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249章 牵动女人们的心
    冷鸿雁越想越不放心,这个小傻瓜怎么事事让她纠心呢?于是,她便拨通了马锦秀的电话,马锦秀在开会,石志林要求林县发生的任何事情,各部门不得擅自接受记者采访,谁走漏了风声,谁负责。

    马锦秀调的是振动,她偷偷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见是冷鸿雁的,便掐掉了的电话,她知道冷鸿雁一定是在追究刘立海的下落,她也在担心,也在命令许志刚暗中调查,可是她也没有得到关于刘立海的半点下落。而宋汉城秘密抓了多少人,她不清楚,她也不敢去问石志林,因为她突然在会议室里的喊话,让石志林现在极度不信任她。

    冷鸿雁见马锦秀压了她的电话,猜测肯定是不方便接电话,又给林诺打电话,电话一通,冷鸿雁便问:“林诺,公司情况怎么样?”

    “冷总,公司倒是很顺利,只是刘部长他,他好象失踪了,林县现在都在谈论他。”林诺主动提到了刘立海,这倒是冷鸿雁没想到的,她之所以打这个电话,主要是想从林诺嘴里听到一些情况。

    “刘立海失踪了?”冷鸿雁故意吃惊地问。

    “是啊。冷总,都一天了,可他的手机至今打不通。”林诺脱口而去,显然她也在担心刘立海,也一直在拨刘立海的电话。

    显然又一个女人一头扎进了对这个小傻瓜的痴爱行例,不知道为什么,冷鸿雁的心顿时又揪成了一团,密集得让她没有任何透气的空间一般。

    林诺的话落了半天,冷鸿雁却发愣了,直到林诺在电话中叫了一句:“冷总,”她才醒悟过来一般,问了林诺一句:“他会不会出什么意外?”这话既是问林诺,也是她自问的,这是她目前最最担心的事情。

    冷鸿雁不明白自己怎么啦,都快结婚的人,可是只要听到这个小傻了有事,她就能坐立不安。她真的是上辈子欠他的吗?

    林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她在电话中说:“冷总,林县街上突然多了许多的警察,看上去很恐怖,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只是,我担心刘部长凶多吉少啊。”

    林诺一直在拔刘立海的电话,可一直不通。她除了对冷鸿雁说这些话外,她实在不知道找谁好。

    林诺的话刚一落,冷鸿雁听到手机有电话进来的声音,便对林诺说:“我有电话进来,公司的事情多上点心。”说着就挂了电话。

    冷美人以为会是马锦秀的电话,结果不是,是姚海东的电话,她赶紧接了,一接就问:“海东,是不是有小刘的消息?”

    “部长,我被吴浩天书记派到林县去调查这件事情,而且马上动身,一共是6个人,除了我,其他人都像是去走过场的。所以,我赶紧给部长你打电话,不知道吴浩天书记又在玩什么,是不是认为,刘立海失踪是我们安排的一场的大戏呢?”姚海东在电话中问冷鸿雁。

    冷鸿雁也愣了一下,按道理来说,这样的事件调查吴浩天应该派自己的亲信去对,怎么会是姚海东带队下去呢?他明明知道姚海东,她和刘立海是一个小团体的,他又想玩什么呢?

    “你带队下去调查也好,我和德江也讲了,让他秘密调查小刘的去向,正好借这件事把林县该有的问题,全部翻出来。不过,我又担心,吴浩天既然派你下去调查,是不是他们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呢?你极有可能什么也调查不出来,空手而归呢?”冷鸿雁在电话中说。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把所有的问题掩饰起来,而且我在想,吴浩天书记是不在考验我们,看看我们到底知道哪些情况?他是不是在丢猪保帅呢?是不是这一次真的要让石志林被我们干掉,保下他们在京江的力量呢?”

