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 > 第258章 三个女人的爱
    事情到了这一步,刘立海不得不继续对朱德江说:“朱大哥,刚才石志林书记给我打电话,要上传我和林诺的裸体照,我给讲了一下,秦洪涉毒品交易的事情,所以你们多加小心。到了京江后,给姚大哥通个电话好吗?他还在等我们的结果呢。”

    “好的。”朱德江应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刘立海看了看了时间,还是给拨通了冷鸿雁的电话,冷鸿雁很快接了电话,一接就问:“到了医院吗?”

    刘立海鼻子突然酸了一下,他确实没想到冷鸿雁还在等他的电话,还在牵挂他的伤口。

    “姐,”刘立海充满感情地叫了一句。

    “你一个人?”冷鸿雁问了一句。

    “是的。我在医院里呢,伤口有些发炎,不过会没事的。所以,姐,你别担心我。倒是你,你要照顾好自己。”刘立海也知道心痛冷鸿雁了。

    冷鸿雁一听,不由得长长叹了一口气说:“老爷子还没回来呢,这些日子上面闹得很厉害,所以,大家都要小心一些。我现在既担心你,也担心他的。不过你总算长大了,总算有些良心,还知道关心我了。”冷鸿雁很欣慰地说着。

    “姐,对不起。以前都是我不懂事,真的对不起。让姐受了很多的委屈,也伤了姐的心。这一段,特别是在山洞的时候,我想得最多的人还是姐,这辈子,我唯一无以回报的人,是你。所以,姐,以后,只要你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会全力奔赴的。相信我,姐。只要我能做的事情,我愿意为姐去做。”刘立海此时说这些话,绝对是真诚的,也绝对是愿心愿意才说出口的。

    刘立海很清楚,走到今天这一步,他的一切系在了这位关爱他的姐姐身上。这个女人给予他的爱不是孙小木,也不是林诺可以给得起的。

    爱一个人的全部意义,在他的冷姐姐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还有哪个女人可以把多重的爱放在他一个人身上呢?还有哪个女人可以为了他,而如此牵扯住整颗心呢?这个一再被大领导相中的冷姐姐啊,对于刘立海来说,他真不知道相识相知相爱到底是福还是祸。

    可是,冷姐姐的一份真爱,刘立海懂。这份真爱,也是他必须去记住,劳劳记住的东西。

    刘立海的一番话还是让冷美人感动了,她极动情地说:“小傻子,只要你少捅娄子,当姐的就满足了。不过,你啊,真是小傻子,哪里有为工作的事,如此不计后果的呢?几个官员会真的把老百姓的疾苦当作事业去经营的呢?这个道理,你还不懂吗?竟然真的去挡一枪,还真的甘做人质。

    小傻子,这一次可是把姐吓得不轻,以后这么危险的事情,姐不允许你做。你不知道啊,一听说你中了枪,姐的心就跳过不停,我不停地给德江,给海东打电话,我告诉他们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必须确保你的平安啊。

    这一次的担心远远比你上次被纪委带走要强烈得多,毕竟那可是不长眼睛的子弹啊,我的天啦,你怎么就敢去挡子弹,你要吓死姐是不是?我一想到这一点,就后怕极了。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紧张你啊。你这个小傻子啊,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冷鸿雁越说越真情流露,越说越感觉自己牵挂的心才得以平缓。直到这个时候,冷美人才明白,她还是喜欢和这个小傻子说话,说什么都行。

    爱一个人的最高境界大约就是这样的吧。无论和他说什么,无论和他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也都是甜甜蜜蜜的。

    帝都的争夺还是如此紧张,可冷美人和这个小傻子扯一段闲情后,整个人仿佛又回到了少女时代,有爱情光顾着,有白马王子相思着,这样的日子才是一个女人最值得艳遇的吧。

    可刘立海听着冷鸿雁的这些话,一股股感动和压力扑面而来,这种感觉挺奇怪的,这种感觉也是他从来遇到的。他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冷鸿雁越来越多的关心和爱护,他就有一种越来越还不清的压力感,这样的感觉,对于一个男人而言,至少对于刘立海而言,是很不好的。

