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227章 结缘女县长
    “马姐,我还年轻,经验不足,以后还请你多多指导我。”刘立海客气一句。

    这时马锦秀的车来了,马锦秀和刘立海一起上了车,车往政府大院驶去,在车上,马锦秀还说了一句:“听说女孩的母亲有尿毒症,你让女孩写一份申请报告上来,农村大病医疗可以解决一部分的,我来想办法。另外,你最好让女孩自己和冷姐谈谈,说不定她可以去冷姐公司上班,如果这样的话,你的后顾之忧也解决了,她要是聪明的话,赢得冷姐的喜欢,工作问题,她妈治疗的问题,都能解决好。”

    马锦秀还真是心细啊,刘立海没想到的问题,她全想到了,而且很有道理,他感激地说:“谢谢马姐,太谢谢了。”

    马锦秀笑了笑,便扭头望着刘立海说:“回政府后,还是叫我马县长吧。”

    “好的。”刘立海应了一句,只是内心还是被伤了一下,看来,马锦秀不是冷鸿雁,或者她们俩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女人吧。

    从马锦秀的车里下来后,小周已经在大院里等刘立海,刘立海和马锦秀客气了一下,就回到了自己车里,一上车,小周就高兴地说:“刘部长,祝贺你。”

    “消息这么快?”刘立海问了小周一句。

    “是的。司机堆里都传开了呢。”小周兴奋地说着了,这个主子,真是个人物啊,一时被抓,一时被打死人,结果反而突然提拨了,提得让司机们都异常地惊讶啊。

    “你还是要和从前一样明白吗?”刘立海叮嘱了小周一句,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一切的演变到底是不是陷阱。

    “刘部长,我知道的。”小周毕恭毕敬地说了一句。

    刘立海便没再接小周的话,大约他被突然提拨的事情,现在已经在整个林县被传开了吧?那么秦洪又是什么态度呢?刘立海又想到了秦洪,这个冷鸿雁不让他当作对手的同学,可他此时是那么希望看到秦洪的表情,人啊,往往就是这么奇怪。

    小周把刘立海带到了许志刚的家里,许志刚的爱人没去上班,一见刘立海,便哭着说:“刘县长,这可怎么办呢?这可怎么办呢?”

    小周此时插了一句说:“是刘部长,这是刘部长给你们家买的礼物。”

    许志刚的父母也从里屋走了出来,一见刘立海也是老泪纵横地说:“志刚手机一直打不能,刘部长可一定要救救志刚啊。”

    “伯父,伯母,嫂子,马县长和我都在想办法打听许大哥的消息,目前我们也联系不上他,但是请你们放心吧,我们在努力想办法救人。”刘立海说了一句。

    “刘县长,”许志刚的爱人还是这么称呼着刘立海,刘立海看着她,问:“嫂子,有要求尽管提,只要我做得到的,我一定会做到的。”

    “志刚给我打过电话,说人是他打死的,但是上午有人来我家威协过我们,要我们说人是刘县长打死的,我们不会昧着良心说假话的,只是请刘县长一定要帮帮我家志刚,千万别判罪好吗?求你了,刘县长。”许志刚的爱人说着说着,眼泪又哗啦啦地往下流着。

    刘立海一难过,赶紧说:“嫂子,我对不起许大哥,可是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他的。家里有什么困难的地方,嫂子尽管开口好吗?”

    “我只要志刚平平安安地回来就好。”许志刚的家人此时都哭成了一团,哭得让刘立海的心也紧缩着,仿佛自己突然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小人,踩着许志刚一大家子的痛苦,爬上了宣传部长一职一般。

    从许志刚家出来时,刘立海的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他还是没听冷鸿雁的话,还是没办法让自己冷静,这算什么事呢?一边是许志刚一家人的悲痛,一边是他的提拔,太不可思议了吧。

    回政府大楼后,刘立海径直闯进了石志林的办公室,石志林正在看文件,一见刘立海门都没敲,闯了进来,抬头怪疑地看住了他。

    “怎么啦,小刘?”石志林怪疑之后,很客气地望着刘立海问。

    “许志刚到底在哪里?”刘立海生气地直接问石志林,甚至都忘了自己的职位。

    “小刘,我觉得吧,你首先要出去,敲门后,我说了请进,再进来,原后喊我一声石书记,老石,或者石叔,石大哥都行,你说呢?”石志林冷冷地回了一句。

    刘立海气得都想骂人,但是他也认为自己太过冲动了,于是退了出去,重新敲门,可他一连敲了三次,石志林才说:“请进。”

    刘立海是有火往肚子里窝着,在心里骂着石志林的娘,可他表面却不得不毕恭毕敬地叫了一声:“石书记。”

    石志林这才慢腾腾地抬起头,看了一眼刘立海说:“年轻人,大家谁都有脾气,但是规矩就是规矩,等你坐上我这个位置时,你也会如我现在一样的态度。你干爸当初坐这个位置时,我几时敢在他面前大气出一口呢?你是有纪夫人撑着,可是规矩总得遵守吧?”

