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221章 不顾一切爱一个人
    “好的。”孙小木说了一句,便挂了电话,她怕自己会哭出来,她很少和孟安达顶撞,哪怕她再有火气,她也只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生闷气,她不是龚玥,也做不到如她那般不顾一切地去爱一个人。在此时,孙小木竟然又想到了龚玥,竟然又有些羡慕她,于是她上网给龚玥留言:小玥,我这一段一直住在医院里,手机被我爸毁掉了,所以你们的号全部丢失了,这是我的新手机号,你上网后给我电话好吗?

    孙小木给龚玥留完言后,才心安了一些,静静地看着手机发呆,她知道自己在等父亲的电话,她也清楚,她误解了刘立海,正因为如此,她此时才那么那么地担心他。

    孟安达在会议时,给秘书发了一条信息,让他把网上关于刘立海的消息下载下来,他散会后,马上给他看。会议是冷高成主持,关于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一次思想教育会议,对于孟安达来说,这个会议开得极为无趣,可是因为有李高成在,他已经外出接过电话,让李高成的脸色不好看,如果提前溜掉,估计会让李高成发火,所以一直忍着听各部门的主要负责人说些言不由衷的话,好不容易挨过到了会议结束,他赶紧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秘书早已将关于刘立海的消息打印成文件,放在了孟安达的桌面上。

    孟安达以最快的速度扫完了消息内容,抓起办公室的电话就给吴浩天打,吴浩天正在办公室里批阅文件,一听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孟达安,不由得语气热情地说:“秘书长好。”

    “浩天,你看到网上的消息吗?”孟安达如此问了一句。

    “什么消息?”吴浩天一头雾水。

    “刘立海争风吃醋,为抢女友打死人的消息啊。”孟安达语气显然有些不满,这事闹到网上去了,可他这个市委书记竟然还在问什么消息。

    “有这事吗?老石没有向我汇报啊。”吴浩天吃惊地说了一句。

    “最近林县怎么啦?关于刘立海的消息是一波接一波,我是不想这个年轻人成为我的女婿,但是我没有让你们把他逼出官场,而且他也不应该被逼出官场,年轻人的能力还是不错的。你们把他弄得灰头灰脸,我孟安达的脸面又往哪里搁呢?他毕竟是我女儿爱过的男孩,总不能说我女儿一点眼光都没有,什么下三滥的人都会爱是吧?”孟安达的语气很轻,但是话味却很重,这一点吴浩天不可能听不出来。

    “秘书长,这事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责令老石好好处理。”吴浩天表态了一句。

    “好吧,浩天。最近风声挺紧的,再说了冷鸿雁背后的纪老爷子连高成省长都招惹不起,你们最后不要什么事都往网上捅,真的被闹出去,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孟安达说完,径直挂了电话。

    吴浩天便知道这一次孟安达是真的生气了,于是一个电话打给了石志林,石志林正在办公室里生闷气,刘立海好大胆子啊,打死人不说,竟然开车逃跑了。

    吴浩天书记的电话打过来时,石志林惊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接了电话,电话一通,吴浩天火气很大地问:“志林,你是不是还在压制刘立海?”

    石志林一怔,不由得问了一句:“书记,这话怎么讲呢?”

    “网上的消息是谁发的?”吴浩天冷冷地问了一句。

    “网上什么消息?”石志林问了一句,快上班的时候,秦洪给他打电话,说刘立海为了抢一个女孩,竟然把他手下的一名工作人员给活活打死了,而且秦洪说得有鼻有眼睛,石志林便信了,但是他并不知道这事已经闹到网上去了。

    “你这个县委书记是怎么当的呢?收受礼金的事情在网上沸沸扬扬,现在又来一个打死人事件,有这么拆本县官员的台吗?我只是想你教训一下刘立海,并没有让你没完没了地逼他。打死人的事情,你们没有调查清楚了吗?为什么打死人,死的是什么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们没调查就往网上发布,有点责任感没有呢?”吴浩天语气很重,他是真的生气了。

    一定是秦洪自作聪明地把这事闹到网上去了,以前的事件,都是石志林交给秦洪往网上发布的,没想到这事,秦洪没有经过他的同意,竟然就捅到了网上,而且刘立海打死人这件事,肯定不是秦洪说的那么简单,他一上午不断给刘立海打电话,就是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结果刘立海死也不接他的电话,他此时的气没处发,竟然被吴浩天书记这么重地批评着,这可是吴浩天书记第一次批评他。