    刘立海很清楚自己需要这个女人,可是需要得越多,可还的情就会变得越重。在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免费的付出,而不需要回报的。

    刘立海想到这一点,不知道为什么,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应冷鸿雁这么情深意浓的话。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林诺突然推门进来,说了一句:“值班医生让我明天再去检查,现在正在忙着接手呢。”

    “你和林诺在一起?”冷鸿雁显然是听到了林诺的话,有些不悦地问了一句。

    刘立海一下子呆住了,拿着手机,真正意义地不知道如何解释了。

    “说话啊。怎么不说话呢?是不是在一起?你们真的在一起吗?”冷鸿雁在手机中不停地问着,问得刘立海的心又往下坠着,坠着。

    “是的。”刘立海应了一句。

    林诺看着拿着手机的刘立海,见她进来后,神情紧张着,便默默地退了出去。

    林诺越这样,刘立海反而越是难为情,可是冷鸿雁的语气显然不高兴,她难道真的要控制他交女朋友吗?

    一分钟前的感动又变成了巨大无比的压力,刘立海很有些手足无措了。

    “石志林书记说要把我和林诺的裸体照发到网上去,我让她赶紧去把处女膜的检查证件弄到,到时候也好有个应对的。”林诺一走,刘立海的紧张淡了一些,赶紧解释着。他只能这么对冷美人解释着,如果让她知道,林诺是他叫来照顾自己的,冷美人的醋意大约又会暴发吧。

    女人啊,嘴上说的永远不是心里想的那样。何况这是爱情啊,自私自利的爱,又有几个女人愿意其他的女人来抢的呢?在小三遍布的现在,暴打小三,火烧小三的事不是在频繁发生吗?

    女人天生就是感情动物,爱的自私在她们身上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刘立海很清楚,冷美人对他的一切全因为她爱他,真真切切,深深刻刻地爱着他。

    冷美人的话又响了起来,她说:“石志林怎么说的,把他的原话告诉我。”冷鸿雁在手机中这么说着,总算没再计算林诺的存在。

    刘立海便将秦洪和石志林的话重复了一下,冷鸿雁听完后说:“你现在是林县的宣传部长,通知下去,让宣传部日夜盯住网络,如果发现这样的贴子一律删除。我会给京江市和江南省的外宣部打电话,让他们通知下去,任何论坛不许发这样的贴子。你安心养伤吧,当然了,林诺在我公司还是很勤奋的,只是她能不能做你的女朋友,我还得继续观察。不过,这一次,你的事情,我让龚玥找过孙小木,她在北京相亲,你要有思想准备。”冷鸿雁说完这些,没等刘立海说话,突然就把电话给挂了。

    刘立海盯住了自己的手机,仿佛此时孙小木就印在手机屏上一样。他发现那个他应该恨着的孙小木,竟然在这一瞬间全部活跃了起来,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宋汉城会撤掉林县的警力布局。一定又是孙小木,又是她和孟安达交涉过了。

    一边是冷鸿雁,一边是孙小木,还有门外站着的一个林诺,刘立海此时都不知道自己如何面对这三个女人了。可他又分明感觉,他想孙小木了,是那种钻心般地想念,也是那种绝望般的想念。

    爱,大约是这个样子的吧。可他的爱能修成正果吗?他能超过冷美人的爱吗?那么强大的爱啊,冷美人全给了他,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刘立海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他想就这么睡一觉,他想什么都不想。可是他能睡得安稳吗?

    林诺在外面真真切切地听到了刘立海的长叹,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开了门,轻轻地走到了刘立海的身边,刘立海脸上很是疲惫不堪,他睁开了眼睛,看着她。

    双目相对的时候,林诺的心竟然跳得格外快,她是真的装上了这个男人,她是真的为他而起起伏伏着。她明知道他有冷鸿雁,那个年长于他这么多的姐姐,他们真的要继续上演姐弟情深的绝恋吗?