    姚海东到底是男人,想的问题就是不一样,他这么一说,冷鸿雁很快意识到了吴浩天书记极不可能是这种想法,而她呢?想的只是刘立海的安全,她甚至都想去找孙小木,把刘立海的失踪告诉她,让她给孟安达施加压力,让石志林撤消在林县的武力镇压。如果真把这帮司机们逼得无路可走,他们很有可能会干出过激行为来的。毕竟刘立海目前并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再说了,刘立海也不会去告诉他们,他和马锦秀想干的事。这一点,冷鸿雁还是相信刘立海的。

    “部长,”姚海东见冷鸿雁没说话,叫了一句,冷鸿雁一听姚海东的叫她,才知道自己又失神了,赶紧说:“林县的问题,你下去极力调查,有机会干掉石志林就干掉吧,如果我们不趁机干掉石志林的话,吴浩天会更加小心去培养自己的力量,到时候,我们极有可能什么都做不了。再说了,这一次问题很严重,我相信郭宝鑫书记也不会再袖手旁观的。估计吴浩天也清楚这一点,所以才给我们一个人情吧。”冷鸿雁分析着。

    “那好吧,我先去林县,有情况我会随时给部长汇报的,你也别太担心,据说小刘这一次很英勇,而且是为麻木头儿挡的枪,想必他们只是吓一吓政府,不会拿小刘怎么样的。”姚海东安慰着冷鸿雁。

    冷鸿雁笑了笑说:“你们都知道安慰我,其实我没那么脆弱,放心吧,我知道分寸。”冷鸿雁说了这些话后,就叮嘱了姚海东一句“你要多加小心。”后就挂了电话。

    冷鸿雁说是这样,可她的心还是起伏不停,她老往最坏的一面去想着,而马锦秀还没回她的电话,她忍不住又拨了马锦秀的电话,电话一通,马锦秀先说话了,“冷姐,我刚刚到办公室,正准备回你的电话呢。”马锦秀如此解释着。

    “情况怎么样了?”冷鸿雁急着问。

    “冷姐,我真是没用,到现在为止,我没有听到一点有用的消息,我怀疑石志林和宋汉城在秘密行动,他们是不是已经抓住了刘狗狗他们,是不是刘立海在他们手里呢?”马锦秀如此说,冷鸿雁内心一紧,不由得紧张地问:“绵秀,小刘是不是秘密策划了这起活动?”

    马锦秀一愣,她倒没想到冷鸿雁突然问这件事,难道是刘立海把这事告诉过冷鸿雁吗?那冷鸿雁并没有阻止他们啊,冷鸿雁在手机另一头见马锦秀没说话,便说了一句:“绵秀,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我。”

    马锦秀走到这一步,也不知道她和刘立海的计划算不算失败,而且如果刘立海和刘狗狗落到了宋汉城他们手里,会不会供出她来呢?本来是极有利于她和刘立海的事情,结果被石志林操纵成这个样子,大家全部如堕烟海一样。可是石志林刚刚在会上,还是很紧张,还是在大力强调,这一次政府不能低头,不能让步。

    这一次让步了,接下去的工作,政府还有没有威信呢?说话还能不能算话呢?还有,石志林在会上警告说:“有的人,不要以为做点小动作,就可以瞒天过海,目前还是我石志林说了算,等你们坐到县委书记的位置上,再来实施你们自己的一套。”这些话,马锦秀还是吓得一身冷汗的。

    现在,马锦秀搞不清状况,事情演变成这样,完完全全超出了她的计划之外。见冷鸿雁这么问,她不得不把她和刘立海之间的协议告诉了冷鸿雁。

    说完后,马锦秀说:“冷姐,但是据我所知,我们的计划还没有开始,而且也没有人知道我和刘立海在执行这样的计划。这起群体事件完完全全是突发的,没有组织性的。因此刘狗狗的言行方面,我可以判定他根本不知道刘立海有心为他们说话,他在群体事件中还在一个劲骂刘立海,现在他们失踪了,要么是在和政府抗衡,要么就是落到了宋汉城手里。因为满林县全是他们的民警,搞得人心惶恐不安。

    我不赞成对林县实施这样的严阵以待的形式,可我在会上提出来的建议,被石志林当场否决了,还说谁要有什么想法,等坐到县委书记这个位置上再说。还有一件事,冷姐,小刘在会上承诺给麻木司机们安排工作,石志林在会上提到了这件事,说一个小小的年轻人,就敢口出狂言,现在倒好,人家把他给藏起来了,他们不得不出动警力,满县城找他。就因为他的幼稚,县里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这种代价肯定会追查到个人头上的。”

