷入这样的风波之中,看来石志林和秦洪在趁机作乱,大有不挤走刘立海,势不罢休的架式。

    刘立海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的,他晚上和许志刚一直在商量着如何应对接下来的事情,许志刚还是坚持一点,人是他打死的,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可刘立海很是过意不去,一直希望能承担点什么,刘立海越是这样,许志刚越觉得他该承担起打死人的事件。商量到最好,刘立海答应了许志刚的要求,好好为官,照顾好许志刚的妻儿和老人,其他的事情,许志刚说交给他应对。

    那个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许志刚坚决要求刘立海离开医院,如果等到第二天,有人看到他在医院反而真说不清楚。

    刘立海带着感激和说不清楚的心情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又累又困的他,倒在沙发上睡着了,直到小周一脸的惊慌,敲门进来时,他才发现,事态的严重性。

    刘立海给许志刚打电话,许志刚的手机竟然打不通,他不得不赶紧张姚海东打电话,电话一通,刘立海便说:“姚哥,出大事了。”

    姚海东的心跳了起来,这个刘立海啊,怎么就这么不省事呢?但是他不得不问:“怎么啦?”

    刘立海便把昨晚的经过讲了一遍,还把他在网上看到的消息也一并告诉姚海东,姚海东没想到才一晚上,刘立海居然就把事情弄得如此之糟糕透顶,他想发火,可是这火发了又能如何呢?即便是刘立海没有打死人,可是这事也还是与他有关系,他这个副县长竟然就当成这样呢?姚海东此时真的很无语。

    “姚哥,你说话啊,我该怎么办呢?”刘立海着急地问了一句。

    “我一再告诉你,少纠缠女人,你不听。现在被他们抓到了这么大的把柄,我也无能为力了。”姚海东还是抱怨着。

    “好吧,姚哥,打搅了。”刘立海无奈地说了一句,就想挂电话,姚海东赶紧说:“你要冷静,只要许志刚没被他们收买,你应该没事的。”

    “可是许哥的手机打不通。”刘立海说了一句。

    “什么?”姚海东的心也被揪了起来。

    “你赶紧给部长打电话,把全部告诉她,越详细越好。另外,你要作好再次被他们调查的准备,无论如何要抗住,懂吗?”姚海东在手机中如此说着。

    “谢谢姚哥,放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一定会抗住。我没有打死人,而且是他们先绑架人,许哥也是防卫过当。”刘立海说了一句。

    “你小心就是。”姚海东说完便挂了电话,目前他能做的事就是静观其变,看看吴浩天书记如何处理这件事吧。

    姚海东挂掉电话后,刘立海赶紧拨通了冷鸿雁的电话,冷鸿雁还在睡觉,昨晚纪老爷子很晚才回来,说是开会遇到了麻烦,吵成了一锅粥,是啊,正面临谁上谁下的问题,高层斗得很厉害。这一点,冷鸿雁是知道一点的,但是她从来不会去问纪老爷子,这也是她和宋立海在一起时就养成的好习惯了,他们不提政治方面的事情,她绝对就不会去问,她很清楚,政治事件上面,男人不喜欢女人插手,她其实也不想再回到政治斗争之中去,她真的很厌倦这种斗来斗去的生活,可是男人们却天生对斗争着迷一般,竟然就斗得不亦乐乎呢?

    手机的响声吵醒了冷鸿雁,她本能地惊了一下,抓起手机看了看,是小傻子的电话,她赶紧接了,问:“这一大早打电话肯定没什么好事,说吧,又怎么啦?”

    “姐,出大事了。”刘立海不知道为什么,声音竟然带着哭腔,这让冷鸿雁的心莫明其妙地揪了起来,她一骨碌从床上翻了起来,急着问了一句:“你别哭,有什么事,慢慢说。”

    刘立海没想到冷鸿雁感觉到了他此时的悲意,被她这么一说,眼泪倒真的流了下来,他越想自己这个副县长当得越窝囊废一般,遇到了任何事,除了求这个女人外,竟然没半点能力和办法。

    刘立海的哭声传到了冷鸿雁的耳朵了,她更急了,但是此时她又这个小男生心疼着,仿佛他就是自己的一个孩子一般,无论做错了什么,或者受了什么委屈,都与她的心紧密连在了一起一样。