    林诺的心很乱。她望着刘立海说:“刘部长,都怪我,都怪我”她自责着,这个时候,她是真心自责的。她既然帮不了这个男人,可她总不能给这个男人制造麻烦吧?几个男人愿意去爱一个麻烦不断的女人呢?

    这是生活,不是爱情替代一切的童话故事。这一点,林诺懂。正因为懂,她才自责,自卑。

    “林诺,不要再自责了好吗?你去喊医生过来,我的针快打完了,打完针后,你就回你妈哪边去吧。我们早点休息,这件事,我会极力去解决的。”刘立海没有看林诺,而是看看了打点滴的药瓶子。

    林诺一听,便起身去喊护士,没一会儿护士过来了,把刘立海的针抽掉后,就离开了病房。

    护士一走,刘立海又赶林诺离开,林诺不想走啊,她来的时候对她妈交待过了,留在这里照顾刘立海,她妈现在能够自理的。

    “我留下来照顾你好吗?”林诺望着刘立海说了一句。

    “我想安静地睡一觉,再说了,你妈也需要你照顾的。”刘立海此时真的需要好好静一静,再说了,他还要给丁祖运打电话,还要布置网络论坛的事情。

    “那好吧,你有事给我打电话。”林诺极不情愿地离开了刘立海的病房。

    林诺一走,刘立海就给丁祖运打电话,电话一通,丁祖运就急切地问:“刘部长,你没事吧?”看来,大家都在关心他啊,刘立海内心一热,赶紧说:“丁主任,我没事呢。只是我得拜托你一件事,能不能现在安排你信得过的人,盯着网上的论坛,我担心石书记会把我和一个女孩的照片上传上去,那一组照片是秦洪下的套儿,我完全不知道的。”刘立海很有些不好意思去提他和林诺的裸照事件。

    刘立海的话一落,丁祖运赶紧说:“我这就去安排,不过,刘部长,大李对于网络技术这一块是很在行的,我担心,我们防不胜防啊。”丁祖运把他的担心说了出来。

    “只要把林县的论坛先控制起来,其他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谢谢丁主任了。”刘立海很客气地说着。

    “刘部长,你的伤没事吧?”丁祖运关心地问了一句。

    “我在医院治疗,就是有些发炎,问题不大。你们先盯着论坛一点,另外注意大李的行踪好吗?有事给我打电话。”刘立海说完,丁祖运接了一句:“好的。”双方便挂了电话。

    刘立海打完电话后,感觉很累啊,他便躺下了,这一睡,竟然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晨,病房外有人敲门,他才醒过来,说了一句:“请进。”进来的人竟然是马锦秀。

    马锦秀一见刘立海,赶紧说:“小刘,对不起啊。”

    “马县长,你快别这么说。我还有事找你,结果昨晚打完针后,就睡着了。”刘立海招呼马锦秀坐。

    马锦秀也没客气,径直坐了下来,望着刘立海说:“这一次,你的功劳最大。”

    马锦秀这么一大早跑来,大约不是为了和他说这些吧,不由得望着马锦秀说:“马县长,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没有。”马锦秀赶紧说,“我昨晚去见了姚秘书长,才知道你在医院治疗,我可真是紧张极了,冷姐也给我打过电话,批评我了,我大约也是急躁了一点,不该想什么心思策划群体事件,好在,我们的计划没有开始,而是他们助了我们一臂之力。只是让你受苦了,大姐在这里很是对不起你。”马锦秀倒是一脸的关切。

    “没事的。马大姐,我有事需要你帮助。”刘立海见马锦秀都说自己是大姐了,赶紧改口称她为大姐了,再说了,他们现在最需要团结一心,还不知道石志林又会玩什么呢。丁祖运一夜没给他打电话,应该就是没发生什么吧。

    “说吧,我们之间不用客气的。”马锦秀说了一句。