    “书记,我检讨,这事我有责任。我也是刚刚才得知刘立海打杀人的事情,但是关于网上的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而且刘立海架车逃跑了,我给他打电话,他一直不接。所以,关于他打杀人的事情,我目前也没办法确定事情的真正原因。”石志林尽量让自己态度诚实地说着。

    “你马上查清楚怎么回事,就算真有其事,也得尽快消掉网上的消息,等待我的命令再处理刘立海。”吴浩天说完,便挂掉了电话,他急着向孟安达汇报,他拨通了孟安达的电话,电话一通,孟安达就问:“事情是怎么回事?”

    “刘立海架车逃跑了,不过消息不是林县政府发上去的,老石并不知道网上的消息,他们还在寻找刘立海,所以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目前还不清楚。”吴浩天向孟安达汇报了一下。

    “老石肯定在说假话,据说他们关押了刘立海的女友,就是你们给我照片中的女孩吧,如果真如他们所言,刘立海打死人了,为什么他们会关押他的女友?而刘立海是真的逃走吗?这事本身疑点重重,你再让老石迅速查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孟安达对吴浩天的回复极为不满,说完这段话,他又生气地挂了电话。

    吴浩天一听孟达安的话,才知道他太急了,应该让胡国安问问林县公安方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一个电话打给了胡国安,把事情的经过对胡国安说了一遍,胡国安便说:“书记,放心,这事我马上调查。”

    胡国安把电话打给了林县公安局局长宋汉城,宋汉城一大早接到了秦洪的报案,说副县长刘立海打死了他的一名员工,而且私藏了一名叫林诺的女孩,这女孩欠他十多万的债,他的员工找林诺讨债时,被刘立海打死了。于是,宋汉城派人在刘立海的宿舍里堵住了林诺,带进了公安局协助调查。

    此时胡国安打来电话询旬这件事时,宋汉城便说:“胡局,事情估计是有些麻烦,这女孩坚持说人不是刘立海打死的,说是我们的一名副局长许志刚打死,可现在的问题是许志刚找不到人,而刘立海又逃跑了,死者身上有许志刚的指纹,也有刘立海的指纹,目前我们在加紧追逐刘立海,也在寻找许志刚。”

    “从你从年判案的经验来看,你认为是谁打死人可能性大一些呢?而且一个是副县长,一个是副局长,他们都不是法盲,不会无缘无故打死人,死者是什么人呢?”胡国安问。

    “死者是一名小混混,不过因为他现在在秦洪手下干活,我们不是不先关押那个女孩。”宋汉城说了一句。

    “秦洪就是那名被省报报道过的大商人吧,他那么短时间发家致富,原因是什么?你不清楚?”胡国安又问了一句。

    “这个,这,”宋汉城怔住了,一时间不明白胡国安是什么意思,石志林不是吴浩天书记这一条线上的人吗?而胡国安可是吴浩天书记的左右手,这在京江可是公开的秘密啊,怎么现在问起这个呢?

    “大家心里都明白,但是这事吴老板让我调查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所以,你就对我讲实话吧,这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胡国安对这类事情,当然有经验得很。

    “胡局,什么事都瞒不过您老。我也在怀疑这事是秦洪做的一个局,许志刚怎么会突然失踪呢?这人肯定在秦洪手里,而且刘立海逃跑的方向是省城,手机一直是开机,他除了接过北京的一个电话,给龚道进的女儿打过电话外,其他的电话都没有接,这些记录我们都查过,所以,这事疑云点很多,因为石书记没有发话,我们当然就事论事地办理着。”宋汉城看来心知肚明似的,但是当胡国安要实情时,他可是不敢有什么隐瞒的,这件事也没办法隐瞒。如果要把这事做成死局,他也有办法,他现在也是在等命令,可一听胡国安的语气不太像偏于石志林这边,他就不得不说实话。

    “这事,我知道了。汉城,没我的命令,你目前不要轻举易动,明白吗?”胡国安对宋汉城如此说着。

    “谢谢胡局,怎么做,我听胡局安排。”宋汉城赶紧表态着,搭上了胡国安,可远比搭上石志林有力度啊,他当然会听胡国安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