    这话说得啊,刘立海恨不得找地洞钻进去,他才知道自己又给石志林批教的机会了。唉,怪自己太急,不成稳。这些冷鸿雁一再教导他,学学姚海东,可是他一面对许志刚的家人时,还是把一切的教导全丢掉了,他是不是真的不适合官场呢?他怎么总有同情心呢?明明知道官场的同情心是不可以有的,可他硬是让自己有了,并且还带到了石志林面前。

    “石书记,对不起。我,我太年轻了,不懂事,您就原谅我一回吧。”刘立海不得不忍着气和急,低声下气地道歉。

    石志林扫了一眼刘立海,这才说:“小刘,你现在进常委班子,而且宣传这一块的份量,你是清楚,不可能再依着自己的性子做事。我是过来人,也是你的领导,所以,该教训你的地方,我还是要教训。你懂吗?”

    石志林一脸为刘立海好的样子,刘立海只得频频点头,感激地说:“是,是,谢谢石书记的指导。”说完这话,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提许志刚的事情了,他这才知道石志林挖坑的水平是一流的,一旦掉进他的坑里,也只得自认倒霉了。只是,如果就这么退出石志林的办公室,他又那么地不甘心,一时间,竟然是进退两难,很有些尴尬地沉默着。

    石志林倒是一副无事的样子,指了指开水瓶说:“小刘,自己去倒杯水喝吧。”这么一来,刘立海的尴尬才弱了一些,借倒水的机会,先给石志林的茶杯续了水,才给自己倒了一杯。

    刘立海借喝水来掩饰自己的不安,石志林也觉得对这个年轻人教训得差不多,这才说:“小刘,关于许志刚打死人的事情,我想通知县委班子成员开个会,集中讨论一下如何处理。”说着,石志林的目光有意识地落到了刘立海的脸上。

    “石书记,这件事我也有很大责任,我愿意接受组织上的处罚,只是许志刚现在到底在哪里呢?”刘立海还是着急地问。

    “他不在公安局吗?”石志林反问着刘立海。

    石志林这么一问,刘立海反而不知道如何接话了,是啊,许志刚在不在秦洪手里,他也没有证据去证明啊。

    刘立海怔了一下,不过他今天必须把对许志刚的态度说出来,便望着石志林说:“石书记,许志刚局长是正当防卫,当时几个小混混绑加了林诺姑娘,而且拿的是一米长的刀子,几个人夹攻许局长,他是在防卫过程中,失手砸死了人,这事再怎么说,我在现场,也是我请许局长去救人,而且这件事,我觉得秦洪也有错,这些人肯定是秦洪指挥的,如果事情真的闹大了,石书记,大家怕都不好收场。再说了,死者确实是吸毒者并且也是从事买卖毒品的惯犯,秦洪是清楚的。所以,这件事,还请石书记三思。”

    刘立海还是把他从潮子嘴里打听到的消息对石志林说了,说的时候,他一直在观察石志林,他想弄清楚,石志林到底知不知道秦洪养了一批小混混的事情。

    “小刘,你说的是实情吗?”石志林显然不清楚秦洪养小混混的事情,表现很是惊异地看着刘立海。

    “石书记,此事千真万确。潮子你也知道,我见过他了,他清楚死者的底细。”刘立海此时淡然地说了一句,他在有意识地试探石志林。

    石志林此时的脸色果然很不好,他抓起办公室电话就往外拨,显然,他是在给秦洪打电话,电话一通,石志林就吼叫着:“你马上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说着,“啪”地一声,挂了电话。

    刘立海不想和秦洪见面,便起身想离开石志林的办公室,可石志林说:“秦洪马上就到了,你们是同学,有些事,能不能当面锣,背面鼓地搞清楚呢?打死人这件事浩天书记很恼火,影响极其恶劣。你现在是宣传部长了,我下午已经让组织部下文了,所以,接下来的事情,你也得去平息这一段林县的负面消息。另外,我给你交个底吧,秦洪所做的这些事,我并不知道。你和他是不是为女孩大打出手,你们之间究竟有哪些过节,还是当面解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