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226章 骑墙派
    刘立海的态度有些冷淡,齐强听得出来,当然了,他也在乎不了这么多,他刚刚得知刘立海被提拔为宣传部部长,这让齐强甚是诧异,秦洪设计了这么一个大局,不仅没有让刘立海倒下,反而一下子进了常委班子,成了他的顶头上司,这对于齐强这种在官场中的骑墙派来说,特别地不可思议。

    齐强一听到杜逸被提拨的消息,赶紧给他打电话,可他没想到刘立海的态度这么冷淡,不由得呵呵地干笑了一下手说:“刘县长,不,现在应该是刘部长,祝贺你啊,晚上我请客,庆祝一下好吗?”

    “齐局,这饭留着下次吃,你现在能不能帮我找到许志刚局长的下落呢?你昨晚和秦洪在一起吗?他到底干了一些什么?”刘立海突然在手机中如此问着。

    齐强怔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刘立海此时竟然关心着许志刚,对他自己的提拔没一点兴奋,难道是他自己看错了刘立海,他不是一个一心只钻研官位的人?但是他怎么就突然被提拔了呢?这让他很是纳闷。

    “秦洪还有一处秘密办公的地点,但是我也没去过,这样吧,刘部长,我让小红去试探一下,如果许志刚没有被公安机关关押的话,极有可能在秦洪的秘密办公处,他突然赚了那么多钱,而且置办了好几处房产,但是我和秦洪之间真的只是泛泛之交,他喜欢我们台的美女,大家就在一起吃点,喝点,对他的事,我知道的并不多。”齐强赶紧解释着,生怕刘立海误会他和秦洪之间私交甚好。

    “好吧,有消息马上通知我。”刘立海不想多说什么,齐强和秦洪好与不好,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冷鸿雁和马锦秀都在看着刘立海打电话,他一挂电话,冷鸿雁就问:“谁的电话?”

    “广电局局长齐强的。”刘立海回了一句。

    “他怎么说?”马锦秀问了一句。

    “秦洪有一秘密办公地点,但是他也不知道在哪里。如果许志刚不在公安局,就一定在秦洪的秘密办公处。”刘立海此时还是很无奈,如此大的一个林县,竟然在关键处,找不到一个可以供他相信的人。这么想的时候,刘立海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冷鸿雁听见了刘立海的叹息,便说了一句:“你是不是又想逃离或者放弃?”

    马锦秀见冷鸿雁这么问刘立海,目前看落到了他脸上,那张帅气逼人的脸上,此时满是一股忧郁的状态,这样子是极容易让女人心动,也是极容易让女人不顾一切爱上的神色。她此时清楚,冷鸿雁尽管被人一口一个纪夫人的叫着,可她对这个小男生还是情有独钟,作为女人,她似乎能理解冷鸿雁对刘立海的迷恋,可是作为女人,她还是认为这是一段极为不靠谱的感情。

    马锦秀想离开,此时此情她是一个多余的人。她便站了起来,在刘立海还没回话冷鸿雁的问话时说:“冷姐,你和小刘慢慢谈谈,我先回单位上班,再打听打听,许志刚和小女孩的下落吧。”

    “锦秀,坐下,我有话要说。”冷鸿雁不准马锦秀离开,马锦秀疑惑地看了一眼冷鸿雁,冷鸿雁一脸的严肃,她便有些不敢离开,在官场上混的日子里,她还是佩服冷鸿雁的。

    马锦秀便坐了下来,冷鸿雁重新把目光落到了刘立海脸上,刘立海知道冷鸿雁在看他,担心他,便抬头看了一眼冷鸿雁后说:“我只是很无奈,也很无用。我来林县这么久,竟然就没有一个可以用的人。”

    刘立海的话一落,冷鸿雁一下子站了起来,在办公室走了一圈,马锦秀和刘立海便有些紧张地看着冷鸿雁,现在于冷鸿雁说大权力要压郭宝鑫,说小,也不过就是一个商人,可是她是他们的依靠,冷鸿雁这么样子,他们不得不跟着紧张起来。

    冷鸿雁转了一个圈子后,看着马锦秀说:“锦秀,听到小刘的话没有?你们来林县这么久,竟然在关键时刻找不到一个可以为你们所用的人,这才是根本点。小刘,你能够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且说出来了,当姐的很高兴,所以,无论这件事的结果是什么样子的,你们俩一定要注意培养自己的人,特别在公安机关这一条线,一定要有自己可靠的人,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如果真要成就大事,公安这条线必须抓在自己手里,失掉了武装力量,是一件极可怕的孤立的。现在的情形就是这样,你们没有一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吗?”冷鸿雁的目光在两个人脸上扫来扫去。