    “你要是想哭,就尽情地哭吧,哭完再说也行。”冷鸿雁的语气很温和,一点也没有责怪他或者抱怨他的意思,这让刘立海真如面对自己的父母一般,在手机中放声哭了起来,冷鸿雁就那么听着,她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能让一个男人如此之哭,估计他内心有很多的委屈吧。

    刘立海哭了一会儿,心里堵的东西少了许多,他赶紧擦掉了眼泪,对着手机另一端的冷鸿雁说:“姐,对不起,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你的声音就想哭。”

    “哭吧,哭吧,男人哭一场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哭也不是女人才有的特权。”冷鸿雁在手机中轻轻地笑了一下,尽量让刘立海不再有压力。

    “姐,昨晚我和许哥,就是林县公安局一副局长一起去救林诺时,他,他失手打死了一个小混混。”刘立海此时的心情平静了许多。

    冷鸿雁知道肯定又发生了事情,但是她万万没想到竟然是打死人这么严重的事情,她一时间也忘了接刘立海的话,大脑在迅速地回转着,这事该如何去应对呢?要不要对郭宝鑫书记讲呢?

    刘立海见冷鸿雁没说话,心里一下子又紧张起来了,如果冷鸿雁都无法救他们的话,恐怕就真没的有解数了。

    刘立海不敢再问,任由手机之中沉默着,大约过了好几分钟,冷鸿雁才说:“你不要紧张,不要怕,人不是你打死的,就算是你打死的,姐也会想法摆平的,所以,你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装作没发生任何事一样。”

    冷鸿雁的话又让刘立海想哭,他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脆弱呢?“姐,”刘立海哽咽地叫了一句,这一句叫得冷鸿雁的心酸极了,眼泪差点也要往下掉,她不明白自己怎么啦,怎么就那么心痛着这个小男生呢?

    “傻瓜,姐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再说了,这也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们先绑架在先,而且这些人只是一帮小混混,该死的。”冷鸿雁说了一句。

    “他们大多是潮子以前的手下。”刘立海此时说了一句。

    “是这样的啊,那好,你马上赶去见潮子,他肯定清楚这帮人干过的勾当,马上就走,除了我和海东的电话,谁的电话都别接,快走。我和纪老爷子通个气,尽量现在赶回林县去,提前接手佳润公司的运作。”冷鸿雁说完,没等刘立海说话,就挂了电话。

    刘立海赶紧给小周打了一个电话,小周也没走多远,他也替刘立海捏一把汗着,刚刚从纪委回来,又陷入了这样的事,他也急啊。

    刘立海在电话中让小周马上把车钥匙给他,小周快速回到了刘立海的办公室,一边拿车钥匙,一边问刘立海:“刘县长,我来开车好吗?”

    刘立海还是被小周感动了一下,这个时候,谁不是想法子躲他呢?小周此时一脸的关切,刘立海想了一下,决定让小周一块去,也好有个照应。于是点了点头,两个人便一前一后出了办公室,一上车,刘立海就说:“小周,快一点往省城开。”

    “好的。”小周说了一句后,就把车加快速度。

    刘立海掏出手机给龚玥打电话,让她作好准备,跟着他一起去见潮子。

    龚玥在电话中兴奋地说:“刘哥哥,是真的吗?”

    刘立海没心情听龚玥兴奋,说了一句:“你准备一下,我们刚出林县。”

    “好的。”龚玥孩子般地笑了起来,刘立海便挂了电话,他不想再让龚玥和方叶紫又担心着。

    坐在后座的刘立海又开始给许志刚打电话,结果电话还是无法接通的状态,离上班的时候还有半个小时,刘立海便对小周说:“小周,再快一点。”他担心石志林在上班的时候有动作,他极有可能就走不掉。

    “好的。”小周回了一句后,再一次加速着。车子飞机地驶出了林县,驶上了高速公路,此时,刘立海悬着的心才松了一下。

    小周便问了一句:“刘县长,人不是你打死的是吧?”

    “是的,人不是我打死的。”刘立海回了一句。

    “我也就知道不是你打死的,你不可能打死人的,一定又是他们加害于你。刘县长,你也急,白的黑不了。”小周突然这么安慰着刘立海。

    “谢谢小周。”刘立海真心地说了一句。

    小周倒不好意思起来,便把车的速度再提了提,尽力让刘立海处于安全的位置。

    八点整的时候,刘立海的手机响了,石志林的电话,他终于出手了,刘立海在内心如此说着,不过,他没有接,也没有理,任由电话一直响着,小周不知道刘立海怎么啦,回望着刘立海说:“刘县长,手机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