    “他是疯了。”冷鸿雁突然说了一句后,又补充说:“绵秀,你现在和许志刚联系,一定要加强寻找小刘,另外你叮嘱他,刘立海从来没有什么计划,也不能实施什么计划。你们胆子也太大了一点,如果这件事是你们有目的,有计划弄到这一步的,你们迟早会被暴露,本来极有利的形势,会因为你们而全部泡汤。

    锦秀,我希望下一次有什么计划,能不能提前找我商量一下呢?同时,我也希望你不要再拉刘立海下水,他还年轻,冲动是他们的特色,可我们在官场混了这么久,我们难道不清楚利害关系吗?再说了,我们可以寻找石志林其他方面的问题,可我们不可以策划群体事件与政府抗议,这是犯群怒,也是融犯官场底线的问题,明白吗?

    这事要是被郭宝鑫书记知道,我们都会玩完的。所以,你们赶紧找到刘立海,希望他没有到落他们手里,希望他知道轻重缓急。”冷鸿雁说完,便气冲冲地挂了电话。

    冷美人是在怪马锦秀,这事情肯定是马锦秀提出来的,就她对刘立海的了解,他不会出此下策。而且刘立海目前还不会想到用这种阴招,而石志林倒掉后,最最得利的人是马锦秀。她一定对这个小傻子做了说服工作。平时,她也给刘立海说过,做一个尽量有良心的官员。你不能保证自己百分之分地有良心,但是大方向上一定要有良心。这是宋立海的做官原则,也是他一直平安着陆的最大法宝。

    平时,冷美人讲这些时,刘立海是赞成她的意见,而且这个小傻子本质很好,不落进下石,对底层人具有强大的同情心。这样的一个他,怎么会策划群体事件呢?而且他目前策划这样的事件太嫩了,他没有这种把控局面的能力。她和姚海东都不敢轻易干的事情,一个才进入官场一年的年轻人敢吗?

    再说了,冷鸿雁已经告诉过刘立海,郭宝鑫书记会对林县和京江的黑社会来一次严打的,他没必要这么急着上位吧?而且她已经打算把吕薇带到林县去,接手她的公司,她实在对公司没什么兴趣。如果不是北京方面形势严峻,她又想飞江南了,又想亲自去救这个傻小子,他怎么总是如此让她不省心呢?

    “冷姐,对不起。”马锦秀突然这么对冷鸿雁说了一句。就算马锦秀不这么说,冷鸿雁也猜得出来,这是马锦秀的主意。“是我暗示了小刘,让他在背后做一些扇动性的工作。”马锦秀走到这一步,不得不对冷鸿雁说实话,万一刘立海真的被石志林和宋汉城控制起来了,能化解这次危难的人,只有冷鸿雁了。这一点,马锦秀还是清楚的。

    “你啊,想当县委书记,也不急这一天两天的,我对小刘说了,慢慢来,有的事情是急不得,特别是官场,看似风平浪静,你指不定哪个地方会冒出大陷涡出来的。再说了,越是平静的时候,越容易出现大的风暴。”冷鸿雁对马锦秀淡淡地责怪了一下,事情已经发生了,她要是过份地责怪马锦秀不仅解决不了问题,还能让她反感,这个时候,需要大家团结一心,才能够化险为夷,这一点,冷鸿雁是最清楚的。

    “冷姐,我已经知道错了,你说现在我们怎么办吧。”马锦秀讨好地说着。而且她现在真心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和危险性,是的,她太急了,在这一点上面,她还是不如冷鸿雁啊。

    现在马锦秀除了请教冷鸿雁外,她已经没哲了。再说了,她还真的担心刘立海,他如果落到石志林手里,会抗得住吗?她毕竟不是他的冷姐姐,他能为冷姐姐抗住压力,会为她抗吗?

    又有冷汗,从里到外地浸透着马锦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