    一石激起千层波,对于刘立海来说,他此时的感觉就是这样的。他不得不用服气的目光看着冷鸿雁,冷鸿雁在这两次事件中,很快明白了这个道理,他呢?他只知道没有自己信任可靠的人,可他还没意识到公安机关这一块的用武之地,被冷鸿雁这么一说,他彻底清楚了,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武装的力量才是最厉害的。

    “姐,我懂了。所以,这一次我们一定要救许志刚。”刘立海说了一句。

    “我没说不救他啊,但是我们都不能急,该干什么干什么,看看石志林接下来怎么玩,再来寻找对策。”冷鸿雁回了刘立海一句。

    “那好吧,我先去许志刚家里看看他的家人,让他们心安一下,我们在想办法救他。”刘立海说着,就站了起来。

    “你也得急着去安慰那个女孩的家人吧?”冷鸿雁突然损了刘立海一句。

    刘立海便有些尴尬,毕竟马锦秀在这里,马锦秀便笑了笑圆场说:“冷姐,那女孩是秦洪安排的托儿,小刘心里有数。”

    “姐,我也得想办法把林诺救出来。至少林诺可以证明我和她是清白的,她万一落到秦洪手里,我的清白是没办法说清楚的,毕竟”刘立海没往下说了,马锦秀在场,他也不大好意思去说得太清楚。

    “去吧,去吧。我知道你一直心神不定。”冷鸿雁挥了挥手,有些不高兴,她是希望刘立海陪陪她的。

    刘立海见冷鸿雁不高兴,赶紧说:“姐,晚上齐强说请客,要不要我来接你,一起参加?”

    “这个时候,你真要去庆祝?”冷鸿雁严厉地回了刘立海一句。

    “我想我还得和干部们打成一片,所以趁这个机会,大家聚集在一起,拉拉感情。我不能再清高地认为自己一个人可以解决或者应对很多事情,实际上如我干爸说的那样,酒喝好了,事情自然就能够解决,否则明明三天可以解决的事情,极有可能三个月解决不了。经历这两件事以后,我更加明白这一点,所以,姐,祝贺的饭还是要吃的,脱离了干部路线,群众路线走得再好,我玩不转的。”刘立海激动地说着。

    刘立海的话也融动了马锦秀,她来林县几个月,也是没打开局面,没自己的人,现在刘立海也算是自己人了,但是刘立海显然不会把心给她,大家都是为了共同的目标才走到一起的,这一点她是清楚的。于是望着冷鸿雁说了一句:“冷姐,小刘说得对。冷姐,你是宣传部的老领导,你去参加祝贺的晚餐说得过去。我这两天安排一下,把招商局工商局发改委的一把手们招聚起来,冷姐来请客好吗?等春节的时候,我会和小刘一起好好拜访一下林县的老干部们,先把他们拉到我们这一边,对石志林也是一种威协的。冷姐,你觉得这样可行吗?”

    冷鸿雁一听马锦秀也在为刘立海说话,而且说得合情合理,便打消自己的想法,再说了,她和刘立海有的是机会,经历这些,这个小傻子应该清楚,他需要她的。于是便对二人说:“你们都去忙吧,我正好累了,休息一下。”

    “好的,姐,我晚上来接你。”刘立海说着,就和马锦秀一起出了冷鸿雁的办公室。

    一见办公室,刘立海便说:“马姐,谢谢你哈。”

    马锦秀便笑了笑说:“冷姐对你太用心了。”

    马锦秀的话一落,刘立海的脸“涮”地一下通红着,这话被姚海东他们说时,他倒没什么,从一个是他的领导,也是一个女人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怎么就如此尴尬呢?

    马锦秀装作没看到刘立海的表情,说了一句:“你去许志刚家里的时候,带点水果之类的礼品,他毕竟是有老人和孩子的家,空着手不太好。”

    “谢谢马姐,要不是马姐提醒,我还真会空着手去呢,我让司机去安排。”说着,刘立海就给小周打电话,让他买一些水果,他要去许志刚家里。

    “林县其实还是很纯朴的一个地方,至今保留着很多朴素的待客之道,你大约没留意,下乡的时候去任何一家,每一家赶紧洗杯,泡茶,拉着你坐一坐。稍微稀去的客人,主家会去炒点瓜子或者花生之类的小吃,用来招待客人。这一点与京江很有些不同,京江下乡顶多就是一杯白开水,远远没有林县的“家”文化那么浓厚。所以我一直在想,这样的一个县城,我又该如何去深入人心的同时,尽快地有自己的业绩呢?但是石志林却显然想控制林县整个大的发展空间,大一点的项目,城市建设,修路等等规划,他根本不让我插手。所以,我们不担心得不到民心,担心的是石志林对整个局势的控制。现在,你进到了常委,我们就有两票的说话权,在决定重要事情的时候,就不再是我一个人了。我们一定要争取属于我们的力量过来,不能被石志林架空了。”马锦秀在等车的时候,如此和刘立海交心着,这是她和刘立海说话最多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